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1章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老妪说到这边就停住了,目光不露痕迹地瞥了三葬一眼。

“女施主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三葬和尚奇怪地看了老妪一眼,一边端起桌上温热的茶水吹了吹上面的浮沫,就要往嘴边送。

不一会儿的功夫,莲儿已经将茶水端了上来。

隐约有饭菜的香味从隔壁屋里飘出来,端是惹得大摩和尚食指大动。

“饭菜好了,还请长老移驾去到客房,咱们边说边吃。”

老妪打了个哈哈,拄着拐站颤巍巍站了起身,随即就邀请师兄弟二人去往隔壁的屋子。

三葬不动声色地放下茶盏,也起身跟了过去。

才进门,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素肴便出现在大摩和尚面前。

冷切的糖藕,豆腐酿的汆丸子,山药与木耳合炖,还有一盒时蔬剁碎调作成的齑,配上满满一笹的发面笼饼……

难以想象,莲儿究竟是怎的心灵手巧,才能在短短一炷香多些的时间,弄出这么一桌好菜。

“老身与莲儿已经用过晚食,二位长老还请自便,千万莫要客气。”

老妪在主座上坐下,笑眯眯地对二人劝说道。

大摩和尚闻言,端是喜形于色,伸手接过筷箸就要开动,却见三葬和尚仍旧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师兄,你怎么不吃啊?”

大摩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太理解自家师兄的举动。

只是临行前,住持对他三申五令,要他一路上听自家师兄的话,师兄不让吃饭,便是饿死也不能啖一粒米。

大摩虽然性子疲怠,却始终将师父的话牢记于心。

三葬没有理他,反而双手合十,对老妪一揖,笑着说道:

“既然施主不方便讲下去,不如就让贫僧将方才的故事说完可好?”

说罢,也不顾老妪骤变的面色,自言自语说起来。

“据传那妙德王子从母亲右胁生出,通体紫金色,眉心有一眼状印记,手中还握一柄降魔杵,其出生时有异香萦于宫室,闻者伤病皆愈。”

“施主,不知贫僧讲的可对?”

大摩瞪大眼睛,不知道自家师兄怎么对这车陀国的事如此了解。

“长老果真有未卜先知之能……”

老妪强作欢笑着找补,岂料话还没说完,又被三葬和尚不留情面地戳穿。

“贫僧没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本事,只是恰好是那故事的主人公,二位如此煞费苦心,不就是为了赚小僧入彀吗。”

话音刚落,眉心一点红光就将二人定在原地。

“小和尚你在说什么,老身怎么听不……”

那老妪只觉得身体不得动弹,慌忙着正要狡辩,却见三葬和尚已经捏降魔印,作狮子吼。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们不是人,我要你显出原形!”

“唵!”

三葬和尚口吐根本箴言,脚下似凌云踏风,只一晃身,就出现在老妪面前,手中降魔杵直直朝着她的面门刺下去。

被施了邪术的人皮皴裂,露出其中浑身杂毛,干瘪骚臭的黄鼠狼精。

“残害百姓,食肉寝皮,贫僧这就超度了你!”

三葬和尚见状更是怒不可遏,属于先天大宗师的气势再无掩饰,死死催动降魔杵刺入妖邪眉心。

《逆天邪神》

可怜那黄鼠狼精,堂堂内景境界的大妖连句求饶的话都没出口,赫然已经被三葬送去见了佛祖。

黄鼠狼一死,那唤作莲儿的小妖更是慌得三魂丢了七魄,一边朝着三葬求饶,一边就要施展法术朝屋外逃遁。

“法师饶命,法师饶命!”

“都是姥姥的主意,是它想吃法师的肉延寿,与妾身无关啊!”

然而三葬和尚却丝毫不为所动。

“孽畜,休得张口,我见你气息浑浊渣沉,分明是喜食人肉的邪魔,妄想骗过贫僧一双法瞳,简直自不量力!”

三葬和尚见那妖孽想逃,一条大脊背宛如一张弓被拉满,化撩为刺,手中降魔杵似流星赶月,看也不看便朝着小妖背心攒去。

只听得那莲儿惨叫一声,登时软绵绵地伏倒在地上。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还没等大摩和尚反应过来,两头伪装成母女的妖魔,就已经丧命在三葬的手下。

大摩和尚瞠目结舌地看向莲儿的尸身,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方才丰腴妩媚的女子,同面前这头被打的肠穿肚烂的骚狐狸联系在一起。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大摩和尚突然一脸古怪地凑到三葬身边,左看看,右看看,一会儿站的远远的,一会儿又恨不得把眼睛贴到三葬脸上。

眼见三葬和尚隐隐有不虞之色,方才退后半步语无伦次地开口道。

“师兄,你真的是,不对不对,你怎么看出她,也不对!”

大摩和尚只觉得脑子里一团浆糊,他有好多问题想问自家师兄,却一时间不知道先说哪个。

“你有什么想问的,一个个来,不急。”

三葬捡起陪伴自己三世的法宝,确认过两个妖魔都已经被打杀,这才笑着对大摩和尚说道。

“师兄,你,您真是那位传说中佛陀转世的……妙德王子?”

大摩和尚小心翼翼地看向三葬。

作为一个和尚,佛陀降世的传说他自然也有所耳闻,只是任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到,那位传闻中被高僧带走修行,自此渺无音讯的转世佛子,居然就在自家寺中修行,还是自己的师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妙德,至于是不是佛陀转世的妙德,贫僧自己不知道,师尊也不知道。”

三葬,或者说裴妙德,笑眯眯地看向大摩和尚。

“那好吧,师兄你又是如何看出它们不是人的?”

随着两个妖魔身死道消,它们身前所施展的障眼法也彻底失去了作用。

面前的满桌素肴,不是变成泥汤黄浆,就是变成蟾蜍蜈蚣之类的毒物,就连那两盏茶,也都泛着碧幽幽的诡异光彩,让人看着都心里发寒。

若不是三葬将自己拦住,怕不是自己这会儿已经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腩。

“笨!这附近荒郊野岭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地,距离最近的县城都有百余里路,居然还有人独家独户住在这里,你就不觉得哪里奇怪吗?”

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一个响栗敲在大摩脑袋上,裴妙德一字一句地提醒道。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一双破妄法瞳,甫一见面就已经看到两人露出来的尾巴,况且邪魔之敌的天赋哪怕远隔数里,都能让自己清晰感受到二人身上冲天的妖气。

而大摩和尚赫然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再看向四周,哪里有什么高门大户的富贵人家,他们脚下分明是一处荒废许久的破庙,神像身后尸骸累累,显然已经有不少人遭了这两个妖魔的毒手。

------题外话------

两更完成,求月票,求订阅~新的故事从现在开始启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