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又一张人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色泽如黄金一般的树干上满是燃烧的火焰,一片片淬金的叶子既是一朵朵太阳真焰的火种,而这,既是紫薇古星上的扶桑树种。

呃,这一株实际上并不是不死神药,只是由扶桑不死药的一根枝杈重新栽培,在度过了百万年的时光后,既生长成了如今的模样。

“看够了么,看够了就跟我下去走走,我在附近发现了些好玩的,跟我一起去看看。”

参天而立的扶桑树干下,高文冲着远处抬头仰望的摇光开口道。

好玩的?

你眼中的好玩,到了我这边就是要命的玩意了吧?

摇光缓缓收回目光,在高文看不见的背面,眼中却已被无奈填满。

问,该如何和一个大帝转世身打交道,特别是他总喜欢带你去一些危险的地方....

依旧觉得高文是青帝转世的摇光叹了口气,转过身无奈的走至高文身前道:“师弟你先去吧,我观此树后有些感悟,察觉到自己的圣人大劫将至,还需在此处好好准备一番才可。”

是的,他就是在躲高文!

圣人之劫什么的,摇光早就能够去度,之所以还停留在半圣境界,不过是为了细细去打磨自身的底蕴,好为未来突破更高境界去做准备!

可眼下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摇光知道高文所说的有趣之地在哪儿,就在距离此处往北三十万里的一片海域下方,在那里有着一口海眼,据说里面似乎封印着什么。

这不是摇光全知全能,而是之前在搜集那群被高文干掉的金乌留下的典籍时,恰巧看到了这么一则讯息,随即摇光亲自探查后,发现了记载可能为实!

然后。

那海眼带给摇光的压力让摇光知道,北海之下的那处秘境,绝不是他这样一个连圣人都不是的家伙可以掺和进去的!

至于被高文带进去.....已经当过多次拖后腿的挂件后,摇光表示这一次他实在不想这样下去了。

想他堂堂摇光圣子,修行的还是不灭天宫这门在当世有帝的情况下都可以逆天证道的最强帝经,想要什么不能靠自己努力么?

每次都拖后腿又算是怎么回事?

不过话说回来,金乌肉炖的汤是真的好喝......

莫名的联想到金乌大补汤后,摇光面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怪异。

然后....

“不不去?那我自己去了,你老实的在这扶桑树下等我,别自己跑出去了再遇到危险,你若是出了事,到时候我也不好和圣主他老人家交代不是?”

说着话,高文似乎还觉得不保险,然后就见他在摇光那一副‘你要作甚’的表情中,围着他和扶桑树画了个圈儿。

“老实在圈里呆着,只要在这圈里,外面就是来了一尊大圣,你也能坚持到我赶回来!”

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见高文的身影一闪,留下的残影则是在两秒钟内缓缓消失。

摇光:“......”

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自家的这位师弟已经突入那北海海眼里面去了.....至于金乌一族记载的,说那北海海眼是关押罪人的地方什么的......

你确定能拦得住一尊准帝么?

......

实际上,若是高文完全正常,在听到北海海眼后,是会有些忌惮的。

没别的,主要是在大唐世界时,有个名叫申公豹的神人就被关在这鬼地方,其一手‘道友请留步’的招数,甚至包含了因果之道在里面,让人不得不防。

可谁让高文现在脑子不清醒呢?

一路行至北海,面对眼前如深渊入口一般的海眼,某人只是微微一笑,随即一拳头就砸了过去!

轰的一声,亿万海水掀起巨大浪潮,隐约的阵法裂痕与海浪中一闪而逝,再去看,这片海域中又哪里有高文的身影?

思路客

海眼之下,空间一片寂静。

待高文入内后,却有万道华光照亮了附近的一切,使得这一小片空间内被照应得分毫毕现,就像是沉寂在黑暗中无数岁月后,终于有一颗太阳自这片空间中升起来了。

“金钟。”

铛!

有凤鸣声自金钟的钟壁处响起,随即无数的金色火焰开始顺着大地向四周蔓延而去,没过多久,就听远方忽然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凄厉哀嚎,听的人简直不寒而栗。

“咦,这里居然真的镇压着什么东西?”

听到声响的高文来了兴趣,身影随风而动,片刻后,既见到有三五生有牛头的怪人正在被金火追的到处跑,怪叫声连绵不绝。

“吽!”

“叽里呱啦一大堆....”

高文:“???”

你们这是在说啥?

看着几个牛头怪在下面不断的BB,高文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听不懂,这就很糟心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北海海眼之下这么大的地方,结果就镇压了这么几只牛头怪?

高文想多了。

这就是记忆出了问题的缺点了。

牛头怪可不是小事,若是他的记忆没出问题的话,此时头脑中既会蹦出一句话来,古有人皇神农氏,牛首人身......

同样的,古代的西王母,虎头人身......

关键是这玩意还不是妖!

这玩意搁在远古时期,特么的叫做巫族!

不过无所谓了,一颗不够清醒的脑子加上旁人难以企及的修为后,一切就都变得顺理成章了。

什么巫族不巫族的,一把金焰烧过去,既变成了一具具被烧焦的残尸,哪怕这几具尸骨都有着大能级别的实力,可是在准帝境界的敌人面前,也没有丝毫逃脱的可能。

不然呢?

你还真当一群大能就可以和古之大帝一教高下不成?

待到解决了这些小牛犊子,高文继续向前前行,走了没多久,就感觉前方又有东西阻拦住了金焰前进的步伐。

“这是....又一道阵法?”

高文觉得有些吃味,感觉自己的凤鸣金钟实在是需要升级一下了,虽然眼下的外壳都是他用九大神金的材料重新锻造,可其中的核心阵文却还是在大都市时被被人锻造的那些。

换句话来讲,结实是够结实了,可除了扔出去砸人外,这玩意的攻击力却是已经跟不上了。

这要是换成混沌青莲的话,眼前这个隔绝外界的小阵法,早就被烧的对穿了。

轰的一声。

高文一拳头就砸了上去。

下一秒,灼热的空气直接爆了出来。

“我去,这扶桑树原来是藏在这儿!”

结界破碎,一株高越百丈、根须扎实的大树火红大树既显露与高文面前。

其通体既像是被烧红了的铁矿,其上生长的叶片更是片片成金黄之色,让人一见之下就容易升起贪婪之心。

“这是哪个混蛋干的好事儿,好端端的,居然把不死神药给填进海眼里面来了?”

说着话,高文就想抬手把面前的这颗神药给拔出来。

可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一声劝阻。

“道友且慢,此树镇压北海,万万不可轻动,不然生灵涂炭也。”

“管我毛事!”

巨大的力道自树干处受力,一点点的根须开始拔离地面,啥时间,似有万千恶鬼开始在此地下方进行哀嚎,好像这扶桑树下链接的既是九幽深渊。

“快住手!

!”

那道声音又开始噪舌:“你这样下去会闯下千古大祸的!”

“大祸?”

高文笑了。

没有任何的留手,奋力的把扶桑树从地底撕扯出来,在树根被拔出地面的刹那间,高文似是听到了扶桑树的树体向他发出了一声欢呼,随即.....

一股极度阴冷的气流,既伴随着一具.....

“小辈找死!”

如同被吹的顾起的人皮一般的阴森身影自扶桑树下的空洞口中一跃而出,然而其话刚刚说出口,在看到高文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后,既跟见了鬼一般的怪叫一声,就想向海眼之外逃窜!

“不可能!这种世道里怎么可能还会诞生你这种怪物!

!”

这人皮快疯了!

本以为闯入海眼的只是紫薇古星上的一些小辈,说不得连圣人的境界都没有,让他脱困后还不是随便去拿捏?

可这一脱困....好家伙!现在被埋回去还来得及吗?

一睁眼就遇到一尊准帝可还行?

这特么别说是现在的它,就是它全力复苏呼唤回太阳古皇的意识苏醒,也不一定干得过人家啊!

它只是一张人皮!

人皮!

体内丁点儿的血肉都没有!

欺负欺负弱者还成,若是真的敢去招惹准帝级的强者,那既是分分钟被镇压的命!

当初大雷音寺下方的那些被镇压的‘邪物’既是它的前车之鉴!

然而它想逃,又哪里逃得掉?

“幼呵,怎么又是这种人皮,有意思!”

下方的高文用凤鸣金钟收起扶桑不死药后,就直接一只手向其禁锢了过去。

“小友饶命!我乃太阳神皇的神祗念!我对人族有大功劳啊!

!”

“屁,你若是真有大功,又岂会被镇压入这北海海眼?”

听着人皮在自己手中挣扎时发出的怪叫,高文脸上的笑容也是变得越发的灿烂。

今天的运气是真的好。

本以为只是下来熘达一圈,结果捡了一株不死药不说,居然还抓住了个附身人皮的神祗念,换句话来讲,若说当年高文面对不死天皇的神祗念时还有所忌惮,可如今已步入帝境的他,再遇到这些玩意时,就是收获了一个人皮大礼包了。

几乎眨眼间,这人皮就被高文卷在了手心,连丁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而这,既是步入帝境后的好处了。

帝境,或者说是极道!

这是一种走在歪了的路上走到巅峰时而产生的一种诡异之力,步入准帝境界后就会得到这种力量,而但凡证道者,既是把这种力量融汇贯通形成了一种都属于他的力量,若是再与天心印记相合,既可化作一尊当世大帝!

可说到底,古之大帝所运用的,依旧是这种极道之力,虽然量上和攻击手段有所异变,可本质上却没有产生任何的改变。

用游戏力的话语来讲,不你扔的是大火球还是流星火雨,其用来催动的根本还是蓝条,虽然境界天差地别,可你这最根本的蓝条也没进化成血条不是?

而这,既是准帝和大帝之间的差距!

不过眼下么....

高文是没在帝境中走出多远,可他眼前的这张人皮.....这玩意也就沾了点帝境的气息,也就能用来吓唬吓唬人,若不是身上有着古之大帝的气息庇护,区区一张人皮,只要找对方法,随便来个圣人估计都能拿捏它!

只要别让它彻底复苏.....

“吾皇归....”

“归你大爷!老实的别乱动!不然老子把你撕成碎片!”

一巴掌把人皮上纠缠的愿力打散,看着人皮卷还敢在自己面前滴滴咕咕,高文眉心处的神庭神文开始发亮,无数奇特的文字自虚空中捏造而出,化作一条条秩序锁链直接烙印在了手中的人皮上面。

这一下,人皮直接老实了,连挣扎一下的余地都没有....

高文见状冷哼一声。

“记吃不及打的东西!”

随即又想起什么,直接询问道:“我问你,太阳古皇的帝兵在哪儿,带我去取!”

人皮:“.....”

“说话!”

“不...不知...”

“什么?”高文瞪眼。

随着他的举动,缠绕在人皮之上的神文爷开始烙印的更深,让这人皮都开始发出哀嚎。

“我...我真的不知....我...我只是张人皮....我.....”

“废物!”

高文冷冷的呵斥了一声,随即就把这玩意也一同扔进了凤鸣金钟里面收了起来。

至于这人皮之前所说的灾难。

别闹了。

就眼下这片宇宙,就现在这黄金大世即将开启,成仙路即将现身,各路牛鬼蛇神都开始在世间行走,黑暗禁区内的至尊们都在磨刀霍霍的时候.....谁特么的敢说自己是灾劫的源头?

活腻了吧!

高文冲着扶桑不死药被八七后地底留下的深渊内望了一眼,随即面无表情的出声道:

“尔等应与一千年后出世。”

说完这句,某人却是直接转身离去,对身后深渊里的东西,却是理都不想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高文将要离开北海还眼之时,深渊下方才有几道哆哆嗦嗦的声音恭敬的给出回应:

“谨...谨遵上尊法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