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3章 做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感谢书友“生机无限天空蓝”、“超级果子狸”的2张推荐票,“梦想未来”的9张推荐票。)

谢玉特别邀请了在县学关系比较好的同窗,当月娘出现时,加上其他邻居的解释,三年前月娘的义举。

顿时明白了什么,也对月娘举止,更是尊敬。

毕竟,谁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但家遭遇一些祸事后,自然是希望有月娘这类中意之人出现的。

流水席结束,县内自然无人再给谢玉牵线搭桥。

但在他们口口相传中谢玉没火,月娘倒是小火一阵。

而且知道月娘精通妇科后,甚至要介绍家里夫人给月娘认识,之后就有马车常来接月娘去别人家瞧妇科病。

可以说借住了谢玉的功名,加上一些口口相传,打开朋友圈的向上通道。

毕竟,只用三年,就把小相公给旺成秀才,以当今社会的主流观念,月娘这人是有福气之人。

能请到旺夫的秀才娘子给自家人瞧病,自然也是一种福气。

给的赏钱也大方,早就跟着谢玉学会看人开方的月娘,其小金库迅速鼓了起来。

药铺生意也更好后,月娘也难得大方的,花钱雇佣了两个邻人帮忙。

当今关系月娘旺夫气,张家也听说了。

张氏妇人特意邀请月娘过府,月娘犹豫许久还是去了。

但不知道和张秀才说了什么,都多久张氏就给张秀才张罗了亲事,成亲了。

月娘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很震惊,暗想着那天说话,虽然那天张秀才有些失礼,或许她的话确实太重了。

只是,目前谢玉虽小有功名,但以谢玉的年龄,求学生涯刚起步,尽管心里有张秀才,爱着张秀才,但还是不能应许的。

只是没想到她激将之言,直接让张秀才选择娶亲,一时,后悔之意拥在月娘心间。

有时,爱这会事确实没有道理,和律法、伦理、道德、有钱、无钱无关,爱了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

最多就是被爱伤的太狠,只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抚慰伤口。

但只要那个所爱再次出现,无论之前被伤多深,只会选择性遗忘,只记得他的好,哪怕是这样会狠伤很对不起这个合适的也无所谓。

爱不是公平的,它是自私自利的。

月娘原只是和张秀才私定终身,但为了责任不得已嫁给小谢玉。

她的爱自然对张秀才变成了,亏欠的爱。

随着时间的流逝,每每想到,自己该认命了,但对张秀才的爱意确实更重了几分。

现在听闻张秀才成亲,月娘想不到别的,只认为是自己的原因。

但她现在是谢家的女主人,有些事又是只能埋在心里。

谢玉自然知道月娘去一趟张家也后,情绪低落了许久。

再听说张秀才娶亲了,好像明白了什么。

但有些话,最好不要挑破,不然会真成为疙瘩的。

再说,通过紫心法,谢玉确实能探查到月娘又没背叛自己,而且月娘脾性外柔内刚。

想到这里,谢玉决定把那个“十八手”的掌法秘籍翻出来,让月娘练练。

也不枉费谢玉给她吐了那么多紫心气息,修炼了“十八手”掌法既可以不浪费谢玉给她紫心气息,也可护身。

本来,月娘不想学的,但看到这些平推一掌,离谢玉一米多远的石头就被打飞后,就来来兴趣。

然后,在谢玉引导下,月娘学会了归纳谢玉的紫心气息。

几次之后,月娘恍然明白什么。

于是问道:“阿玉,三年前你突然对阿姐那样,是否是为了修炼这个十八手的功法。”

谢玉听月娘这样说,就借坡下驴道:“这功法是爹爹,从小传我的,说若想修修炼有成,必须成亲才可。”

“我当时年幼不懂,直到那天……。”

月娘:“那天怎么了,你怎么不说……。”

突然月娘明白什么,使劲掐了谢玉一下道:“阿玉,咱们接着练……。”

对此,谢玉自然是从善如流的。

两人腻歪了两个多月,一起翻看医书,探讨医理,又让月娘的十八手掌法入门,时间差不多了。

谢玉牵着大青骡,向开封府的太医学院赶去。

寄养大青驴,办理入学登记。

倒是给谢玉分配监舍时,发生了一点意外。

给谢玉分配到了一个豪华的小宅。

当见到小宅中的赵曦,谢玉似乎明白了什么。

赵曦见到谢玉:“谢兄,救命之恩,当要报答,但我现在力弱,只能行这点方便了。”

谢玉:“赵兄客气了,如此已经是极好的了,礼轻情意重就好。”

赵曦“礼轻情意重?”

说完,指了指堆满半个卧室的礼物。

谢玉还能说什么,直接收下,这个赵曦做事太敞亮了,不枉自己冒险去救他。

只是之后,作为舍友谢玉很少见过赵曦,有时半月,有时两个月,有些神秘。

不过,每次见面,两人都能聊很长时间,探讨学问,武道,家国治理。

尤其,谢玉发现赵曦除了对武道特别感兴趣,让自己给他量身打造一副吐纳的动功和外功,练法和打法后。

又提了一些还挺典型的管理问题,不少涉及管理问题,好在谢玉虽然还未从EMBA班毕业,但确实学了不少管理方法。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倒是替赵曦做了不少解答,只是每次赵曦离开后,再来又有新的问题。

谢玉严重怀疑,这赵曦是一个大贵族的传家嫡子,可为什么嫡子回来考明算科,又不太懂的样子。

但看到赵曦常给自己带的香料、礼品和好吃的份上,看谢玉选择原谅他了。

……

转眼,谢玉身形与平常成人无疑,而且更添几分书卷帅气的谢玉,已经在太医学院待了三年了。

按太医学堂规矩,每个考生可以考三次,三年一次,也就代表着一个太医学堂医学生,可以在太医学堂最多待九年。

只是九年后强制毕业,还只是一个生员,就会被安排到偏远县乡的医局担任医吏。

医吏是有品级的医师,并不负责具体治病,而且负责组织协调培养,当地医学徒。

谢玉这三年也是除了诵背医书,就是学习管理其他医士,并不具体瞧病。

感觉有些像医生中的裁判员。

当然了,若发现有从医治病的天赋,自然也是可以的。

这从太医学堂的分科、分级、分斋教学制度,就可以看的出来。

但是,太医局也明白,培养这种医学技术官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培养出有管理才能的,与文官、武官能争夺一些话语权的医官。

这方面通过观察,作为“全才”的谢玉,已经入了太医局高层的眼。

更别提,谢玉和赵曦关系。

若谢玉通过明算祝由科的贡考,以谢玉以年纪,定能把太医学做的更大更强。

就这样,在他们的暗中保护下,谢玉这三年,可真是学了不少,又算是经历一场系统性的医学教育。

果然,三年后,谢玉课业被评为上等,得到了一个太医学堂监生的名额。

监生虽然没有特殊待遇,但是可以和举人一样参加贡考了。

当然,只是针对明算祝由科贡考。

最后,谢玉参加了至和二年的贡考时,有三十七人参加,但只录取了三人。

谢玉就排第三,得到了一个“赐同进士”的称号,直入翰林医官院,拜从八品将仕郎。

其他的,还有十人,得到副举人称号,会安排到全国的府县医堂做医官,剩下的送回太医学堂回炉了。

这年谢玉才十六岁。

这一步登天的,直接把贫民区给炸了。

虽然,谢玉出钱,但其他街坊都筹了份子,直接办了三天流水席。

这么多年了,这算是贫民区的第一个进士。

当然了,他们忽略了谢玉是明算科,还是赐同进士称号。

毕竟看到单位里面一个副局长,大家都会忽略这个副字的,直接喊局长的。

张秀才自然也是听说了,因心中不由得嫉妒起来谢玉。

这男人一嫉妒,就没女人什么事了。

本来,月娘嫁给谢玉,就让他意难平六年,平日里面善的很,但到了夜晚,双眼出狠光的。

常年思虑,没毛病也出毛病了。

知子莫若母,这也是当年发现月娘和他儿子的事后,张母强逼张秀才娶亲的主要原因。

本想着张秀才娶亲后,新夫人替张秀才育养一女后,就能好好过日子,心也安定下来。

但没想到,谢玉中进士的消息传来,又重新刺激了张秀才。

这些年张秀才参加了两次举人考试,但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差那么一点。

这不禁也让张秀才,对月娘旺夫的流言更信几分。

若是当年……。

不管这张秀才如何沉默变态。

流水宴后,谢玉和月娘一边恩爱一边开始在开封县看房子,同时打听雇佣仆役的事。

毕竟现在谢玉有官身了,身份不一样了,自然不能直接下场经营药铺了,不然会被同僚们笑话孤立的。

谢玉虽不禁止月娘继续行医,但为了谢玉体面,若不是相熟的,月娘也不会再替她瞧病了。

毕竟这个年代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说法,不是白说的。

而且谢玉要去翰林医官院做官,祥符县的房子,离的太远,无论是租还是买一房产是应该的。

看了几日后,谢玉相中了一原来林家的别院,说起这林家也是穿红袍四品高官了,只是贪的太狠,几个月前被皇帝抓典型了。

不少官员嫌晦气,没有入手,处于观望态度。

谢玉不在乎这个,趁他们观望,谢玉消耗了不少金饼,正好以一个合适的价格入手这个别院,顺便考教了原林府的仆役。

毕竟出事的主要是林家,林家主人坚守不住,和他们这仆役关系不大。

这就要用到谢玉从EMBA班里,学到的人力资源管理知识了,正好理论和实践结合。

最后,选了一些这几个月,没有领过钱还在坚持岗位的原林家仆役,还有家贫还能坚守,做点小生意,去茶馆替人服务,自食其力的。

至于,那些衣着光鲜的,家底厚实的,一看就是“小苍蝇”、“小老鼠”、“小老虎”。

这些人再能说会道,敢私薅主家羊毛的,这些人谢玉万万不敢用的。

在从人市上选一些年幼有脑袋的,补入别院当小厮丫头,新谢府,就差不多成了。

鸣放鞭炮,乔迁新居,同窗自然有礼物送上,当然了最大方的还是赵曦同学。

晚上,新谢宅,新床上,一番恩爱后。

月娘:“良人,阿姐真没想到会有成为官娘子这一天,想到六年前公婆……,真是另外一番天地。”

谢玉:“娘子,你放心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我将来还要为了争个诰命夫人的。”

月娘:“阿玉,我……。”

又一番热情后,月娘对现在的生活满不得已,她没想到有一天,会由伺候人的侍奉人小医女,变成被侍奉的人。

但这好日子,总让月娘感觉到心虚,心里不由得又想张秀才,他过的怎么样,听说已有一女,不知道是否安康幸福!

这边张秀才听说,月娘家新购置开封县大宅子,还请了不少仆役服侍,可真成了人上人了,顿时动手打他那个不旺夫的夫人,更勤快了,就是女儿的哭叫也没用。

好在,张母听到小孙女的哭叫声,及时赶来,才阻止了张秀才的行为。

这边,谢玉换上新官衣,就去翰林医官院上了好几天班了。

只是,中医这事,人家都信奉越老越辣,谢玉这个才十六岁的中医,虽然有从八品官身。

但这等小官,就别在在翰林院这边显眼了,开始偶尔让谢玉给宫中的宦官、宫女瞧下病,就没啥事了。

好在,谢玉回家后,因为有了官身,终于可以做蜂窝煤生意了。

其实,在贫民区那边,邻里又窜到谢玉家的,已经发现蜂窝煤的好处。

纷纷模彷着自用了。

谢玉允许他们自用,要是做生意那就不行了。

这年头人还是朴实的,加上谢玉已经得了功名,他们自然满口答应。

谢玉这样有官身,终于可以慢慢推广了。

这生意,其实利润很薄,有点手艺的就能自己做。

但谢玉的创造者,大家自然是有几分约定俗称的。

然后,月娘这个拿医书的,慢慢开始拿账本了。

好在,怕穷的月娘知道蜂窝煤利润后,这个转来的也很快。

和谁过不去都行,但不能和钱呀!

现在谢玉也是有一大家子要养的,每个月哗啦啦发出的月利钱,都让月娘很心疼。

就这样,闲闲瞎忙中,又过了大半年。

春季又来,谢府拆除了一些蜂窝煤管道的供暖装置后,天气暖和了。

这时,朝中最大的大事就是,年岁17,获封荆王皇三子赵曦,成亲后,要开府了。

大家都知道,当今圣上仁德,但其子嗣不丰,皇长子杨王赵昉体弱多病,入住东宫后,但早年就薨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