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 大夏公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如今乔坤的相貌与之前大不相同,但夏花还是认出了他,而且还十分确定,也不知道她是通过何种方法。

乔坤拥着怀中的夏花,一时难以理清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情。

两人分别的时候,还是十年前,那个时候夏花还比较娇小,刚刚开始显出几分姿色,如今却长大,比之前更美。

这确实是夏花,却又不是以前的夏花。她长大了,身上有太多古怪。

明明乔坤有神明感应情绪之能,也只能模湖感应到夏花的情绪。

出现这种情况有几种可能,要么夏花有极强的修为,或是有极强的气运,或是有重宝护身,或是夏花对他有深深的戒备,或者兼而有之。

乔坤更倾向于夏花有重宝护身,因为他能感应到夏花的仙道修为全无,武道修为精进,却无法看清楚夏花目前的武道境界,也看不清夏花的运数。

不论她是谁,她是夏花。

乔坤心思转动,并没有询问夏花这些,只说:“这十多年,你还好吗?”这十年她是怎么过的呢?是不是开心呢?她既定的命运又是什么呢?

“九年。”说话间夏花将脑袋搭在乔坤肩头,“九年四个月十七天。”却不答乔坤所问她过得好不好。

没错,两人分别其实不过九年四个多月而已。不过乔坤所说也不错,如今刚过了年,当然也是十年。

感受到少女散发的温暖气息,乔坤心下已然有所猜测,只怕她过得并不如意,便又问道:“你回来了,以后还走吗?”

乔坤藉着模湖的感应,知道夏花对他有一种依恋,但这却非是爱恋。

“我不知道,或许应该不会……”夏花这么说着,显然也有些纠结。

这时却听有一老者的声音响起,“罪民费仲拜见公子。”

即便听到这话,夏花也没有想着从乔坤怀中离开,反倒是乔坤先承受不住,放开夏花,见说话之人果然是大商中大夫费仲。

当初姜子牙冰冻岐山,生擒费仲,乔坤对费仲早有承诺,便以军功救了费仲一命。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费仲,便将费仲放到自己封邑中,由黄飞虎原来部属的老兵看守,以防费仲向朝歌递送情报,到现在已经六年了。

六年不见,费仲脸上多了些皱纹,还有了许多华发,老态已显露。

乔坤上前,将费仲扶起,“费大夫何至于此?竟有了这许多华发?”他虽然让黄飞虎部将看守费仲,却没让部将为难他,没有限制他的人身活动,如何不过六年这费仲便已显老态?

费仲连忙开口,“不过罪民而已,如何敢当一声大夫?”

在乔坤感应中,费仲这不像是自嘲,是真觉得自己是罪民。

乔坤虽然心下奇怪,却还是给费仲探查脉息。

他好歹也跟着姜子牙学过些医术,又有莲花化身经验分享,对于医道也稍微懂一些。费仲脉息浮而无力、虚而艰涩,是忧虑伤脾之象。

乔坤顺手给费仲刷了回春之术,他有“司命”少部分权柄,一道回春术,便很有效果,费仲呼吸平稳有力了许多,脸色也开始红润。

乔坤又劝费仲,“费大夫,你又何必忧心?”

虽说费仲被限制只在封邑附近活动,略有些不自由,但比死在冰中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呢?

这时费仲旁边的人开口说话。这人是乔坤封邑的最高长官,也就是宰,他名字也很随意,名为叔宰,因是他家中第三个孩子,故此得名。

叔宰上前对乔坤行礼,又为费仲鸣不平,“公子,这六年来费大夫夙兴夜寐,协助下官管理这封邑,辅助培育稷、粟,实在劳苦功高。”

乔坤心头古怪,合着费仲显得苍老还是因为帮他打理封邑?但不过只是千人的封邑,又能有多少工作?需要这么辛苦?

乔坤细细盘算,他封邑虽然不大,但要做的事却很多。各种粮食的育种工作,套种间种的实验,棉花收获之后纺织以及量体裁衣,甘蔗的培育,红糖的制备。

还有棉布、红糖的销售,和商人的谈判等等,这些似乎都不是叔宰能做到的,还真就非得费仲不可。费仲辛苦,其实是因为乔坤领地没有人才,没有人和他分担。

想到这,乔坤反倒对费仲有些歉疚,又想起当日对费仲的承诺,便介绍夏花,“这就是夏花。”

“我自然信得过公子。”费仲说着,又见过夏花,“见过小姐。”乔坤听着这声小姐分外真诚。

夏花看着费仲,眉头轻蹙,似乎有些不满,“我不是什么小姐,我只是公子的侍女罢了。”

费仲还欲再说什么,乔坤已经握住夏花的手,“不是侍女,我从未把你当作侍女。你是我的家人。”

夏花望着乔坤,没有言语,这时花斑豹和火眼金睛兽赶来。

花斑豹上坐着姬昕柔和散宜莲,火眼金睛兽上的却是龙环,想来是它们追着乔坤至此。它们乃是仙兽,此处又离西岐很近,它们自然很快过来。

小莲在花斑豹背上还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是昕柔姐姐非要过来看看。”

想来龙环跟着她们过来,是不放心姬昕柔的缘故。好歹她也是大周公主,在城内还不妨,到城外怎么都得有人跟着吧?

龙环自然也认得费仲,但见着费仲,却十分平静,没有多言。费仲在封邑六年,纵有龃龉,也已经放下。

姬昕柔从花斑豹上飞身跃下,打量着夏花,问乔坤:“弟弟,她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何就拉拉扯扯在一起?”言语间竟然有些不依不饶。

还好搂搂抱抱的时候没被她看到。乔坤内心忍不住吐槽,连夏花在封邑的消息都是这小姐姐提供,怎么不顺便问一下夏花的来历?

夏花对姬昕柔行礼道:“见过小姐,我已然跟小姐讲明,我是公子的侍女。”

“侍女?”姬昕柔露出狐疑的神情,一点都不信,“我怎么不见谁家侍女有这气质?”

姬昕柔的话也正合乔坤的意,便开口道:“小姐姐你说得对,夏花她不是我的侍女,她是我的家人。”

“家人?”听到这话姬昕柔当时就有些炸毛,人激动起来,“她是你的家人,那我又是你什么人?”

“你是我小姐姐啊,你是我亲人,而夏花她是我家人。”乔坤虽然感到奇怪,还是照实回答。

“我就不是你的家人吗?”姬昕柔说完又茫然起来,“家人和亲人到底谁重要?”

旁边小莲怯生生地说,“我想可能还是家人更重要吧?”

听闻此言,姬昕柔更显幽怨,眼中似有泪光,嘴也都了起来,显然有些不满意。夏花却是平静,“我能够守着公子,侍候公子我就很开心了。”

唉,乔坤轻轻摇头,只说道:“我们先吃饭。”

这话说出口,姬昕柔竟然不哭了,旁边火眼金睛兽流出了哈喇子,剩下的人等都不明所以,但也没有拒绝。

既然大家都同意,乔坤也便催动灶火开始做饭,叔宰、费仲、龙环连忙劝阻,只说他不该做这种事。

乔坤却无所谓,他就是“东厨司命定福神君”,他都不做饭,那谁还能做饭?

夏花想要帮忙,却被乔坤拒绝了,颇有些闷闷不乐。

不多时,色香味俱全的几道菜便做好,放到众人面前,便连火眼金睛兽和花斑豹也有。

如今有“东厨司命定福神君”的加持,乔坤做的菜能够让人幸福,这种能力更类似于规则和技能,被天地所承认。

夏花、小莲、龙环、费仲、叔宰从未吃过乔坤所做饭菜,反应自然巨大,皆露出来幸福的表情,沉醉其中。

而后夏花一丝气息泄露,真气流转,堂皇大气,又让人感觉温暖,这分明是修成了武道传说,而且这功法乔坤还认得,这是“金乌焚天”!

是大夏朝王族夏后氏所修行的武道功法。

原来夏花竟是大夏苗裔。乔坤瞬间便将一切想明白,她的出身,她的遭遇,她会遭到那么多苦难,因为她本是大夏朝的公主。

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她竟然继承了夏的名号。

难道那所谓的命运是要光复大夏的荣耀吗?这就千难万难了。乔坤略有些后悔。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他也不明白为何费仲要帮助夏花,莫非这费仲也是大夏十二氏族吗?

这么想着,夏花第一个清醒,明显她的修为和心性是所有人中最强。

她望向乔坤,又说道:“公子,我好想你。”

乔坤又说了一遍,“你是我的家人。”只是这一次的意思和前两次不同,若他猜测没错,他也是大夏十二氏族,应该他来保护夏花才对。

到底是什么样的命运才能让夏花与他相遇?还是说,大夏苗裔血脉中便有这种注定相逢的力量呢?

过得会龙环、费仲纷纷清醒,龙环向乔坤告罪刚才失态,至于费仲,则问道:“莫非公子也求过‘东厨司命定福神君’赐福?”

“并未。”乔坤摇头,又说道:“我和东厨司命定福神君也没什么关系,他是他,我是我。”

这有点此地无银的意思,费仲自然了解,便问道:“除了让食物美味之外,这神君可还有其他本领?可否让食物治病?可否让食物保存更长时间?”

这还真是有意思的问题,乔坤以前从未思索过。如今细细感应神职,又取出一些食物感应,最后点头。

费仲喜出望外,连忙道:“还请将方法告知,若得此种方法,西岐定然实力大增。”食物若不好好保存,容易发霉。

乔坤略一思量,也明白费仲的意思。若食物能当作药物,便能救更多的人,食物如果能保存更长时间,对国家也有大的帮助。

他虽然有十万天兵神将相助,推算之能大增,但是有时候灵性,却非是运算速度所能比。

当然也是因为乔坤的“袖里乾坤符”中就有冷冻、冷藏多种选项,食物一直是新鲜,根本不用考虑储存方式。

乔坤说道:“费大夫向东厨司命定福神君祈求祷告,自然能获知所求。”

灶王爷虽然有能力,可以感知食物信息,却终究不是万能。故而有许多知识是乔坤前世所知,通过东厨司命定福神君之能感应梳理所得。

包括用盐、糖、火焰脱去食物的水分,制作肉干、腊肉、熏肉、火腿,还包括制作罐头,用粮食制作各种干粮,制作酱等等。

至于用食物治病,乔坤虽然知道不少,却只传了几个简单的法子,因为病情复杂多变,必须要有针对性,非可胡乱吃饭治疗。

当然若病人诚心向“东厨司命定福神君”祈求,便可得到神君回应,指导如何食补食疗治疗疾病。东厨司命定福神君有司命的权柄,治病救人倒也不算违规。

过得一会,姬昕柔清醒过来,连忙夸赞食物,“真的好吃,真想让母亲、祖母和几位哥哥还有雷震子也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倒还是个孝顺孩子,懂事的姐姐。

她说的几位哥哥就是姬发、姬旦、姬叔鲜、姬叔度等几个。

这对乔坤本不难,不过相当于外卖而已。但乔坤知道姬发知道他是活着的神明,必然心生忌惮,便没有答应。

姬昕柔闷闷不乐,又说道:“你还没有讲你这侍女的事呢?”她特意在侍女二字上加了重音。

乔坤道:“这要从我身受重伤,朝不保夕,去羑里找西伯侯说起。”

“是父亲!”姬昕柔纠正道。

乔坤点头,“是父亲。”然后又将与姬昌、夏花的诸多事情讲了,只是讲到自己离开羑里后却是变了内容。

他顶替伯邑考去送死的事,他不想让人知道。只说自己协助大公子伯邑考而已。

他又想到了夏花逃离羑里去追寻他的情谊,想到夏花在本体前的哭诉。或许正如莲花化身所说,这个会为他哭泣流泪的人,才是他当时所拥有的唯一真实。

可是如今,或许他拥有更多。

“原来你还帮助我大哥救我父亲?难怪父亲要收你做义子。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起过?”姬昕柔忍不住吃惊。

乔坤笑道:“不过是些小事罢了,而且你也没有问。”

姬昕柔又对夏花道:“我并不知道你以前一直在照顾我的父亲和弟弟,我接受你做我弟弟的家人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