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2章 异界冲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差不多同一时间,在轮回神教的大圣堂里,一场神秘而诡异的仪式正在进行。

圣堂外,一个整编轮回骑士团正严阵以待,术士们构筑出庞大的立体法阵,真正做到了让一只蚊子也飞不进来的地步。

半空中,不时有不长眼的蚊虫掠过,撞到看不见的光幕上,以自己粉身碎骨为代价,泛出浅浅的涟漪。

地面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大圣堂中,数百名高阶祭司正轮番上阵,坐镇在一个六芒星法阵的六个角落。不停称颂着轮回之神的威名,念诵着外人不同的冗长咒文。

咒力注入他们脚下的法阵,形成一波一波墨绿色的灵力脉络,一直传输到大圣堂中间那个宛如一个标准篮球场竖起来那么高的巨大传送门里。

在那个被绿色灵焰所包围的虚幻镜面传送门中,一批又一批的灰袍人走出来。

他们无比诡异地行走着,以脚不沾地的形式。

没错!这些灰袍人赫然全是以具现化的灵体出现的存在。

法阵前方一个高台上,一个头戴毡帽的灰袍人双手十指相扣,摆出一个紧握手指的姿势。他不是故意做着什么施法手势,而是他双手真的在较劲着。

他略带颤抖的声音不断在大圣堂中回响。

“分世界的胜利毫无意义,唯有在主世界的胜利才是最完美的胜利!我们千年的蛰伏尽是为了此时此刻。进来!找到另一个自己,跟自己融为一体吧!”

法阵前方这个过万平米的室内大殿中,每隔半米就摆放着一个沉睡中的信徒。

一个又一个幽灵找到了这个世界的自己,一一配对。他们一边发出代表惊喜的尖啸声一边冲入到身前的躯体中。

不多时,数千个信徒都找到了配对者。

有些信徒很快坐起身子,高声称颂轮回之神的伟大。

有一些浑身抽搐着,不停癫狂地发出嚎叫声。

更有一部分勐地蹦跶起来,全身爆裂开,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变得不似人形。

眼看他们即将成为可怕的混沌魔,大殿周围的黑衣守卫动了。

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灵光切割着大殿的空气,以及那些扭曲的身体。

不消十分钟,除了那些匍匐在地上不停跪拜的虔信徒,剩余的信徒不管是变成怪物,亦或是仍在不停抽搐的,统统被一些全身穿着黑衣的家伙用满是血腥的铁钩子勾住拖走。

“嗷呜呜!”

“啊!放开我!放开——”

“我,我可以的,别,给我点时间。”

不管是野兽般的嘶吼,亦或是明晰的哀求,这些黑衣人充耳不闻,一个个铁钩如同勾住猪肉档上面被剖开的大块猪肉一般,将他们全数拖走。

没有怜悯,没有人道,所有的失败者被丢到大圣堂边上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中。

不,说这是深渊其实并不贴切。因为丢下去的人还没坠落到底部,就发现深渊的洞壁陡然蠕动起来,数不胜数的锋利獠牙勐地从洞壁弹出,把丢进来的失败者瞬间咀嚼成肉末。

一个祭司打扮的家伙来到那个双手玩‘左右互搏’的人面前。

“大祭司!这次只有248人合格。”

大祭司微微抬头,仰起毡帽,一红一篮的异色妖童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唯有从灰袍里微微露出的领口,才能看到大祭司脖子上那个象征轮回的衔尾蛇金属项圈。

“哼!废物!”

一声叱骂,下面那个高阶祭司顿时被吓得抬不起头来。

“万分抱歉!”

“抱歉有用吗?不想想怎么提升我教实力,你也去当个废物吧。”

废物的下场就是被那个深渊巨口给‘回收’啊!

高阶祭司浑身一个哆嗦,连忙分辩:“主要是‘基体’数量少了点。主世界的我教,遭受了不明损失,这让基体数目下降了21%。”

“哼!你想说,都是马克*德斯天尼的错吗?”

“不敢!”高阶祭司深深低头,继续狡辩:“比如巴拉克那家伙,在我们这里是废物,在好几个世界却是人才……”

大祭司躲在毡帽阴影下的脸庞似乎在抽搐:“够了,别说了。”

“是。”

有些事,不是做了就能完事的。马克吞了一个整编轮回骑士团,真当人家不知道吗?

不!

轮回神教心里有数。

巴拉克的玻利瓦轮回骑士团被战争骑士古辛所灭,别说死不见尸,连魂魄都没了。轮回教的人当然知道,这是被古辛掠夺走了。

然后古辛又嗝屁了?

作为血月洗礼头名的马克,岂会放过这些战利品?

轮回神教愣是忍了下来。

忍了,不等于认了。

纯粹是碍于双子女神之威,轮回教不好对马克发难。

轮回大祭司呢喃出一句古来特语。

翻译过来最贴切的解释正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高阶祭司顿时明了:“【轮回】会清算一切的罪孽!”

大祭司也回礼了,眸子里闪烁着残酷的冷光,冷笑不止:“一加一,可不一定等于二。不同平行世界里,哪怕是同一个人,叠加起来,谁主谁次?嘿嘿嘿!”

其实,轮回大祭司的话如果落到马克耳朵里,他会深有体会。

家养的宠物还有噬主的时候。

人工智能尚且有机会玩机械叛乱。

不同世界的不同自己,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谁又愿意服谁?

马克三人遇袭不久后,立马陆陆续续收到类似的消息——好多非凡者遇袭,世界各地出现大量类似万界归一教徒的家伙,整个人都抽象了。

第二天,一个高阶光明牧师拜访了马克,这位拉希德先生是老德派来报信的。

“你是说,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袭击了本世界的自己,一旦成功,就会取代这个世界的‘自己’?”

“虽然听上去有点绕,但最近数十个桉例就是如此。”拉希德恭谨地点头:“还有要注意的是,即便本世界的自己成功了,也有可能受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精神侵蚀。”

马克皱眉了:“是所有非凡者都会这样?”

“不好说,现在还没结论。有一点可以确认——灵魂力量越班杂的人,受到异界自我的冲击,就越容易非凡力量崩溃,变成混沌魔。这在守夜人当中情况比较严重。”

马克回想起归一教徒那混沌模样,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混沌魔也不稀奇了。

马克点点头:“多谢阁下提醒。”

拉希德牧师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了:“其实,这是我个人臆测……”

“请说。”

“前两天主教当中,出现了一位‘错乱者’。罗德里格斯大主教亲自举行仪式,纠正了这一错误,但大主教阁下非常生气,表示这是对光明女神的最大亵渎。在纠正了那一位之后,依然将其贬去地区教堂了。我想,德斯天尼枢机主教应该是希望问问,阁下您这边……”

他话音未落,马克的命运视界中已经看到,一条混杂斑驳、黑灰白三色都有的命运织线搭了过来。

命运之线很少单独一条存在,它往往会以多条线交缠在一块,以织线的形式出现。

展现在面前的不是【因】线,而是【果】线!

马克没有真正一开始跟家族割裂,承蒙了家族的庇佑,现在有因就有果。

老德帮他扛过麻烦,现在老德的麻烦来了,自然寻求他的帮助。

马克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大主教阁下为何如此生气吗?”

“请指教!”

“那是因为纠正的代价太大了。”

“这……”

“我这边其实也有类似的手段,但我希望只包括我的亲人,以及爷爷的嫡传弟子。”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这是划出道儿来了。

换做别人,这就是底线。

对于血亲,底线很多时候是可以突破的。

骤然在主教级别里出现身体灵魂无比抽象的错乱者,这不引起恐慌才怪呢。

想想吧,敢说自己比主教还要虔诚的家伙有多少?

连主教都扛不住,更别说其他教徒了。

一个不好,连主教都要被贬,这谁受得了。

老德拉下脸来问自己这位不大听话,又强得离谱的孙子,何尝不是留条后路。

如今马克给出了承诺,估计老德又要得瑟一番了。

这就是底气!

送走了拉希德主教,马克把身边的精兵悍将集合到歌剧院里,正式预告了可能到来的袭击。

核心的手下自然早就知道,但好多跟随而来的家族骑士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离奇事。

“这……我们有可能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袭击,一不留神就会失去自我,变成以异界的自己为主体?”

“我只能说,可能会这样。”马克接着说了遇袭的规律。

好多人面露难色。

没有谁知道,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是怎么样的人。

这就好比孩提时,孩子的梦想是很多的,有人想要成为英雄,有人想要成为画家,还有人想成为贵族。

那是一个大无限的时期!

随着人渐渐地长大,或许就会受到社会毒打,开始变得接近现实。

但这也没法确定另一个自己会变成什么人。

突然从好好的战斗系非凡者变成另一个人,自然会有各种不适应,一旦在此遇到埋伏,那就很容易坑掉了。

“这,有没有什么办法?”

“有是有,你们一旦碰上这种情况,就念诵我的名字吧。”马克此言一出,下面一阵哗然。

未经允许,不可直视神。

未经允许,不可随意念诵神之名讳,若有念诵,即被感应。

这种玩法乃是不折不扣的神界操作。

马克说完,下面一群家族骑士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全盯着汉克。

汉克大骑士长硬着头皮当这个出头鸟,嘴巴蠕蠕了好几下,才磨蹭着说道:“这……吾主,我们是不是改称呼您为‘她’?”

“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马克闪电式的玩否认三连:“就是我有点特殊的力量,可以庇佑你们这群家伙。”

无数次见证过马克的特殊之处,没有人明白所谓的【知识就是力量】到底是怎样一个力量法。但倒在马克脚下的敌人做不得假。

既然老大不像说,他们当手下的自然不敢再问。

没话说,那就跪吧!

“感谢吾主的康慨!”叮叮当当的铠甲声中,几百号人跪了一地。

没错,马克的直属手下扩编了。

自他从比尔帝国那边回来,老德塞了点人,波利瓦那边也塞了点,外加招进来的尹万诺夫等机械神教工匠,以及为了开船新招收的野生非凡者,马克手底下大概有四百号非凡者。

对于掌握军团卡的他来说,这点手下不算多。

可是这人马,早已远超普通的王国了。

大家本来多少有点忐忑不安的。谁知道自家主子这么给力?

这就是马克的【命运分流】了。

只要被拉进去破碎空间,马克多少能让其带点私货进去。

本来只能用对面那个自己的力量,愣是多了点原本就有的武器,在关键时候,这绝对是救命的。

没有悬念地,在解散之后的三天之内。

雷恩,康拉德、海伦娜和汉克分别遭遇了另一个自己。

在马克庇护下,他们都顺利过关了。

马克这帮人倒是有惊无险,其它地方受到的冲击就大了。

阿提拉斯——艺术之都。

音乐大祭司爱丽妮把一份份报告送上来给缪斯。

缪斯本来是拒绝的:“我说过,不要让凡世的俗务打扰我。”

爱丽妮坚持:“女神大人,有三个高阶祭司改信了。”

缪斯沉默了。

改信!

这在大部分教会中,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好像雷恩战祭这种,只是放弃教会里的职务,他信奉的依然是风暴之主,这是没问题的。教会放行就行。

改信这事别说邪教,大部分正统教会都无法接受这种事,往往会颁布追杀令的。

也就几个艺术之神允许信徒这么搞。

但高阶祭司改信,这对其他教徒的信仰冲击实在太大。

“为什么呢?”缪斯幽幽地问道。

“有错乱者说,您……提前陨落了。”

“你们……相信吗?”

“我们不愿意相信!”爱丽妮低下头。

不愿,不等于不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作者余云飞其他书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