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6章 远远不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谁也没想到,ST梅花会连续五个交易日一字涨停。K线图上,上周五的阳线像界碑,成为跌停涨停的分界线,阳线左侧一条条向下延伸的绿线有如伸向地狱的台阶,右侧一条条红线有如通向天堂的天阶。

不可思议的是,它临近退市才连续封涨停榜,成交量逐渐增加。

发现这只股票异常的股评越来越多,省级、市级报刊都有点评这只股票的文章,文中提得最多的是它退市的日期。

很多不看股评节目和《证券报》的散户偶然从报纸上得知自己持有股票即将退市,哪管它异不异常,赶紧卖出是正经。

日成交量从最低时的137手激增到2.9万手。K线图上,代表成交量的柱体从被忽略到成为柱体。

ST梅花只有一个买家,就是苏醒团队。散户们抱着捞回一点本钱的想法,争先恐后抛出手里的股票,苏醒团队开盘封涨停榜,在涨停价挂单买入。

六天买入9万手。

苏醒对这个成果不太满意。

ST梅花总股份1.8亿股,流通股6000万股,即60万手,一周吸筹9万手,什么时候才完成建仓?

太慢了。

总不能在期限最后一天停牌公告重组吧?苏醒微微蹙眉,道:“老何,你尝试打东风卫视的热线电话,接通便咨询ST梅花,要是没接通就算了。”

何大江道:“明白。”

吴大志道:“我们都试试吧?说不定有人见缝插针打进电话呢。”

“就是。”同事们附和。

节目组没办法设定由哪几个电话号码打进来,只能安排工作人员打电话,他们都打,肯定比何大江一人打机会多。

苏醒道:“行。”

因为要看股票专栏打电话,收盘后,同事们纷纷离开。

陆思盈关电脑来到苏醒旁边,道:“走吧。”

“回去看电视?”

“嗯。”陆思盈道:“我们买些零食,边看电视边吃零食嘛。”

你把看池泺的节目当成看电影了吧?苏醒含笑瞟她一眼,关电脑和她一起离开。

两人开车去一趟大型超市,买两大袋零食,再回公寓。打开电视,池泺正在点评第三只股票,这是一只有色金属,去年每股盈利0.89元,最近走势强势。

画面打出这只股票的K线图,苏醒一看了然,年初正是上市公司公布上一年度业绩的日子,估计庄家提前得知这只股票盈利的情况,趁利好出货。

由专业人士写稿,池泺背得烂熟,居然点评得似模似样。

第四只是旅游股,今天封涨停榜,说提前炒作五一黄金周行情有点扯,不过考虑到本周大盘在2230点附近横盘,个盘表现一般,没有亮点,也就能理解写稿人士的难处了。

接下来进入热线电话环节。

陆思盈放下零食,拿起手机,一遍遍拨打屏幕上的热线电话,可惜一直忙音。

她无奈摇头,放下手机,道:“太过分了,真正的观众连咨询的权利也没有。”

苏醒的手机响个不停,同事们纷纷告知打不进电话。苏醒道:“先看看明天《证券报》报道的效果吧。”

肖清扬写好稿子,在线发给苏醒看后确定下来。这篇报道将刊在明天出版的《证券报》上。

陆思盈拆开一盒巧克力,拈一颗送到苏醒唇边,自己也吃一颗,道:“是不是可以让节目组安排一个咨询电话?”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苏醒眼前一亮,伸手揉揉陆思盈的长发,赞道:“想法不错嘛。”

陆思盈侧头避开他的大手。

苏醒马上打电话给郑辰安。不久郑辰安回电话:“老大,安排在下周一。”

…………

时适意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了闭眼,低声自语:“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近视。”

做股评专家那会儿,看行情不是重点,做节目才是。现在倒好,整天坐在电脑前看那些跳跃的数字,眼睛得不到休息。

珊珊电器九连涨后冲高回落,他好不容易才清仓,虽然赚了,但距离盈利预期很远,只赚15%。

持股几天便赚15%,对基金经理们来说已经很惊艳了,也堵住景阳基金大部分人的嘴,除了陶新月和手下,嘲笑他的人已经不多。

但时适意觉得远远不够,如果提前卖出,最少赚25%。

他的预期目标是赚30%。

他心情郁闷,苦思一夜,还是没想明白大老什么时候出货。只能猜测珊珊电器在大老出货后股价回落。

为什么这么肯定?

他从盘面上找不到大老出货的痕迹,要找得到,早就追随大老的步伐抛出了,只能说直觉,或是第六感。

大老出货后买哪只股票?发现大老清仓,他一边指挥手下卖出珊珊电器,一边时刻关注涨跌榜,可惜一直没有出现连续三个涨停以上的股票。

大盘横盘,个股低迷,似乎都处在选择方向的关口。

难道大老提前意识到危险,空仓?

空仓意味着没钱赚。炒股的人很难做到真正空仓,帐户里没有股票,手会痒痒,于是情不自禁买入。

大老也是人,也有人的缺点,怎么可能一直空仓?

可半个月过去,珊珊电器的股价跌去30%,他还是没有找到大老的踪迹。

这两天,陶新月上窜下跳,到处说他江郎才尽,必须尽快持股才能让他闭嘴。

时适意想到这儿,睁开眼睛坐直了,勉强看一会儿涨跌榜,眼睛酸痛,只好滴几滴眼药水,继续看。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他的眼睛也受不了。

他起身走到窗边,望向窗外。

街上车流如织,对面高楼灯火通明,他情绪低落,想找个人聊聊,便回到桌边,拿起手机,翻了一会儿通讯录,鬼使神差地拨了一个号码。

话筒里很来导播的声音:“老时,你又有什么事?”

上次利用老子,这次又想干嘛?

时适意叹气,道:“出来喝一杯?”

“不喝。”导播果断挂断电话。

时适意拿着手机苦笑摇头,真是一点交情都不讲啊。

就在这时,门外探进一颗脑袋,陶新月边往里走边道:“你很勤快嘛。”

“你出去。”

时适意“啪”的一声关显示器,关灯,做出准备锁门的姿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