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沙丘离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沉寂了一个冬天,终于有了些春天的样子,就连马匹都有了闲情逸致,放肆的在草原上奔跑。看来这个冬天对于他们来说,也是特别的难熬。

这是乐毅难得的休闲时光,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这样的日子了。只不过可惜的是,这样的生活,并不能够持续很长时间。

“还有多久到达离宫。”他询问道。

“翻过这个山头,就能看见了。”随从赶紧回答道,“中丞不用着急,大王知道中丞即将前来,今日想必也不会去行猎了。”

“嗯。”乐毅没有多言。

沙丘,本是昔年商纣王享乐之地,曾在此地大兴土木,建立了豪华的宫殿,添置野兽奇珍,更有酒池肉林,男女赤身裸体,竞相追逐,欢饮达旦,直到天明。

如今,这里是赵雍为自己选定的吉壤,正在日夜修建,故去的韩倩,就安葬在了这里。

虞信遵从鹖冠子的遗命,将骨灰带到鬼谷之中,赵雍便将他的常用衣冠收拾起来,在自己的吉壤不远处为老人建了一处衣冠冢。如此种种,似乎是希望自己百年之后,还能和这两位至亲之人永远在一起。

刚刚翻过山头,就可以看见一处宫殿。宫殿距离陵寝有些距离,其形制和邯郸的王城大同小异,只不过在规模上还有些不足。

这是新建的沙丘离宫,名义上是为了消暑狩猎所用,但是赵国高层都清楚,这里更像是一座演兵场。以后每年都会有大量的部队在这里演习训练。一眼望去,满目都是帐篷和战马,更有厮杀声此起彼伏。

谁都没想到,在赵国腹地,还有着这么一处军事基地,在这里进行的,正是整编的赵国军队。

自从和韩国签订协议之后,两国便进入了相对和平的时期,并重新划定了以长平为界,并将野王划入赵国版图,两国息兵言和的内容。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乐毅、尉僚再次建议赵雍,用短暂的和平时期,推行新一轮的军队改革。

赵雍理所当然的同意。

首先打破以往的行伍制度,建立新的编制制度。以十人为一队,设立队长;十队为一营(100人),主官称“指挥”;五营为一团(500人),主官称“校尉”;五团为一旅(2500人),主官为“都尉”;三旅为一军(7500人),主官为旅帅。

虽然不懂赵雍为何要这样编制部队,但是这样编制的好处,还是显而易见的,至少所有人都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至于混乱。

其次改革军功爵制。军功爵最高为大将军(骠骑大将军、辅国大将军、车骑大将军三等),其次为将军(骠骑将军、辅国将军、车骑将军三等)、中郎将(左中郎将、右中郎将两等)、偏将、牙将、稗将、军候、军尉、兵目。共九等二十爵。

同时详细规定,非将军不得担任旅帅,非中郎将不得担任都尉,非偏将不得担任校尉,并以职务区分尊卑,而非军功,由此完成了官职和军功爵的统一。

这一条建议是赵雍提出来的,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继续完善之前比较粗糙的军功爵制,同时提高士卒的积极性;

第三,原白虎殿改为枢密院,作为军事咨询机构,协助大王处理军情奏报,人选由大王选任,不常设。这一时期的主要任务,就是进行军队整编。

自此,在别的诸侯还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赵国已经开始厉兵秣马,为接下来的连番大战做好准备。

而从那以后,赵雍就一直在这里,派太子赵章监国。

庞葱被赵雍从长平调了回来,坐镇军队整编之事,先期的工作,就是将插箭岭大营百金营和卷甲营整编成一个军。为了这件事情,庞葱可是愁白了头,没办法,百金营就是自己带出来,人走人留都舍不得。

乐毅等人被巡逻小队带入离宫的时候,赵雍正在高台上观看骑兵演练。看到乐毅前来,还没等他俯首拜见,便将他搀了起来。

“邯郸的日子不好过吧。”

乐毅见赵雍一开口就和自己开玩笑,微微一愣,继而苦笑道:“大王躲得倒是干净,可是苦了我们。”

赵雍哈哈一笑,拍拍他肩上的尘土,带着乐毅进入了离宫。

这座离宫装潢并不奢侈,只不过比含元殿要小很多。赵雍这次出来只带了芈姒一人,人数也单薄了些。

两人分尊卑落座,赵雍让人上了果品吃食,便开口说道:“有什么苦,说说吧。”

乐毅也不和他客气,直接就开始了诉苦。

白虎殿解散以后,为了处理政务,设立了政务院,并在王城一处叫文华殿的偏殿办公,由司徒、司空、司马、司寇、御史常任,太常、中尉、少府、宗正、廷尉、国尉中选四人充任,充任不常设,由天子选定,处理日常政务。比如这次赵章监国,就由中尉、少府、宗正和廷尉四人充任。

这样一来,赵国的领导机构就扩大了许多。

几乎与此同时,赵豹、赵成和肥义同时提出归家将养。赵雍押后了很久,才同意了赵豹的请求,挽留了赵成、肥义,但是司徒的人选没有再提过,只是出人意料的,将赵固从雁门郡调了回来,任司徒一职。

如此安排,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外。

“能者多劳嘛!寡人相信你们会做的非常出色的。”

“是,属下遵命。”乐毅无可奈何的说道,要是换成尉缭,早就开骂了。

“说说咱们的邻居吧。”

乐毅打起精神,知道这才是赵雍关心的重点。

“新的消息,范睢已经成为了嬴稷的近臣,日夜说服嬴稷对魏冉等人动手。据说成效显着,秦王已经有些意动了。”

“嗯,这就好。”赵雍笑着说道,“当初他违命待在秦国,寡人还生气不已。如今看来,是寡人小看他了。若真能说动秦国再次内讧,功莫大焉。”

“是,范睢功劳着实不小。”乐毅低头应道,“但是此人恩怨分明,他可以以此报恩于君上,就怕他日秦王礼贤下士,他再反复于我。”

“你的担忧也不无道理。”赵雍沉吟道,这的确是他没有考虑到的,“算了,到时候再说吧。你多加注意就好。”

“诺。”

“韩魏两家如何?”

“正要向大王禀报此事。”乐毅肃然,“据打探,最近韩、魏、齐、燕四国,相对平淡,似乎并无异样。”

“哦?这有些奇怪啊。”赵雍眉头一挑。

“的确奇怪。”乐毅冷笑,“齐燕之仇,不共戴天,怎能相安无事?韩魏一直对我蠢蠢欲动,此刻偏偏俯首帖耳。这里面,或许有些文章。”

赵雍离开椅子,在大殿内来回踱步。乐毅知趣的没有打搅,他知道,这是赵雍在思考问题,这是他多年的习惯。

“齐国和燕国,寡人没有把握,但是魏国和韩国,未必不敢对我赵国动些心思。”

“若真是他们四家联合起来,还真是一个难题。”

“是,臣下也是这个意思。并且以大王的名义拟了一个命令,发文询问牛翦等元老将领的意见,请大王过目。”

“不用看了,直接发吧,最好再询问一下各部队边疆是否有异动。”

“是,大王。”

赵雍看向殿外的广场,在那里,骑兵营的训练已经接近尾声,夕阳的余晖下,正在收队的士兵唱着赵歌,井然有序的向自己的营帐走去。放养马匹的小吏也驱赶着马群,向着军营赶来。

而在不远处,自己的吉壤还在修建之中。

“乐兄。”

乐毅微微一愣,赶紧匐匍在地,“大王何须如此,臣下断然不敢接受。”

“你还是接受吧,否则,寡人真的就是孤家寡人了。”

乐毅心头一惊,旋即明白赵雍此刻是想起了死去的韩倩和鹖冠子,心境有些黯然了。

他不该这个时候接受君王的善意,可是他心里又不忍拒绝。

“陪寡人走走吧。”

赵雍屏退了所有人,只和乐毅两人,骑着马,在草原上缓缓骑行。

“太子监国这段时间,政务处理的如何?”

“太子自幼聪颖,监国期间对臣下也是关爱有加,性喜行伍,和大王相类。”

“唔。”赵雍点点头,“章儿性情和寡人的确相若,只是以后...”

乐毅心头一跳,莫非赵雍想废掉赵章?

“大王,如此重大之事,玩玩小心,否则遗祸之广,有亡国之危啊。”

“寡人知道,知道。只是,章儿有开疆拓土之心,而无守成修养之德啊。”

赵雍当然知道,曾经的赵武灵王是因何而死,所以他断然不会重蹈覆辙。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不知不觉到了韩倩的墓室门外。赵雍带着乐毅信步走了进去,一路穿过地道,来到了死去的韩倩棺椁前。

“倩儿,寡人来看你了。”赵雍喃喃道,他缓缓抚摸着棺椁。

“别怪寡人违逆你的请求,怪只怪这个四分五裂的土地,终究还是需要统一成一个国家。而你和我,不过是这个残酷过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你累了,就先在这里歇歇吧。”

“这里山明水秀,景色怡人,附近还有恩师的衣冠冢,你在这里待着,就不会想到那些烦心的事情了。”

“你待在这里,等着寡人吧。”

乐毅没有想到,赵雍对韩倩用情如此之深,恐怕这也是他为何在韩倩和鹖冠子死后,性情大变的原因吧。

“大王,临行之前,夫人曾着臣请示大王归期。”

“日子已经想好了。”赵雍语气坚定的说道:“传下令去,七月初九,军队开拔。”

“诺。”

七月初九,队伍从沙丘浩浩荡荡的向着邯郸奔去。

赵雍站在抬辇上,目光所及,是大河的另一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