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人抵万军【求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边上的几名鞑靼将领看到这一幕皆是露出几分不屑之色的瞥了蔡长明一眼。

或许在达延汗那里,会对蔡长明这样的大明士子高看一眼,可是对于他们这些部落头领而言,蔡长明这样的文弱书生根本就不被他们放在眼中。

虎木看向鲁达尔道:“族长,要我说的话,咱们收编了木台手下的那些败兵,然后一拥而上,那李桓就算是再如何的厉害,他也只有一个人,咱们就算是用命去拼,也能够将他给拼死了。”

起初被李桓所展现出来的神勇给震慑了心神,如今回神过来,这些人想起来不禁羞愤交加,对于李桓的那种敬畏自是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郁无比的杀机。

只有杀了李桓,他们才能够安心,否则的话,战场之上一旦被这么一个神勇的人给盯上,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鲁达尔看了四周手下将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道:“吹响号角,给我将木台麾下的溃兵统统收拢起来,整军备战。”

虎木等人闻言顿时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一脸振奋的传令下去。

很快就听得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战场之上原本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逃的木台所部的败军听到那熟悉无比的号角声就像是从梦中醒来了一般。

这些草原上的鞑靼人其他不提,至少实力还是不差的,在听到号角声之后,开始有序的汇聚起来。

差不多一个多时辰过去,原本溃散的兵马终于被聚集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番查验下来,鲁达尔也得到了关于这些溃兵的具体情报。

原本木台麾下有着上万兵马,如果说再加上木台所蓄养的亲卫私兵之类的话,人马还要多出不少。

然而这会儿一番统计下来,鲁达尔发现原本上万的兵马这会儿竟然只剩下了大概六千多人。

虽然说这数量不少,可是相比之下,一万多人不到半天的时间,竟然只剩下一半左右,差不多有近五千人丢了性命,这完全是超乎了鲁达尔的预料。

不单单是鲁达尔,虎木等将领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只是半天时间,为什么会折损这么多的兵马?”

鲁达尔咬牙道:“木台这个废物,我草原的勇士就这么的因他一时大意而丧命,我要禀明大汗,此战罪在木台。”

一战折损这么多人马,虽然说大多数都是木台部落的人马,可是身为达延汗所任命的先锋,鲁达尔还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的,现在将一切都推到已经身死的木台的身上,至少能够少担一些责任不是吗?

虎木等人闻言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达延汗能够一统草原所依仗的可是强绝的实力,草原之上的部落头人死在达延汗手中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别看鲁达尔拥兵上万,贵为万户官,在草原之上几乎没有多少人能够与之相比。

但是如果达延汗愿意的话,随时能够踏平其部落,取了其项上人头。

“族长,为今之计,不单单是要将责任推到木台身上,咱们还要有拿得出手的功劳,否则的话大汗那里只怕是不好交代啊。”

鲁达尔微微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一旁的蔡长明的身上。

看了蔡长明一眼,鲁达尔忽然之间开口道:“蔡先生,依你之见,本族长要如何方才能够让大汗满意?”

蔡长明闻言忙冲着鲁达尔一礼道:“万户大人,有了木台万户大人战败的先例,只要万户大人您能够取得对明军大战的胜利,就算是不能取了那李桓的人头,只要能够胜上一阵,也足可以向大汗交差了。”

鲁达尔淡淡的看了蔡长明一眼道:“这么说先生也认为本族长应该同明军一战了?”

蔡长明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四周战意不高,士气不振的鞑靼兵马,将建议退兵的念头压下,冲着鲁达尔道:“此等大事,非是蔡某所能够决定,还请万户大人自决。”

一旁的虎木闻言似乎是颇为满意蔡长明的态度一般,冷笑一声道:“很好做为奴才就该有做为奴才的觉悟才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事关我鞑靼的决断,又岂是你一个奴才能够插言的。”

蔡长明连忙低下头去,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连连点头道:“虎木将军所言甚是。”

鲁达尔抬头向着前方那土墙筑起的堡垒看了过去。

第一道土墙因为木台部落冲击的缘故,几乎已经被冲垮,隐约之间可以看到在那倒塌的土墙之后一具具的双方尸体。

不过数十丈之外,尚且还有一道土墙,可以看到在那土墙之后有明军的士卒驻守。

想到先前木台冲击这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土墙竟然被李桓带人杀的人仰马翻损失惨重,鲁达尔却是不敢小觑了这土墙的存在。

本来区区一道土墙而已,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只要他们愿意,完全可以将之推倒。

关键是李桓的存在成了鲁达尔的心腹大患,他所担心的自是李桓会趁机杀出,万一到时候再重演木台所部溃败之事,那他可就真的无法向达延汗交代了。

目光越过那一道土墙,落在了土墙一侧,忽然之间,鲁达尔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嘴角露出了笑意道:“既然攻打土墙之后的明军不利,那么我们何不去对付那些明军的骑兵吗?”

说着鲁达尔一脸振奋的大笑道:“攻城掠地非是我们草原儿郎所长,可是骑马射箭,骑兵冲锋却是我们的长项啊。”

虎木等鞑靼将领听了鲁达尔的话也是一脸恍然之色道:“族长英明。”

鲁达尔大笑不已,同时冲着一众人道:“传我命令,大军准备开拔,随我围杀大明所部骑兵队伍。”

这边李桓已经退到了第二道土墙之后,数百骑兵簇拥着李桓迎着一众明军将士崇敬的目光。

曹雄带着一队人马大步向着李桓等人迎了上来,当李桓等人走过来的时候,以曹雄为首,所有人齐齐向着李桓行了一记军礼同时吼道:“大将军威武,大明威武!”

数以千记乃至万记的士卒齐声高呼,其他不提,单单是这声势便非常的惊人,以至于跟随在李桓身后的数百劫后余生的骑兵下意识的挺直了脊梁,同样是用一种崇敬的目光看向走在最前列的那一道身影。

李桓深吸一口气,高呼:“明军威武,大明万岁。”

“明军威武,大明万岁!”

经此一战,大军士气可谓高涨,就算是这些本来算是地方卫所之中挑选出来的步卒如今也都像是脱胎换骨一般,气势都有些不一样了。

李桓收拾了一番,洗去了身上的鲜血,为此足足用了好几桶水,这才将身上的鲜血给冲洗干净。

换上冲洗之后的甲胄,李桓同曹雄站在第二道土墙之前遥遥看着数里之外的鞑靼人大军的动静。

李桓背着手,神色平静的道:“曹总兵,你说经此一遭,鞑靼人接下来会做什么反应?”

曹雄稍稍沉吟一番开口道:“回大人,那万户官木台被大人斩杀,其麾下兵马更是溃不成军,按说这会儿另外一位万户鲁达尔应该先行撤退重整军阵,稳定军心之后再考虑其他才是。”

说着曹雄偷偷看了李桓一眼,发现李桓并没有看他,而是神色淡然的向着远处观望。

曹雄接着又道:“现在鞑靼人明显没有后撤的意思,看情形对方似乎是不准备后撤,说不得接下来还有一场大战等着大家。”

李桓这会儿才将目光收回,冲着曹雄点了点头道:“曹将军言之有理啊,此地便交由曹将军坐镇,以防鞑靼人来袭。”

曹雄闻言不由一愣,下意识的向着李桓道:“大将军您……”

李桓笑了笑道:“我去骑兵中坐镇,以防止鲁达尔去寻我部骑兵的麻烦。”

曹雄也不傻,当即便反应过来道:“大将军的意思是说鲁达尔可能会去攻击侧翼的骑兵,很大可能不会发起正面冲阵?”

李桓淡淡道:“战场之上,一切都是瞬息万变,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最大的可能去赌。”

说着李桓转身向着不远处走起,翻身上马。

随着李桓翻身上马,李虎、李果等亲卫也都齐齐翻身上马,连同徐英等幸存下来的数百名骑兵簇拥在李桓身后。

看着李桓远去的背影,曹雄眼中闪过坚定之色冲着身旁的几名将领吼道:“都给本将军打起精神来,别让大将军小瞧了咱们。”

平舆岭

做为庆阳府一地并不是很出名的一座丘陵,此刻却是驻扎了数万大军。

夜幕之下,借着火光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高高飘扬的帅字大旗之上的王字。

不用说,这一支大军的主帅便是被因李桓举荐而被天子任命为三军统帅的阁老王阳明。

如王阳明这般以阁老之身充任大军统帅,说实话还真的是非常的少见。

数万大军单单是驻扎的营盘便是连绵十几里,这要是一般的将领的话,还真的未必能够扎下一座靠谱的营盘。

一般来说,如王阳明这样的文官统军,那么军中的将领肯定会有人心中不服。

毕竟身为武人,却由一名不通武事的文官统领,换做是谁心中都会有意见的。

这一点在王阳明接掌这一支被李桓留在陕地的新军的时候便察觉到了军中的那种微妙氛围。

也就是身为大军指挥使的关征还有一部分李桓留下来的将领因为对李桓的信任而对王阳明全力支持,这才让王阳明能够掌控大军。

否则的话王阳明陡然进入军中,一时之间还真的无法掌控数万大军。

尽管说对李桓颇为信任,可是关征这些将领对于一副儒雅模样的王阳明做为大军统帅,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犯嘀咕的。

事关数万大军生死,要是身为主将的王阳明不靠谱的话,到时候死的可都是军中袍泽,甚至就连他们这些将领都有可能性命不保。

然而在王阳明接掌了大军之后,这一路行军下来,王阳明行军布阵,无一不精,虽一开始的时候有些生疏,可是王阳明仿佛有着一股天生的军伍方面的天赋一般,很是轻松的便将数万大军调度的如臂指使。

无论是行军布阵还是平日里的安营扎寨,又或者是行军之时的兵马调度,如此复杂的事情在王阳明手中却是显得那么的轻松。

可以说在短短的数日之间,王阳明便以自身的能力以及魅力征服了这些军中将领,得到了这些军中将领的认可以及支持。

帅帐之中,王阳明此刻正坐在桌案之前,在其面前赫然是一副铺展开来的地图。

地图之上密密麻麻全都是被画过的痕迹,不用说这些肯定是王阳明平日里所留下的。

一阵脚步声传来,就见一道身影走进了帅帐之中,正是当初被李桓留在陕地练兵的指挥使关征。

关征走进大帐之中看到王阳明正在那里对着一张地图出神,对于这等情形,关征似乎是见怪不怪。

身为大军主帅的王阳明自接掌了大军,每次安营扎寨,他前来汇报军情的时候都会看到王阳明坐在那里,不是对着地图涂涂画画便是翻看着兵书。

说实话,起初之时关征认为王阳明是赵括那样纸上谈兵之人,哪怕是精通兵法,可是真要调度兵马,掌控大军的话,绝对会力不从心。

然而王阳明却是以自身的能力让关征为之心服口服,所以说如今看到王阳明正坐在那里查看地图,关征上前冲着王阳明一礼道:“末将见过大人。”

王阳明抬起头来,看了关征一眼摆了摆手道:“关指挥使不必拘礼,营盘可是安扎好了吗?”

关征正色道:“回大人,一切皆按照大人的吩咐安营扎寨,无论是明哨还是暗哨乃至游骑都已经派了出去,保管不会出什么意外。”

王阳明笑了笑道:“关指挥使亲自督办,本官自是放心。”

说着王阳明示意关征落座道:“本官方才看了看,平舆岭距离鹿鸣镇差不多有近百里,按照眼下的行军速度,若是不出什么意外,当在三日之后抵达鹿鸣镇。”

关征点了点头道:“大人所言甚是,数万大军再加上大量的劳役以及粮草,一日能走三四十里已经不算慢了。”

王阳明捋着胡须道:“的确是不慢了,只是这速度还不够快啊。”

微微一愣,关征下意识的道:“大人,莫不是大将军那里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

要知道从王阳明带着圣旨接管了大军,这一路之上行军都是不急不缓,四平八稳,尽显平稳老练,正是如此王阳明才征服了这些军中的将领。

听了王阳明的话,关征自然是猜测是不是李桓那里出现什么变故,否则的话,王阳明又为何会生出那般的感叹。

王阳明微微一笑道:“就在方才,咱们所派出去的哨探带来一个消息,白日里鞑靼两个万户官率领两万兵马抵达鹿鸣镇,并且其中一部对着威武大将军所部发起了猛攻。”

关征闻言不由的面色微微一变惊呼一声道:“大将军没事吧。”

怪不得关征这般担心,而是他清楚李桓麾下真正有着战力的其实就只有随同李桓一起出征的那万余骑兵。

甚至就是那万余骑兵说实话关征也不敢说能够与同等数量的鞑靼人骑兵相比。

毕竟鞑靼骑兵一个个都是真正的草原男儿,弓马娴熟,而李桓麾下的骑兵单凭弓马之技自是无法同鞑靼人相比,更多的是靠着身上的甲胄,手中的兵器的优势。

一旦交手,关征自是不认为李桓能够讨得什么便宜。

看了关征一眼,王阳明轻笑道:“关指挥使大可放心,大将军那里非但是无恙,甚至还一战斩杀了鞑靼先锋万户官木台,并且一战击溃木台麾下兵马,歼敌数千,大大的震慑了鞑靼人军心。”

关征哗的一下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惊愕之色,随即反应过来忍不住击掌赞叹道:“好,好,末将就知道大将军他一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王阳明捋着胡须,轻笑不已。

宣泄了一下心中的激动,关征渐渐的冷静了下来,看着王阳明正色道:“大人的方才感叹我等行军速度不够快,莫不是准备前去相助大将军?”

王阳明神色一正道:“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鞑靼人的大部人马怕是明日就要抵达鹿鸣镇了,到时候大将军所承受的压力必然会陡增,甚至会陷入险地。”

惊呼一声,关征不禁看着王阳明道:“那该如何是好,王大人您一定要想办法啊。大将军麾下可战之兵满打满算不过万余,又如何是鞑靼人数万大军的对手。”

王阳明捋着胡须,郑重无比的道:“急行军,为今之计只有命令大军抛下辎重轻装简行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同大将军汇合!”

天色放亮又是新的一天

土墙所筑成的堡垒左翼,炊烟袅袅,一众士卒正忙着吃饭忽然之间一声尖锐无比的鸣镝之声传来。

那鸣镝之声传遍四方,几乎惊动了所有的士卒。

“快,快,敌袭……”

几乎是鸣镝之声传来的同时便有军中将领高呼不已。

无数的士卒狼吞虎咽的将饭食咽下同时抓起身旁的兵器便奔着自己的战马而去。

李桓身披甲胄自大帐之中大步走出,李虎、李果等人也纷纷着甲簇拥着李桓翻身上马。

徐英飞奔而来冲着李桓高呼道:“大将军,哨探鸣镝示警,鞑靼人杀过来了。”

李桓神色显得无比平静,闻言只是冲着徐英点了点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传令下去,大军集结随我迎战。”

徐英神情亢奋的点头,抱拳一礼道:“末将领命。”

显然对于鞑靼人来袭,大军上下都有所预料,因此就算是得到鞑靼人来袭的消息也没有出现混乱的情形,反而是所有的士卒都以极快的速度有序的集结。

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上万骑兵已经在一众将领的约束之下聚集在了一处。

李桓一马当先并徐英几名将领立于大军最前列,尤其是李桓那一杆帅旗更是出现在大军最前方迎风招展。

一众士卒看到那飘扬在最前方的帅旗,回想起昨日听徐英麾下士卒所讲述的在李桓带领之下追杀鞑靼溃兵的事迹,一时之间不知多少人心神为之摇曳,虽然看不到李桓的身影,可是只看到那帅旗,大军士气便为之高涨。

随着鞑靼人大军接近,大地为之震动,那种万马奔腾而来的声势无比骇人,一般人如果胆小一些的话,只是这般的动静就能够让人心惊胆战惶恐不安。

李桓远远的看着,嘴角露出几分冷笑,眼眸之中杀机尽显,既然鞑靼人选择攻击侧翼骑兵,李桓却也无惧,大不了便是硬拼一场。

鞑靼人经过昨日一战,人马之多一万多,而且受万户官木台身死以及数千鞑靼士卒死伤的影响,鞑靼一方士气萎靡,而大明一方骑兵同样是一万余,虽然人数差了一些,可是架不住士气高涨啊。

若是这种情况下都不敢同鞑靼正面一战的话,只怕这高涨的士气便要随之崩溃了。

看着前方黑压压一片宛如洪流一般的鞑靼大军,李桓长啸一声吼道:“众将士,随我杀敌,大明威武,大明威武。”

“大明威武,大将军无敌!”

徐英一声大喝,随之徐英麾下浴血奋战的数百骑兵同样随之高呼,继而全军将士为之高呼。

“大明威武,大将军无敌!”

伴随着李桓一马当先而出,上万骑兵开始提速,当身下战马奔驰开来,耳边尽是风声以及将士们的喊杀声。

随着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李桓哈哈大笑冲着身侧的李果道:“旗来!”

李果手中一杆足有数丈长的大旗直接递给了李桓,大旗重达数百斤也就是李果这样的军中好手才能够扛得动。

但是这样的大旗在李桓手中却是轻若无物一般。

大旗落入李桓手中,就见李桓手中大旗挥动,破空声猎猎作响。

“射!”

随着双方进入射程,顿时双方弓箭手齐射。

可以想象数以千计的骑兵接连射出箭矢,双方尚未碰撞在一处,可是箭雨却已经遮蔽了天空,空中黑压压一片。

李桓手中旗杆猛地挥动开来,原本如暴雨一般落下的箭矢在李桓那旗杆阻拦之下瞬间被尽数挡了下来。

四周双方士卒中箭倒地的惨叫声传来,可是此时谁也无心去管这些,只是尽可能的将身形贴在马上,努力的让自己不那么的醒目,以此来减少被箭矢射中的可能性。

可是那般密集的箭雨落下,就算是再怎么的闪避也只能听天由命。

准确的说第一波箭雨之下,但凡是被箭雨所覆盖之地能够活命之人几乎是微乎其微。

双方人马刹那之间便倒下了一片,在这一波箭雨笼罩下,无论是鞑靼人还是大明死伤不下数百。

然而在这箭雨之下,大明军中却有一片区域死伤寥寥,正是李桓所处的那一片区域。

空中的箭雨大半被李桓以旗杆给挡了下来,就算是有一部分箭矢落下,也不过是造成极弱的死伤。

“杀!”

随着双方碰撞在一处,血与肉的碰撞,兵器与肉体的碰撞,惨叫声、喊杀声、马嘶长鸣声混杂在一处,交织出一副血腥的沙场画面。

李桓一马当先,手中旗杆长达数丈,如此舞动开来,那些迎面撞上李桓的鞑靼士卒自然是倒了血霉,别说是碰到李桓了,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劲将手中的狼牙棒、弯刀、铁锤之物丢出,也是无济于事。

数丈长的旗杆在李桓手中施展开来宛如一条长龙一般,旗杆所过之处,大片大片的鞑靼骑兵被横扫落马。

如此混乱之际,一旦落马,生还的可能性便是微乎其微。

而跟随在李桓身后的一部分士卒则是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桓横扫八方的神勇英姿。

回过神来一个个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叫的冲上去,就在李桓身侧以李桓为中心向着两侧猛攻。

李桓宛如一支无坚不摧的箭头一般,带着一部人马硬生生的杀入鞑靼人大军之中,看那架势真的有凿穿鞑靼大军的架势。

鞑靼大军之中,以鲁达尔、虎木等众多鞑靼大军之中挑选出来的神射手远远地看着李桓的帅旗深入大军足足有百余丈,虽不敢说是孤军深入,却也陷入到了大军包围之中。

正常而言,敌军主帅身陷包围之中,应该是无比的高兴才是。

然而鲁达尔、虎木等人却是一个个神色凝重,满脸忌惮的看向正在大军之中横冲直撞的李桓。

“该死的,这李桓莫不是妖孽不成,为何有如此可怖的武力,简直就是一人抵万军,只怕就是大汗身边的阿古拉、那日松二人也未必是其对手吧。”

哪怕是先前便已经见过李桓大杀四方的英姿,可是再一次看到仍然是感觉无比的震撼。

《一剑独尊》

【求一下月票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