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辽左之战(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战争不是儿戏,不是过家家,一旦最高的决策明确,围绕核心战争的相应部署,就必须紧锣密鼓的运转起来。

涉及到最高统属、人员调配、军事部署、战区划分、职责明确、粮饷调派、军需转运等一系列部署,都要以最高效的状态落实。

为了确保御驾亲征的最终胜利,崇祯皇帝拟定了很多中旨,这种紧张的氛围,让朝野间为之一振。

很多人都揣摩不透,崇祯皇帝为何要乾纲独断的御驾亲征,可是在崇祯皇帝的一系列调遣下,渐渐的也叫一些人回过味来。

这哪里是单纯的御驾亲征啊。

这分明就是有目的的亲征啊!

抛开朝堂上的调遣部署不谈,单单是涉及到地方的调动,就多到让人应接不暇,以卢象升、陈延生为首的维新派,肩负起更重的职责。

倘若没有这场御驾亲征,那么涉及到维新变法的事宜,就必须遵循某些潜规则,以龟速缓慢推行。

可现在御驾亲征来了,一切都要围绕着战争来运转,毕竟大明的天子,都要统领着大明军队出战,任何影响战争胜利的因素,都必须以果决的姿态镇压!

这就是崇祯皇帝想要的大义。

战争固然是枪炮一响黄金万两,可是在特殊的境遇下,只要战争能取得最终胜利,那斩获的战略价值,超出寻常人的想象。

“哒哒哒……”

马蹄声划破寂静。

一队御林军锐士骑马驰骋,从秦皇岛乘船渡海,抵达辽河口之际,他们就马不停蹄地朝辽阳镇疾驰。

京畿一带,受崇祯皇帝御驾亲征的影响,迈向紧张的氛围之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范畴也在扩大。

辽东经历短暂的和平发展,再度受到战争的影响,进入到紧张的氛围之下。

“天啊,陛下究竟想干什么。”

接到密旨的孙承宗,在知晓崇祯皇帝要御驾亲征后,整个人都震惊了,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天子为何要做此等决断。

就算建虏要进犯辽左。

就算建虏怀揣着野心。

可是对于现阶段的大明而言,天子御驾亲征一事,牵扯到的层面太多,所产生的影响太大,稍有不慎的话,就会造成万劫不复的境遇。

怀揣着此等想法的孙承宗,认真的看着所持密旨,随着一项项内容被他看过,孙承宗改变了想法。

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

这是一场必须打的战争!

“来人啊,传本督军令,命督师府有司主官集结,命各部将校集结!”眼神冷厉的孙承宗,看了眼几近虚脱的御林军将士,对堂外喝道。

“喏!”

一人当即走进堂内,朗声应道。

“督师,在末将奉旨离京前,陛下强调过一点。”为首的御林军将校田见秀,向孙承宗抱拳一礼道。

“涉及辽西的军事调动,守土职责,受今后战争的形势影响,暂时移交到辽东巡抚府兼领。

相应的调度部署,军机处已经明确,八百里加急送抵广宁,辽东巡抚孙元化会奉旨展开部署。

辽东督师府要做的,就是围绕辽南、辽左的态势展开行动,涉及到战争期间的粮饷、军需转运事宜,皆已明确下来。”

“臣遵旨。”

避开御林军将校田见秀,孙承宗朝着京城方向作揖应道。

过去大明在辽东治下,与猖獗凶悍的建虏八旗,展开的一系列战争,之所以多数以惨败落下帷幕。

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职权划分不明,会打仗的,该打仗的,没有掌握相应职权,不会打仗的,却掌握着大权,乱指挥瞎掺和,才导致很多战机的贻误,甚至出现一触即溃的事态发生。

面对这一系列惨痛教训,崇祯皇帝考虑的比谁都要周全,一项项职权的明确和夯筑,叫任何人都不敢乱指挥。

仗,究竟该怎样打,是根据前线局势而调整的,要能打仗的将校,拥有相应的权力,肩负相应的职责,是必须要做扎实的事情。

大明养活着庞大的军队,培养着能打仗的将校,倘若他们不能掌握自主权,那就算准备的再怎样充沛,装备再怎样精良,终究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战争状态下,时间是最宝贵的,但同样,时间也是过得最快的。

崇祯皇帝要御驾亲征的消息,很快就在辽东前线传开了,因为是堂堂正正的国战,所以崇祯皇帝不打算遮遮掩掩。

他就是要叫所有人知道,自己要御驾亲征了。

一个被持续消耗战争潜力,且已经初步分裂的建虏八旗,崇祯皇帝就是要表明一个态度,战略上藐视对方,但是战术上要重视对方。

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

“哈哈…崇祯啊崇祯,你到底是忍不住了啊。”

李自成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殿内,看着手里的中旨,情绪有些激动:“果然和本帅想的一样,你就是想得到全部失地啊。

好啊。

本以为大明只是谴派援军,介入到辽左前线,帮着我辽东义军分担压力,没想到你这个大明皇帝,居然要御驾亲征。”

杨方兴想了想,讲出心中的想法,“大帅,崇祯要御驾亲征的消息,要不要放出风来,告诉给开始集结的建虏八旗?”

“这是当然的!”

李自成嘴角微扬,看向杨方兴,“既然崇祯都不遮遮掩掩,将自己御驾亲征的消息,以中旨颁给本帅了。

那潜在的意思,就是想叫本帅宣讲此事。

建虏奴酋黄台吉是有野心的,可是他那点野心,和崇祯皇帝相比,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啊。

只怕崇祯皇帝已然洞悉,此次建虏进犯辽左,想达成怎样的战略部署,所以他要用一场御驾亲征,来吸引建虏的注意力,想一战重创建虏,想一战收复整个辽东。

去,将这份中旨誊抄一份,去掉一些话,增添一些话,给本帅送到建虏前线,叫黄台吉这个家伙知晓。”

“喏。”

杨方兴当即作揖道。

战争就是这样,参战的群体都各怀心思,想达到对自己有利的境遇,对待这些现象,崇祯皇帝心里要比谁都清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