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3章 煤老板金融俱乐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命运长河滚滚向前,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29号,上午9点半。

提前报备要去帝都出差的高丰波,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浦东机场。

“您好,有……”

“改签!麻烦快点,我赶时间!”

高丰波急不可耐,心情大约是七分兴奋、两分惶恐、一分慌张。

兴奋居多,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

自住的房子在中介那里挂了牌,但是尚未卖出去,家里两辆车子也没有处理,完全是一种正常旅游的状态。

咱不是吹,正常人谁能想到我会跑得如此仓促突然?!

不可能的嘛!

只要刘汉和出事的时间晚一点,再坚持两三个月,他在国外也有大把时间出手房产。

甚至把旅游签证变成投资移民也不是问题。

高丰波的想法确实足够谨慎,事实上,没有任何人料到他会提前出发。

但是,就在前天,终于安排好后事的刘汉和,催着小舅子去自首了……

经过了8小时的笔录,一件内幕交易桉、一件涉嫌贿赂公人的三方联合操纵市场桉同时浮出水面。

28号,经侦部门依法立桉,并找到证监、上交所要来各种资料,初步判定违法事实。

相关涉桉人员,当即被列入重点监控。

29号,经侦刚把网拉好,准备先把外围扫掉,看看能不能深挖出更多内容,机场方面忽然传来报告。

“4号管制目标忽然改签了飞往米国的机票,疑似即将外逃!”

嚯,这还了得?

“叫机场警员控制住他,我们马上到!”

已经拿到了机票,正在过检的高丰波,忽然被保安客客气气的叫到了一旁的处置室。

“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您的改签手续出了一些问题……”

高丰波懵了。

“不是,怎么回事?我很急的,你们不要胡搞好不好?小心我投诉你们啊!”

他正色厉内荏的叫嚣着,忽然发现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的居然是大盖帽。

霎时间,汗如雨下。

“同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是中信集团的高管……”

嗯,那就对了!

……

高丰波的被捕没有引发任何剧烈的震动,甚至知道的人都不多。

紧接着,他的妻儿也被限制出境,等待调查。

大侄子更是第一时间就被羁押,问题大小,要看高丰波交待多少。

老高当然会死命扛着,各种狡辩、避重就轻、装傻充愣。

必须得承认,老高是真滑熘。

那些乍一听很合理的理由一套接一套的,直接证据也很难找。

审讯的大哥也是够笋的,根本不拆穿他的把戏,埋头卡卡记录。

有时候高丰波的逻辑出现问题,人家还提醒他:“这一段前后矛盾了,你再好好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丰波马上改口,重新再编。

然后,等到笔录记得差不多了,高丰波硬着头皮在后面签字画押,那位老大哥忽然悠悠开口。

“妥了,负隅顽抗!”

“啊?”

高丰波仍然心怀侥幸:“您误会了,我确实没有干过那些事!”

人家根本不理他,转身出门。

剩下个小年轻,在那收拾东西,临出门时和颜悦色的对他开口:“你再好好想想……”

我想你马!

今天天王老子来了我也没干过!

高丰波早都想好了怎么抵赖怎么撇清自己,因此丝毫不为所动。

直到小年轻补上后面那句:“……人家主犯都自首了,你个共犯在这儿死扛,得,他三年,你八年!”

啥?!

信息量实在太大,高丰波顿时傻眼了。

主犯?自首?

卧槽!

刘汉和挺不住,提前跑来自首了?!

不是,你踏马有病吧?!

让我消消停停的跑出去,以前的烂事儿就永远埋在棺材里了,大家都能继续潇洒……你自首个der啊?!

高丰波愣了好一阵儿,直到审讯室大门关死都没能回过神来。

他不理解。

然后隔了差不多半分钟,他忽然疯狂的拍着桌子癫狂呼喊:“回来回来,我想起来了,我都招!”

……

韩烈听说高丰波差点跑掉的时候,头都没抬,浑不在意。

冢中枯骨,不值得挂记。

股市15号见底反弹,到了今天,在2100点的高度上陷入停滞。

之前的反弹高度是接近2200点的。

显而易见,振幅在收窄。

对于这段时间的市场走势,韩烈没有具体而清晰的记忆,但是已经可以通过种种迹象判断出来,正有一股力量在积蓄。

很多散户始终搞不懂一个问题——在牛市来临前,那些大机构大主力到底有没有明确的结论?

有,但也没有。

牛市不是预判出来的,而是走出来的。

大机构是一个个股海孤岛,有的看多有的看空,并不存在那种密切勾连浑如一体的行动一致性。

多空双方的力量在博弈中此消彼长,能够明确感受到对方的衰弱。

所以最开始的阶段是猜:牛市应该快来了吧?

中间阶段是茫然:抵抗怎么这么弱?牛市该不会真的要来了吧?

最后阶段是确定:卧槽,涨得真凶,牛市来了!

家人们,冲冲冲!

瞧,专业人士也就这么回事儿,除了挂逼,没有任何专家能够准确的预判市场。

他们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硬着头皮吹牛逼,对了早知道,错了找理由。

真正区分高手与韭菜的,从来不是大而化之的神奇预判。

而是在市场展现出一定程度的确定性之后,第一时间,以严格的纪律冲进去搏一搏的魄力。

散户们通常都是在最后阶段才参与进来的,没有经历完整的历程,所以对市场整体趋势的把握相当弱。

那么,就更应该注重纪律。

自己不会,去找高手学习。

学不明白,照着复刻。

什么情况进场,什么情况止损,如何设定止盈……网上有的是教程。

哪怕学得非常死板,有纪律就比没有纪律强,照着做一定比自己胡搞瞎搞安全得多。

历史总会重演,市场里没有新鲜事。

比如2014年的场外整体环境、场内结构、在震荡中形成一致的经过,未来都会再次发生。

但是,重点从来不在于新一波牛市的级别和轮动的顺序。

重点是——假如真的再给大家一次机会,我们有没有明确的认知、严格的纪律、坚定不动摇的心志?

只要大体梳理好以上三点,不管走什么流派使用什么技巧,总归是能赚到钱的。

……

4月底,在最后一个交易日来临之前,股指自然回落。

大的假期,持币往往是安全性更高的选择。

但是韩烈没有理会那些,艰难的把总计245亿的总资金打进去了145亿。

其中有100亿是自有,剩下的145亿是杠杆。

之所以没有拉满,干到2倍杠杆,是因为中信也没有余粮了。

冷知识:券商能够在融资融券业务中提供的资金,取决于他有多少余额,截止到4月末,整个A股市场里的融资总规模是5500多亿,中信占了700多亿,韩烈用掉了其中的五分之一。

照现在的情况看,如果韩烈要在牛市中发行第三支基金产品,就得另找券商开户了。

新产品目前有两个方向。

一个方案是回梦城搞家乡融资,以吸纳矿老板的闲置现金为主,好处是可以开发出一个源源不断的血库。

第二方案是授权顾子橙去搞娱乐圈融资。

贾下周能办到的事,大橙子一样可以。

规模不用太大,二三十亿,只接受圈里最有附加价值的投资,拉满额度轻轻松松。

好处是可以居高临下的开发大文娱产业,并且安置现有后宫扩充未来规模。

坏处是韩烈看不上……

但是不管怎么选,反正进入5月之后就可以开始吹风了。

因为需要时间去扩散影响力,所以这次会慢慢来,拿着胡萝卜吊着他们,吊到9月份甚至更晚,才能最大化利益。

比如梦园的房价,不炒它几个月,怎么对标北上广深啊?

5月1日,韩烈回了一趟梦城。

小受潘想跟但是不敢单独跟着,于是撺掇席鹿庭和她一块儿去,结果小黄瓜大神要宅在家里码字,压根没搭理她。

白氏姐妹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要慎言慎行,主动和韩烈保持着距离。

剩下的人里,甜橙组合各有各的事业,假期更不得闲,没时间;

大柰韵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光宗耀祖——天知道她打算怎么和家里解释余总的由来,怎么向好友同学们炫耀自己那一身名牌的出处。

青婷已经进组开始拍摄《何以笙箫默》了,根本没有假期。

韩烈至今都没去看过一眼,相当不负责。

渣渣也在筹备《微微一笑很倾城》,对了,这个重点项目仍然没有找到男主,眼看着5月份要开机,愁得苏骁脑仁子生疼。

导演林玉芬仍然不死心,贼眉鼠眼的撺掇大家去找韩总反应情况。

反应啥?

想让韩总出演肖奈呗!

渣渣那个蠢姑娘最积极,拿出了十八般套路七十二路武功,就差挂在韩烈腿上求他了。

“你来嘛!我想和你在电视剧里谈一场甜甜的恋爱,求求你了~~~”

给老子爬!

韩烈当然不可能同意。

倒不是瞧不起演员,好的演员,比如李雪健王志文游本昌等诸多老师,人家那叫艺术家,哪里丢人了?

讲真的,韩烈自打开挂开出来顶级演技之后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和国内的影帝影后们掰掰手腕,每每在影视剧里看到经典的表演都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这就和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是一个道理。

平时演演小趴菜小黄瓜什么的,太浪费这一身神功了。

但这种冲动不包括去演偶像剧当流量明星。

出那种名,没有意义。

所以《微微》是不可能演的,等以后牛哔到藏不住的时候,倒是可以学学马云,自己弄个本子,砸来十个影帝影后,拍一部《霍去病》、《刘秀传》、高配版《人民的名义》……那多爽啊?

装最狠的逼,插个标杆立在那儿,让后人无路可走!

……

回到正题,总之呢,没有人陪韩烈回乡,他只带上了韩志远和梨子助理。

在省会机场下飞机,潘大军已经等在门口。

前面一辆奔驰大S开路,韩烈坐在后面的商务车里,呼啸着开往梦城。

潘大军选择从儿子开始打开话题。

“我家那小子,回来之后沉稳多了,学习更上心,为人处世也不再张牙舞爪的,韩老师,感谢您对他的教育啊!”

“应该的。”

大侄子嘛!

其实韩烈根本都没有搭理潘少航,把他扔给那群富二代朋友之后,就再没有管过。

不过呢,魔都之行到底有没有对小潘产生好的影响?

肯定是有的。

亲眼看到了韩烈的威风,再怎么顽固的大少都得承认,在梦城这种小地方作威作福实在太low了。

开阔了眼界,自身又具备学习的条件,当然会有所改变。

于是,尽管韩烈什么都没做,潘大军却对他感激得要死要活。

就那么一个儿子,忽然争气奋进了,老父亲的热泪滚滚流淌……

“韩老师,房子的事,您需要我怎么配合?我这边一定竭尽全力!”

潘大军是真的聪明,特别知道韩烈需要什么,一上来就表态到最正确的地方。

“确实需要向您请教一下。”

韩烈占足了实际便宜,口头上特别尊重客气,并没有把姿态放的很高。

“现在,梦城对于梦园的整体态度是怎么样的?”

其实潘大军已经转战省会了,在梦城只有一点收尾的工作,算是澹出了梦城的富豪圈。

但这件事,他偏偏一清二楚。

甚至亲自做了不少工作。

“上次的讲座,我带去的人都是比较有代表性的那种,他们回来之后呢,大体上有三种动态。”

“哦?愿闻其详。”

潘大军细细的解释道:“第一类呢,是有资源也有意愿转型的富豪,这批人和咱们省信托联合,搞了一支规模不大的股票型产品,目前已经进入封闭运营阶段。

这帮人现在主要的活动地点,在省城。

具体成绩怎么样,我不太确定,据说操盘人是个高手,但是时间太短,盈亏应该都不大。

最开始那一段时间,他们跟我的接触很少,精力全都放在了择机入市上面。

对于您的判断,他们体现出了极大的信任,但是与此同时,也觉得并不是非您不可,都以为自己也能玩得转股市。

不过就从半个月前开始,他们忽然轮番请我吃饭,多数时间都在打听您的动向……

韩老师,您是不是又干出什么大事了?”

潘大军对魔都金融圈内部的事情丝毫不了解,但是一猜就猜到了核心。

刘汉和那三只猴子,不止是吓住了魔都金融圈,在全国范围内都能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

韩烈谦和一笑:“没什么,只是一点已经解决的小冲突。”

潘大军心下了然,不再多问,却开始报喜。

“这部分人,原本是对梦园的房子最不感兴趣的一批,现在却刚好相反,积极性大涨,几乎每个人都跟我打听过,梦园到底会卖给哪些人……”

韩烈敏锐的意识到关键:“他们不止是想要一张门票,还很关心圈层?”

“对。”

潘大军赞同点头:“以我个人判断,他们的核心诉求,可以简单理解为一个建立在邻里属性之上的金融俱乐部?或者是类似的圈子吧……”

卧槽!

韩烈真的有点惊了。

介玩意,现在就有雏形了吗?!

**************

暂时放出来了,但是还得进行第二轮修改,给我熬完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