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 大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阿史那社尔,颉利被大唐活捉后,被圈养了起来,你认为你投靠大唐,大唐会重用你么?只要你放了我,我们杀了这个唐将回到草原,灭掉元奇后,我推举你做大汗!”同娥社被活捉后,急忙喊道。

林轩听到同娥设的话,并没有说话,淡淡的看着阿史那社尔。

“闭嘴!”阿史那社尔脸色铁青的看着同娥设。

同娥设的话他根本就不信,就凭他现在的这几千兵马,要是真的信了同娥设的话,恐怕同娥设逃离险境,第一个就会灭掉他。

“我愿意对长生天起誓,只要你放了我,我就支持你为西突厥的可汗。”

同娥设知道一旦他落入大唐手里,即便不死,也会被囚禁起来,这辈子都会失去自由。

“把他的嘴给堵起来!”阿史那社尔冷声道。

那些士兵可不会对同娥社客气,听到阿史那社尔的命令,直接从地上一个尸体上死开一块布,塞到了同娥社的嘴里。

“呜呜呜~”

布上沾染着血迹,带着一股腥臭味,差点把同娥社熏晕过去,但是嘴被堵上,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阿史那社尔让人押着同娥社来到了林轩身边,行礼道:“大将军,此人乃是西突厥右贤王同娥设,现在交由大将军处置。”

“此人就是同娥设?”

林轩之前看阿史那社尔追着同娥设不放,就有所猜测,但是当得知这个人真的是同娥设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

“没错,同娥设见事不可为,就想逃跑,我发现后,就带人追击,幸好大将军来的及时,不然真的要让他跑了。”阿史那社尔说道。

“哈哈。”林轩笑道:“因为你发现的及时,才没让他跑掉,人也是你抓到的,和本将有何关系?本将自然会将此事上报给陛下,到时候陛下定会不吝赏赐的。”

“多谢大将军。”

阿史那社尔见林轩这么说,也没推辞,他追着同娥设不放,为的不就是这个功劳么。

有了这个功劳,他就能在大唐站稳脚跟了。

林轩打量了一眼同娥设,笑道:“人家可是西突厥的右贤王,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虽然这样说,林轩也没有让人把堵着同娥设的嘴的布取掉。

要是战争开始,抓到同娥设,还有些用处。

现在战事基本要结束了,虽然还有一部分人在抵抗,也不会给大唐造成多大麻烦,根本不需要同娥设去招降了。

那些到现在还不投降的,即便被招降也是不安定因素,还不如现在就给解决掉。

半个时辰后,西突厥大营的喊杀声已经停止了,也代表战事已经结束了。

光是受惊的战马,就给西突厥造成了五万多伤亡。

战马造成的混乱,让西突厥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各自为战下,岂是大唐将士的对手。

同娥设原本的大帐,现在成了李道宗的帅帐。

当林轩带着同娥设来到大帐的时候,同娥设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前一刻,他还是这座大帐的主人,在这里发号施令,下一刻,他却成为了阶下囚。

大帐还是那个大帐,但是他的身份却不同了。

“参见大总管!”林轩领着阿史那社尔行礼道。

“免礼!”

李道宗看向林轩身后的阿史那社尔,笑道:“这位就是阿史那将军吧?这次我军能够有此胜利,全赖将军了。”

“大总管过奖了,我只是听从大将军的命令行事,不敢言功。”阿史那社尔说道。

“哈哈,阿史那将军太谦虚了。”李道宗笑了笑,看到后面被五花大绑,嘴被堵住的同娥设,说道:“这位就是西突厥右贤王吧?”

“回大总管,正是,能抓到他,还是阿史那将军的功劳。”林轩说道。

“阿史那将军立此大功,定会封侯拜相,到时候可要请老夫喝几杯才是。”李道宗笑道。

寒暄了一会,李道宗让人把同娥设带了下去,连和他说话的欲望都没有。

同娥设手下总共只有二十多万兵马,两战已经损失了二十万了,也就剩下了几万人罢了。

而且突厥是部落制度,即便同娥设下令投降,那些部落也不会愿意。

“可惜,让巴图跑掉了。”李道宗有些可惜的说道。

西突厥一方是三方联军,同娥设的军队驻扎中间大营,而巴图和阿史那社尔分别在南北两方。

巴图一看情况不对,就连忙组织兵马跑了。

因为混乱,只带走了三万多人,等李道宗得到消息派人追击的时候,已经晚了。

“大总管,只要灭掉西突厥,薛延坨就不足为虑了。”林轩说道。

“哈哈,是老夫贪心了,这次你和阿史那将军乃是头功,等一会伤亡统计好,老夫就写奏章,向陛下为你们请功。”李道宗笑道。

《第一氏族》

“多谢大总管。”

此战双方加一起,一共近四十万参战,因为参战的人数太多,统计伤亡,打扫战场,就用了将近一天时间。

这一战,西突厥战死加上战马受惊撞死踩踏而死的,一共战死近十万人。

俘虏五万余人,巴图带三万多人逃走,剩下一万多人失踪。

俘虏牛羊六万多头,战马十余万匹。

大唐十万骑兵和五万步兵参战,阵亡两万多人,重伤三万多人,轻伤不计其数。

之所以伤亡这么大,和西突厥战马受惊有很大关系。

战马受惊,可不会管你是突厥人还是汉人。

历史上著名的火牛阵,谁都知道是什么原理。

无非就是在牛角上缚上兵刃,尾上缚苇灌油,以火点燃,利用受惊的牛,冲破敌军的军阵。

然而知道归知道,却没有人成功过,被火惊吓的牛群非但不会冲向敌营,反而在原地乱撞,对己方造成极大伤亡。

林轩利用火药,惊吓马匹,其实和火牛阵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没有田单那种操控受伤牛的能力,所以战马受惊后,给大唐将士也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虽然如此,林轩却不后悔,如果不用火药,要想灭掉这二十万骑兵的伤亡会更大。

甚至还有战败的风险。

“诸位,伤亡已经统计出来了,功劳也统计出来了,此战林轩和阿史那社尔乃是头功,稍后老夫就会将捷报派人送往长安。”李道宗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