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三五章 相柳发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出得帐外,相虎再无心情觊觎那一山的美女,而是立即奔向飞船。

在奔向飞船的过程中,他还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自然是下令飞船启动,他必须立即逃离三晶星,楚狄都已经这样可怕,山上那个彩带环身的岂不是更加厉害?

第二件事是晃燃手中的传讯符,他要将此刻面临的危险告知父亲以及仙宫势力的其它高手,以求支援。

虽然楚狄已经被困在如意销魂帐内,但是山上的彩带男人谁来对付?如果那彩带男人发动追击,只怕自己乘坐飞船都跑不掉。

第三件事则是立即收回如意销魂帐,这如意销魂帐本是他父亲相柳祭炼的本命法宝,除了可供自己在帐中淫乐之外,还有羁困犯人之神效。

这销魂帐内部刻有一张品阶极高的空间阵图,一经发动,即便是瞬移也无法出去。所以不论是掳来的美女,还是闯入的强敌,只要自己一念发动,那么任何人都是进得出不得。

相虎也算的上是果决之人,这一系列应急手段快速而且合理。没等山上众人做出任何反应,他已经将缩小成一叠手帕大小的销魂帐收入上衣口袋,同时逃进了他的专属飞船。

相虎这艘飞船很不一般,乃是通过特殊渠道从银星定制的大号木牛流马。

飞船上的船长也是经验到老之人,早将飞船动力调在最高档位,在相虎冲进舱门的同时启动了引擎,飞船立即冲向天际,眨眼便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与此同时,乾武大陆,共工山上的一座宫殿之中,坐在一只蒲团上的、一名原本闭目入神的枯瘦老者陡然张开了眼睛,开始审查识海中多出来的那道信息。

信息是他儿子相虎发来的,信息简述了上一刻三晶星上发生的事情,描述了敌人的强大,并请求救援。

“楚狄?就是那个在离灭星横空出世的小子吗?他背后撑腰的到底谁?”

相柳知道楚狄,不仅因为徒弟妖娆曾经汇报过此事,更因为楚狄曾经破坏了他和另外两大势力大老合谋的紫晶行动。

只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把这个初出江湖的小家伙放在心上,只要求妖娆调查楚狄身上拥有何种宝物、竟能令后者在弱水之中进出自如。

即便是眼下,相柳仍然没把楚狄看在眼里,毕竟楚狄已经被儿子困在如意销魂帐里,眼下他需要搞清楚的是儿子所说的、那个彩带环绕的男人。

彩带环身是什么功法?相柳也想不明白,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确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存在,想必来历不凡。

想到此处,相柳不再犹豫,长身而起道:“跟我去一趟共和山。”

话音未落,原本盘在身下的蒲团陡然化为近百条蛇虫,瞬间缠绕在相柳的身上。

这些蛇虫都是相柳的侍女兼侍卫,平时也可以作为相柳的交通工具,任其乘之御风而行。

只不过这次出行显然事态紧急,相柳即将施展瞬移,它们就只能缠在主人的身上跟随了。

群蛇缠好,相柳随即一扭身,一个瞬移就来到了共和山。

共和山是三大势力联席会所在地,建筑在山顶的共和楼即为联席会办公场所。

相柳直接瞬移到了楼内大会议室的会议桌面,人一现身立即说道:“妖娆在哪呢?马上给我联系她!”

此时会议室里面几乎人满为患,若非中央布置了这张椭圆形的大会桌,都没有相柳的立足之地,就只能悬浮空中说话了。

众人一见是相柳到来,都被吓了一跳,一时间下跪的下跪,鞠躬的鞠躬,齐声说道:“参见相大仙。”

相柳不耐烦地一挥手:“免了,妖娆在哪?”

桌边一个娇媚的声音随即响起:“师尊,弟子在这呢,请师尊吩咐。”

“什么?你怎么在这里?”

妖娆答话的同时,相柳也看清了妖娆,不禁困惑不已,“这个时候你不该在瞭望星吗?”

问话的同时,相柳也将室内其他众人看了一遍,发现不仅妖娆在这里,就连本该在瞭望星上轮值的玉无瑕,星际议会、星际法庭的议员和审判长以及乾武大陆观摩团的领队花有情也都在这里。

看清了这些人之后,相柳顿时大吃一惊,这些人都在这里,那葫芦头星域岂不是空了?

只听妖娆回道:“师尊且容弟子禀告,半日以前,那弱水河突然暴涨,淹没了葫芦头星域里所有的星球,导致所有人无处容身,只能乘船返回大陆。”

“嘶!”

相柳倒吸一口冷气,问道:“怎么会这样?”

弱水河涨潮淹没整颗星球,这在乾武大陆以及葫芦头星域的历史上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妖娆道:“弟子也不知道,有人怀疑这一切都是楚狄在作怪,但是这个说法缺乏说服力,反对的观点是,楚狄怎会拥有如此强大的能力?”

要知道,当初哪怕只是为了远程勾动弱水河局部涨潮,都需要三大势力的三位大老联手才能完成。

如果楚狄一个人就能勾动整条弱水河涨潮,那岂不是意味着楚狄的能力已经超越了三位大老的联手?已经是伏羲一样的存在了?

即便楚狄其人就在弱水河上空,占据了近水楼台的便宜,也不至于操纵整条弱水河啊!

相柳也同意妖娆的说法,不过突然想起一事,厉声斥责道:“纵使弱水潮淹没了星球,总不至于继续涨潮到宇宙墙吧?你们为何不停在弱水河上空等待退潮?你们又不是没有飞船!”

妖娆苦涩道:“师尊容禀,弟子本来也想这样的,可是那弱水潮淹没星球之后仍然上涨,直欲涨到宇宙墙,弟子实在不敢停留啊!”

相柳一听就怒了,也不近身,挥手而下,那手臂就如同一条暴起的毒蛇,瞬间就到了妖娆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响亮,妖娆那风情万种的左脸瞬间红肿起来。

“一派胡言!妖娆你胆肥了,居然敢当面撒谎!”

妖娆顿感委屈万分,流泪道:“师尊,当时弟子是和此间在座的朋友在一起,一切均有证明,如有半句虚言,愿遭万蛇噬身!”

相柳目露凶光,随即看向一众人等,花有情第一个起身说道:“相大仙,妖娆师妹句句属实,我花有情愿意为她作证。”

“哼,你的证词不算!”

相柳知道花有情一直都在追求妖娆,因此拒绝采信,又把目光看向了玉无瑕。

玉无瑕和妖娆之间的敌对是整个乾武大陆人尽皆知的事情,相柳相信,即便所有人都为为妖娆作伪证,玉无瑕也不会。

更何况玉无瑕不属于仙宫,而是神殿的人。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玉无瑕,均想:只要这时候玉无瑕说个不字,妖娆这条命就算报销了,无论再有多少人为妖娆作证都没用。

不料玉无瑕却没有趁人之危,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相大仙,妖娆所说完全属实!我玉无瑕愿意为她作证!”

此言一出,相柳顿时呆住了。此外众人都不禁暗生敬佩之心,就连妖娆也向玉无瑕投去感激的一瞥。

只有玉无瑕自己知道,若是此时自己不为妖娆作证,那么自己这个轮值统帅弃守瞭望星的罪责更加深重。到时候追究起来,自己只能比妖娆死得更惨。

只不过这样一来相柳就更加想不明白了,问道:“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何三晶星那边的弱水河没有逼近宇宙墙?非但没有逼近宇宙墙,就连三晶星也只是被淹了十分之九,尚余十分之一陆地可供人类栖息。这是为什么?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解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