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零七章 香菱与薛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林枢彻底清醒已经是回家后的第二天了,腹部的伤口依旧疼痛,脑部的痛感倒是轻了许多。

依照御医的医嘱,黛玉每日都是煮了清淡的米粥,少食多餐。王萧氏见女儿的心根本不在家中,便每日煮了气血的汤药,由王媛一早就送到林府去。

说起来这段日子算是林枢最清闲的时光了,无论是公务还是家事,都不用他操心。

当然他在操不到这个心,黛玉已经下了死令,任何人都不许在林枢面前提及这些事情,否则该打板子的打板子,该罚月俸的罚月俸,硬生生截断了林枢的消息渠道。

林枢见府中一切如常,便也放下心来,安心养病,顺带每日同王媛宅在屋里培养感情。

这日天气放晴,阳光驱散了多日来的倒春寒。林枢在王媛的搀扶下慢慢挪到院子里,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岁月静好,佳人在侧,一片和谐。

黛玉在处理完这两日收到的帖子书信,挨个回复之后正打算休息一会,却听门子来报,薛家兄妹来访。

自林枢受伤之后,薛宝钗第一时间亲自登门,送上了家中收藏的百年高丽参,之后却从未打搅过林府,今日突然拜访,应该是有什么事情。

原本黛玉还以为是前来府中的是薛宝钗和薛家二房的薛蝌兄妹,却没想到竟然是薛蟠与薛宝钗、薛宝琴前来。

薛蟠的脸上有道伤痕,与以前的跋扈性子相比,沉稳了许多。一进正堂就躬身抱拳,瓮声瓮气的拜道:“末将忠显校尉拜见县主!”

薛宝钗姐妹俩也福身行礼,显得比往日要正式许多:“拜见县主!”

“宝姐姐这是……赶紧起来,弄这些虚礼做什么。”

黛玉从薛蟠方才的话中已经察觉出其身份的变化,好奇的问道:“薛校尉这是刚从河南回来?因功授了武职?”

薛蟠收起了刚才的郑重,摸了摸后脑勺咧嘴一笑:“去岁末陛下抽调部分隐卫回京,正好抽到我所在的千户所,前日刚刚抵达京城。听说林学士受了伤,便想着来看看,有没有用的到我的地方。若是有需要,县主尽管说,薛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能逃过劫难,并得了机会改换门庭,离不开荣国府和林家的帮助。特别是林枢,出谋划策,替他了了官司,并推荐他走了忠信王府的门路,这才有了如今的从六品忠显校尉、隐卫试百户官薛蟠。

黛玉笑了笑说道:“薛校尉有心了,宝姐姐那日送来的高丽参可帮了大忙,哥哥这两日的精神头好多了。我让人去看看,若是哥哥醒着,再送你过去。”

薛宝钗却止住了黛玉,犹豫片刻后说道:“不急不急,不必打搅林学士修养。今日我们兄妹过来,一是送几根人参为林学士尽些心意。二来是有事相求……”

“哦?宝姐姐,你我姐妹相称,有事需要我帮忙直说便是,客套什么?”

看到薛宝钗犹豫的样子,黛玉更加好奇。却听薛宝钗说道:“林妹妹,贵府客院住着的那位甄夫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宝姐姐见过甄夫人?”

黛玉更加好奇了,她回应道:“甄夫人夫妇也是姑苏人氏,前些年独女走失,遍寻江南无果,得一大师卜算,说是其女就在京城,这才千里来京寻访……”

“怪不得……怪不得……”

薛宝钗喃喃两声,给黛玉解释道:“前几日我来府中时,在门口碰到了这位甄夫人。这两日经常在荣国府门前见她徘徊,初时我还以为是林妹妹有事,后来才发现她一直守在荣国府门口,并未进去。林妹妹,这甄夫人的身份你可查清楚了?这甄夫人的行为很是奇怪,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还是防着点好。”

“甄举人在姑苏的名声很好,是出了名的大善人。要不是寻女之故,也不会沦落京城。如今他受哥哥聘请在府中教授护卫学识,这些日子也是尽心尽力。至于甄夫人……这样吧,我让人请她过来,当面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黛玉让雪雁去请了甄封氏过来,在看到薛宝钗在此,眼神便往薛宝钗身后看去,随后有些失落的垂下头来,跟黛玉见礼:“民妇拜见县主!”

这一奇怪的举动让黛玉很是奇怪,便直言问道:“夫人免礼,今日我请夫人过来,是想问问夫人,这几日为何一直在荣国府门前徘徊?可是有什么事情?”

“民妇……民妇……县主……”

甄封氏似有顾虑,犹犹豫豫好半天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黛玉再次开口:“夫人不必有什么顾虑,这里的人都是咱们江南乡人。要是有什么困难,说出来大家也能给你出出主意。”

或许是黛玉的这番话给了甄封氏勇气,她再次看了看薛宝钗,有看了看黛玉,鼓起勇气说道:“民妇就是见薛姑娘之前来府上上,身后有一丫头,像极了我那丢失的孩子,便想着去荣国府那边看看……”

“我?是莺儿?”

薛宝钗惊讶的转身看向身后,她身边的大丫鬟是莺儿,还有两个二等丫鬟文杏和蕊官,今日就是带着莺儿来的。

甄封氏摇了摇头:“是眉心有颗胭脂痣的那位!”

“什么?你是说香菱?不可能……”

没等薛宝钗反应过来,薛蟠却惊讶的跳了起来。不过他话说道一半就偃旗息鼓,有些颓丧的坐回了椅子上。

因为香菱就是他从拐子那里买来的,为此还和冯渊起了冲突,闹出了人命案子。

却见甄封氏老泪纵横,哽咽说道:“薛家大爷有所不知,我那可怜的女儿在四岁时就被家仆遗失在元宵灯会上,她的眉心就是有一颗极其显眼的胭脂痣。加上年龄的推算,差不多就跟薛姑娘身边的丫头差不多大小。”

薛宝钗没有理会薛蟠的颓丧,陪着甄封氏摸了两把眼泪,最后安慰她:“夫人莫哭,既然夫人觉得香菱长的像,我这就让人去接了她过来,夫人好好看看是不是?若真是母女团聚,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

薛蟠似有不舍,出声叫道:“妹妹!”

薛宝钗悄悄给薛蟠使了一个眼色,制止了薛蟠再说下去,她让莺儿立刻将此事告知薛王氏,接了香菱过来。

黛玉见薛家兄妹有话要说,便借口去看看哥哥那边,带着甄封氏离开了正堂,给薛家兄妹留足空间时间说话。

走出正堂后不久,黛玉劝慰还在忐忑的甄封氏:“夫人莫急,若真是甄姑娘,宝姐姐一定会做主让你们阖家团圆的。”

……

等黛玉和甄封氏离开之后,薛蟠急切说道:“妹妹,你怎么能答应让香菱过来?万一她真是甄家的女儿,岂不是要离开咱们家?”

“我知道哥哥舍不得香菱,可甄家乃是士绅出身,甄举人更是享域姑苏的大善人,哥哥就不怕文人士子的唾沫星子把咱们家淹了?”

薛宝钗向来机敏过人,方才黛玉特意提起甄家在姑苏的名声,便知道是在提醒自己,莫要轻易得罪甄士隐一家。

况且薛家如今刚刚改换门庭,正是需要经营名声的时候。若香菱真的是甄士隐的女儿,借着这个机会,说不定能将前几年坏掉的名声重新立起来。

不过薛蟠是真的舍不得香菱,他遍阅花丛,却从未有一女子能像香菱这样娇憨天真、纯洁温和、得人怜爱。

虽然因为母亲的关系,加上香菱还未十四,薛蟠还没真的上手,却依旧舍不得这个可爱的姑娘。

“那也不能就这么放走了,我这次回来都打算纳了她呢……”

薛宝钗都急的有些恨铁不成钢了:“哥哥……香菱若真是甄家的女儿,那就是士绅之女,其父身具举人功名,你见过举人家的闺女予人为妾吗?”

“义忠亲王府的那位万夫人……”

“哥哥你……那是国朝亲王!”

薛宝钗被薛蟠的话气了个半死,她当然知道哥哥口中的万夫人是谁,那位已经被圈禁的万夫人早就在京城出了名。其父造反被抓,她也被义忠王妃圈禁在王府等待朝廷处置。

这时薛宝琴小声说道:“其实大哥若真的喜欢,娶其为妻倒也不错。”

“不行!”

薛宝钗瞪了她一眼,她被薛蟠气的咬牙:“哥哥如今入朝为官,将来必须娶一高门之女。最好是武将之家出身,将门虎女会些武艺最好,要不然管不住哥哥!”

薛蟠立马不乐意了,不顾这是林家正堂,大声抱怨道:“凭啥要给我娶个母老虎?”

“哥哥你自己说,就你这性子,不娶个能管得住你的人,将来还不得再闯下祸事来?”

“大哥,姐姐,别吵了……这是在林府!”薛宝琴出生提醒二人,这才止住了争吵。

百盟书

有了薛宝琴的提醒,薛宝钗也恢复了往日的冷静。香菱的事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契机,若果她真的是甄家的女儿,只要促成一家团圆的善事,薛家的名声将会在江南仕林开始回转。

况且,这事还是在林府的见证下完成的,林家的关系绝对不能撒手,必须好好经营。

她小声给薛蟠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些事的原委,薛蟠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为了他好,为了薛家好。

顺天府大牢受的罪,皇陵那里吃的苦,河南战场上冒的风险,让他懂得了人间冷暖。虽然心中还是很不舍,却也点头应下了薛宝钗的提议。

香菱到来之后,甄封氏与香菱都提到了几个关键词:家中富庶,旁有寺庙,花灯夜……

被拐子拐去打骂折磨后隐藏在心底的记忆慢慢复苏,总算有了一点点记忆与甄封氏对上了。

“英莲……英莲……我想起来了,我有一盏莲花灯,就挂在床头……”

“对……对……那是上元夜前,娘亲手给你做的!我可怜的女儿!”

母女二人的重逢让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有所触动,黛玉只剩下一个哥哥,薛家三兄妹也是失父失母,只有薛王氏一个长辈在世。

薛蟠解下腰间的佩玉和荷包,全部塞到甄英莲(香菱)的手中:“算了,你回家去吧。爷走了!”

说罢,连礼仪也顾不上了,失魂落魄的就往外走。

薛宝钗急切之下想要拉住他,却见甄英莲先一步挡在了薛蟠前面。

只见甄英莲跪在了薛蟠脚下,重重磕了三个头:“大爷,奴婢知道大爷是个善心人,当年奴婢给大爷惹下那么大的官司,大爷都不曾厌弃了我,这些年虽然嘴上骂的狠,却从未打过奴婢一次……”

“爷怎么会是善心之人?爷是薛大爷,每日带着狗腿子欺负你们这些泥腿子的薛家大爷!滚滚滚,赶紧滚回家去,别再爷面前碍眼!”

薛蟠嘴上骂的确实狠,抬手像是要打甄英莲,最后却是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真是晦气,爷竟然会把自己的丫鬟送回去!”

说着他就抬脚绕开甄英莲,向林府大门走去。

“莺儿,快点跟上去!”

“禄叔,派人跟上去!”

薛宝钗和黛玉几乎同时喊来人,派人跟上薛蟠。这人看似大大咧咧,却不曾想竟然如此重感情。

如此浑浑噩噩的出门,天知道会不会惹下麻烦来。黛玉劝慰道:“宝姐姐不必担心,禄叔会安排好的,一定把薛校尉安安全全送回去。”

宝钗福身谢道:“多谢林妹妹了,我这哥哥,总让我有操不完的心!”

黛玉唏嘘一声,感叹道:“可不是嘛,我哥哥也让我有操不完的心!”

甄封氏拉着甄英莲跪在了薛宝钗面前,甄封氏说道:“薛家大恩,甄家必有回报。将来但有所遣,甄家万死不辞!”

“夫人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香……甄姑娘,快快起来……”

薛宝钗与薛宝琴一人扶着一个起来,薛宝钗说道:“到底缘分一场,能促成这桩善事,也是薛家的福气。夫人莫要再说报恩之事,再怎么说甄姑娘在我家也是吃了苦,说出去我家哪能有脸出门呢?”

甄英莲抹了抹眼泪,哭着说道:“奴婢没吃苦,太太、姑娘和大爷都对我很好!”

甄封氏也相信女儿的话,方才她摸着女儿柔软的手心,软嫩光滑,再加上女儿俏嫩的脸蛋,身上的衣服,明显就是没吃过苦受过累的样子。

她再次拜谢了薛宝钗对甄英莲这些年的照顾,直到甄士隐闻讯赶来,才被黛玉和宝钗劝说一家回客院团聚说话去了。

这时林枢让人传了话过来,请薛蟠到书房叙话。于是黛玉安排人出府去找薛蟠,她则继续安慰还有些恍惚的薛宝钗。

------题外话------

今日写到薛蟠与香菱,还特意再查了查关于这两人的描写。薛蟠此人的确是矛盾的集合体,嚣张跋扈,却又极够义气。说他恶也对,说他善也对,至少,他对柳湘莲够义气,对荣国府的人够义气,对香菱,也是宠了许久,直到夏金桂出现。

我的故事里对薛蟠的描写会与原著有些出入,希望大家能有理解。

今日先更6000字,我今晚好好想想后面该如何写这薛霸王!

【还欠25章!明日再更6000字,早睡,晚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