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3章 遇到麻烦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魏武当然没有走,不过,他遇到麻烦了!

当他化妆成金发碧眼的西欧人,重新回到市场二楼,去往那个解石的地方,途径之前那个胖老板的赌石店时,正巧看见胖老板在赌石店门口和人打电话。

这回他说的是缅语,魏武听不懂,但是,他那肥嘟嘟的胖脸上,流露出来的的阴狠毒辣却是被魏武一览无余,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便开始留意他起来。

等到冷枫他们被众星捧月送出去的时候,魏武看到了胖老板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心中更加警惕起来。

当时人太多,魏武一直跟在人群的后面,默默关注着胖老板,不想,冷枫他们一出市场,就坐上了一辆等在市场门口的出租车。

等魏武跟在拥挤的人群后面,好容易挤出市场大门,冷枫他们坐的出租车已经开出去三四十米了。

这时,刚好有一辆出租车缓缓启动,魏武疾步上前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对司机说:

“师傅,麻烦你跟上前面那辆车。”

司机明显愣了一下,魏武连忙掏出一叠钱,示意了一下,然后伸手指了指前面的出租车,并把钱放在了变速箱上放水杯的凹槽里。

ahzww.org

司机便不再说话,一脚油门就追了上去,还转头冲魏武咕噜了几句,魏武一脸懵比,茫然地摇了摇头,意思是没听懂。

司机便没再说话,紧紧咬住了前面那辆车,一只手拿出放在一旁的手机,拨通了后,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便挂上了电话。

魏武现在的注意力全都在前面那辆车上,他不能确定胖老板的举动是否和冷枫他们有关系,但他不能大意。

虽然总体来说,仰光的社会治安一直比较好,但面对一笔天大的财富,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铤而走险的人。

他不怕翡翠被人抢了,隔着这么近的距离,没有人可以带着翡翠逃出他的追踪,可是,他担心冷枫他们的人身安全,万一车里有人动用了枪支,他们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

所以,魏武一直紧紧盯着前面的车,透过后窗玻璃,观察里面的动态,一旦出现异常,随时准备破窗而出。

他明白,冷枫他们是打车去往华国大使馆的,可是他不知道华国大使馆的位置,自然也不知道出租车走的路线对不对,只能让司机紧紧咬住前面的出租车,只有等前面的车子开进了大使馆,他便可以放心离开了。

魏武不知道大使馆的位置,冷枫他们同样也不知道,不过,那个驾驶员会英语,和冷枫他们交流倒是没有障碍。

缅国曾经是落日国的殖民地,很多人都会说英语,而在缅北,会说华语的更多,华国人去了缅北,往往会有一种未出国门的错觉,因为不仅大家说的是华文,店铺的招牌也是华文的,买东西也都是使用华国币。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前面那辆车拐进了一条窄巷,魏武心里开始紧张起来,示意司机赶紧跟上,司机加了一脚油,离着前面的车也就十米左右了,魏武心中稍定,这样的距离,他的威武神针可以穿透车窗玻璃,甚至钢板。

片刻后,前面那辆车驶进了一个大门,还没等魏武说话,司机一脚油门也跟了进去,跟着,就听见车后的大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魏武心知不好,连忙把视线从前面的车上转移回来,警惕地看向自己这辆车的司机。

果然,司机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把沙漠之鹰手枪,枪口直指魏武的胸口,嘴里吐出的赫然是华语:

“下车吧?会说华语的老外!你是和他们一伙的?还是和我们一样,冲着那块翡翠来的?”

如此近的距离,面对沙漠之鹰这样的大杀器,魏武也不敢轻举妄动,何况,透过车窗玻璃,他已经看到院子里,围了一圈手持自动步枪的家伙。

于是,他只得趁着开车门的机会,把右手一直紧扣着的十几支竹签,悄悄放进车门上的空槽里,然后举起双手,慢慢下了车。

下了车,扫视一圈,才发现这里是个四合院,除了面对小巷一面是高高的围墙和两扇厚实的铁皮大门之外,其他三面都是三层小楼,走廊里、院门口站满了持枪的家伙,二楼的窗户里还伸出来几支狙击枪,这玩意魏武见过几次,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冷枫他们三个也被抢指着下了车,浑身筛糠似的抖着不停,后背的衣服全都汗湿了。

也难怪,他们一介书生,那里经历过这些?

冷枫的胆子稍大一些,稍微冷静之后,便“叽里呱啦”地用英语说着什么,却是被一个家伙上来一枪托,把他砸倒在地,然后从他背后的包里拿出了那块翡翠,冲着正屋“哇哇”叫了几声。

随后,一个四十多岁貌似几分文雅的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魏武注意到,这人穿了一件僧袍,上身又在僧袍上加了军装,看着不伦不类,魏武还注意到,这人是光着脚的。

不过,这在缅国很普遍,据说,缅人用这种赤脚的方式,表示对佛祖的虔诚之至———上可知天,下可会地,我心坦诚,一心敬佛。

因为光脚是表示赤诚,所以那些沿着缅甸的大街小巷,甚至在乡村小道化缘的和尚,无论天晴下雨,一律赤脚而行,一是以此而昭示世人,自己对佛祖很虔诚;二来也是表示对施主的尊敬。

而那些对佛祖同样虔诚的施主,施舍时也要光着脚,把早晨煮好的米饭一勺一勺地盛到和尚们的钵里去,穿着枣红色袈裟的和尚们则排着长队,依次领取。

光脚头领走出屋子的时候,魏武看出了他的起脚落脚都很有章法,不急不慌,毫无停滞,完全是走禅的姿态,显然这人经常练习走禅。

而且,这人的禅意很浓,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很深的禅意,看上去气质非凡,面色庄严。

见此情景,魏武怀疑此人身具武功,可是却感受不到他身上有灵力波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