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百六十四 反腐倡廉第一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晚的酒主打是二十年花雕酒,这种酒喝着不伤身,是江南人最喜欢喝的酒。

至于什么台,什么液,包括刘大双的大漠孤烟,都一直无法撼动黄酒的地位。

江南稍微有点身份的人士,骨子里都认为,喝六十度烈酒的都是些穷苦的苦力。

不过,有一点,大家都在装糊涂。

上海本帮菜的“浓油赤酱”,最早也是下里巴人吃的。

红烧肉便是个代表,原就是出力气人的下饭之物。

王金荣是租界的探长,这几年洋风熏陶着,也喜欢喝几杯西洋人的葡萄酒。

所以,今天也带了两瓶十年窖藏的干邑白兰地。

“各位老板,王某就是个小小的巡警,今天能请来两位姑娘和众位老板,真的蓬荜生辉,不胜荣幸。”

王金荣又给大家一人杯主倒了一点葡萄酒。

西风东渐,上海几十年间可是来了不少洋人,洋人的生活习惯也带进了上海。

这琥珀色的白兰地,几个老板也是见怪不怪了。

这些吃喝玩乐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他们没见过的。

“来来来,两位姑娘尝尝这虾子大鸟参,走遍上海,就这家馆子做的地道。”

倒完了酒,王金荣又向雯雯和托娅介绍面前的一道菜。

虾子洁白,海参乌黒,再衬着几颗绿色的小油菜,不仅颜色搭配的漂亮,也让人食指大动。

雯雯轻轻地夹起一块海参,放入嘴里尝了尝。

海参软糯弹牙,味道香醇,又带着一点甜丝丝的感觉,像极了江南水乡的娟秀。

她吃过鲁菜的葱烧海参,绝对是两个路子,葱烧海参味道浓烈,汤汁厚重,带着北方汉子的豪放。

托娅也夹了块儿海参,只觉得好吃,却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她从小在草原上长大,虽说出生在一个小王爷家,平时也是牛羊肉为主。

就算在靖安这几年,跟着刘大双一起吃饭,也没什么特别的。

米饭、烙饼、包饺子、蒸包子,炒几个菜,这就是刘大双平日里的饮食。

她知道这海参不便宜,可是真的不知道贵在哪里。

“雯雯姑娘,托娅姑娘,也尝尝这个清蒸鲥鱼,这可是这家饭店的招牌菜。”

对面坐着的龙忠尧也出声了。

“还有这水晶虾仁,也是招牌菜!”

章迁也不落后,满脸堆笑的介绍道。

最近,他可赚了不少,汉唐公司大量吃进纱布,让他腰包鼓鼓的。

所以,这酒桌上必须拉近一些和靖安的关系。

这两个小丫头,可是传说中刘大双的媳妇儿候选人啊!

另外那些大王也不是傻子,这两个姑娘什么来头,谁心里都明白。

包括今天这场晚宴,可不是全看王金荣面子,雯雯和托娅的面子更重要。

“这次是王老板做东,刘某就不争了。过几天,两位姑娘及各位老板也给刘某一个面子,让我有机会表示一下。”刘国良半真半假的说着。

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是啊!我们粤菜也是很好吃的,两位靓女俾(给)个机会,各位老板坐陪,我请大家食粤菜。”冼剑雄一口广东腔的说道。

“是啊,过几天,我做东。……”

……

酒桌上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

吃着美食,听着恭维话,两个姑娘脸上红红的,心里可是美滋滋儿的。

看看时候差不多了,王金荣开口了,他可不是白请这些人吃饭的。

“各位老板,靖安出人才啊!两位姑娘美若天仙,还有刘长官也是当世豪杰,一等一的大英雄。”

王金荣笑呵呵地把话题转移了。

“确实,曾几何时,东洋人打得咱们抬不起头来。北洋海军都打没了。可现在,保安军厉害,一下子把东洋人海军干掉了。”

章迁连连口中称赞,连连竖大拇指。

“我华夏福大命大,上天保佑,出了个刘长官这样的英雄少年。牛!我敬大家一杯!”

刘振清举起酒杯,一口干了。

说起刘大双,在座的还真是打心眼里佩服。

就那么个苦寒之地的小孩,十多年间,生意做得大,地盘占得多,手下的保安军还天天打胜仗。到现在,已经具有干掉一个列强国家的实力。

他们这些人绑一块,也不如人家一个年轻人。

“咱们都是这把年纪的人啦!大清怎么样?民国怎么样?各位心里都有数。反正啊,我是看好刘长官。”

王金荣喝完一杯酒,继续说道。

在座的明白,这老小子有话要说了,所以,大家都是点点头,并不出声。

“打仗,人吃马嚼的,这钞票可是要花不少。我听说,刘长官头寸紧了,要发债券。没说的,我老王身家没各位丰厚,拿出二百条小黄鱼。也别说什么债券不债券的,直接送给刘长官了。”

王金荣说完,眯着眼睛看看大家,有点杀气腾腾的。

早就知道这是“鸿门宴”,可大家没想到,老小子这么舍得,直接捐出二百根金条。

阿宝也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是个妇道人家,可不像你们这些大老板有钱,不过,私房钱还是有点的。凑了凑,我捐一百小黄鱼。”

这下众人更是傻了,这两个活宝真是把宝全押刘大双身上了。

“王老板仗义,龙某佩服,我也拿二百小黄鱼。”龙忠尧第一个表态。

“算我一个!”

“我也出!”

王金荣打了样了,这顿饭必须二百小黄鱼打底了,绝对是史上第一贵的晚餐。

第二天,刘大双就收到了雯雯和托娅的电话。

可刘大双眉头一皱,犯了愁。

略略想了一会儿,以边区行政长官及保安军总司令名义发出一道命令。

“凡我边区及保安军人员,收受礼品超过五块银元的,必须登记上交,任何人不能私自持有。”

他现在知道,家大业大,到处都是漏洞,到处都可以被人家钻空子。

防不胜防!

看来,反腐倡廉,必须从现在做起,任重道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