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你真是个魔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你想拷问这些人?”

自来也眉头皱的更紧了,对于这样的事情,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毕竟这本质上不在他们的任务范畴之内,按照道理来讲,需要移交给暗部去处理。

但是,这件事情又不是那么的绝对,因为是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到的,此刻又并没有准备返回村子,若是自行处理的话,倒也不是完全的说不过去。

“是的。”荒木坚定的点点头。

“那你试试吧,我不能给你太多的时间,半个小时吧,若是你没问出来的话,我就将他们带回到村子里去,前线还等着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自来也犹豫了片刻之后点点头,对于荒木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他的心里也是非常的好奇,想要看看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多谢自来也老师!”

荒木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转而向着那已经被捆起来的其余六个云隐村的忍者看了过去。

这样的动作立即吸引了包括云隐村忍者在内的这里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自来也、水门和久辛奈他们都很好奇荒木所谓的审问,究竟能不能问出什么结果来。

毕竟能够来到这里做任务的人,每个人的心中早就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觉悟,根本不会被轻易套出什么话来,嘴巴都是非常严的。

按照常规的节奏来说,这六个云隐村的下忍被送到暗部以后,能够从其中一个人的口中得到一些情报,那就已经是极其不容易的事情了。

那些被捆绑在一起的云隐村忍者们则是恶狠狠的盯着荒木,刚刚的战斗他们都是参与者,也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更是将荒木与自来也那并没有刻意去掩饰的对话听在了耳中。

此时此刻。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

荒木一步步的走到了这六个云隐村忍者的面前,他能够清晰的看到,这几个人的脸上已然流露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那副架势上看起来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不要急。”

荒木微笑着向着这些云隐村忍者摆了摆手,到了现在还在笑,恍然间给几人呈现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荒木分别来到每个云隐村忍者的身后,双手拍在他们的肩膀上,一股股蕴含着生命力量的绿色查克拉,在接触的那一刻注入到了这些人的体内。

这些查克拉并没有对他们造成特别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封堵住了他们的查克拉经络,令他们瞬间丧失了一部分的身体控制。

在这之后,荒木从忍具袋里面拿出了几颗玉米粒大小的红色药丸,分别向着前面五个人的嘴里塞进了一颗,留下最后一个人,并没有做其他的处理。

“???”

自来也几人的脑袋里面冒出了一大堆的小问号,他们对于荒木的举动十分的不解,但是却没有开口去打断他,均是耐着性子继续向下看过去。

只是……

荒木的操作跟他们预想之中有着极大的差别。

他们还以为荒木会去拳打脚踢的拷问这些人,最后再将他们的伤势治好,可是现在却仅仅只是拿出了红色的小药丸,这是他们此前没有想到的。

不仅如此。

现在他们也不清楚药丸的功效。

荒木拿出来的东西是他们以往日常没有见过的,哪怕是忍具店里面也没有。

当然。

心生疑惑的不只是自来也三人,还有那五个已经吃下药丸以及另外一个还没有吃下药丸的人。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最后那个没有吃下药丸的人大声的向着荒木嘶吼起来,丝毫没有因为自己侥幸在这里成为了幸运儿而有任何一点点的欣慰,整个人的内心中都处于一种急切的感觉下。

他们早已经做好了死亡的觉悟。

他们能够接受死亡。

他们并不畏惧死亡。

但是……

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同伴以这样的方式受到什么折磨。

“如果你要杀我们的话,请给我们一个痛快,这是我们应得的尊重!”那个忍者再次呵斥道。

“尊重?”

荒木嘴角微微翘起,没有再继续理会无能狂怒的那个云隐村忍者,而是搬动着那五个已经吃下了药丸的人,将他们摆在最后的那个忍者面前,一字排开,半跪在地上,就像是群臣在膜拜君王。

“我的时间不多,所以我们慢慢玩。”

荒木澹然的声音就这样响起,言语之中有着极为明显的逻辑问题,明明是时间不多了,但还要慢慢的玩,这让最后的那个云隐村的忍者,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压力,根本搞不清楚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打算。

“呼——呼——”

“呼——呼——”

“……”

就在这个时候,那半跪着的五个忍者,均是面色泛红,双眼凸起,呼吸明显变得粗重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喘不过气了,并且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人的眼睛处于半闭半睁的状态,童孔略显散大,目光涣散,意识并不是特别的清醒了。

在这样的粗重呼吸刚出现之后,五个人的身体跟着一起颤抖了起来,曝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露出了鸡皮疙瘩,额头上不断的向下流淌起冷汗来。

隔着一段距离都能看出这几个人的情况不是很好,似乎承受着很强的痛苦,但是却一点点尖叫都没有。

不是不想叫,而是不能叫!

他们喉咙处的声带都已经被荒木先前打入的查克拉给封闭住了。

“你究竟要做什么?!”

最后剩下的那个云隐村的忍者额头跟着布满了汗珠,他确实是不怕死,更是不怕酷刑之下的拷问,可是面前这个少年,还什么都没有问,就给他几个亲如兄弟般的同伴喂下了莫名其妙的药丸,他看着同伴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试试药。”

荒木摊开双手轻描澹写的说道:“最近我制作出了一种毒药,名字叫红精灵,就是刚才给他们吃的,服用过后会变现出明显的焦虑、紧张、震颤、意识紊乱、或者眩晕,随着时间推移,还会出现谵妄、恐慌、狂躁、幻觉、以及……”

荒木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突然一顿,转而向着旁边的那五个已经吃下了药丸的人看过去,脸上有着意味深长的表情。

似乎是在印证着他的话一般。

就在荒木说完之后。

那五个云隐村忍者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在他们的皮肤下面,不断的冒出一个个筋包凸起。

这些凸起就像是具备生命一般,不停的在皮肤之下的小范围反复移动。

“还有当下出现的这种奇痒难忍的皮下蚁走症,再配合上我在最开始注入的查克拉,可以直接让他们每个人都陷入到一种无法排解的状态中。”

“你……你好恶毒啊!”最后的那个忍者双眼充斥着血丝,他看着同伴痛苦的样子,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那是一种别人都在受苦,而他独自没有问题的感受,随即他咬着牙冷声道:“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将情报泄露给你,这些都是痴心妄想,我奉劝你一句,最好还是放弃这样的念头,直接将我们杀死,这样我们彼此之间都来的痛快一些!”

“杀死?”

荒木冷笑着摇摇头,说道:“哪里有这样的好事,你是不是在说梦话,我怎么可能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死去呢!”

“我不仅不会让你们死!”

“在你们这些人感觉快要不行的时候,我还要将你们救过来,医治好了以后,再重新试下一款药。”

“还有就是……”

“我根本就没打算从你的口中得到什么情报!”

“我只是单纯的看你们不爽,又不想这样放过你们,所以借着拷问的名义,狠狠的教训教训你们。”

荒木一句接着一句的说道,在他说话的时候,还同时摆出一副看起来很得意的样子,俨然就像是一个小人得志的人。

“???”

自来也几人看向荒木的眼神里面,均是冒出了极大的问号,这跟他们以往所了解到而荒木是不一样的,而且那副表情和样子,都不是荒木的正常状态。

这让他们感觉到了极大的蹊跷。

鉴于这是在拷问的进程之中,荒木的话又没有避着他们,让他们均是有一种这可能是荒木计划一部分的感觉。

“你……”

最后的那个云隐村忍者气得说不出话来说,他原本已经做好了被拷问的心里准备,那样无论是什么样的虐待,他觉得自己都可以经受得住。

可是……

让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

这个少年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根本没有拷问的打算,而是要直接的虐待他们,还是用试药那种残忍的方式。

“那个药给我也来一颗吧!”

他盯着荒木,咬着牙说道,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能清晰的看到那几个同伴皮肤下面不停凸起的筋包,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生物在他们的身上爬,每个人都不停扭曲的身躯彰显着他们均处于一种极其困难的阶段。

现在作为唯一一个没有痛苦感受的人,他觉得自己有着很强烈的歉疚感。

他想要与队友们同甘共苦!

“这种药很贵的,你想要,我还不想给你呢!”荒木直截了当的摇摇头,冷笑着说道:“而且,我是专门没有给你的,就是想要让你看看同伴的惨状,再让你的同伴在绝望中看看你的样子,你有没有感觉到他们愤恨的眼神?”

“什么意思?”最后那个忍者当即向着同伴们看过去,骤然发现每个人的眼神里面,似乎都隐约透露出怨毒之色,而那种恨意并不是针对荒木的,而是针对他的,这让他大为震撼,本能的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已经说过了,中了红精灵的毒,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出现幻觉,甚至于偏执型的精神分裂症,若是没有意外的话,现在他们的意识里,已经认定你是出卖他们的叛徒了,毕竟你跟我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听不清楚,但他们会脑补出你在向我求饶的画面。”荒木笑着说道。

“怎么可以这样?!”最后这个忍者脸色骤然大变,他可以死,但是要光明正大的死,绝对不能在同伴的心中,留下一个叛徒的名声。

“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

荒木说着说着,手中再次拿出一把红色的药丸,正是刚刚给那些人服用的红精灵。

这一把至少得有三四十颗。

看起来根本没有他说的那么值钱。

“现在测试第二阶段,再给他们加点剂量,你猜猜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荒木率先走到了第一个云隐村忍者的面前,将手中的两颗红精灵塞进了那个人的嘴里。

随后依次的向着后面走过去。

直到将这五个人每人的嘴里都塞了两颗红精灵。

随着这些药丸进入到他们的嘴里,瞬间化作一股股气流,汇入到周身的细胞中。

几乎是一瞬间,这些人的心脏跳动都变得快速了起来,并且呼吸的频率更快了,看起来则是呼吸更困难了,身上的皮肤都微微的变成了粉红色,明显能感觉到体温在不停的身高,那原本半睁半闭的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童孔散大,毫无神采。

与此同时,他们的喉咙都在涌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话,但是根本说不出来,可是从他们的表情狰狞程度上来看,又好像将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他们已经完全进入到幻觉之中了,或者说是梦境里面,只不过是噩梦罢了。”荒木转而向着那边唯一一个正常的忍者看过去,说道:“你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在骂人,你猜他们在骂谁,是我,还是你?”

“你真是个魔鬼!”

那个忍者仿佛浑身脱力了一般,身体骤然一晃,差点就要跌坐在地面上了。

现在的每一秒钟对他来说都度秒如年。

他的身体没有经受什么伤害,但是内心之中却是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作者释天风其他书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