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查漏补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许道将铜柱石台周遭的灵气吸食殆尽后,又温养了许久,方才卷恋般的睁开眼睛。

他看着空落落,再也没有好处可以刮到手的浮槎地宫,无由来的感到了几丝空虚。

好在许道略微将心神返观内视,查看被收入了小黄天之中的无头龙身,心气就又立刻的恢复,倍感振奋。

他在心中暗自的梳理到:“此次进入浮槎地宫之中,不仅得到了鳄龟道师等人的修行功法,我之底蕴大大的增强,还得识破了这三个老家伙的后手,等对付那鲲鲸真人的时候,我心里也能有所准备。”

“当然,或许收获更大的,还是观摩了一番真正的真龙法躯塑造过程,以及又得到了一具由真龙精血打造而成的无头龙身。”

此时的许道,心情彻底平静下来。

他凝视着内天地中的精致龙身,总感觉此龙身除了被他敲成碎片,逐一吞服炼化之外,或许还有更好的妙用,譬如炼就成傀儡、替身之物等等。

又或者是,用此无头龙身再配比其他的天材地宝,炼制成一味大药,方才是这具无头龙身最好的用处。

不过许道在心中搜肠刮肚的想了一会儿,虽然生出了不少利用的法子,可因为他修为局限、认知局限,暂时想不出真个能让他满意的利用法子。

想了片刻没有想出来,许道索性也就将此事先放下,反正此物已经进了他的“肚”中,今后若是遇见可行且合适的炮制方法,或是急需要使用的,顺势而为便是了。

思量清楚之后,许道抖擞着越发精悍的蛟龙躯体,环游在铜柱石桌周遭,最后深深的看了石台上的真龙头颅一眼。

他心中暗道:“此地的好处既然已经取尽,也是时候该离开此地了。”

“进入浮槎地宫多日,再算上之前炼化大日金焰和度化金光所耗费的时间,此次闭关已经不短。恐怕白骨岛方面都已经有使者过来,进入了百里浮槎,在和海盟接触并结盟了。我也是时候该出去一番,给尔等撑腰。”

心思定下,许道不再留恋觊觎石台上的真龙头颅,一摆动尾巴,便飞出了铜柱石台所辐射的灵地,再次踏入白茫茫的煞气当中。

离开灵地进入煞气,强大压迫再次就降临在了许道的身上。

但是同进入灵地前相比,他的蛟龙躯体已经再度得到了淬炼,龙相更加具备,身姿盘旋间还隐隐具备一种真龙气度,因此他的感受比之前要好很多。

最起码的一点,他不必再被白毛般的煞气吹打至地面,而只能像四脚蛇般爬动前行。

这也让许道心中生出了一个念头:

“既然轻松了不少,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再往浮槎的另外三个方向走动走动,看看玄武铜柱、白虎铜柱、朱雀铜柱那里的景象,是不是和青龙铜柱一模一样?”

念头既然升起,许道略微考虑,便立刻就调转了前进的方向,不往东边去,而是往南边去,准备最后绕着浮槎地宫转上一大圈,再返回青龙铜柱。

此举虽然可能会触动到鳄龟道师等人,但是也有可能让许道一窥三人的虚实。

而且如今的许道,早已经将四象功法的真意都掌握在手,在无头龙身凝结的时候,他就隐隐感觉自己的气机已经能和整座浮槎相互勾连。

这种感觉,比之他单纯炼化《青龙偃月丹》功法时,要强烈十倍不止。

一等许道脱离浮槎地宫,身处于海盟阵法内,他便可以凭借自身的真气性质,去肆意的调动阵法,并且和鳄龟道师等人争夺权柄。

而在这样一方神异的浮槎地宫中,许道也隐隐能够和整个浮槎相勾连,他人是休想动用海盟阵法来围杀他的,已经无惧鳄龟等人围杀!

苍白色的煞气中,许道身子蜿蜒飘逸,迅速的在其中穿梭。

一步一步的脱离浓郁煞气,他再度来到了空旷的地界,放眼望去,依旧是穹顶苍白、根根肋骨般的痕迹清晰可见,大地也枯藁,犹如嵴骨龟腹。

整个浮槎地宫,应当就是以一尊庞大凶兽的躯壳为基础,掏空了腹腔,炼制而成,并且多半是古时候有名气的几类龟形凶兽。

下书吧

许道一边奔走着,一边琢磨:“不知具体会是玄武、旋龟、霸下等凶兽当中的哪一种?”

最开始的时候,他瞧见了铜柱石台上的真龙头颅之后,猜测“霸下”的可能性最大。

因为霸下乃是传说中的真龙九子当中的一子,也有说是真龙九变当中的一变。

但不论是哪一种说法,霸下本身就是一种真龙,具备龙血,只是和备受世人知晓的真龙形象不太一样罢了。

许道当时猜测,浮槎地宫有可能就是石台上的那真龙,以自己的霸下躯干为材料,构建而成。

但是后来四根铜柱利用许道打出的气机,塑造出了修长的无头龙身,其并非是霸下龙身,便让许道怀疑真龙头颅和浮槎地宫虽然有关系,但可能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百里浮槎的谜团多多,还得许道今后再多加探查和留意,方才可能破解。

许道游走在尸骸地宫中,随着煞气的妨碍减少,他的行动更加自如,几个呼吸间就可以跨过数里的距离,并且越来越快,直到和在外界时一般无二。

因此没有花费多长时间,许道就来到了和青龙铜柱相邻的朱雀铜柱。

一根赤红色的庞大铜柱,拔地而起,其插在地宫中,让附近数里之类的空气都焦灼。

落在它脚下的大小骸骨们,也都是焦黑一片,被高温炙烤很了炭块。唯有苍白色的地宫地面,方才不受影响。

许道抬眼瞧着出现在眼中的朱雀铜柱,顿觉此铜柱,果真和他在石台那里瞧见的铜柱一般无二,但大了上百倍,巍峨壮观!

并且他从朱雀铜柱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枭鸟道师气息,几乎让许道以为这根铜柱子就是对方的躯体变化而成。

可诡异的是,许道还隐隐感觉,这根朱雀铜柱对他传出了吸引,就如同他在石台处修行时那般。

那么,枭鸟道师摸得,他许某人能否摸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