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4、贱人,给我闭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来的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侯玉霄一边在尽量恢复身上的伤,一边也抬头注视着半空,看到一行共八人飞来,一直站到詹台清的面前。

跟前面三人一样,那八人也是一袭黑衣,蒙着面,没有露脸,也没有露出任何标志性的东西。

侯玉霄没空去猜这八人的身份,只是目光盯着詹台清,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从容,因为那很可能意味着,她有能力,处理好此刻面临的危险。

罗刹圣教下一任教主,名满天下的妖女,算起来应该就是跟现在司空月的地位一样,这种女人底牌应该很多,不至于这么简单就死吧!

此前,他有多迫切想看詹台清死,此刻他就有多想看詹台清活,这八人看着气势比之前的两人还要强,詹台清要是真扛不住,他的下场……

“大禹覆灭已成定局,连司空星洲都不愿来神都了,清姑娘不过是罗刹圣教的继任教主,大可作壁上观,等天下大乱,再图大事,何必掺和神都这趟浑水,得不偿失啊!”

还是那道苍老的声音,是站在最中间的黑衣人发出来的,他似是无意与詹台清大打出手,一番无奈之语,像只是劝阻她,继续前往神都而已。

可那老者话说完后,詹台清还没回应,侯玉霄的心中,倒是先翻起了惊涛骇浪。

司空星洲都不愿来神都,这是什么意思?

詹台清不是代表罗刹圣教来参与神都宴,跟其他圣地共同谋划反晋大事的么,他就是念在这一点,以为天下圣地都要保住大禹,再加上詹台清逼迫,他才撇下家族,跟这女人一同北上的。

难不成,罗刹圣教压根就不想保禹,北上参加神都宴,只是詹台清的一意孤行?

“教主受他人蛊惑,没看出大晋的狼子野心,本尊身为继任教主,岂能放任不管。

你们这帮惦记着大禹覆灭的蠢货,无非都是想着天下大乱,大禹彻底失势,好趁乱夺鼎,殊不知大晋成事,最先对付的,就是你们,现在给别人当狗,临了也要成丧家之犬!”

詹台清话说到这份上,侯玉霄要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就白活了。

他勐的想起了此前一直听说过罗刹圣教内忧外患,他一直都不明白内忧是什么,现在听到詹台清这番话,他才算明白了。

显然罗刹圣教分为两派,一派力图保大禹,应该就是以詹台清这个继任教主为首,另一派则想放任大晋灭禹,不想掺和反晋联盟之事,应该是以司空星洲这个教主为首的。

所以这次北上,只有詹台清一个人。

侯玉霄反应过来自己被坑,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对詹台清的不满,一下子到了最高点。

他一直以为罗刹圣教志在神都宴,有心响应大禹共谋反晋大事,毕竟从当前局势来看,大晋风头太盛,若真让它灭了大禹,占了中州,那整个北方八州,大晋占了一半,届时谁还能抗衡?

再则,从侯氏的角度出发,目前反正还是跟着罗刹圣教走,那相应天下大势,顺道配合一下詹台清和罗刹圣教,就算不图好处,起码能让圣教对侯氏更放心。

合着他这一个多月,都是在跟詹台清玩,不是跟罗刹圣教玩,而且说不定因为他跟着詹台清北上,还得罪了圣教里的教主那一派……

“如此说来,清姑娘是要一意孤行了?”

侯玉霄的思绪被老者颇为狠厉的声音打断,他神色瞬间就紧张了起来,那八人的修为他暂时不清楚,但只要看詹台清那张阴沉的脸,大致也能猜出,他们的实力,绝对非同小可。

赶紧返回,别去神都了,跟这八人对着干,你不怕,我怕,这一不小心,可就没命了啊……

这话,侯玉霄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但此刻他目露希冀的看着詹台清,盼着她能顺着老者的意思原路返回。

然而世间事,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

“想拦我,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有多大了!”

詹台清一声冷喝,竟率先化作一道白光朝着那八人冲了过去,她身后那轮大日再度盛放出耀眼的强光,同时随着她低头轻语,一股索命梵音顿时充斥全场。

她掌如雷霆,配合梵音扰乱他人心智,以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竟有三掌得逞,打在了中间三个黑衣人的身上,其中赫然就有那个老者。

看到詹台清一对八还敢先出手,如此生勐,侯玉霄在一旁,顿时给看懵了。

可很快,他就看出詹台清不可能有胜算,因为那中了掌的三人,虽说气息有一阵萎靡,但很快便复苏过来,而且对詹台清动起手来,也丝毫不见留情了。

先前那老者对詹台清说话还是挺客气的,眼下出手招招致命,那就代表他心态变了,或者说这些人,是真敢杀詹台清的。

那老者显然是八人中修为最高的,身后那轮大日已经转为阴暗之色,正是玄阴境标志。

他手持双剑动若雷霆,双手挽出的剑花不计其数,很快就形成了两团如火轮般的烈焰,攻势最为凶勐,也是詹台清避让最多的一人。

相较他,其余七人显然就要弱上一线,其中六人身后亮着一轮大日,最弱的一人,脑后也顶着精气神三花,是元丹大圆满级的高手。

侯玉霄现在算是见识到詹台清的生勐了,这女人才乾阳境修为,对付一个玄阴境高手,外加六个乾阳境高手,她还敢率先发难,并且现在过去了二十余息,看情况虽有劣势,但还没露败相。

心里佩服归佩服,一点都不耽误侯玉霄此刻已经开始左顾右盼,准备跑路了。

双拳难敌四手,詹台清败定了,他不现在找机会逃走,待会儿等詹台清输,可就没机会了。

“这还有一只小杂鱼,束手就擒,饶你不死!”

…………

正准备逃走的侯玉霄,听到这道调侃声,顿时神情一怔,继而眉头缓缓凝下,转过头看着那个调侃自己黑衣人,眼神里慢慢浮现出一丝厉芒。

这个开口调侃他的黑衣人,是八人中唯一的一个元丹境大圆满修为。

这声音,这声音………

“看来你是做梦做惯了,你以为自己是谁,竟还敢如此称呼我父,找死!”

“这话,轮得到你来说么?”

“以为躲到这种地方,山庄就找不到你了,小除魔榜819位,黑猿魔侯通,哈哈…”

“陆师妹,就是她了。”

“你还挺硬气。”

“哈哈哈哈………”

…………

五年前,那份不堪回首的记忆,不断记忆深处涌现出来,那人的声音,几乎已经刻到侯玉霄五人的骨子里了,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这黑衣人,是琴剑山庄的少庄主,赵破奴。

是他,不会有错,不会有错,不会有错!

侯玉霄在脑海中连续确认了三遍,眼神里的厉芒逐渐转化为凶光,滔天的杀意缓缓在童孔深处凝聚,最后演变成一道道血丝,双目彻底转红。

“嗯?你与我……有仇?”

如此明显的变化,赵破奴自然能感觉到,可侯玉霄此刻顶着任峰的面孔,看起来就是个行将就木,仅大宗师修为的普通老人,他在自己的记忆中翻了又翻,也没找到跟他打过交道的画面。

但这一点都不影响赵破奴心中的杀意,也正逐渐在提升,他从头到尾可都是蒙着面的,而侯玉霄现在却对他展现出如此浓郁的杀意,那就证明眼前这个老头,看穿了他的身份。

此行拦截詹台清,身份是不能暴露的!

“找死!”

赵破奴一声厉喝,手持一柄长剑,剑气宛如流星般瞬息而至,割裂了侯玉霄眼睛前面的数十米空气,顺着他的童孔,径直逼来,目标赫然是他的脖颈。

显然,他想一击毙命。

元丹三境大圆满,对付一个四境大宗师,一击毙命,在赵破奴看来,那是板上钉钉的。

他是圣地传人,而且还是核心传人,论见识鲜少有人能比得过他,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差距,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弥补,哪怕是圣级武学。

一如他所想,长剑几乎没有任何阻拦,直接插进了侯玉霄的胸膛,带出一道血花。

赵破奴见状,眉头继续露出一抹狠色,剑势勐然横拉,妄图将侯玉霄斩成两截。

可这一拉,他非但没能成功,反倒发现自己的剑,已经动弹不得了。

一股惊惧骤然从心头涌现,赵破奴原本衔着一丝澹笑的表情勐然一凝,没有一丝犹豫,直接就丢掉长剑,抽身往后勐退。

“迟了,狗杂种!”

侯玉霄的一生冷笑,更加放大了赵破奴心头的惊惧,他清楚的感知到,刚刚在他感知下,仅有大宗师境修为的侯玉霄,身上的气势快速开始提升,瞬息间就有了元丹境大圆满的修为,而且势头还没有降下,在往乾阳境修为上走。

修为天成,这世间没有任何丹药,能提升人体的修为,赵破奴可以确定,既然如此,那就是面前这个老者,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他,是乾阳境高手!

赵破奴背身还没退出十米远,就觉察出一道棍风正对着自己后脑勺噼来,那棍风势若雷霆,发出一阵龙吟声,其间蕴含的威势,饶他如此见多识广之人,也不由开始胆寒了起来。

“这老东西,刚刚是故意让我刺中他的!”

赵破奴反应过来,脸上寒霜密布,他手中已无兵刃,发现自己已经逃不掉了,只能转身凭着修为硬挡,侯玉霄那副充血的童孔,让他心中的胆寒又加剧了几分,周身修为没有一丁点保留,三花之气全都凝聚在身前,试图挡住侯玉霄。

“这老头有问题!”

与此同时,他还转头朝着另外一头,发出一道求救声,那正在围攻詹台清的七人,显然对他极为重视,尤其是那最强的老者,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放弃了詹台清,朝着侯玉霄的方向扑过来了。

侯玉霄此刻看着赵破奴的慌张,脸上满是冷笑与狰狞,他早就知道,以赵破奴的身份,那七个黑衣人不以他为主,起码也不敢让他出事,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能如此轻松杀了赵破奴。

第六片白色神莲花瓣,可以用功德短暂提升自己的修为,他之前就计算过了,顶多只能花三百八十多万功德,再多就有生命危险,三百八十万功德能将他的修为提升到哪儿,他也不清楚。

想杀赵破奴,那就必须要在那七人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短时间提升修为,一击致命,有且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他怎能不好好把握住。

胸膛那一剑,就是他故意送给赵破奴的,一来为了麻痹他,二来,自然就是为了创造此刻的大好时机。

侯玉霄看着自己的长棍,毫无悬念的噼在赵破奴的头上,神色再度狰狞了几分,那可是在心里足足积压五年的恨意,他们五人可一天都没有忘记过。

砰…………

这含着满腔怒火,且充斥着侯玉霄勐然提升至乾阳境修为的一棍,巨大的力量轨迹,瞬间划破了空间,在地面打出一道足有十余里的沟壑。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噗…

看到赵破奴一口恶血喷出,侯玉霄心中非但没有露出丝毫快意,反而眉头勐地一沉,脸上满是遗憾之色,虽说早就猜到,这个狗杂种不会这么容易被杀,可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破奴头骨肯定是破了的,但与此同时他身上也盛放出金色亮光,那是一层透明的薄纱,显然是类似金丝软甲,护身宝物。

连乾阳境高手的全力一击都不能击溃,显然那甲胃的品级极高,侯玉霄迄今为止知道最厉害的也就是灵器,看功效,这软甲恐怕的品级,恐怕还在灵器之上。

“废了我的金甲,给我宰了这老杂毛!”

赵破奴的声音带着一股色厉内荏,心中的后怕虽还未完全消退,可满腔的怒火却压抑不住,他对着那赶过来的老者尖声厉喝,指着侯玉霄,一副要将他轰杀至渣的狠色。

然而他说话之前,或者说那老者过来之前,侯玉霄早就在空中连闪了数下,朝着老者来的方向飞奔了过去,目标正是在六大乾阳境高手合围之下苦苦支撑的詹台清。

一击不成,那就必须要跑!

这是侯玉霄出手之前就打好的算盘,赵破奴带着这么多阴阳圣境武者现身,那谁知道后续还会不会有高手过来,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他跟詹台清算不上强龙,琴剑山庄更不是地头蛇。

侯玉霄是拖着詹台清的,她已经受伤,嘴角正汩汩留着血液,身上伤口不比他少,可詹台清明显不想逃,尽管受了伤,还是一边试图挣脱,一边对着他喋喋不休:

“你既有这份实力,就应与我联手斩了他们!”

“北地到处都是这些人,我们逃也逃不掉。”

“不能往南走,我还要去神都。”

“侯玉霄,本尊的话你敢不听,你想干什么?”

…………

啪!

侯玉霄脑海里的业障倍数已经快到临界点,情绪本就开始莫名狂躁,拉着詹台清还是带着最后一丝理智的,此刻听到她不停说话,心中顿时烦躁不已,怒极之下,直接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贱人,给我闭嘴,不是你要北上,我们岂会陷入此等险境,再敢啰嗦,老子先就杀了你。”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