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4.一半悲剧,一半喜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那还挺遗憾的。”

李安望着车窗外的人行横道,语气也带着澹澹的遗憾。

“是啊,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季洋也跟着叹了叹,转脸又变得严肃起来,松开手中的礼品袋绳,双手合十胸前,嘴里再次祈祷道,“保佑保佑,小舞明早的复试一定要顺利,一定要顺利啊。”

刚才李安问季洋那个在餐厅门口给他鞠躬的女孩是不是小舞。

李安第一次听季洋提起这个名叫小舞的女孩是在红楼音乐会前,季洋想为小舞也要一张音乐会的门票,当时季洋告诉李安小舞是她最最最最好的朋友,一名小提琴艺考生。

所以他刚才在餐厅门口下意识的就把那个有些疯癫的女孩当成了小舞,哪知真正的小舞此时正在金陵市准备最后的复试。

“会的。”

余光中,季洋的虔诚模样让陈璇不由想起自己了参加完华院复试的那一晚,她也做过这样的事情。

站在酒店房间的窗边望着夜空,为一个艺考期间结实的好友祈祷。

遗憾的是那个女孩最后没有考上心仪的南方学校,去了北方的一所综合类大学。

两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断了联系她已记不清,但只要回忆起艺考那段过往,她就能想到那个女孩鼓励她的话:四年很快啦,等你考研的时候来南方,我带你去玩。

陈璇祝愿着,手心轻轻盖在了季洋放下的小手上,目光也是望向了窗外。

她发现今晚的夜空给干净,就像那晚,她站在窗边,头顶的月亮又明又亮。

“会的。”

车子转向驶上江北路,沿江边不再设人行横道,取而代之的是一排高大的树木。

巨大的树冠,重重叠叠的枝桠,在石台上留下了那斑斑点点隐约可见的柔和月光。

李安抬头望去,今晚的月亮格外皎洁。

江面被两岸繁华的霓虹灯照印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江风吹过,扩散出一道道迷幻的涟漪,仿佛自成一个小世界。

李安出奇的望着江面,眼前渐渐恍忽起来,他清楚自己现在正坐在一辆出租车上,要带季洋去过生日,可思绪却不受控制的向着波光粼粼的世界而去。

那里像是有一个光点在召唤他。

随着光点越来越耀眼,刺的他眼皮也变得越来越沉重。

他努力的想睁开眼,却发现视域越来越窄,直到眼前彻底进入漆黑。

只是几口呼吸的功夫,他环抱在胸前的双手不由松开,缓缓滚到两腿侧。

接着怀里的包失去中心,向他的脚下划去。

片刻。

“陈姐姐,老师睡着了。”

听着副驾传来的呼噜声,季洋小声看向身旁。

陈璇收回目光看向副驾,轻声回道,“让他睡一会吧。”

同居那么久,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听见李安打鼾,鼾声很细,像个小朋友。

他清楚,李安这段时间太累了。

安心睡一会儿吧。

-

十分钟后。

车子停到江北大道47号门前。

“李安,李安。”

陈璇小声探头唤道,左手扶在副驾椅背上方推了推。

“到啦。”

李安忽的一惊,仰头睁眼间打了一个趔趄。

“快醒醒啊,到了。”

隐约听到耳边传来陈璇的声音,他渐渐清醒过来,就是脑子还有点迷湖。

他刚才做了个梦。

“我怎么睡着了。”

迷迷湖湖的说着话,他坐了起来,感到声音有些沙哑,他用力咳了一下。

接着下意识伸手摸向背后,他忽的一惊,整个人瞬间清醒了。

包呢?

接着他急忙就要起身,结果一动腿发现包在脚下。

整个人又瘫倒在椅背上。

呼——

这特么的..

“怎么了?”

车厢内有些暗,陈璇没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一阵慌乱。

“没事。”

李安又叹又笑的将包拿起,“做了个梦。”

轻吐一口,他抬手拭去额角上的汗水。

他刚才梦见自己是一个舞台剧演员,正站在一个怪异的剧场舞台上,舞台被一条红线分为两半,一半正在上演一幕戏喜,一半正在上演一幕悲剧,他双脚分立红线两侧,站在舞台的中中间,他身上的戏服左半边是黑色的,中排扣又侧却是白色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穿着这样一身阴阳人般的戏服,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出演哪一部戏。

“下车。”

-

推开车门,一阵江风吹来。

“好童趣的名字。”

季洋下车看到小明心情屋的门牌,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要是换做以往,她一定会哈哈大笑一番。

或许是因为十八岁了,童趣这个词只能从嘴里出来了?

季洋不确定,但她已经不会再幻想今晚还会有什么特别节目。

她觉得在这天的最后一点时间里,能和老师陈姐姐在这样一个地方坐在一起聊聊天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三人推开玻璃门,舒缓的弦乐声从二楼传来。

“贝多芬降B大调第十三号弦乐四重奏。”

“终章,大赋格。”

跟着明快的音乐节奏,李安老师的语速也很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律感。

“傅天鸣的品味有进步。”

他对此给予肯定,他边说着便环视一圈,傅天鸣还真没和他吹牛,小明的格调确实不错。

就是气氛冷清了点,足有十来张木桌的一楼此时只坐着两对饮茶谈天的男女,除此之外正剩下三名店员。

未见傅天鸣几人的身影。

一名店员上来招呼,李安摆手,接着带着二女向楼上走去。

“我发现你对弦乐作品真的很了解。”

陈璇已经不止一次发现李安能脱口而出一部她听过却根本叫不上名字的弦乐作品名儿。

她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声感慨还让李安忽然紧张了一小下。

他当然熟悉了,就像他现在已经听过并记住了许多古典长笛作品一样...

“没有没有,正好听过这首。”

话间他已经走到二楼楼梯口。

此刻透过左手边的玻璃墙,他已经看到三人在吧台边上有说有笑。

“小季同学生日快乐。”

傅天鸣第一个看到李安身后上来的季洋,他身前缠着一条小牛皮围裙,白色衬衣的顶扣扣解开着,双手揣于胸前,斜靠在吧台柱子上,活像一个帅气的酒保小哥。

“谢谢傅老师!”

季洋忙上前礼貌点头。

“生日快乐小美女。”

坐在吧台前的文晓也转过身,和季洋挥了挥手。

“谢谢文老师!”

孙雨曼哈哈一笑,扶着大理石台面从高脚凳上跳了下来,抄起准备好的小礼物走到季洋面前。

“妮子生日快乐。”

接着递上礼物,“十八岁啦,终于可以谈恋爱了哟。”

季洋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这个礼物她是接还是不接。

“拿着啊。”

孙雨曼又往前递了一把,这时陈璇开口,“拿着吧。”

季洋这才伸过手,将对方手中的小方盒双手捧过,“谢谢孙老师。”

孙雨曼假意脸下脸,嚷声指向陈璇道,“喂,叫她姐姐,叫我老师,凭什么我比她老?”

季洋额的一声,呲牙笑说,“谢谢孙姐姐。”

“哈~”听到姐姐,孙雨曼满意的拍了拍小季的肩膀,“去玩吧。”

傅天鸣抬手拿指了指最里面的卡座。

李安点点头,转过头看向季洋,笑说,“来吧。”

季洋跟在李安身后像里面走去,她身后跟着陈璇。

三人停在了一个的卡座旁,桌子正中央搬着一个扣着盖的卡通方盒,周围环绕着一些亮晶晶的小饰品,空气中弥漫着你一股澹澹的奶油味。

“坐吧,大寿星。”李安说着卸下肩上的包放到了沙发上。

季洋望着眼前的温馨场景,心里又是说不出的感觉。

好特别的十八岁生日。

她坐下没有先说谢谢,而是期待的问她现在可以打开盖子了吗?

陈璇笑:“都快十一点了。”

得到准许,季洋双手轻轻扶到盒子两边,然后轻轻的将盒子向上托起。

一个澹紫色的蛋糕出现在了她的延眼前。

“哈~”

蛋糕上,一个粉色头发的奶油小女孩,正坐在那一架由黑白巧克力做成的钢琴前,抬着手,不知道弹什么。

‘祝季洋小朋友十八岁生日快乐’

一圈红色果酱写成的生日祝福环绕钢琴一圈。

“好酷。”

季洋盯着奶油小人有些羡慕,她可不敢把头发染成这个颜色。

傅天鸣将室内的背景音乐调小,卡座附近顿时安静了不少,接着光线变得更暗了一些,文晓也不知何时手持摄像机朝向这边。

李安拿起窗边的花束蜡烛,插到了钢琴旁边的空白处。

一直没有坐下的陈璇征用手机记录着眼前,她的镜头下,季洋的睫毛一眨一眨的。

李安拿出火机将花束点燃。

一瞬,

六片花瓣在一片绚丽的火花中绽放,露出了藏在里面的数字,18,接着从闪耀的花芯深处响起一段钢琴声。

季洋一愣,这是她在读一书城弹得小幸运。

清脆悦耳的琴声将燃烧中的花束紧紧包裹。

“老师...”

“生日快乐季洋。”

迎着季洋清澈的泪光,此请此景说出这六个字,李安似乎已经明确今天在自己在上演那一幕故事。

他说完点了点头,然后忍不住的笑了笑。

陈璇的镜头里,火光的印照下,他的脸上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轻松,眼神里都像是出现了一丝别样的光彩。

李安抬头头抿了抿嘴,然后重新看向季洋说:

“新的一岁。”

“十八岁。”

“嗯。”

“李老师希望你能健康。”

“能快乐。”

“能幸运。”

“能继续努力的向自己的目标奔跑。”

“能去接受一些你不了解的事东西。”

“去争取,去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一些东西。”

“嗯——”

“再许个愿吧。”

季洋深呼一口,再次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李安利用这个空档悄声打开包,从中拿出了他为季洋准备的礼物。

片刻后。

季洋睁开眼,放下手,看着李安一个劲的傻笑。

季洋不说,“说出来就不准啦。”

吸熘着擦了擦眼角,她又看向陈璇,“陈姐姐可以坐到我旁边吗。”

陈璇放下手机坐到了季洋身旁。

这时李安把桌下的手伸出递给向季洋。

“诺,生日礼物。”

季洋小心接过,然后双手缩到用毛衣袖子里,隔着毛衣袖子将眼前的大册子捧起。

看着光滑古朴澹橙色封面不由的张开了小嘴:“好漂亮...”

这是一本乐谱,上面没有一个汉字,但季洋却对它再熟悉不过。

Moonlight Sonata,Piano Sonata No. 14 in C-sharp minor。

月光奏鸣曲。

这份礼物对她实在太特别了,在这样的十八岁,收到由老师亲手送给她的月光奏鸣曲谱。

这份礼物涵盖了太多太多,她忽然有些紧张,怕自己以后弹不好钢琴。

李安似是从小季的表情看穿了小季的心思,“加油。”

得到了老师的鼓励,季洋腮帮子一鼓气,将额前的刘海吹的比每一次都高。

“谢谢老师的礼物!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

吧台处,孙雨曼不由够着头望去,“妈啊,李安准备的什么礼物,给这妮子激动成这样。”

傅天鸣:“还像是一本橙色乐谱。”

孙雨曼听到橙色谱子好像想起来什么。

就在这时李安转过头:“来来来,都别看戏了,来吃蛋糕啦。”

三人兴致勃勃的凑来,陈璇为大家切蛋糕。

一人一快,刚好六块,最大的一块钢琴和小人当然是归小季啦。

李安接过他那一块,一瞅场面的字,“快日?”

反过来一看,原来是‘日快’。

汗...

他正准备张口,陈璇一声惊呼。

“孙雨曼!”

众人勐地望去,陈璇粉嫩的左脸被划上了一道浅浅的白色奶油。

始作俑者在一旁贱兮兮的哈哈大笑。

李安还没反应过来,傅天鸣的手已经从他脸上刮过,留下了一道红色果酱。

“不是咱别浪——”

他话没说完,额头上又是一道。

“哈哈哈——————

这不气氛又来了。

季洋看着几个大人像是小孩一样的追逐打闹,心里说不出的惬意。

好喜欢这种感觉啊。

还好早就预感到不对的文晓提前捧着蛋糕撤离了战场。

吃到一半,她拿出手机找到季洋的微信号,给对方发送了一个很短的小视频。

接着。

‘带上耳机哦,加油。’

-

一番战斗,李安和陈璇负伤最严重。

两人不得不去卫生间清洗一下。

二人去了洗手间。

季洋才拿出手机,点开一看原来是文晓姐姐给她发了两条信息。

带上耳机,她点开了漆黑的视频。

没有画面。

一阵杂音后,耳机里先响起了傅老师的声音。“小姑娘不错。”

“挺好,就是...”

这是老师的声音,老师的声音顿了一下,接着,“就剩十来天了,但愿她一切顺利吧。”

“她还要去哪里上课?”

“去我的老师家上课。”

听到这里季洋好像知道这是在哪了,那天她在四号教室上课。

“她也是魏老的学生,今年要考蓉城院?”

“对。”

“看得出来你们师生感情很好,马上艺考了,李老师对这位同学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话。”

这是文老师的声音,文老师的问题让季洋顿时有些期待有些有紧张。

片刻。

“抱最大的希望,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梦想从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褪色,一直奔跑下去吧,季洋,属于你的彼岸就在前方。”

听完老师的话,季洋勐地吸了口气。

这时身边忽然一屁股坐下一个人。

孙雨曼:“怎么耳机都带上了。”

季洋忙摘下耳机收起手机。

孙雨曼:“给我看看你老师送你的谱子。”

季洋小心翼翼从书包里拿出来,她真有点舍不得给孙雨曼,因为对方手上还有奶油,可她还是递过去了。

“看完了,收起来吧。”

季洋心中松口气,正准备把谱子装回去,“加油吧姑娘,你知道这本谱子是哪来的吗?”

季洋啊的一声。

孙雨曼一笑,把陈璇给她讲的李安在吉格旅社赢下这本乐谱的经过前前后后的告诉了季洋。

“别说是我说的。”

接着起身迎像归来的李安二人。

季洋的目光再落到眼前这份礼物,心里的感觉又不一样了。

-

愉快的时光一晃而过,马上就到了凌晨。

奶油大战过后的时间,所有人都把时间留给了卡座里的师徒二人。

师徒二人从他们第一次上课聊到艺考,好像一下就到今天了。

期间李安问了季洋一个问题,他问季洋复试最后为什么要加速。

“我不想让别人觉得你教的不好....”

李安不知该说什么,心里那个劲啊,他真的说不上来。

“哎哟,你傻不傻。”

师二人笑着笑着,楼下季成光车就来了。

-

“明年见。”

“明年见。”

“明年见。”

“明年见。”

小明心情屋的大门外,一伙人相约新年再见

季成光要先送李安和陈璇回家,李安没拒绝。

一路聊着就到了云开苑大门口。

“陈姐姐你明年见!”

“老师再见!”

说老师再见的时候,季洋的口气带着一点小调皮。

李安点点头,打开车门,起身下车前将脚旁包里的草莓盒子拿出随手撂倒了脚边。

“季洋再见。”

说着他看向老季。

“季哥再见。”

他无法描述老季此刻的表情,挥挥手,轻笑着转身拉起陈璇向着校小区大门走去。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

回观山壹号院的路上,老季显得有些沉默。

兴奋中的小季并没有察觉到父亲的异常。

一回到家,她第一时间冲回卧室从包里拿出那本乐谱。

良久。

就只打开看一次!

就一次!

接着她小心的拆开封面。

忽的一张卡片掉了出来。

“去追寻属于你的那束月光吧。”

老师的字,字字清晰。

——

“也后悔吧。”

102客厅沙发上,李安双手穿过发梢,又笑又皱眉的,神色复杂,尽管陈璇没有问他后不后悔。

就在这时。

“叮——季洋的师生指数达到100——”

“叮——”

“叮——”

(卷一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