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美酒醉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风雪一时还没有停下的味道。

大帐之内,酒至半酣,所有人似乎都迷离在了酒精里。赵人好饮,即便是在军中也甚是风行。后来赵雍下令军中禁酒,并杀了两个公然带头饮酒的宗室将领,这才刹住了这股风气。

只不过今日,有些特殊。

“老将军,今日宴请将军,实则是有事需要将军帮忙的。”赵奢一边提着酒壶给韩阳斟酒,一边对韩阳说道。韩阳虽然喝了不少,但是神志尚算清醒,听到赵奢有事相求,顿时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眼中精光闪烁。

“实不相瞒,某这次回到邯郸,乃是为了换防之事。”

“换防?”韩阳疑惑的看向赵奢。

“王令,冬日将近,天气奇寒,得知胡人将有袭边之举,为此,将某和边境将领换防,估摸着时间就在这一两日内。”

韩阳眯着眼,仔细思考着赵奢此言的真实性。若是真的,则此事则没有什么;但若是假的....

“既然是换防,为何如此着急呢?”韩阳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没办法啊,胡人也饿啊。”赵奢打着哈哈,“估计也就在这一两日了。按说应该是在今日才对,想必是因为天逢大雪,会拖后些时日。”赵奢大大咧咧的说道,似乎在说一件小事。

“贵军换防,以你我两国之协定,将军知会一声即可,何必大摆宴席,如此破费呢?”韩阳面带笑意,似在开玩笑一般。

“哎,将军此言差矣。”赵奢摆摆手,“且不说此事本就是你我两国约定所规,必须互相通报以防止发生误会,单单你我两人的交情,摆下一场宴席,作为辞别酒,也是应当的。”当初韩国和赵国就野王之事谈判时,的确约定过,城门防务由韩国负责,双方更换驻军统帅时,当互相通报。

韩阳将赵奢的话咀嚼再三,倒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只不过如今韩赵关系紧张,赵国就要换防,这似乎有些太巧了。

“此乃小事,某这就安排下去,倒也无妨。”韩阳一捻胡须,“只不过这个时候换防,似乎有些不正常。”

庞煖此刻就在赵奢下首跪坐,他虽然在和同僚饮酒,实则密切关注着上首两人的情况。赵奢告诉他,一旦情况有变,让他相机行事。是以他即便饮酒调笑,手却离佩剑不远,随时可以暴起伤人。

他正低头斟酒,闻听韩阳说道换防不正常,手一抖,酒水洒将在杯外。立刻强令自己稳定心神,放下酒壶,手却不由自主的移向旁边的佩剑。

“没办法。”赵奢也一脸“遗憾”,“天气转寒,胡人们又开始没有草场放牧了。匈奴们也开始集结南下,准备袭扰边境。若是不早做准备,恐怕代郡沦为一片残地。”他说着,又给韩阳斟了一杯酒,“小子虽然稚嫩,带兵打仗就知道冲锋陷阵,也就只会指挥骑兵。只能领了这差事,趁着年纪轻些,积累些战功,也好封妻荫子啊。”赵奢俯身在韩阳的耳旁悄悄说道,“您也知道,如今想要世袭职位太难了。野王一片祥和,如何能够立功呢?还是去边境有机会啊。”说着,他哈哈大笑,“何况,这是大王下的命令,某岂能不去遵守?”

赵奢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虽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但那是事急从权的军事行动,平日里谁敢不听军令调度呢?

经过赵奢这一通玩笑,整个宴会的气氛也轻松了起来。韩阳虽然还有些疑惑,不过这是两家商议之事,又是赵国内政,自己也无权干涉,左右不过是让赵军进城而已,也不用担心什么。于是当着众人的面,吩咐了下去。

赵奢见尘埃落定,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了下去。他端起酒杯,趁众人不注意,给庞煖使了一个眼色。庞煖会意,悄然离开,来到帐篷之外,向早就在那里等候的使者叮嘱一番,便命他立刻从水道出城。连天大雪,河水冰冷刺骨,那使者也只能忍着冰冷跳入水中,趁着守军在值庐中取暖的时候,没入水道之中出城,找到了自己早就藏好的马匹,向着黑夜奔去。

又是一阵推搡,众人明显都已经有了醉态,韩阳说话都说不清了,脚步也有些虚浮。许历在帐后观察良久,便向身后端着酒壶的小卒递了一个眼色,那士卒领会,小心翼翼的端着酒壶到了赵奢面前。赵奢和韩阳相谈甚欢,见有人端来酒水,不经意间扫了一眼,趁着没人注意,那小卒的食指有意无意的点了点酒壶,抬头看了一眼赵奢。

赵奢会意,端起酒壶,大着舌头对韩阳说道:“来来来,小子再向老将军斟满此杯!”

韩阳连连摆手,“今日已然尽兴,他日再饮,他日再饮!”说着就要起身离开。赵奢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跟着起身,“老将军老当益壮,岂是那轻易服输之人。何况过几日某便离开这野王城,若不能和将军饮酒尽兴,岂不遗憾?”

韩阳并非觉得有诈,的确是感觉自己已经有些醉了,站起来时摇摇晃晃,不能再饮。是以和赵奢推搡起来。庞煖见此,端着酒走上前来,顺手就将韩阳的酒杯斟满,持杯笑道:“将军,小子今日尚未敬酒,岂不是对您大大的不敬?”

韩阳知道庞煖乃是庞葱的儿子,也对他颇为赏识,私以为赵国这两年小将越来也多,而且都是骁将,这两人更是其中佼佼者。见这个小子向自己敬酒,赵奢又极力相劝,只得说道:“罢罢罢,仅此一杯?”

“仅此一杯。”庞煖点头应道。

韩阳不再推辞,一饮而尽。旋即起身就要离开,众人也不再阻扰,赵奢、庞煖等人相继出了大帐相送。几人又是一番推搡送往,韩阳刚刚还觉得有些清醒,此刻却有些昏昏沉沉的了。身边的副将见此,赶紧托住他的双臂。

“看来韩将军的确醉了。你们小心一点,如若不然,可在我军中暂住一晚。”赵奢脸色微红,盛情拳拳的说道。

韩阳自然不会同意此事,他挣扎着要起来和赵奢告别,却无论如何站不起来。只觉得脑袋昏沉,说不出话,只能任由他人摆布。

“多谢赵将军好意,不过此事的确不符合规定。好在路途不远,我等小心一些就是了。”韩阳的副将说道,他也觉得韩阳是真的喝醉了。

“是某唐突了。”赵奢笑着说道,“如此,则拜托诸位了。”韩国众人和赵奢告辞,上马欲行。

突然,空旷的大道上传来清脆的马蹄声,声音越来越急切。众人纷纷一怔,不知道出了何事。韩国的将领们看着疾驰而来的马匹,都傻傻的愣在原地,场面一时有些寂静。赵奢心中大定:终于赶来了,

其实,仇液的大军昨日就已经出现在附近的山坳里,并且派遣了一名士卒前来通报。赵奢这才摆下了这场宴席,目的就是让韩阳和韩国将领知道,赵军即将入城之事。

他偷偷看了一眼身后的许历,后者点点头,悄悄转身离开。

那马上的骑士骑术不错,见到众人立刻跳下马来,跑到那韩国副将面前,禀报道:“将军,门外有一队赵国士卒叩门,说是来自邯郸的换防部队,需要入城参见赵奢赵将军。”

众人一听是赵国的换防部队,这才放下了心来。赵奢哈哈一笑,朗声说道:“应该是我之换防部队到了。也算着是这两天了,不知道为何如今才到。”,说着他前行两步,走到韩阳的副将面前执礼询道:“刚才韩将军也答应了让我军队入城之事,不知道此刻将军可以开门,放其入城吗?”

庞煖知道,事情到了最关键的一步,成败在此一举。他隐约有些放不下心来,悄悄的站在赵奢旁边,等待赵奢的讯号。一旦赵奢发难,他必须一举从对方手中抢过韩阳,让对方投鼠忌器。

“这...”那副将看了看已经晕倒的韩阳,思索一阵,冷然答道:“按说此事韩将军已然下令,我等此刻让贵军部队入城,并非不可。”他话锋一转,“不过,如今天色已深,此时入城,似乎不合规矩。”

庞煖缓缓将自己的手摸向佩剑,眼睛死死的盯着副将。

赵奢眉头一皱,颇有些为难道:“可是今夜大雪,若是我军不能入城,露宿城外,某心有不安啊。”赵奢说道,“对方既然是换防,以后还是这野王城中赵国统帅,若是因此和贵方产生龃龉,恐怕于我两国之间的局势,并不有利啊。”

那副将有些犹豫,他到是不觉得赵国有诈,只不过若是让对方进城,于规矩不合;若是不让的话,两国目前势同水火,若是因为此事再雪上加霜的话......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或许只有晕倒的韩阳才无法体会他此刻的心情。他思前想后,终于横下心来,“若不然,末将可以下令,暂时让那位将军和亲军先行入城,但是其余部队,只能在城外野营一宿,明日一早,才能入城。可否?”

赵奢眉头一皱,“只能如此?无法通融?”

“主将无法下令,末将只能如此,还请赵将军见谅。”

赵奢低头思索一阵,只得苦笑摇头,“罢了,事已至此,也只能这般了。”他转身看向庞煖,“庞校尉,此事就拜托你去...算了,还是某亲自前去和仇将军说和吧。”说着,他拍了怕庞煖的肩膀,浑若无事的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庞煖会意,重重的点了点头,“将军放心,末将定然不辱使命。”(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