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7章 想帮助赵颂文改邪归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柏悦酒店房间,袁旭东躺在床上等着赵颂文,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五十多了,这时赵颂文给他发过来一条微信,问他在哪个房间,袁旭东给她发了房间号,接着便满怀期待地等着即将送上门来的赵颂文。

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事,那就要看赵颂文的态度了,看她是愿意主动放弃互联网金融公司,然后从此改过自新,重新做一个好人,还是要跟袁旭东妥协,用自己年轻姣好的身体来诱惑他,让袁旭东选择闭嘴。

其实袁旭东倒是无所谓,反正他全都已经告诉了薛可欣了,还是在今晚八点之前,万一他和赵颂文巫山云雨了,那大不了到时候再闭嘴就是。

躺在床上,袁旭东将公寓的密码锁密码发给了婉儿和贾玫,他没有婉儿和贾玫的微信,就通过公司的微信群找到了她们,然后又分别加了她们俩的微信,将公寓的密码锁的密码发给她们,袁旭东又和她们聊了一会儿,大概过了四五分钟,一阵阵的门铃声响起,袁旭东知道是赵颂文来了,他和婉儿她们说了一声晚安,接着便从床上起身,跑去开门。

开门之前,袁旭东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有些紧张,也可能是刺激,实话实说,虽然赵颂文是个坏女人,是个非常漂亮的坏女人,身材和气质也非常棒,但是袁旭东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可是要以接下来的方式来得偿所愿,他还是第一次。

这让心地很善良的袁旭东有些不安,但是一想到赵颂文将来要害那么多人,他不禁坚定了决心,为了正义,为了更大的善良,他不得不惩恶扬善了。

是的,赵颂文是坏女人,袁旭东即将代表正义来惩罚并制裁她,给自己找到崇高的使命感,袁旭东打开了房门,顿时,一共只见过两次面的赵颂文出现在他的面前,今晚的赵颂文依旧是穿着一身黑色的性感长裙,白净的脸蛋,一双水汪汪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额前的空气刘海显得娇俏可爱,栗色的波浪卷披散在肩头,性感和知性混搭在一起,让袁旭东大为满意,看着满脸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赵颂文,袁旭东澹笑道:

“赵小姐,你好,快请进来吧!”

说着,袁旭东侧开身子,右手一伸,邀请赵颂文进来。

抬眸看了一眼很明显是不怀好意的袁旭东,赵颂文暗暗地深呼吸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可是眼神却是微微有些躲闪,双手不自觉地按着自己的香奈儿包,在按响门铃之前,她就已经打开了藏在包里的录音笔和摄像头,想要收集袁旭东强迫威胁自己的犯罪证据,然后再反过来威胁袁旭东,让他跟自己一起合作,免得袁旭东吃干抹净了反悔,或者是三天两头地就拿这件事来威胁自己,然后对自己为所欲为,予取予求!

赵颂文默不作声地走进房间,袁旭东关上房门,沉默了一会儿,见赵颂文也不说话,袁旭东率先打破沉默问道:

“那个你要洗澡吗?”

“你叫我过来就是想要让我洗澡的吗?”

赵颂文转身看向袁旭东问道,说话间还把挎在肩上的香奈儿包的一角对准了袁旭东,袁旭东看了她一眼道:

“我可没有强迫你,门就在后边,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我绝不会阻拦!”

“你......”

看着有些厚颜无耻的袁旭东,赵颂文咬牙切齿地气道:

“你还好意思说没有强迫我?”

“那当然了,你要是不做亏心事,现在还用得着怕我这个小鬼敲门吗?”

袁旭东撇了撇嘴不屑道,直把赵颂文气了个半死,她强忍着怒气,双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香奈儿包愤怒道:

“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这个问题还用得着明说吗?”

袁旭东摇摇头笑道:

“就今天一个晚上,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明天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怎么样?”

“你想要我做什么?”

赵颂文有些紧张地问道,虽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事到临头,和袁旭东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她还是忍不住地有些害怕了起来,对于赵颂文,袁旭东只见过两次,自然谈不上什么爱,他只是馋赵颂文的身子而已,现在有机会可以尽情地享用佳人,一亲芳泽,他自然不会白白浪费了,看着故作镇定的赵颂文,袁旭东戏谑道:

“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你,你无耻!”

听到袁旭东的暗示,赵颂文忍不住面色微变,贝齿紧紧咬着下嘴唇道:

“你这是趁人之危,是犯法的!”

“那你可以离开啊,我又没有逼你,是不是?”

看着还有些抗拒自己的赵颂文,袁旭东慢慢收敛笑容,沉着声道:

“你要么现在离开,要么乖乖听话,二选一,很难吗?”

“我......”

“把衣服脱了!”

“什么?”

听到袁旭东让自己脱衣服,赵颂文吓得微微睁大眼睛,惊恐说道:

“你,你刚才说什么?”

“把衣服脱了,还要我重复一遍吗?”

看着惊恐的赵颂文,袁旭东面带戏谑道,没想到袁旭东这么直接,赵颂文不禁有些结巴道:

“我,我给你钱,给你一半的股份,这可是......”

“别,你可别想害我,你公司是什么样子的,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看着直到现在还想拉自己下水的赵颂文,袁旭东毫不客气道:

“你要是不想脱,大可以离开,或者说你想让我亲自动手帮你脱?”

“我,我想先洗个澡!”

情急之下,赵颂文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来拖延一点时间,袁旭东大抵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由地撇了撇嘴道:

“好,你快点啊,别想磨磨蹭蹭的拖延时间,长痛不如短痛,反正最后的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

瞪了袁旭东一眼,赵颂文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她将挎在肩上的香奈儿包小心放到客厅的茶几上,接着便向浴室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儿,从浴室里面开始传出淅淅沥沥的淋浴声。

趁着赵颂文不在,袁旭东赶紧检查了一下她的包,果不其然,他在赵颂文的包里发现了好东西,一瓶防狼喷雾剂,一支藏在夹缝里的带有摄像头的录音笔,居然还有一盒超薄透气的超润滑小雨伞,这些好东西都没收了,超润滑的小雨伞被袁旭东扔进了垃圾桶里,袁旭东不喜欢橡胶制品,他只喜欢纯天然的,防狼喷雾剂也被他扔进了垃圾桶,这玩意对眼睛不好,还会造成空气污染。

最后就是带有摄像头的录音笔了,也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联网什么的,袁旭东给它掰断了,还踩了好几脚,最后同样扔进了垃圾桶里,处理完这些好东西,想到赵颂文想要拍摄视频留恋,袁旭东就将自己的手机摄像机打开,准备帮赵颂文拍摄一部写真集,当然,由袁旭东帮她保存。

先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浴室的方向,浴室是由几块完全透明的钢化玻璃组成的隔间,里面有一圈的帷幕,赵颂文将白色的帷幕拉了起来,在灯光映照下,她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材完美地映在了白色的帷幕上,就跟看皮影戏似的,伴随着淅淅沥沥的淋浴声,一幅美人沐浴的水墨画卷呈现出来,让袁旭东是遐思无限,身体里顿时充满了无限澎湃的活力。

看了一会儿,袁旭东不禁有些口干舌燥的,见赵颂文迟迟不出来,他走到浴室门前轻轻敲了敲,提醒她道:

“你快点啊,待在里面不觉得闷人吗?”

“我知道了!”

听到袁旭东的提醒,赵颂文声音闷闷地道,不一会儿,浴室里面淅淅沥沥的淋浴声就停了下来,袁旭东看见赵颂文的身影开始穿衣服,他便转身走进卧室,躺在床上等着赵颂文出来。

浴室里,赵颂文缓慢地穿好衣服,能拖延一会儿时间就尽量拖延一会儿时间,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刑车开往靶场的路上,无论是遇到交通事故,还是红灯,最后的结果都是注定了的。

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颂文渐渐地有些哀怨了起来,她视若珍宝的身体,就这样交给了袁旭东真的值得吗?

刚刚沐浴完,她的肌肤白里透红,娇嫩得仿佛都能掐出水来,真是吹弹可破,就像是古人口中所说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凋饰,她没有穿内衣,只是裹了一件白色的浴袍,就这样直接地裹在身上,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似的,整体乌黑,发梢却又带着一丝栗色的浓密的秀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上面还挂着水珠,不断滴下来,刚洗完澡,她的脸蛋嫣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就宛如一汪秋水明眸,深呼吸了一会儿,在心里暗暗念道一会儿就过去了,赵颂文毅然决然地打开浴室的门,她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打算。

和一般女孩不同,如果真的无路可退,赵颂文也不害怕去直面这一切,和她的金融帝国比起来,陪袁旭东一晚上根本不算什么,哪怕她此前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的事。

卧室里,袁旭东躺在床上等着赵颂文,没过多久,赵颂文就裹着一件白色浴袍缓缓地走了进来,看着如此美艳的女人,袁旭东的嘴角顿时勾起一丝坏笑道:

“既然你都已经准备好了,那就把衣服都脱了吧!”

“能不能关灯?”

“好,听你的!”

看着面露羞涩的赵颂文,袁旭东同意了她的请求,啪的一声,他将卧室里的水晶吊灯熄灭,只留下床头的两盏台灯,房间里顿时暗了下来,而赵颂文见袁旭东没有继续关灯的打算,便也认命,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解开了系在腰间的蝴蝶结,白色浴袍慢慢滑落在她脚下,她用手稍稍遮掩着自己的娇躯,而在袁旭东的眼里,他只看见了一抹惊心动魄的白皙滑嫩。

“赵小姐,你真美!”

随着一声惊叹,袁旭东迫不及待地从床上走下来,接下来的事情自是水到渠成,漫漫长夜,袁旭东十分温柔地抚慰着赵颂文,和袁旭东之前想的不太一样,赵颂文虽然是从漂亮国留学回来的,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孩子,并没有沾染上漂亮国那种自由散漫的恶习。

甚至是比国内的很多女孩子都要洁身自爱,当然,现在都便宜了袁旭东这个趁人之危的真小人,趴在赵颂文的身上,不知道怎么的,袁旭东突然想到了杨过和小龙女,他以前羡慕杨过,现在却只羡慕尹志平,在他成为龙骑士的时候,袁旭东相信小龙女也许是幸福的,因为她以为对方是她的过儿,结果就心甘情愿了,只能说尹志平真幸福!

......

一夜过去,等到第二天早上时,袁旭东带着自己的作品就离开了柏悦酒店。

这作品自然是赵颂文的写真集,只能说赵颂文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准备的三个好东西都没有派上什么用场不说,最后的结果还都是适得其反的那一种,比如防狼喷雾,没有防住狼不说,还让狼给吃干抹净了,再比如防止意外发生的小雨伞,这个不便多说,懂的都懂,就那样。

最后就是带有摄像头的录音笔,被袁旭东掰断了,还踩了好几脚,最后扔进了垃圾桶里面,而袁旭东的反击也是紧随其后,他用自己的手机给赵颂文拍摄了一整套的高级写真。

在袁旭东精神抖擞地离开以后,一直装睡的赵颂文终于醒了过来,用手抹了抹挂在眼角的泪痕,她忍着疼起身下床,洗漱,换衣服,然后给自己的专属司机小刘打了一个电话。

吩咐小刘来柏悦酒店接自己去公司后,赵颂文坐在床上愣愣出神,眼睛看着床单上的那朵梅花,也不知道她在心里想什么,一会儿咬牙切齿的,一会儿又是羞答答的,过了一会儿,她将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将床单塞进了自己的香奈儿包里面,然后就匆匆地离开了柏悦酒店。

......

一间咖啡屋里,后排靠近窗户的位置,袁旭东和薛可欣的爸爸薛贵祥相对而坐,在袁旭东离开柏悦酒店后不久,薛贵祥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约他在这家咖啡屋里见面,虽然薛贵祥还没有开口,但是袁旭东已经知道了他为什么会约自己见面,无非就是他和他女儿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以及赵颂文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暗藏的问题,说实话,这两个问题都很难办啊,袁旭东只能保持沉默,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心理波动,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心如止水,面无表情!

坐在袁旭东的正对面,看着自己女儿喜欢的浑小子,薛贵祥总体上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袁旭东也是亿万富翁,所以薛贵祥就不能说他是穷小子,只能说他是浑小子,这个浑小子不但很有钱,还长得这么帅,又年轻,又有自己女儿这样的顶级白富美喜欢他,薛贵祥那是羡慕嫉妒恨啊,总感觉自己辛辛苦苦地打拼了一辈子,到头来,袁旭东躺赢,只要袁旭东娶他女儿薛可欣回家,嫁妆好几十亿,想想就好气哦,要找他要多少彩礼才划算呢?

看着袁旭东的眼睛,薛贵祥率先打破沉默道:

“听可欣说,你觉得赵颂文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有捏造投资项目的嫌疑是吗?”

“这个......”

如果是以前,袁旭东会毫不犹豫地说有,可现在嘛,一想到赵颂文在自己身下哭哭啼啼的模样,袁旭东就犹豫了,他还是没有经受住考验啊,红粉骷髅,可他就是看不穿,大概是因为他心太软吧,心思念动间,袁旭东微微摇摇头道:

“我也不能确定,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伯父你觉得呢?”

“赵颂文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应该是有点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具体是有多大,我就不清楚了!”

说到这,薛贵祥看向袁旭东直接道:

“还有一点,我怀疑赵颂文和钟启明的关系匪浅,并不只是他们跟我说的普通校友的关系,你帮我调查一下吧!”

“我调查啊?”

想到昨晚上刚吃了赵颂文,袁旭东就有些不太愿意道:

“这不太合适吧?赵颂文是你世交的独生女,钟启明更是你的小舅子,我......”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还是我未来女婿呢?”

见袁旭东想要推辞,薛贵祥立马瞪了他一眼怒道:

“就这样说定了,要不是担心启华发现我私下派人去调查她弟弟,我用得着拜托你帮忙吗?”

“我没有经验啊,这要怎么调查啊?”

袁旭东故意装傻道:

“要不我帮你找一个靠谱的私家侦探去调查他们?”

“不用,我都已经帮你想好了!”

看着想要躲懒的袁旭东,薛贵祥有些不怀好意地笑道:

“可欣跟我闹着要给你在坤博集团安排一个职位,安排你去赵颂文的公司担任董事怎么样?”

“什么?”

看着阴险的薛贵祥,袁旭东有些无语了,拿女儿当挡箭牌去对付自己老婆家的人,同时又拿自己老婆当挡箭牌对付自己女儿,现在连自己这个便宜女婿都惦记上了,这真是太过分了,想了想,加上袁旭东其实也挺担心赵颂文继续误入歧途的,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袁旭东还想再多几日感情,他看向薛贵祥假装无奈笑道:

“我能拒绝吗?”

“不能!”

见袁旭东不情不愿地答应帮忙,薛贵祥满意地笑了,要是袁旭东满脸高兴地答应,那他才会觉得不太舒服呢,袁旭东倒是没有多想,他只是有点儿心虚,毕竟他是薛贵祥的人,可同时又是赵颂文的人,这不是妥妥的双面间谍吗?

等他入职赵颂文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且还是大股东派驻的执行董事代表,那袁旭东的可操作空间就大了啊,一方面可以督促赵颂文改邪归正,慢慢地走上正道,一方面又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赵颂文的味道,他其实还是挺留恋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