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亏傀儡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焦修远身化万千傀儡,愣是独自一人支撑起了【千里堂】这个遍布万仙盟各处的庞大商业组织。

各个遗迹中、鲜有人烟的荒野之上,可能都会有他的影子。

甚至能以一己之力,搅动玄黄界风雨。

颇有点以商入道的味道。

但是此人运道似乎有点不佳。

嘴上说着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但是从李凡跟他接触的经历来看,焦修远做生意却似乎经常亏本。

无论是最开始结识他的时候,他囤积了大量藏形符,结果因为五行大洞天的原因,导致藏形符价格暴跌。

还是后来辛苦挖掘出了些小药王鼎,只要等到药王真鼎回归,他必然能赚的盆满钵满。

但他却仿佛天生没那个命似的,早早就以低廉的价格把这些小药王鼎尽数卖出。

“或许的确不曾亏本,只是似乎每每都与发大财的机会失之交臂。”

“哪怕上一世跟我一起做庄灵雾草,最终也因为他的一丝贪念、收手太慢,到手的巨额财富瞬间化为乌有。”

“只有此世,他才是真的获利颇丰。也不知他身上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李凡一边思忖着,一边仔细观察着焦修远摆放在货架上的物件,看看能不能再找到诸如小药王鼎之类的物品,小小的捡个漏。

货架上的东西很杂,各式符箓、阵图、丹药,应有尽有。

李凡着重注意那些看上去大多都有点年代的物品。

它们绝大部分残破不堪,充满了历史的痕迹。

画卷、各种装饰物、不知名但已经完全没有灵气残存的法器。

李凡视线一一将其扫过。

忽的,在一副古画上停住。

神色变得有些凝重,李凡将画卷取下,徐徐展开。

并不是这幅画本身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是画上的内容,吸引了李凡的注意。

画中描绘的是一处雄伟壮丽的山门。

天地茫茫一色,数十位修士立于云端,遥指远方。

云海之中,山顶巍峨的建筑群隐隐若现。

鸾鸟、蛟龙,种种异兽穿梭于山间。

山下的广场上,站立着成百上千位稚气未脱的年轻弟子。

他们仰头看着天上的修士们,脸上满是兴奋与羡慕。

当真是好一派欣欣向荣的宗门气象!

但……

李凡曾经见过这处宗门,并且和画中的繁荣景象可谓是大相径庭。

尸骸遍地、血流成河。

山门破碎,满地废墟。

正是当初他在大玄之时,当墟渊中的浓雾散去后,他在深渊底部看到的场景。

在山崖绝壁上的刻着的【仙道亡矣】四字,在当时可是深深震撼了当时的李凡。

现在李凡已经知道,这必然是法不可同修的大劫降临后,宗门弟子互相残杀后的惨桉现场。

“这到底是哪个宗门?为何当初我会看到这里?”

要知道,每个人从墟渊底部看到的景色,都是各不相同的。

李凡能看到这处破败的宗门,或许只是因为某种巧合。

但李凡更认为,其中可能存在某种指引。

将画卷小心收起,逛了一圈,没再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

李凡来到了焦修远身边。

“焦道友?焦道友!”

李凡象征性的喊了几句,见他仍然没有反应,便伸出手在他身上摸索起来。

不是他有什么特别的癖好,而是为了趁这个难得的机会,研究研究焦修远的万千傀儡道。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虽然《奇玄真灵变》已经是一门惊世骇俗的神功了,但仍然有些小小的缺点。

脱胎自《偷天换日诀》的它,只能同时存在一具分身,着实有点可惜。

若是能综合万千傀儡道,再进一步……

“万千化身,真假难辨。”

李凡脑海中遐想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毫不含湖。

“跟真人几乎完全一样,哪怕用神识穿透感应,也难以发现区别。”

“控制核心似乎是在脑部,跟化道石光芒相似的蓝色。”

“我曾经见过傀儡死后的场景,朽木般的枯黄之色。难道焦修远的这些傀儡化身,都是用某种木头制造的?”

“”

……

李凡不断翻看着面前这具傀儡,结合自己所学,悉心感悟,觉得自己隐有所得。

正当他暗自欢喜的时候,却突然察觉焦修远的眼皮微微颤抖了几分。

心中一跳,李凡瞬间远离。

片刻之后,便发觉焦修远原本无光的眼神重新变得灵动起来。

“焦道友,你醒了?”李凡装作十分关心的问道。

“嗯?李凡道友?你怎么会在这里?”焦修远有些狐疑的打量着李凡。

李凡原本想将自己接受调查后的事情原原本本道来,只可惜已经签署了保密协议,有口难言。

只得退而求其次,告之了焦修远自己因为躲避簇拥的人群,所以才来这里稍作躲避。

“我察觉到陆溪婵来后不久,就和此具傀儡失去了联系。当时就知道是真出大事了,果然如此。”

“保密协议么……”

焦修远打量了眼李凡,猜到了他避而不谈的原因。

“难怪天权、天禹州那边,似乎也有点不太平……”焦修远双眼微眯,正欲深入思考,却无意间扫视过自家店铺,当即面色大变。

一个闪身来到货架前,他又检查了番,失声道:“怎么好像少了幅画?”

“这可是我辛辛苦苦从一堆垃圾中翻出来的!”

李凡正想说,画在自己这里。

却惊讶的发现,面前这具傀儡,居然“砰”的一声,被炸的四分五裂。

好在不是血肉横飞,而是漫天的木屑。

“焦道友!”李凡一时间也被这变故惊呆了。

“我没事!”顷刻间,又一句傀儡从柜台下钻了出来。

他满脸晦气,掏出把扫帚,清理起现场来。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李凡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做了亏本生意,所以难以维续了。”焦修远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摇头叹道。

“真是奇了怪了,好好的画怎么会不见了呢?谁胆子这么大,敢偷到我的头上?”清扫完毕,焦修远摸了摸下巴,愠怒道。

“额,焦道友,刚忘了跟你说了。在你失去意识的时候,我瞧见那副画不错,便顺手收了起来。”就在这时,他听见李凡如此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