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想要看到更多风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石原崇宽的话里,意思相当明显。

用最简单的方式来概括,就是“没有名冢彦在身边参与,清水千夏无法表现得像最初拍摄短片那样出色。”

尤其是,声优和拍摄短片需要的特质也不太一样。

如果说短片的拍摄还能通过神情、动作来达到更好的效果,那作为声优,唯一能让观众被打动的,从声优本人来说,就只有声音而已。

“所以,石原先生,你的意思是?”面对石原崇宽,名冢彦觉得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实际上,我今天邀请名冢小哥你,还有清水小姐,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石原崇宽坐正了点,脸色看上去很苦。

让名冢彦着实很怀疑,眼前的声优经纪人实际上是在装作喜欢喝黑咖啡。

当然,他眼下当然不会这么说话,因为石原崇宽在说正事。

“有两个可能的选择,你们两位可以自己商量一下。”稍稍顿了下,石原崇宽接了下去,“第一个选择,就是名冢小哥你,同样成为声优,每次碰到作品,就和清水小姐一起出演。”

名冢彦的嘴角抽了抽。

石原崇宽的想法够大胆,也够让人瞪大眼睛。

但实在没什么可能性。

“不过,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并不高。”石原崇宽接下来的话语像是为了名冢彦的想法,“就算是同一个事务所,就算参演同样的动画,想要一直接到有大量互动的角色,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这位声优经纪人叹了口气,看起来有些愧疚,“这件事是我的错,之前拍恋爱短片时,我看清水小姐的表演天赋那么出色,就自说自话地撺掇她去声优学校,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

“石原先生,你先别急着道歉,不如先听听清水同学的想法?”看着眼前大叔的内疚模样,名冢彦有些哭笑不得。

“清水小姐?”石原崇宽像是落水人抓住稻草。

“我……”清水千夏有些犹豫。

她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却莫名地瞥了一眼名冢彦。

“名冢君……希望我说实话吗?”好一会儿后,少女突然看向名冢彦,扔出了个奇怪的问题。

“等等,怎么跟我扯上关系了?”名冢彦只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问号,“我在这件事里什么都没做,清水小姐你……为什么要征求我的意见?”

“名冢君只需要告诉我,需不需要我说实话。”少女看着他,话语里是少有的娇蛮。

“我可以说不吗?”名冢彦想了好半天,才试探着问道。

“当然可以。”女孩用力点头。

名冢彦当即无视一旁的石原崇宽,摆出正经的表情,“那清水同学不用说实话,敷衍一下石原先生就好。”

“名冢小哥……”石原崇宽用手捂住额头。

“嗯,我明白了。”清水千夏轻轻点头。

只不过,还没等名冢彦换口气,他就听见少女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是同一个问题,“名冢君,希望我说实话吗?”

“呃,我刚刚不是说过,清水同学不用说实话吗?”名冢彦看着女孩,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声音太小。

但也不对啊,刚刚明明摆出过那么正经的表情,旁边石原崇宽的表现也说明话能被听得很清楚……

“嗯,我知道了。”少女再次点头。

名冢彦端起眼前还有雾气附着的玻璃杯,想要喝口橙汁。

“名冢君,希望我说实话吗?”他又一次听到同样的问题。

名冢彦的动作停在半空。

他想了一会儿,放下橙汁,仔细看着清水千夏。

少女毫不退缩地与他对视。

“我再确认一遍,我刚刚应该说过……清水同学可以不用说实话。”名冢彦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旁边的石原崇宽。

这位声优经纪人看上去也因为眼下的奇怪情况而一头雾水。

“嗯,我知道了。”清水千夏这次的反应仍旧是答应。

然后是再次提问,“所以,名冢君,我可以说实话吗?”

这下子,名冢彦彻底明白了。

他看了看一旁的石原崇宽,再重新把目光停留在眼前的少女身上,多少带着些无奈,“清水同学,如果你想要说实话,我是怎么都拦不住你的……为什么一定要问这么多次呢?”

“因为我希望名冢君支持我。”

四次相似的对话过后,终于有不一样的内容出现在女孩的话里。

一旁的石原崇宽刚刚还感觉有些庆幸,但听到清水千夏这样的回复之后,身体忍不住晃了晃。

因为想要名冢彦支持,但又不想强迫他答应,所以采用多次询问的方法……

“所以,如果我不同意,清水同学就会这样继续问下去,直到我答应?”

说话的时候,名冢彦的表情一半无奈,一般古怪。

无奈自不必说,但古怪……

说真的,他不觉得自己有被这样一次又一次询问的必要。

如果少女是在向父母征求意见,又不希望顶撞父母,那这么一次又一次近乎耍赖的询问,肯定可以取得不错的效果。

但问题在于,他相对于清水千夏的身份,明明只是朋友啊?

有哪个人在征求朋友的意见时,需要采用这种方法获得支持的?

这怎么都不对劲吧?

所幸石原崇宽似乎看出了些什么,直接选择了打断,“既然这样,清水小姐不妨说说自己的真实想法。”

名冢彦暗暗吐出口气,没有出声。

“最开始石原先生提及声优的时候,我同意进入声优学校,只有两个原因。”少女没有犹豫,直截了当,“第一个原因,是名冢君可能会成为负责我的经纪人。”

石原崇宽叹了口气,瞥了眼名冢彦,眼神里多少有些羡慕。

还有嫌弃。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石原先生说过,泉小姐也会进入声优学校。”清水千夏莫名地顿了下,“而且按照石原先生的说法,泉小姐第一次遇见名冢君和我是同一天,但她却已经成了名冢君的义妹。”

石原崇宽干脆起身,“这样,你们两位容我出去透透气,五分钟以后回来。”

这位声优经纪人一边说着,一边脚步沉重地离开了饮品店。

闹了半天,清水千夏同意进入声优学校,全是因为名冢彦?

和声优半点关系都没有?

虽说石原崇宽不至于因此产生什么自卑的情绪,但对于少女的想法,一时有很多话想说,但却被堵在胸口,说不出来。

名冢彦这混蛋,真是让人羡慕啊!

推开饮品店的大门,石原崇宽仰天长叹。

至于饮品店里,被念叨的名冢彦和少女默契地望着石原崇宽的身影离开,再重新看向对方。

“清水小姐,做朋友做到这个程度,我真是有点诚惶诚恐了。”名冢彦一阵苦笑,“怎么可以因为我‘可能’成为声优经纪人,就同意进入声优学校呢?”

他的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些质问。

“不止因为这个,还因为泉小姐和名冢君的关系进度比我快。”清水千夏没有反驳,只是重复了自己刚才的答案。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名冢彦深吸口气,闭上双眼,用力揉捏自己的鼻梁。

这超出朋友的关系了吧?

这绝对超出朋友关系了!

要是换个角度来看,都已经具备病娇的一部分特质了!

别人有的,我一定不能没有。

如果我没有,那我一定弄清怎么才能有。

“名冢君不想再说些什么吗?”鼻梁捏到一半,名冢彦再次听到了问题。

“硬要说的话,或许有。”名冢彦用力拍了拍双颊,让自己的思考能力恢复过来,“清水同学,就算我是你在关东唯一的朋友,也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不只是因为这一点。”少女漆黑的眼瞳反射着他的身影,“还是因为,跟在名冢君身后,我或许能看到更多不一样的风景。”

名冢彦没有接口。

这话有点太重了,甚至在某种程度来说,都有托付人生的意思。

所谓“往后余生,我想要跟着你,见到更多的风景”。

只是清水千夏并没有这么说而已。

“先跳过这个话题,讨论一下声优学校的事情。”面对眼下的情形,名冢彦只能避重就轻,“清水同学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

“名冢君觉得呢?”

怎么又是我!

名冢彦听着女孩简短的话语,头大如斗。

少女啊,明明是你自己做出决定,要进入声优学校。

为什么要让我来提意见,替你做决定?

这不公平!

“我不清楚清水同学的想法,自然也给不出足够试合清水同学的建议。”面对少女的询问,名冢彦果断拒绝正面回答。

“嗯,那我就退出吧。”

“好……什么?”这一次,轮到名冢彦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

“我说,那我就直接退出。”清水千夏一字一顿,“名冢君接下来不会成为真正的声优经纪人,对吗?”

不好说,或许之后还得帮泉小姐做点事,提高点她的报酬。

名冢彦心里想着,嘴上没有回答。

“另外,名冢君看起来也对声优没有兴趣。”少女的声音忽然低落了些。

怎么又跟我有关系了?

名冢彦更加摸不着头脑,甚至觉得今天经历的一切都是虚幻。

“清水同学的意思是?”既然理解不了,而女孩的表现又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名冢彦只能选择把问题问完。

清水千夏刚想回答,就看见石原崇宽推开大门,重新走进饮品店。

名冢彦一时像碰到了救星,“石原先生,你刚刚说的,第二种可能的选择还没说完!”

石原崇宽愣了愣,然后反而苦笑起来,“还可能有什么第二种可能的选择……不过是看清水小姐想不想主动退出声优学校而已。”

他望了望窗外,“如果不是喜欢声优这个行业,只是将它当成单纯的工作,那还不如去外面的会社里找一份工作……稳定,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不像声优,试音就是一切,拿不到配音机会,就是什么都没有。”

名冢彦几乎绝望。

怎么石原崇宽跑过来,就净给他还有清水千夏倒凉水?

起码说两句鼓励的话吧?

“我是认真的,名冢小哥,还有清水小姐。”石原崇宽叹了口气,“声优绝不是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的职业,如果没有做好那样的准备,还不如早些退出。”

名冢彦眼前一片灰暗。

说好的出来谈事情,结果谈着谈着,谈出来个不继续当声优的结果?

“我的话和建议都说完了,但具体怎么做,还要看清水小姐和名冢小哥你们的商量结果。”石原崇宽看着名冢彦已经见底的橙汁,还有清水千夏从他进门至今就再没有动过的橙汁,“走吧,我送你们去隅田公园,那里可以边走边谈事情。”

“嗯。”清水千夏出乎名冢彦意料地跟随而起,走出大门。

只留名冢彦一个人在发愣片刻之后,头疼跟上。

……

到达隅田公园,石原崇宽果断把两人扔下车,自己却留下了一句“我会找个能停车的地方等着,你们两位可以慢慢商量,商量好再找我”。

在汽车渐渐远去的声音中,名冢彦和清水千夏来到隅田公园的河岸旁。

河岸上有着泾渭分明的两层步道,低层靠近河岸,可以观赏河流。

高层樱花树遍布,花季之内常有花落如雨。

两人走在高层的步道上,看着上方的樱花树,还有身前身后的人流不息。

“名冢君,我有个小小的问题。”抬手恰好接住飘落的花瓣,少女轻轻吹了口气,看着花瓣飘落在地上,融入不可计数的同类们。

“什么?”

“名冢君的名字里……彦这个字,是因为什么而取的?”少女转头,看着名冢彦,眸中有些探究的好奇。

“这个字嘛……因为关西贴近东国,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带上了彦材的意思。”

话题没有直接来到声优这件事情上,名冢彦稍稍轻松了些,“不过我是个孤儿,所以当年究竟是谁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已经记不清了。”

“看来那位长辈,是期望名冢君能够成为出色的人呢……”少女轻声呢喃,“名冢君觉得,自己会成为出色的人吗?”

“这可不好说,至少现在,我还要先担心有没有钱继续上学的问题。”名冢彦轻拍肩膀,拍去想要停留住的花瓣。

大约是樱花的花期将要结束,四月底的隅田公园里,樱花从树上脱离,落到地上的次数和频率,都比名冢彦想象中多得多。

“那我的名字呢,名冢君能猜到,爸爸妈妈为什么会让我有‘千夏’这个名字吗?”

少女歪了歪头,自然地伸出手,拂去停留在名冢彦发梢的樱花。

“千夏……”名冢彦不自觉地右手捏了捏下颌,摆出思考的姿势,“其实按照大家的习惯来说,这个名字并不算少见……至少比我的单字名常见多了。”

“名冢君的意思是提示不够?那这样的话……”面对名冢彦说出的事实,少女似乎有些苦恼,“这样,再给名冢君一个提示。”

“我的耳朵已经校准完毕。”

少女“噗嗤”一笑,“可以拆卸下来,好好清洗养护吗?”

“这大概不行,我还是想要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良好形象。”名冢彦一本正经,“就算要拆下来,那也得成对拆,最好还能戴顶假发,加装个毛茸茸的兽耳。”

“所以名冢君喜欢毛茸茸的兽耳?”少女似乎抓住了什么,“是我以前没有听到过的事情呢。”

“咳咳,我们回到正题……清水同学刚刚说的提示,究竟是什么?”

名冢彦咳嗽两下,将话题强行扳正回来。

“嗯……联系一下我的出生地,我的家乡,北海道。”清水千夏没有纠缠,相当大方地直接给出了提示。

“北海道……千夏……”

将这两点加到一起,名冢彦忽然反应过来。

北海道是全日本最冷的地方,但少女的父母却为她起了个“千夏”的名字。

“是因为北海道的冬天太多,想要让清水同学见到更多的夏天?”

“猜得很对呢……不过还是有点小小的偏差。”少女先是点头,再是摇头。

名冢彦适时做出疑惑的表情。

“不仅是因为北海道的冬天太多,夏天太少,更因为冬天的北海道一成不变。”少女望着地面,迈着可爱的步伐,似乎想要绕过地上的花瓣,“爸爸妈妈给我的名字,还有想让我看到更多东西的意思。”

“也是因为这一点,他们才会同意让我来到关东。”女孩在花雨中转了个圈,引来路过人们的目光。

“所以,清水同学……”名冢彦隐约想到了些什么,但却不敢继续深入。

“在来到关东以后,在见到名冢君以后,我见到了更多的风景,更多有意思的事情。”少女语气平常,“便利店、黑道、恋爱短片、声优……都是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而这些,都是跟在名冢君身后,才看到的。”

步道上花落如雨,名冢彦呆若木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