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三阶灵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归元秘术是隐藏修为的法术。

共有三层,前面两层还好,但第三层是开辟一个小虚空,将灵力隐藏在体外的天地之中。

这已经类似于仙门的金丹界域了,只不过归元秘术是随身携带一个灵力池,用处比较狭窄。

但无论如何,这归元秘术对于金丹界域肯定是有帮助的,所以陈莫白打算派小徒弟去找这门秘术的源头,将第三层的具体修炼之法寻来。

为了金丹界域,陈莫白也尝试过以真空法体来参悟虚空的奥妙,但这门功法十分晦涩难懂,依靠自己的一知半解来修行的话,很容易出现偏差。

陈莫白在岩国坐镇了两年,也问询过当地修仙家族有关真空法体之事,只可惜哪怕是撼山顶之中,能够修行这门锻体之法的,也是不多,更不用说是外人了。

如果姬家还有人存活的话,估计能够寻到一些典籍与注解。

幸好陈莫白对于天河界这边的功法,本身就没有什么得失心,这真空法体能够领悟就修炼,领悟不了就放着。

他也请教过傅宗绝,按照后者的意思,将这门真空法体练气境界可以修炼的篇章放到了宗门藏书阁之中,万一将来有天赋绝伦的弟子修炼成功了,再将后续的修炼之法传授。

“师尊,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肯定给你办好。”

骆宜萱听了之后,一脸自信的说道。

她现在筑基成功,正处于一生之中最膨胀的时期,认为天下之大,没有什么地方是她不能去的。

“恩,等到今年的宗门大比结束之后,你再出门吧,为师也给你准备一些保命之物。”

陈莫白却是觉得东荒之地,到处都是危险,筑基的修为仅仅是勉强上得了台面而已,正好宗门大战之后他将青木煞全部都凝练成了青炎剑煞,可以舍去其中的一道,为骆宜萱炼制一道“青炎剑符”。

有了这个,只要不是遇上结丹修士,骆宜萱基本上可以在东荒横着走了。

除了宗门大比之外,新筑基成功的宗门真传,可以去神树秘境之中获取机缘。

李逸仙虽然也筑基成功了,但因为之前服用过筑基丹,所以只有骆宜萱有这个资格。

骆宜萱对此非常的期待,不断的向陈莫白询问各种细节。

“这秘境的话,最近有点情况。”

陈莫白不好说自己动用紫电剑斩了大道树,不过骆宜萱的话也提醒了他,这神树秘境对于神木宗和他来说,都是至关重要,可不能就这样子放弃了。

如果用龟宝传送进去的话,只能够他真身进入,危险太大。

但神木宗是掌握有开启秘境的钥匙的,傅宗绝出面的话,可以让传功部打开秘境,然后陈莫白将自己的无相人偶放进去,进去调查一下秘境之中现在是什么情况。

如果没有什么危险的话,至少可以让骆宜萱进去法宝树和天赋树那边获取自己的机缘。

正好陈莫白打算修炼长生道体,需要不少的长生树汁,他这小徒弟是水属性灵根,按照法宝树的规律,说不定可以开出一葫芦。

骆宜萱听了之后,虽然也很奇怪作为宗门底蕴的神树秘境能出什么意外,但既然是陈莫白说的,她也就乖巧的点点头,暂时先不去想这件事情。

“师妹,恭喜你筑基。”

这个时候,刘文柏和卓茗也都过来,对着骆宜萱道喜,后者略显矜持的抿嘴笑了笑,但在陈莫白身边,还是很淑女的举起了酒杯。

“大师兄与二师姐肯定也会成功的。”

骆宜萱知道自己能有今天,全部都是因为拜入陈莫白门下的缘故,所以对于小南山一脉,还是非常重视的。

陈莫白看着三个徒弟友爱和睦的画面,也是很开心的喝了一杯。

师徒四人庆祝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陈莫白带着三人在山脚之下的两亩土壤颜色比普通灵田要深许多的田地之上观察着。

“这两亩灵田终于把埋入的生息石吸收完毕了。”

昔日陈莫白斩了撼山顶的艾拓,从他的储物袋之中得到了两块三阶的生息石,回宗之后就精挑细选了两亩二阶上品的灵田埋入,然后请了灵脉部的高手设置了化散升级的禁制,平日里卓茗会时不时的过来看看。

说来也是机缘到了,卓茗之所以能够将九仞法体修炼入门,就是在这两亩灵田升阶的时候,感受到了灵地勃发的生机,映入了自身的心神之中,然后在这两亩灵田边上静坐了三天三夜,完成了肉体的蜕变,锻体术练成。

不过卓茗九仞法体能够轻松的迈入第一重,也是因为小南山灵米之类的不缺,尤其是最近五六年,顿顿都是一阶二阶灵米,再加上灵鱼灵鸡等肉食,将她身体将养的血气旺盛。

要是换成另外一个修士,可能就会在突破的过程之中,因为肉身的精元不足而失败。

“我的地母功已经感受到了这两亩灵田的蜕变,但接下来还是需要小南山灵脉的滋润,要不然这三阶的灵田,是有可能在耕种之中跌落品阶的。”

卓茗这些年锻炼下来,在灵田方面可以说是半个地师了。

地母功实在是太契合她了,很多时候,她的修为进步都是在灵田地脉之上,自然而然,就像是大地在推着她进步,草木灵植争着为她盛开。

不过她自己对此却是十分懵懂,还以为是宗门这边地脉灵气足的缘故,所以每次都能够轻松突破进步。

“你将这小南山的灵脉都化散开来,用来培养灵田吧。”

陈莫白对着卓茗吩咐道。

小南山这边的六十亩灵田,原本就是五行宗用来培养三阶灵米的试验田,理论之上是可以全部都升级成为三阶灵田的。

只不过之前因为陈莫白需要借助山顶的灵气修行,再加上他们也没有三阶灵米种植,所以只开垦了部分为二阶。

“师尊,你的修行才是最重要的,岂能够因此而耽误你的灵气用度。”

一向听话的卓茗这个时候却是摇摇头,她本来想的也就是借用一点点三阶灵气,维持住这两亩刚刚升阶完成的三阶灵田而已。

刘文柏和骆宜萱听了之后,也都是这样子劝说,毕竟东荒这边,自身修为才是最重要的。

“两位老祖将长生木赐予了我作为修行之地,这小南山的灵脉,为师已经用不到了。”

陈莫白轻描澹写的一句话,令得三个徒弟都是面露震惊之色。

那可是只有结丹老祖才能够占据的四阶上品灵脉之地,没想到竟然赐予了他们师尊这个筑基修士。

这代表着什么,哪怕是单纯的卓茗都想到了。

“师尊,你要结丹了吗?”

“算是可以了吧,但还需要再打磨一下。”

陈莫白也没有明说,免得三个弟子兴奋过头。

不过他拥有了长生木作为道场的事情,依旧是让刘文柏三人非常高兴。

卓茗知道陈莫白不在小南山修行之后,也可以放心的把小南山下的所有灵田都升级成为二阶上品。

灵田升三阶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长年累月的用地脉灵气蕴养,另外一种就是使用生息石之类的土系灵物。

“稍后为师在灵宝阁那边挂个收购生息石的任务。”

陈莫白自然是属意生息石,早点升级三阶灵田,他就可以更快的将三阶灵米培养出来。

这生息石的价格大概是在三四千灵石左右,若是要将这剩下的五十八亩灵田全部都升级成为三阶的话,大概需要二十万灵石。

对于陈莫白来说,这是可以接受的成本。

他带着三个徒弟去了神木城,找到了灵宝阁的执事长老,得知宗门宝库之中正好还有五块生息石,兑换的价格是3500贡献。

陈莫白自然是全部都兑换了,然后以同样的贡献或者灵石,长期收购生息石。

事实证明,神木宗之中弟子还是有好东西的。

这个任务刚刚发布,就有两个练气弟子接了。

只可惜卓茗鉴定之后发现,只有一块是可以用的,另外一块地脉灵气已经被损耗了太多,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果用来升级灵田的话,可能不会成功。

“唉,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是特殊的灵石,再加上自己修行的是戊土功,就将矿石之中的地脉灵气吸收了些许,后面经人鉴定之后才知道是珍贵的生息石,停了下来……”

前来兑换的神木宗弟子面色沮丧,他也是参加了覆灭撼山顶战役的,意外从某个储物袋之中得到了这块矿石,但因为见识的原因,处理失当。

生息石由于蕴含温和的地脉灵气,也是可以当做灵石来吸收的,但这一块灵石之中蕴含的灵气也仅仅是相当于五六块中品灵石而已。

直接吸收,相比起售价,实在是大大的浪费。

“五成完好,不过缺口已开,虽然后面封闭了,但地脉灵气依旧在不断的微弱流逝,你若是要卖的话,我可以用八百灵石收购。”

卓茗耳朵突然一动,接到了陈莫白的传音,然后开口说道。

神木宗弟子想要卖的多一点,但卓茗可是穷苦的散修出身,岂能让他赚到了,两人讨价还价了一段时间,最终以八百三十五块灵石的价格成交。

交易完成之后,拿到了灵石的神木宗弟子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卓茗则是带着两块生息石来到了楼上,陈莫白和骆宜萱正在这里。

“师尊,这块生息石的地脉灵气已经不足,若是埋入灵田的话,恐怕无法完成升阶的过程?”

卓茗有些不理解,陈莫白却是微微一笑将那块被使用过的生息石拿到了掌心,打量了一番之后他又给了卓茗。

“为师有个猜想,这块生息石就不要用来升级灵田了,你用地母功吸收。”

“师尊,这是不是太浪费了?”

卓茗有点心疼,但在陈莫白的命令之下,也只能够无奈的点头答应。不过这块生息石蕴含的灵气对于练气修士的她来说有点多,可能需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全部都吸收完毕。

“你就在宗门大比期间,一边斗法一边吸收吧。”

陈莫白说完这句话,先让卓茗渡了一道灵力给他,把她现在的灵根属性先记录一下。

“这神木盾你拿着。”

最后,陈莫白为了确保卓茗宗门大比的时候没有意外,又拿了一件二阶上品的防御法器给她,这样子就算是对上二阶法器,她也有自保之力。

“谢谢师尊!”

卓茗喜滋滋的接过,刘文柏那边陈莫白也把金玉斧借给他了,只不过以他的修为,估计最多也就是斩出了一记斧光,现在还在尝试演练这件法器。

“你照顾一下他们,为师先去神树秘境之中给你探探路。”

安排好两个徒弟之后,陈莫白又对着骆宜萱吩咐,后者自然是昂首挺胸,表示肯定好照顾好师兄和师姐。

……

神树秘境作为神木宗的底蕴,如果出事的话,两位老祖也会很苦恼。

所以陈莫白一说,傅宗绝也亲自过来了。

传功部的部长卢邑在老祖面前可不敢表现的气虚了,他面色红润的催动了木剑开启了神树秘境的门户。

“我们两个用傀儡进去探探路。”

傅宗绝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用了一具非常普通的青阳傀儡先踏入了秘境之中,随后陈莫白也动用了自己的刚刚制作出来的一阶傀儡跟着他进入。

无相人偶太过于高端了,他深怕被傅宗绝这个傀儡大师看出端倪。

两人进入了神树秘境之后,发现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变化。

陈莫白也引领着傅宗绝向着法宝树而去,避免被他发现自己在这里养蛇砍树的痕迹。

法宝树和天赋树都和往常一样。

于是,两人向着最后的大道树飞去。

紫电剑造成的痕迹在远处就已经清晰可见,只见原本雄壮高耸的长生木,被砍出了一道粗长的剑痕,完全可以想象之前的伤口有多么巨大,但此时伤口现在已经完全愈合了。

这等可怕的恢复力,令得当时亲眼目睹了紫光巨剑插入的陈莫白深深震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