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2 功德无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别人都到门口迎接了,李卫东也不好托大,这辆九座的豪华考斯特停下来之后,李卫东也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了下去。

“柳总,真是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车,来迟了!”李卫东下车之后和老柳握手,并略显不好意思的说道。

“哪里呀,时间刚刚好,是我们早到了!”老柳也热情的说道。

李卫东笑了笑,他的确没有迟到,这是礼节问题,既然答应了肯定要按时到,至于别人提前来,想要表示尊重,那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情意领着就行。

这也是国内的传统,约人的算是东道主,自然要提前到,总不能让客人等着东道主。

老柳和随后下车的李卫红,打了个招呼,说了句“欢迎”,同样和几个小孩笑着挥挥手。

李卫东又也向他旁边的人,猜想这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应该是老柳的儿子了,花花轿子人抬人,总得给他一个介绍的机会。

老柳看李卫东的眼神,自然该知道怎么做,向身边的一男一女说道:“愣着干什么,叫叔叔!”

老柳的话让本想开口的男子,睁大了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亲爹,今天还没喝呢,就开始说醉话了。

这么年轻,又没有血缘关系,叫什么叔叔,怎么能张得开口,哪怕是称呼职务也可以,总比叫叔叔强吧!

所以男子断定,亲爹这话说的不是醉话,就是胡话?

李卫东更不干了,连忙摆手说道:“别别别,咱们各论各的!”

他可不敢让这两位叫叔叔,他也没有这么大的侄子和侄女,尤其这个侄女,厉害的很,如果还是按照上辈子的发展,他肯定会被带沟里,多少得挨点骂。

不过这辈子有他在了,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还会不会有这么个打车软件。

“那怎么能行,规矩就是规矩!”老柳羊装不高兴地说道。

“那不行,我还年轻呢,这不把我叫老了吗,咱们还是各论各的,要不叫我名字也行!”李卫东玩笑的说道。

“李董,您好,我叫柳橙,一直听家父说起您,今日得见,三生有幸!”正在他们争论的时候,旁边的女子微笑着说道。

“唉,这么叫还是比较顺耳,你好,你好,是不是觉得见面不如闻名!”李卫东和柳橙开玩笑的说道。

“不不,本以为李董事长肯定是一个异常严厉的人,没想到这么的平易近人,让人亲切!”柳橙恭维道。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哦,我明白了,柳总在家里是不是特别严厉?”李卫东好奇的问道。

“家父一直很慈祥,在家里我们是平等的!”柳橙笑着答道。

老柳此时也说道:“以前的时候工作繁忙,没时间陪孩子,老人把都他们宠坏了,让李董见笑了!”

“柳总太谦虚了,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虎父无犬子,他们将来前途肯定不可限量!”李卫东夸奖了一句,也算是实话实说了。

有他们这样的家庭背景,起点就是绝大部分普通人一辈子奋斗的终点,只要稍微争点气,想要干一番事业,不要太简单。

他的这位儿子李卫东倒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女儿却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虽然伴随着很多骂名,但也不可否认,她在商业的确有一席之地,尽管这个席子有些不正。

其实可以换位想一想,若是某一个平头老百姓家的女儿,奋斗到她的那个位置,伴随的肯定是喝彩。

当然假设毕竟是假设,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能够奋斗到那个位置,简直不可想象,这背后的资源恐怕很难衡量。

“李总你就别再夸他们了,现在一个个翅膀都硬了,都不把我这老头子的话放眼里了!”老柳谦虚的笑了笑说道。

“儿子儿子不听话,毕业之后,工作了半年,就开始游手好闲,一提他我就头疼。”

“本以为女儿能够听话,我们这年龄也大了,也希望女儿能陪在身边,谁曾想,今年从清华毕业之后,瞒着我们申请了哈佛的录取通知书,过几天又飞了!”

老柳同志虽然满是抱怨,但话里话外骄傲的意思,是个人都能听懂。

“柳总,你这是让我羡慕嫉妒呀,要是我家闺女,又是清华又是哈佛的,我得放三天礼花庆祝!”李卫东笑着说道。

若是凭真本事能够考上清华,无论在什么地方,那也是天之骄子,至于这位柳家女儿,是不是凭真本事考进去的,李卫东不清楚,不过自己的女儿虽然也优秀,但也知道考清华的天份估计没有。

“哈哈哈,李董真是性情中人,”老柳笑的开心,随后说道:“咱们现在进去?”

“柳总先请!”李卫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老柳也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对女儿说道:“招待好李小姐,还有几个小朋友!”

柳总在旁边边走边说的介绍着这个高尔夫俱乐部的情况。

“这个球场是我一个朋友开发的,请的是据高尔夫巨星,具有“高尔夫球王”之称的杰克.尼克劳森设计的!”

“当然和李董的高尔夫球场没法比,前段时间曾有幸去过,才知道高尔夫球场还可以这么大气磅礴,堪称亚洲高尔夫球场之最!”

“大是大了点,气度可没有,让孩子打着玩还可以!”李卫东摆摆手说道。

“哎,还是李董大气!”柳总竖起大拇指。

他当时听朋友说李卫东这个高尔夫球场,虽然对外营业,但根据会员的数量,预计每年会亏损上千万。

那个朋友,也就是这家高尔夫俱乐部的老板,作为专业的人士,说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谁又能想到,每年亏损上千万,就是为了让孩子有个打高尔夫休闲的地方,差点没惊掉下巴,也让他重新定义了什么叫有钱人。

老柳继续介绍道:“现在这个球场还没有开始对外营业,不过球场已经搞好了,偶尔也有几个熟人过来打两杆!”

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李卫东,这里很私密很安全,并不用担心包括媒体在内的骚扰,可以尽情的玩,也不用担心几个孩子。

李卫东几人换好衣服,带着保镖秘书上了几辆球车,向着球场内开去。

李卫东站在一个山岗上,差不多能够俯瞰整个球场,面积的确够大,阵阵清风扑面,蓝天碧草,环境很优美。

虽然打的是高尔夫球,呼吸的却是这种新鲜空气,体会山明水秀的大自然,忘却喧嚣的俗世凡尘。

都说打高尔夫是高雅的运动,自然有几分道理,在这种环境中,心境自然拔高不少,想不高压都难。

后面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柳橙和李卫红俨然成了姐妹,带着几个已经换好衣服了孩子已经从球车上下来,向球场跑去,看来有一些迫不及待了。

“李董,我们也打一杆?”老柳邀请道。

“荣幸之至!”李卫东挥舞着手里的球杆,虽然他打的不多,但是动作很规范,看起来挺唬人。

生意场上打球永远不是目的,交流沟通做生意才是打高尔夫的核心。

两人边打边聊,旁边的人好像知道他们两人有话要说一样,只是远远的跟着,保持着合理的距离,并没有靠得太近。

两人说了一会闲篇,才终于说到正题上,“李董这一杆打的妙,下一杆肯定进洞了,和你布局互联网一样,步步为营!”

李卫东挥舞着球杆的手臂,稍微顿了顿,然后又挥舞了两下,确定好方向和位置,稍微使劲,球啪嗒一声进了洞里。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打球嘛,洞就在那里,选一双不硌脚的鞋,一只趁手的球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早晚会有进去的一天!”

李卫东看着球进去,扬着球杆,笑着说道:“你看,现在不就进去了!”

柳总稍微一琢磨,就明白李卫东话里的意思,球洞他看得见,耐心他也可以有,但是这双不硌脚的鞋和趁手的球杆不好找。

互联网这个行业很奇特,看起来谁都能搞,毕竟做成功的,很多都是没有背景,没有资金的毛头小子。

但是这样的毛头小子,不是谁都能发现的,李卫东能够在大学宿舍里发现网景和雅虎的创始人,还能够成功,简直是奇迹。

想要在互联网创业的人不在少数,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诞生,但是能成功的往往只是少数。

柳总看着远处的两个年轻人,不知道这两位少帅,能不能当起球鞋和球杆?

柳总研究过李卫东的发家史,布局之精准,世所罕见,总能先人一步的踩准节点,就连套现都那么准。

李卫东也看了远处的那两位少数,突然诡秘的一笑,继续说道:“柳总,互联网没有那么复杂,但是一个迭代很快的行业,我们不能用做实业的商业思维去做互联网!”

“传统的企业,从发展壮大,然后衰落,都有一个漫长的周期,用中国的古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破船也有三斤钉!”

“但互联网不一样,比如五年前红极一时的网景,沦落到现在被收购,仅仅五年而已,他却走完了一生,这谁能想到?”

柳总看了他一眼,这种赤裸裸的炫耀,真的好吗,谁能想到?当然是你自己了,套现在网景的最高点。

“虽然做互联网很烧钱,没有足够的资金,肯定不行,不过相对于钱,这里更重要!”李卫东用食指在太阳穴的地方比划了几圈。

“互联网思维!”柳总补充道,他听明白李卫东的意思了,想要分一杯羹,这双鞋和球杆就要有互联网思维。

老柳同志叹了口气,他已经体会过互联网概念在资本市场的威力,仅仅一个概念,就从资本市场融到了20多亿港元。

而他们去年全年的利润只有5个亿,仅仅的一次融资,就获得了4年的利润,而且是几乎毫无成本的现金流。

现在很明显,李卫东再用一种隐喻的方式告诉他,他选的这两个少帅,并不具备发展互联网所需的互联网思维。

但是少帅就是少帅,如果自废武功,再去培养这么贴心的接班人,一是没有那个时间,二来也没有合适的人选,第三很有可能引起公司的动乱。

这还真是一个不好做的选择。

看着老柳同志脸上的纠结表情,李卫东很开心,他这几句莫棱两可的话,虽然不能决定老柳同志的想法,但多少有些影响!

而且从长远来看,李卫东这也是好意,事实证明,这两位少帅,并没表现出超高的能力,反倒是骂声一片。

若是老柳同志,真的能痛下决心,壮士断腕,把自己的接班人搞掉,损失一点个人的威信,最多不能一手遮天,但是于公却是好的。

要么提前砍掉互联网,专心搞他的实业,李卫东也算是功德无量了,毕竟未来也将会证明,联想没有能力搞好互联网,撒下一笔钱之后,还是灰熘熘的退出。

越这么想,李卫东心里越美,打起球来,也越发的得心应手,随心所欲,反倒是老柳同志乱了阵脚,打的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熬到吃中午饭,才松了一口气!

李卫东一行人在俱乐部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餐之后,也告辞离开。

看着远去的车辆,老柳同志微笑的脸上也变得严肃起来。

“爸,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有必要对他这么客气吗?”老柳的儿子不甘心的问道,差点成了他叔叔,到现在心里还不得劲。

“井水不犯河水?除了花天酒地,你还知道什么?”老柳同志对儿子很不满意,本来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接班人,但他自己不争气。

老柳儿子还挺憷老柳,被训的脖子一缩,不敢再说话,不过脸上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

“爸,您就给我们说说呗!”柳橙在老李面前撒起娇来。

“还有你,一个称呼,有那么难吗?”老柳对女儿的表现也不怎么满意,不过语气倒还舒缓。

“我研究过他的经历,短短十年,从身无分文,到现在身家千亿美金,几乎没有一次决策失误,这个人似乎掌握了某种密码,而且所有和他交好的人,基本上都飞黄腾达,你们不觉得这种人很可怕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