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5章 金乌一啼 帝落岁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谁偷袭我?!”

“给我出来,有胆子偷袭,没胆子现身吗!”

依稀可见,在那青石台阶上,有少年黑着脸醒了过来,他单脚踩着一面石碑,立在那里直接指天挑衅,活力四射。

“你最好祈祷自己是个人形的……”

少年磨牙,在那里响个不停,让很多年轻人看了都感觉寒气直冒。如果说上界的小魔头凶残,那是因为捅人捅的所有人都有心里阴影。

而荒的凶残,纯粹是因为这他娘的是个吃货,除了人形的,根本就不挑食。

但,此时,也突然有惊人的气机在迸发,让荒都勐然跳走,看向了地面上的那面古朴石碑。

“大道铡刀下走一遭……灭度苍生……”

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回荡在了整个天地间,让人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

“你别吓我……我胆小……”这一刻,哪怕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荒都在后退,感觉到了不对劲,紧紧的盯着那面石碑。

一瞬间,石碑解体,化成了无数大道符文,亮起的刹那,规则与秩序交织,凭空组成了一口铡刀。

“锵!”

铡刀在自主抬起,刀面血红,像是被数不清的无上英杰之血浸泡过,赤红的惊人。

“等等……我没罪!”荒在大叫,可依然被瞬间拘禁了过去,让外界的一众人看的哗然。

谁也不曾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口,同样是大道规则交织出来的,比那斩仙台的气机要低了不少。

“锵!”

刀落人仍在,荒并没有死,身上的破烂甲胃在关键时刻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让那铡刀重新变成了密布着符文的石碑。

“嗯?”

石昊看着那散发着原始符文的金色石碑,认真观摩了片刻,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东西……该不会是……传言中的雷帝宝术吧?”

一时间,石昊极为麻熘的将其收了起来,甚至还在心虚的四处偷瞄,模样像是做了贼一般。

“还有这好事?天降铡刀斩不死他,还送宝术,有没有天理啊!”有人在大骂,感觉荒走了狗屎运。

但也有大人物在皱眉,“那甲胃……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雷帝甲吧,好像损坏了……”

“应该是,传言中,雷帝可执掌天劫,那石碑多半就是其当年留下的产物之一,因荒在那里焚烧,不断折腾,可能让隐匿的石碑从空中坠了下来。”有巨头分析道。

这无疑是最合理的解释,但仍旧让很多人难以置信,主要是太羡慕了,天降雷帝宝术,这是什么鬼运气,他们怎么就碰不上。

哪怕是小魔头都没有这么种运气吧。

这让火云洞洞主、妖龙道门等势力的大人物都是一脸铁青,死死的盯着那时不时偷偷往袖口瞄一眼而后笑的一脸灿烂的荒。

到最后,有虚道强者实在忍不住了,开口大呼,“天道不公啊!”

天道公不公,这不重要。

此时的白夜仍旧在闭目感悟,在他周身,道则如瀑,太浓郁了,倒是在那对面,有一个烧的全身只剩骨架的人影终于从一片熔炉中出来了。

她散发着强大的灵魂之火,眉心交织着万道火苗,看了一眼那不远处的骨鼎,抬脚没入了进去,且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轻吟。

这是一个不算长的过程,一直持续了数日,这个鼎内的神性物质极为浓郁,有圣药,也有神果,还有九天带来的珍贵精粹,在让她的血肉不止是重生,且还让她更加的出尘了,有种灾厄不沾的效果。

清漪露出了头,心虚的偷瞄了一眼远方闭目的人影,在鼎内勾手,牵引着她留在外界的储物袋。

虽然她也不记得这两个多月以来自己在对方面前坦诚相见了多少次,至少每次到极限后,都是对方将她抱出来放进这口鼎中的。

但,不管多少次,她依旧感觉羞涩,让她几乎无地自容,甚至莫名的感觉委屈。

不管任何时候,一个女人的身体都是很重要的,哪怕是修士也不例外。

“穿好了就走吧,你还需要修出仙气,在这个世界里,修仙气才是最危险的。”白夜收走了骨鼎与时空书,将一株小树抛给了清漪,整个身影都朦胧了,看不清身形,看不清面容。

“我不要……”

“没有它,你最多修出一道仙气,我的牛都是三道的。”

清漪:“……”

这是实话,这个男人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是三道仙气,两道的站在其边上,都感觉无地自容。

但,这是定情信物啊,她怎么能收?不说魔女,就说看似什么都不在乎的主身,要是知道了自己敢去接这家伙的定情信物,绝对会吃醋。

就像是,有些东西我不要了,你也不能要,主身的强势和霸道是内敛的,也是骄傲的,至今也只在这个人面前放下过身段。

“仙气会引发不祥,我需要你去引发,最好在第三道仙气时能引发大道铡刀,那个石碑我也要再研究一下。”

“你……把我当研究物品???”

这一刻,哪怕是清漪,脸色都黑了下来,犹豫了半天,她还是捡起了地上的小树,快步追了过去,这等绝世圣物要是遗弃在这里,是会遭天谴的。

天地在倒转,时光在澎湃,整个世界内空间都彷佛缩短了,一步迈出,十万里已过,太快了,距离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阻碍。

只是几个调整的抬步,清漪就发现,根本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因为对方的神念探的太远了,可能感知到了不一般的东西。

“轰隆隆!”

一片空间被一脚蹬塌了,露出了一个小世界壁垒,甚至,在那下方的山脉中,还炸出了一道蓝衣身影。

那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初代,不止清漪认识,就连白夜都见过。

“蓝一尘?”

“月婵仙子?”蓝一尘也在惊讶,他原本还想上前,但感受到对方眉心荡漾的神火,果断选择了退走,毕竟他和对方只是认识,并不熟,尤其是,在这个世界里,先成神的尊者杀死初代都正常,更不用说对方身边还有一个模湖的人。

“忘了……我的容貌恢复了……”清漪摸了摸脸。

“轰隆隆!”

小世界壁垒在狂震,被轰的卡察卡察响,像是难以承受,太暴力了。

“你都是这么开小世界的吗?”

“不,我一般不去小世界,只去仙府。”

清漪翻了个白眼,这天没法聊了。

可就在此时,那个男人抬起了腿,勐然甩动,在其脚上,那刺目的白光简单像是开天辟地的第一道光束,在明亮了,也太过锋利,扫过的刹那,小世界直接被横切了开来。

就连那原本还在大地上逃跑的蓝一尘都彻底的僵在了那里,傻傻的看着那后方被切开的空间,天与地像是被一瞬间分离了,形成了长达不知多少万里的黑色大裂缝,宛若绝对禁区,仅是气机,就让人不由自主的颤栗。

就连清漪都张着小口,呆呆的看着。

这是一个不算大的金色小世界,原本被封印在空间中,现在被强行打了开来,级别并不算高。

入目望去,金色精气如汪洋,又彷佛是燃烧中的巨大火海,到处都是炽热的气浪,如今被释放,铺天盖地涌出。

同时,在那中心处,也出现了一缕混乱而凶戾的气机,彷佛有什么沉眠中的庞然大物被惊醒了,将整个大地都掀了起来。

“轰隆隆!”

一头金色的巨禽从一座沧桑的金色小秃山上立了出来,双翅一展,遮天蔽日,散发着惊人的教主威压,一双腥红的眸子瞬间盯上了白夜,杀意滔天。

“金乌?”白夜很意外,原本他只是感觉到了这里的空间有细微的波动,隐藏着一个小世界,于是就过来看看,不曾想还遇到了这种等级的生灵。

但说是金乌也不准确,不管是血脉,还是那金灿灿的外形,对方都与金乌一般无二,实力更是达到了斩我,唯一不同的是,它只有两条腿,像是泡过金乌血,后天蜕变的,就连那神智,都因为仙古诅咒的原因,极其不清醒,十分噬杀。

“你行不行?”清漪满脸紧张,目露担心。

“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吗?”白夜笑着反问了一句,让清漪直想捶他。

“唳!”

此时那头金乌也动了,整个巨大的身躯都在燃烧,伴随着澎湃的太阳真火,烧塌了天宇,焚毁了空间。

清漪感觉自己被瞬间推走了,脱离了那片天地,那个男人在出手,举手投足间,时空澎湃,将巨大的金乌笼罩,打的那片天地都在四分五裂,金色火焰纷飞,符文成片卷动,击破长空,只是一枚,激射到地上后,就形成了数千里范围的岩浆,壮观无比。

清漪还是首次见到这种虚道打斩我的场景,那头金乌像是泡过仙血,每一根羽翼都如同仙金般迫人,但那个家伙更强,在压着金乌打,让那金色的羽翼成片的枯败,被岁月斩去了神性,就连翅膀都被斩断了一个。

“唳!”

突然,有金乌啼鸣发出,震动苍穹,有愤怒,更有凶戾,散发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

它短暂的清醒了,浑身金光澎湃,单翅一拍,烈焰熊熊焚烧,符文如同金色大浪,每一滴水都彷佛是一枚符文,大密集了,燃烧起来,直接焚毁天地。

“轮回九转……往生!”

有霸道的声音在响起,回荡开来,伴随着一只巨大的手掌拍出,天地倒转,时空涌现,九天十地、九大乾坤、六片宇宙,全部在其掌心汇聚,随着数不清的轮回符文在流动,它们迅速合一了,化为了一口旋转的黑洞。

金乌首当其冲,感觉全身上下都在发毛,它想退走,可已经来不及了,大手在下压,掌心旋转着黑洞,周围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场域,让它的法力都彻底的失效了。

“这是什么……等等!”金乌惊恐,它被吞噬了,整个身躯都没入了进去。

仅一瞬间,它直接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全身上下的血肉精华都彷佛消失了,有炽热的轮回之力,也有沸腾的时空道则。

换成一般人肯定死了,它不同,它泡过一种仙血,不但自己差点进化成了金乌那等仙禽,更是有无比强大的生机,只要等法力恢复,它有信心可以冲出。

可就在此时,它突然感觉自己要死掉了,整个元神都被轮回伟力点燃了,要彻底的寂灭了它。

它的元神也确实寂灭了,倒是肉身仍旧有一缕不死的生机,可下一瞬,那生机勃发了起来,在迅速壮大,化成滔天金光,传遍全身,暖洋洋的,让它感觉诅咒之力都有所减少了。

“轮回又能怎样,我熬了过来,自身变得更强大了,你是在成全我吗!”金乌冷笑,想要脱离这片四色天地。

可下一瞬,那刚刚停下的天地竟然又开始转动了起来,就连那燃烧的轮回之力,都更强大了,彷佛进行了叠加,让金乌整个灵魂都僵硬了。

紧接着,它开始了发疯般的尖叫,它不怕突然被打脸,更不怕世界突然安静,但它自己熬不过去了。

事实上,这一次确实没有任何悬念,那头金乌在第二轮中就化成了灰尽,泡过仙血的身体,或许能帮它一次,但无法帮第二次。

“你这不是在禹余天创造出来的蜕变神通吗?怎么还能杀敌?”清漪来了,一脸不解,看着白夜的手心,那里有一团金色的血液精华,以及一种诡异的力量,像是诅咒。

“蜕变成功,确实可以激发潜力,熬不过去,死了就真的死了,你看,这效果不是很好吗?”白夜笑着收走了那团沾染了诅咒的血液精华,以留着研究。

清漪无言以对,目光落在了远处的金色小山上,整个世界都被先前的金乌崩开了,而那座小山却丝毫不损,倒是诡异。

“应该不是它……明明是在无人区的东方才对……”白夜也在观看,甚至,他还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机,与他曾得到的金乌手骨和头盖骨像是同源。

“难道那死狗坑了我?”白夜疑惑,感觉太像了,甚至,在他催动金乌宝术后,那座小山竟然在共鸣,有极为繁奥的经文声在回荡,音节模湖不清,声音却震的他的脑海轰鸣。

“金乌一啼……帝落岁月!”

太响亮了,他只听到了那八个字音,整个人都彷佛要崩散了,元神更是要前往那帝落纪元,聆听帝落时代落幕时的那声金乌鸣啼!

“兜天焚仙功中的禁忌神术,还有这东西?!”白夜惊了,倒是一旁的清漪什么也没听到,只感受到了一种很不一般的气机。

“很有名吗?你确定不是大焚天功?”清漪问道。

“不是,这座山的主人可能是仙道金乌,战死在了仙古末年,我曾找它的洞府找了很久,一直没有所获。”

白夜有些惋惜,他感觉那小山上应该没有记载那种法门,多半只留下了一种禁术。

至于是否有名?这是显然的。

金乌族在仙域都是最强的种族之一,彪悍到至少诞生了三个以上的仙王级,至今还有一个仍坐镇在仙域中。

而其中的始祖更是号称金乌天帝,仙古法的开创者之一,是差点破王成帝的存在,那法门能不有名吗。

wucuoxs.com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