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食腐者猜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随着FBAS局风风火火的成立,随着米科尔森半公开自己的存在,随着这场战争愈演愈烈,有关玩家的消息似乎已经不再是秘密。

任何对阴谋论,影子政府感兴趣的网民都能通过网络找到一百万条各自矛盾的信息,而且它们都和玩家有关。

而有关唐吉各种消息,则是这个数字的两倍。

但它就像百慕大三角和通古斯大爆炸一样,是那种你知道它很神秘,但细查之下就会发现自己浪费了数个小时,看了一堆废话,最终得到的结果和自己查之前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在这个过程中,唯一被消耗掉的东西就是你的好奇心和探知欲,当这两种东西的油箱被消耗光后,你可以毫无负担的把这些都市怪谈扔在脑后,等着下一次心血来潮再重新来一遍。

开拓者组织框架下的伪装者就是靠这种方式,暂时维持自身和玩家在这个世界的定位,而且行之有效。

但对于科学界而言,玩家的存在已经是既定事实了,以吴千映为首的学术势力已经有足够的影响力站出来发言,为玩家的存在背书。

现在科学界争论的是,玩家到底来自何方,他们对玩家的一切都异常感兴趣,虽然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极致混乱,但科学界的态度和世俗之间一项有着巨大的鸿沟。

大部分刚刚接受玩家存在的学术界人事,对玩家的到来抱有某种诡异的欣喜,毕竟在人类诸多第三类接触的幻想中,类似玩家这种能和人类文明直接交流,有着类似情绪,类似审美,类似形体的存在,绝对是最佳选择了。

毕竟在无数种可能发生的第三类接触中,有着克苏鲁,黑暗森林,收割者之类的‘坏选择’,而这些玩家们,他们不过是想来体验下异域风情罢了...

要知道,整个学术界在过去人类有能力,有余力去探索星空的一个半世纪以来,都受困于费米驳论这个巨大阴影。

在浩瀚的星海中,在广阔的时间流中,如果人类不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明种族,那么一定存在比人类古老得多,先进的多的文明。

而如果它们真的存在,那整个星河理应布满了它们的造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人类在空无一人的黑暗中竭尽全力呐喊,却得不到一丝回应。

也许它们是不削于回应,也许它们根本不存在,无论哪一种,都足以让人类这个种族和文明感到绝望。

相比于大部分对整个世界满是疑虑,不知道它为什么就这么走向了比烂深渊的劳苦大众,吴千映这样的聪明人从一开始就对整个世界的发展脉络一清二楚。

她虽然不是社会学家,但她很清楚为什么联邦最终会垮台,为什么极端资本主义最终成了联邦的主流,也知道为什么欧联体感言残喘了几十年,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原因。

因为科学界找不到出路了,长大半个世纪的时间没有诞生新的‘增长点’,没有新的产业革命,前沿探索者就像迷路的孩子,在泥潭中翻来覆去的打滚。

确实,在大部分人眼中,芯片的结构越来越复杂了,材料的性能越来越强大了,超算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但依靠这种小步稳进的稳进的方式进步,需要一个极其安稳的大环境,在长达上百年,乃至数百年的时间里,一点一点磨砺基本功,耐心等待科学界找到新的出路,从而厚积薄发。

人类文明也许能等到下一个增长点的出现,也许等不到,这全都是自然选择,但开拓者们却精准的在人类开始进入‘等待期’的第一时间出现,暗中施加影响,最终让世界走向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凯茜.沃尔特的‘叛变’,成了一个突破点,米科尔森虽然无法通过凯茜.沃尔特这个渠道得到更多有关玩家母世界的信息,但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值得研究。

吴千映现在就在研究这个课题,他们为什么而来,为什么能来,以及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点而来。

“综合卡卡尔夫提供的情报,我们假设,玩家所在的世界,那些至高者拥有寻找其他世界的技术,但这种技术并非毫无限制的。”吴千映在会议室中,利用某个超人类的思维投影能力,在一群平均智力145的天才面前展开头脑风暴。

“他们只能找到那些陷入停滞的世界,或是条件放松一点,那些站在继续向上和走向死亡十字路口的世界。”吴千映的人虽然在会议室中,但思绪已经在寻找传说中的至高者了:“而我们的世界,就是这么一个世界。”

“所以他们在初期才因为时间流的诧异无法常驻这个世界,那些开拓者就像潜入我们世界的寄生虫,趁着我们生病,让我们变得更加虚弱,最终走向死亡那条路。”另一个光头对上了吴千映的脑电波,满脸狂热的说道:“他们是一群食腐者!”

“我不想用这个词来形容双方。”另一个有着学术界罕见茂密卷发的女性学者皱起了眉头:“但我不得不说,波尔的形容很形象,只是这其中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为什么随着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堕落,没有出路,一片混乱,我们和那个食腐世界的时间流就越接近。”吴千映和她的同僚一起说出了这句话。

“因为他们已经处于停滞状态?”这是个显而易见的结论,但在场的很多人都陷入了沉思。

“我承认,可能每个世界的停滞点存在差异,但理论上一个世界拥有能跨越维度,进入其他世界的能力,它本应该变得更加欣欣向荣才对。”被称为波尔的光头谨慎的发言:“即使这种跨越维度的能力,无法进行物质交换,但最少思想上的启蒙应该发挥作用。”

“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的停滞点太高了,才需要不断吞噬其他停滞世界的残骸,才能凑足自己继续起航的积累?”又一个悲观的学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洛科夫斯基,来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下属研究机构,社会学家,哲学家,诗人,斯拉夫人,各种悲观主义BUFF叠满了的奇葩。

按照吴千映的个人喜好,她更倾向于把这种人塞进下水道,用唐吉的方式,一点一点把他冲下去,送他会他该去的地方。

但理智的考虑,这人靠他得天独厚的想象力就能在自己的行业领域占据一把交椅,绝对是他们需要的人才,所以他现在属于失落山基地。

这是一场从规格到保密等级都足够高的会议,所有与会者都最少在能力上得到了吴博士的认可,至于他们是否可信则是米科尔森的问题。

当他们抵达失落山基地的那一刻,他们的人事关系就被转移到了这里,并在未来最少五年内不得更换工作地点。

而且为了保密,为了防范开拓者们的达摩利克斯之剑,与会的众人不得携带任何电子产品,唯一充当投影仪的超人类,也和米科尔森这个恶魔签署了终身制协议。

他们要在这里讨论两个世界的差异,已经针对玩家的经典三问,他们是谁,他们从哪来,为何而来。

这已经是会议的第二天,昨天一整天这些人都在阅读各种相关资料,其中来自三名玩家的谈话记录是重中之重。

巧妙的是这三个玩家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身份,不同态度。

潜伏者,对本世界抱有认同心理的卡卡尔夫,同时也是目前他们在玩家内部埋下的最有价值的一张牌。

囚徒,丹.图兰,玩家,母世界最底层的存在,几乎空白的记忆,让他无法提供任何有意义的情报,但光是他依然处于被扣押,无人问津,没有下线这个事实本身,对吴千映等人而言就是一种信息。

被流放者,凯茜.沃尔特,复杂的双面派,她一边肆无忌惮的出卖着自己依然掌握的情报,一边继续为开拓者集团工作,用半死不活来形容她最适合不过了。

xiaoshuting.info

同时她也是现阶段,这场会议的讨论重点,会议上诸多有价值的信息都来自这个女人。

“但他们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介入我们的世界?跟D-13.2号文本资料所写,玩家进入被捕获的世界后,很快就会导致当地文明灭绝性消亡。”波尔提出新问题:“从效率和行为目的来看,来自食腐世界的至高者似乎并不需要这些被捕获世界的启发。”

“也许是为了合理释放被统治实体的情绪?”悲剧BUFF点满的洛科夫斯基咬着铅笔说道:“之前有资料上写过,他们已经从生理上实现了永生,但既然他们的社会结构分为肉体,意志和灵魂,也许在其他领域上,需要被统治实体需要满足意志和灵魂上的活跃才能保证永生得以延续?”

“可是对那些至高者而言,这些记忆可以随意删减,毫无存在价值,地位比工蜂都不如的被统治实体有这么重要么?”洛科夫斯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试图勾勒出食腐者世界的真容:“我不明白,这不合理...”

“我也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洛科夫斯基的情绪就像他的专业一样,波荡起伏,浓郁而激烈:“这根本不是一场战争,这是场死亡秀,从那个开拓者第一次进入我们的世界开始,我们就背叛判处了死刑!”

“我们的反击符合他们对我们反应的预期,这本身就是组成他们娱乐活动的一部分,毫无意义!”洛科夫斯基把铅笔的一端咬的满是咬痕:“他们占尽了优势,却如此小心谨慎的行事,这不对!按照正常的逻辑,就在我们开会的时候,就应该有一群玩家嗷嗷叫着冲进来,用尸体把基地堆满,最终消灭我们所有人,因为他们根本不用畏惧死亡!”

“这不对,这不合理,我们能在这安稳的开会,外面的世界依旧拥有秩序,这完全不合理!”洛科夫斯基越说越大声,他痛苦不堪的撕碎了面前的资料,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我一开始设想就停不下来,肯定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那些玩家明显在忌惮什么,才会做出这种反应!我不能在信息有明显缺失的情况下做出假设!”

吴千映对角落里的米科尔森使了个眼色,他站起身来,从背后用给了洛科夫斯基一针。

科学又合理的化学成分有效冷却了激盎又灼热的思绪,让洛科夫斯基得以喘息,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被镇静剂里成分降服。

吴千映觉得自己越来越欣赏这个准精神病了,他光靠那点资料就找到了盲点,唐吉的存在在这次会议中是个未被公布的信息。

米科尔森希望在大多数与会者处于双盲状态下,先做出一份对敌我双方的分析,再将唐吉这个变量引入。

因为灰色田野计划带来的负担,米科尔森依然希望得到更多来自学术界的合理预测和判断,他依然把那个计划当做最后的压箱底手段。

相比于米科尔森,吴千映的心情就显得更加活跃了一点,虽然她一直知道唐吉的价值,但对女人,哪怕是女性研究员而言,唐吉造成的影响得到来自学术界的肯定,依然让她有一种自豪感。

所以,当会议暂时中止,与会者散会开始思考讨论自己今天的所得,并撰写相关论文时,吴千映已经换了一身常服,通过米科尔森的‘生物网’联系了唐吉,打算去夜之城和他共进晚餐。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信息中转链了,总共需要动用两个米科尔森负责传递消息,其中一个米科尔森还需要步行爬下近百层高楼,找到唐吉,而后唐吉则需要打开一道次元门,让盛装打扮的吴千映踏入中心监狱里属于唐吉的办公室。

考虑到米科尔森现在几乎完全拥有军用科技集团,并掌握着企业联合调查办公室这个部门,说他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完全不为过,而这个中转链中的另一个工具人唐吉,则可以当仁不让的说一句,他是地表最强人类...

所以,吴千映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她今天应该找顶皇冠戴在头上才比较应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