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6章 赵大将军惩罚金月王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起来。”

一缕晨光照在了床尾,将一双白腻精致的藕足映照得如美玉般温润,而后一只小麦色大腿将美人的玉腿连小脚丫子压住了。

“你不是说今天有正事要办吗?”楚别枝拧起黛眉,白皙纤柔的小手还推在赵错的胸膛上,挣扎着想要在他手脚并用的紧拥中脱身,“这会儿都卯时了你还不起来?”

小公爷听着她的话也只是动了下嘴唇,眼睛都不肯睁开,将怀中只穿着水蓝色小衣与薄裤的小国师抱得更紧。

“你这还是大将军?”

楚国师目露愠色将他不安分的手握住。

“本座前两日没说你懒散,你就肆无忌惮了是吗?我看没人管着你是不行了!”

她的语气变得严厉,赵大将军一脸无辜地睁开了眼睛,对于她教训晚辈似的口吻是不认同的。

“我是辅政,国师大人要听我的话,睡觉!”

大恶人板起面孔的说道。

“大将军知道自己是辅政大臣?”楚别枝面若寒霜地抬起玉手掐住了他的耳朵,“你联络巫族的事儿正在紧要关头呢。”

妖女在两日前就已经派了一个妖圣过来,大虞与金月汗国建立海上信道的事宜差不多已经成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会有信件送到定北关来。

“不急。”赵错拍着她的白嫩玉背,“金月汗国的信要在中午才能送来。”

“那你还不起来?”

她以严厉目光对向贼子。

“本座可不想来人的时候还和你这混帐……”

楚国师说到这儿忽然没声了,小公爷挑了下眉,笑吟吟地追问道。

“你与我怎么样呀?”

“一清二白。”

小国师面无表情地道。

“你我之间的确是比城门外的石狮子还干净。”

赵大将军面不改色地说道,他的手正摸着国师大人养的小短毛猫,一早起来当然要打招呼。

“我让你起来,你要顾左右而言他到什么时候?不要浪费时间了。”

楚别枝打了他的手一下,这人阴阳怪气的,讨厌得很!

“你不伺候我更衣吗?”

赵错眨着眼睛。

“手不要可以砍了喂狗。”

小国师冷声说道,一把将她推开,自己抱着被子坐了起来。

“卿为一国之师,竟然不晓礼尚往来?你身上的衣裳不是我给你穿的吗。”

小公爷不满地道,他伸手捏住了国师大人那白腻玉颈上的水蓝色系带,这一拉就能将其身上仅有的小肚兜夺来。

“本座让你服侍更衣了吗?还不是你非要以此为名,轻薄于我。”

楚别枝眸光清冷的瞥了他一眼。

她看着巴望自己的冠王殿下还是一脸嫌弃地伸出玉手。

不要脸的大将军被她拉起来后又恩将仇报地将她的抢了来。

“赵贼!孰不可忍,本座今日非要一剑刺死你不可。”

她一手护在身前,恼羞成怒,抽剑向他刺去。

“您现在有没有什么要挡的呀。”

小公爷侧身闪躲的同时还在调笑于她。

“小贼!你既道我什么也无,为何还总是口齿相向?”

楚别枝玉颜通红,手持长剑追着他砍,赵大恶人闪了几下后就将她堵在了床脚。

“是我失言,国师大人日后以此形貌也是能喂饱孩子的,我可没有说你不是的意思哦。”

赵错改口服软,说的话却更气人了,小别枝丢了剑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你如此戏弄本座,好想我侍侯你穿衣却是休想!该你给我当内侍才是。”

她恼得不行,大恶人这几日可劲儿地欺负她,她和小短都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了。

“你抢我衣裳是吧?”小国师咬牙切齿地将水蓝色薄裤也扯了下来,一把压在了他的口鼻之上,正是要将他捂死,“这个也给你好了!”

她也是气昏了头,不然还做不出如此肆意之事,此外她也是想要换了裤子才顺手打击小贼。

“我错了。”

赵错偏过头躲了一下。

他知道国师大人能做出这事儿也是真的急了。

这个时候想让她息怒就只能道歉并且自领惩罚了。

“你用衣裳打不疼我,不如用果篮吧,我甘愿领罚。”

他主动低下头靠在了篮子上,一股浓郁的气息与果香一同涌来,昨日的果子他都一颗不剩的吃完了。

“本座要如何处置你还要你来教不成?混帐东西,哼……”

楚别枝更恼得提起果篮打了他的脸一下。

“我都认错了~”

赵大将军故意用委屈的语气说道。

“你知错我就一定要宽恕你吗?不准呼气!我非要给你个教训。”

小国师满面怒容,小脸蛋儿都红了,不断使劲地将果篮压在了他的口鼻之上。

“我下次不敢了。”小公爷说着软话哄她,国师大人不想让她说话,于是将全身的力道都施加在了他的脸上,“住口!”

“你都这样了我还怎么否?”

赵贼一早就自食恶果。

楚别枝用果篮打了他好一会儿,结果是自是伤敌一百,自损八千。

大恶人着实是把她惹恼了,她又将人赶回了榻上,抬起白润精致的小脚丫子踢着小公爷,毫不留情,让他一阵龇牙裂嘴。

“你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小贼,“说话!”

“是~”

赵错吐了一口气的道。

小公爷一早就受到了教训,国师大人真要对付他,那可有的是办法。

一直到将近辰时他们才洗漱穿戴整齐,出了卧室,屋里的果子他在昨晚就吃完了,方才也就喝了点儿果浆,这会儿自然还是要吃早点儿的。

“大将军,妾已经准备好早膳了,您请移步餐堂。”

他一出门就被巫族公主蹲个正着。

王女殿下身着一袭浅紫色的大虞制式袄裙,玉容妍丽,美贵妇的矜贵韵味与她丰润身段带来的妩媚并重。

赵大将军一听她的话就后退了半步,目露警觉,上下打量着面前的贵气妇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不想吃早点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伺候我起居就可以了,一日三餐自会有人送来府邸。”

他顿了一下后放轻了语气的说道。

“可是……”

尤宛看了眼他身侧的年少女郎。

她琥珀色的美眸中闪过一丝郁愤,这几日她愈发觉得传言有误,这人根本就不喜欢年长的妇人呀。

来到定北关的数日中,她只看到了大恶人被一个稚嫩小娘迷得神魂颠倒,成日在屋中寻欢作乐。早知如此,她当初就该将自家小妹带过来的!不对,她才不能让幼妹落入此獠之手。

“妾这两日精研菜谱,对于大虞的饮食已有一定了解,做上一顿像样的早饭还是不成问题的。”

她垂眸说道。

“真?”

赵错对他投去了怀疑的目光。

不得不说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

他回定北关那天上了巫族公主的当后就不敢让其进厨房了。

“妾岂敢说假话?大将军一会儿动下快子不就知道真假了?请。”

金月王女仪态端方地侧身示意他先往餐堂。

“你自己吃了吗?”

大恶人半信半疑地看着她问道。

“是。”尤宛好似胸有成竹地颔首,“妾已经先尝过了。”

冠王殿下这才勉为其难地颔首,他知道王女殿下的味觉还没出问题,她这么说那应该不是要给大将军投毒了。

“本将军有言在先,卿若是再敢在这边疆前线浪费食粮,我必要你追悔莫及。”

小公爷轻哼了一声的说道。

他说着还不客气地伸手,不轻不重地在她身后丰润处拍了下,衣裙晃荡。

巫族王女红了脸,眸含羞愤地低头不语,她每一次受欺负都会想起丈夫先前的无能狂怒。她与赵贼前往金月汗国时,这个小贼可是数次在邝义能够听到的情况下羞辱于她。

“大将军这边请,先用早点儿吧,菜都要凉了。”

她低着头小声说道。

“走吧。”

赵王爷牵着楚别枝的手走在前边。

他轻薄别的女子的事儿在楚国师眼中不算事。

国师大人只会对他动了真情的女人爆发出汹涌的醋意。

“这可都是你做的?”赵大将军在走进餐堂后忽地面露诧异,“还做了面点啊。”

他意外地看着桌上可以算得上丰盛的早膳,金月王女的进步着实惊人,这会儿连饺子和面包都做出来了。

“大将军请用。”尤宛面露浅笑地为他将主位的椅子拉开,“妾做得若是不好还请您包容。”

小公爷点着头坐下。

“你这做得看上去能吃就已经大有进步了。”

他毫不吝啬夸赞,开口间还想将小别枝搂到怀中,她打了小贼一下后躲开了。

“姑娘也请坐吧。”王女殿下见此也是连忙拉了一张椅子到赵贼身侧,“是妾怠慢了。”

她的美眸中闪过了一丝懊恼,对于自身的粗心大意她也着恼,可是无论她再如何认真也还是会犯错。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这个小女郎在大将军身边显然极有地位,她可忽略不得,不然人家枕边风一吹可如何是好。

寄人篱下的自觉还是要有的,赵大恶人若是哪天有了兴致,她可就要冒怀孕的风险了。

“无妨。”

楚别枝轻点了下头。

她从来不是什么恃强凌弱之辈,不过,她是不同意小公爷将巫族公主还回去的。

那个邝义害得赵错在金月汗国流浪半月,这个仇她能记一辈子,好在最后的结果是好的。此外让她不能释怀的是妖庭的长公主。小贼似乎真与妖女有了什么事。

“你这才看了几天的食谱,面点都做得像模像样了呀,不错。”

赵错话音未落却是握住了小国师的手。

他将其手中的面包夺了过来。

国师大人皱眉。

“我原就是要拿给你的。”

她不悦地说道,大恶人没说话,自顾自地咬了口手中的面包。

楚别枝忽然面露恍然,小贼是还怀疑这一桌菜有问题,所以才抢她手上的东西自己尝试。

念及此处,她的嘴角不自觉地翘了一下,这一份愿意为之试毒的爱护之心又有何人能够无动于衷呢。

“诶?这个包子的肉馅怎么还是甜的,金月汗国喜欢这种吃法吗。”

赵错一脸迷惑地看向尤宛。

她脸上的期待之色顿时凝固了。

王女殿下好一会儿后才艰难地挤出浅笑。

“妾……妾似乎把糖当成盐了。”

尤宛说着就低下了头。

她好似恨不得将脸藏到山里去。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脚下能裂开一条缝让自己钻进去。

“……好吧。”小公爷半晌后才艰难地点头,“你这一次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

冠王殿下认为自己还是不要让她靠近食材比较好,可是她又特别想要为他做饭的样子,这可不好办了。

“你也不必如此,不过是调味料用错了罢了,常事。”

他见金月公主的耳根都红了也只好安慰了一句。

“请大将军责罚。”

巫族王女还是不敢抬头。

她忽然对自己失去了所有自信。

若是别的菜也有问题的话她该如何是好。

“你当本将军是什么残暴不仁的人?这种事儿有什么好说的,你也坐下用早点吧。”

赵错皱起眉头说道,尤宛这才抬起头,一张红艳动人的柔媚脸蛋儿露了出来。

“谢大将军宽恕,妾必引以为戒,不敢再犯。”

小公爷在她说话的时候又吃了个饺子。

他的脸色又是一变……

酸的玉米馅?

“下不为例。”

他的语气又变得严格了。

王女殿下还说什么下次不会了。

敢情她到现在还没有放弃当厨娘的想法。

“妾若是再犯,大将军只管降罪,我必不告冤。”

冠王殿下这才揭过此事,他硬着头皮将桌上的东西尝了一遍,而后将唯一正常的一碟鸡蛋煎饼放在了楚别枝身前。

他对桌上的食物做了合理分配,好吃的给小国师,不难吃的给自己。

至于巫族公主,他已无慈悲之心,叫她自食恶果。

“你吃不下去吗?”

赵错在填饱肚子后看向低头不敢动快子的尤宛。

“妾会吃完的。”她闻声连忙点头说道,“您让人监督妾身也可以的。”

小公爷摆了下手,他没有折磨人的兴致,漫不经心地将面前还剩下的两个包子推到她面前。

“你过来,背过身去,本将军要惩罚你。”

赵贼笑吟吟地说道。

“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作者八云绿其他书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