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4.泰拉之上(二十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皇宫外墙内部。

这里原本应当肃穆而优雅,雕塑们矗立在广场上凝视着来往的帝国军队——本应如此。现在,这里挤满了难民。

人声鼎沸,孩子们的哭喊声与母亲们的安慰声此起彼伏。你见不到多少男人,他们要么死在掩护自己妻儿逃跑的时候,要么就是被征兆去加固防御工事了。恶臭飘散在空气中,几乎到处都是。难民既饥饿又肮脏,空气令人窒息、僵硬和干呕。

百盟书

但也十足十地令人感到悲伤,由衷的悲伤。只要你看见那些母亲为了孩子强作振奋的脸,和他们对帝皇祈祷的语句......

一个阿斯塔特挤过人群。

他的盔甲是蓝色的,有着金线勾边。属于极限战士的荣耀标记在他的右肩处闪闪发光。一些军功章在他的胸甲上叮当作响。跳跃背包上沉重的涡轮加速器让他的步伐有些沉重,但这个战士还是保持着属于他们的仪态。

他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那些充满了猜测与怀疑的眼神仿佛在质问他:为什么你没能让我们免受兵灾之苦?他们的眼神让这个战士如鲠在喉。他很想对他们解释,可他不能。

他不能,因为他们没法理解——这些人往往大字不识一个,从出生到死亡可能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他们知道帝皇应该如何拼写,甚至会背许多祂的言语。就算他想要对他们解释,他们可能也不会明白。阿斯塔特不知道自己对此该作何想法。

我应该做什么想法?他自己问自己,得不到答案。索性将之抛之脑后了。阿斯塔特在挤过拥挤的人群后,松了一口气。酸臭味对他来说无足轻重。头盔的呼吸格栅帮助他隔绝了那些气味的影响,但周遭人们的眼神却让他脊背都难以挺直。

距离抵达他的连长,卡托·西卡琉斯的手术室还需穿过一道宏伟的走廊。

走廊后方曾经是博物大殿,用来记载古泰拉历史上那些有着惊人天赋的古人,他们的发明创造奠定了如今帝国的基础。因此被永久铭记,在上千万年中,数之不尽的朝圣者从银河各处来到这里,参拜他们。

至于现在,它是一个被临时征兆用作战地医院的地方。

阿斯塔特看到一排排靠在走廊墙边的难民,他们大多数衣着光鲜。只是有些凌乱罢了,此时却挤在那些分发食物的机仆周围,将它们团团围住。有个混蛋兜里已经装满了配发的脱水营养包,此时却仍然要求着更多。

他怒从心来——你们的同胞正在外面受苦受难,忍饥挨饿。那都是些妇孺,你们这群男人却挤在这里......像是些蛆虫!

他说不出粗俗的话,只觉得恶心。非常的恶心。

阿斯塔特刻意加重了脚步声,满意地看到那些渣滓、懦夫和垃圾被吓得抱头鼠窜。他没有揪住他们的衣领,让他们将食物分发出去,也没有去呵斥他们的行径是何等下流——他不能这么做,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使命。

我不能再次浪费时间。

快步穿过走廊,博物大殿内躺着许多人。有星界军的士兵,有平民,有战争机甲的驾驶员,也有阿斯塔特。医疗修女们主持着这个临时医院,她们为帝国的所有公民提供治疗服务,会帮助穷人,治愈病人和伤者。来者不拒。阿斯塔特总觉得,和他相比,她们才是真正的天使。

天使应该懂得拯救,而不像他一样,只会杀戮。

一个披着白色兜帽,带着口罩,仅仅露出一双玛瑙色眼睛的修女看见了他,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是极限战士第二连的大人吗?”

“是的,修女。”

“你们的连长正在——唉,算了!帝皇保佑他,请跟我来!”

修女沉重的口吻隐隐让他有些不安,他摘下自己的头盔,跟在修女身后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博物大殿身处。他们周围传来医疗仪器从不间断地单调声音,一些修女面带焦急地跑过他们,满身鲜血。不时传来满是疼痛的呻吟。

阿斯塔特左右张望着,这里躺满了那些伤势最为严重之人。一个星界军士兵失去了半边身体,另外半边上满是灼烧过后留下的痕迹。他的皮肉都被烧成了黑色的焦炭,躺在简陋的行军床上扭动着,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他们穿过或正在进行手术,或正在哀嚎,或正在死亡的人们。来到了一间被白色帘布隔绝起来的简陋房间前,修女转过头,仰视着他,抿着嘴摇了摇头:“大人,您还是自己进去看看吧。”

听见这句话,阿斯塔特的右拳猛然握紧了,面上却未显露分毫。他对修女平静地点点头,随后抱着头盔,推开帘子走了进去。

他的连长,卡托·西卡琉斯就躺在那儿。他失去了一只右腿,腹部有一个巨大的创口,内脏与肋骨暴露在外。眼见他来,西卡琉斯转过头来。他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开口了,可是,他连声音都在颤抖。

“修米尔斯,你来了。情况如何?那该死的东西死了吗?”

“它死了,连长。在你把剑插进它的脑子后,马里乌斯团长跳了上去,毁灭者小队用一轮齐射支援了他。团长用他的动力拳套将你的剑锤进了它的脑子里。它死了。”

“很好。”西卡琉斯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那么,我们的牺牲就是值得的。你给我带来了什么情报?”

“没什么情报,连长。我只是来看看你。”

西卡琉斯皱了皱眉,声音猛然提高了:“战事正在吃紧......咳!咳咳!”

“战事正在吃紧,你没有情报和需要让我决议的事情,跑过来干什么?咳!”

他咳嗽起来,裸露的内脏一抖一抖的,鲜血溅了出来,滴在床单上。却仍然在说个不停。

医疗仪器滴滴滴开始响个不休,一名修女连忙跑了过来,她盯着医疗仪器,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过了好一会儿才松了口气。

她严厉地说:“西卡琉斯连长,我们是怎么告诉你的?”

修米尔斯发誓,那是他第一次在他的连长脸上看到瑟缩的表情。直面战争之主都未曾有过丝毫动摇的卡托·西卡琉斯此时竟然有些结巴了:“我——呃,修女,这,这不是我的问题。”

“是吗?”

修女转过头来看着修米尔斯,他一个激灵,立马站直身体:“我道歉,修女。”

在诚恳的道歉过后,他们被修女严厉地教育了五分钟。这些将治病救人当成使命的医生才不管你是谁呢,只要给她们添麻烦,你就等着挨骂吧。等到她走后,修米尔斯才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和一位医疗修女发生争吵。

“过来点,修米尔斯。”

西卡琉斯压低声音朝他招了招手,修米尔斯依言照做了。他走过去,他的连长虚弱地抬起一只手放在他的右手臂甲上方。轻轻地敲了敲:“马里乌斯团长情况如何?”

“团长没什么事,我们正在皇宫外墙修整,帝国之拳的兄弟们接替了我们的岗位。”

“你这叫没什么情报?”

“这确实不是情报呀,连长。”

西卡琉斯没再说话了,他转过头去,挥了挥手:“赶紧走吧,臭小子。”

-------------------------------------

马里乌斯满脸疲惫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它原本应该是某座建筑上的一部分。至于现在,它是什么已经没人在乎了。四周是走动的药剂师,他们正在将带回来的兄弟们的基因种子送往负责运送回马库拉格之耀上的一架运输机。

一名智库正在向他报告。

“来自基因之父的最新消息,他对我们的战果表示赞赏,但也觉得我们不应如此冒险。同时,他向我们发布了最新的命令,前往巢都中层支援。”

“支援?支援谁?”

“一队战斗修女......还有史蒂夫·罗杰斯大人。”

听到这句话,马里乌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自己看上去更为庄重了一些。他点头示意智库继续说。

“基因之父没有相信说明,但我相信,应该和那里的古遗迹发电厂有关......”智库摸着自己的光头,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开战到现在,我们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属于纳垢的恶魔,团长,我很担心。”

马里乌斯没有直接回答他——他其实也在想这个问题。

战场上最多的是恐虐的恶魔,这很正常。那些色孽的恶魔都缩在巢都里进行正它们令人厌恶的艺术,奸奇的恶魔见不到几只,这倒也说得通......可是,为何见不到纳垢的恶魔?

这完全不合常理。它们虽然不像恐虐的恶魔一样那么热衷于杀戮,可它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将那所谓的祝福扩散到人类身上的机会......

思索再三,马里乌斯也得不出一个结论。他索性将这个问题暂且放了下来。极限战士的战团长站起身,以一副面无表情的姿态向智库发布了命令:“调集战士们......我们立刻前往巢都。”

“遵命,战团长。”

智库微微欠身,开始用灵能通讯连接在场的兄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