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先天神人的渴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没什么,我家道主从域外的太虚中钓上来一头大家伙,正在收拾呢!”

风秉文看着脸上露出急切之色,与过往印象中截然不同的青衣少年,心中有所明目,顿时便以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

他才刚刚离开山门就被拉到了梦境中,这说明对方一直在关注太上道又或者是在一直关注他。

“域外,太虚!”

而听到风秉文的话,青衣少年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之色,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了风秉文的目光,不过还没等露出诧异之色的风秉文说什么,便看到这少年郎伸手一挥。

坐在云龙辇中,头颅低垂的风秉文身形一颤,随即便恢复了清醒,他看着身周飘荡的云海,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这是干什么?话都没说两句就被赶出来了。”

少年道人嘟囔着,不过还没有等他的话语刚说完,便有异象发生。

霞光铺满了天穹,神圣的气息铺满了天地,拖拽着风秉文乘坐的碾车急速前行的九条云龙不自觉地瑟瑟发抖,做着与它们神武不凡的龙形毫不相干的举动,丢尽龙族的颜面。

但此时的风秉文已经全然没有心思去关心九条瑟瑟发抖的云灵,他的目光紧紧注视裂开的虚空,那里便是诸般异象的源头,一只蹄子踏出,随后一颗硕大的头颅也随之出现在风秉文眼前。

龙首,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

原本还严阵以待的风秉文顿时便放松下来,这只瑞兽他不能说熟悉,但也不算陌生,因为这是第二次见面。

“你过来是打算接我过去?”

风秉文笑着询问道,此时的他仍旧感知不到这尊麒麟到底有多么强,但是有件事情可以肯定,这是此时的他不可力敌的存在。

这一尊行走踏步间,便自然有五色霞光绽放,有诸多异象弥漫相随的祥瑞圣兽,并没有回应风秉文的询问。

它只是走在已经停下来的云龙辇前,调转过身,将平坦而高耸的脊背展现在风秉文的面前。

“啧!”

一回生二回熟,风秉文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将云龙辇收起后,凌空飘起,跨坐在这只麒麟的背脊上,不过他才刚刚坐稳,便见麒麟一动。

明明已经是元丹修士的风秉文此时却稳不住自己的身形,不得不趴在这只麒麟的背上,就与他数年前的那样。

“淦!”

风秉文在心中默默的吐槽一句,他哪里不明白,这尊麒麟只准许他趴在其背上,而不准以骑乘的姿势。

虽然与先前所想的有些远,但是能够趴在麒麟的身上,就已经胜过诸多修士,不知多少修士会因此羡慕嫉妒。

“狼狈就狼狈些吧,反正也没什么人看见,终有一日,我一定要将这只麒麟堂堂正正的骑在身下!”

《极灵混沌决》

挽尊的同时,风秉文也不忘记给自己树立一个中短期目标,而他这些念头转动之间,这尊麒麟已经撕裂虚空,带着风秉文消失在了茫茫汪洋上空。

也就是在风秉文消失的那一刹那,一双横亘天穹,庞大无边的眼眸在天空高处一闪即逝,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注意到,随后这双眼眸渐渐淡去。

“破碎虚空啊!”

风秉文不知身后事,他此时的目光集中在身旁,不断向后飘逝的黑暗与虚无之中,偶尔能看到其中所飘荡的一些古物,散发着沧桑,亦或者是诡异的气息。

麒麟的身量与动辄便是数千上万丈的仙圣神魔相比,并不算高大,最起码此时驮着风秉文的这一尊麒麟也不过只有丈许的身量。

可即便是如此“渺小”的体型,也能够轻易的撕裂空间,在虚空中穿行,这是真正的神仙手段,不再为广袤的地域所限制,心念一动,便可在极短的时间内,抵达想去的地方。

而这样的力量,在武道之中,同样也是衡量武夫战力的一项重要治标,破碎虚空,能以纯粹的体魄做到这一步的武夫,就有资格开宗立派,得到承认。

但是跟那些凭借强横的体魄而撕裂虚空的武夫不一样,风秉文细心观察,这尊麒麟撕裂虚空,并非是凭借蛮力,而是某种神通天赋,就像是普通人呼吸一样。

“咦!”

趴在麒麟背上的风秉文头颅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向下,他自然而然的便能够看到麒麟踏步下,其麒麟足下所蔓延的霞光。

在他不懈的注视下,他窥探到了些许隐秘,他看到了交织的道纹,玄妙莫测,晦涩难懂,与他先前所得的先天道文有些相似。

不过还没有等他看出个究竟,周边的黑暗尽数褪去,无量光芒随之撒下,随之而来的便是氤氲成雾的浓厚灵气。

放眼望去,风秉文顿时就看到了一方足以媲美的太上道山门的世外净土,瑞气萦绕,紫气漫天,云蒸霞蔚,寿鹿仙狐在神山中出没,灵禽玄鹤在灵泉畔飞舞。

不过此时这大好山河并不能吸引风秉文的注意力,他抬了抬身子,向将自己驼到这一处密境而来的麒麟发出询问。

“你不会又打算把我半道上丢下吧?”

麒麟不屑于回答风秉文这样的问题,以实际行动作出了回应,一座挂着七色仙光的擎天神山映入眼帘,与他先前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

麒麟带着风秉文踏足于山顶,风秉文十分自觉地从麒麟背上下来,抬头便看到一位青衣少年拢袖含笑而立,不复先前梦境中那一副焦躁急切的模样。

“不错,血气旺盛,气机充沛,魂光饱满,没有白白糟蹋五妹的遗泽!”

站在这位青衣少年面前,风秉文感觉自己全身就没有一丁点的隐秘,就像是光着身子没穿衣服一样,不过风秉文已经适应了这种经常被大佬注释的微妙感觉,因为他真正的隐秘,至今无人可以看穿。

“不知前辈召我前来此处,有何事?”

风秉文不卑不亢的拱手询问道,说话间,他还朝身后瞥了一眼,那头将他驼来此处的麒麟,已经消失不见,而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感觉。

“想询问一些太上道的事情,你若是觉得方便,可以斟酌一二再进行回答,你若是能够让我满意的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青衣少年也没想着跟风秉文耍心眼,根本没这必要,作为这天地间最古老的存在之间,他记忆中所记录的诸多神通道法,还有他如今所留拥有的积攒,是眼前这修道还不足十年的小子,根本无法想象的。

以利诱之便足以让面前这小子透露一些口风,没有必要做一些让他劳神费力,还会为日后埋下隐患的事情。

就算这小子如今已经坐上了太上道子的位置又如何,他的手上多的是能够让这小子垂涎三尺的东西。

“不知前辈想要询问什么事情?”

风秉文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还是多问了一声。

“我想知道,太上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有天谴降下?”

“先前前辈召我入梦中,不是已经得到了答案吗?这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

“嗯,再问一遍!”

青衣少年紧紧的盯着风秉文,召人入梦虽然方便,几乎可以无视距离,但是梦境过于虚浮,还有诸多手段不适合施展,此时他亲自询问,基本可以确定。

这小子说的话是真的没有问题——没有任何存在,可以在他的面前撒谎,除非其自身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知道太上道主从域外垂钓上来的是什么吗?”

“知道。”

风秉文点点头,随后在青衣少年饱含期待的目光中继续开口,

“我亲眼见过。”

随后,这位少年道人便保持了沉默,深谙沉默是金的道理。

“什么模样?”

“唔!”

风秉文继续沉默,保持鼻音,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

“虽然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宗门隐秘,但是事关道门,我不得随意向外人透露!”

“呵,你这小子,给!”

青衣少年看了一眼风秉文,轻笑一声,随即便从袖中掏出了一张羊皮卷,抛给了他,风秉文将其中展开一角,便感觉到一股不朽剑意,直刺印堂,几欲裂魂,顿时面露喜色,他急忙卷好,随后收好。

“现在能说吗?”

“这是那头域外生灵的模样,我只见到了一部分,并没有见证到全貌!”

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软,得了一份大好处的风秉文也不客气,直接操纵五行之力,开始构建他所见到的那头域外巨兽的模样,虽然只是徒具其形,不得神韵,其搭建的模样更是不足半丈,可即便如此,也有一股凶悍之气。

也就是在风秉文以灵力构建巨兽模样的时候,在其身畔,一位英姿伟岸的雄健男子也随之出现。

而他现身的那一刻,风秉文就注意到他,因为对方的存在感实在是强得离谱,直接盖过了他神念中的一切,仿佛他是天地的中心。

“大哥!”

青衣少年十分有规矩的问好,而这位英姿伟岸,气镇十方的至尊凝视风秉文构架的巨兽模样,缓缓点头,

“这不是我们天地间的生灵,应该是来自域外,太上道所传出的动静,其源头应该就是这家伙了!”

“域外!”

青衣少年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向往之色,神情随后也变得极为复杂。

“详细说一说,你所见到的一切,你既然能够来到此处,无需有任何顾忌!”

至尊的目光看向风秉文,在这双眼眸的注视下,风秉文竟然出奇的没有感知到任何压迫感,反倒是有几分亲切。

“好!”

风秉文一口答应下。

因为这位至尊说的跟他想的基本一致,他既然能够被麒麟驮着来到这里,应当是得到了太上道那位道主的准许,不然的话,以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被如此高层次的力量所干涉。

刚刚跟那位青衣少年讨价还价,不过就是想白嫖一些好处罢了,而青衣少年也确实是让他感觉非常舒心,只能说这种老古董手里的存货当真不少,随便撒出一些都让人欣喜若狂。

“我最先见到的便是黑气倾泻……”

风秉文细致的描述发生在山门中异变,当然,必要该省略的时候他也是会省略,比如说道尊所留下的诸多布置,这些肯定是不能对外讲的。

哪怕眼前这些老古董可能比他知道的还要多,但是这些隐秘就不该从他的口中吐露出去,他所要描述的便是与那些域外巨兽的相关信息,这些老古董关注的便是这些,多余的东西没必要讲。

“大哥,这头怪物若是你亲自对上了,你可有把握将之镇压?”

听完风秉文删减版的描述,青衣少年便扭头看向了雄姿伟岸的至尊,询问道。

“这头怪物恐怕不比鲲鹏弱,没有亲身见到,我不会随意开口下判定。”

“光凭描述,确实不够!”

青衣少年点点头,目光自然而然的便又再度落到了风秉文身上,

“我们需要亲眼看到那头域外生灵的相关物件,比如说从他身上所掌握的犄角,鳞片,血肉什么的。”

话说到此处,风秉文要是还没明白过来,那他也就太迟钝了,他想明白了,道主突然塞给他那一块背鳍是干什么用的。

“我这里有!”

风秉文十分懂事的开口,此时这处世外净土上悬挂的太阳也有了动静,一尊太阳神君驾着战车从其中冲出,在山间一角,一位绝代神女无声无息间出现,其背后,皓月悬空……

诸多神人一一出现,因为此时的风秉文已经张开了他那贫瘠的福地入口,一股独特的气机,顿时变其从其中逸散,被诸多神人所感知到。

“你小子,在干什……”

福地中,正在镇压紫山的五行天轮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他刚刚吐露出半句便十分自觉的住口,乖乖当背景板。

“不比鲲鹏弱,我付出代价,能够将之击败,不过想要将之镇压炼化,恐怕力有未逮,难以为继!”

注视紫山,至尊开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作者瑞血丰年其他书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