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最后的天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我去你哥的吧!老子还是头一回拿着这么长的凶器朝别人要害处招呼呢,上次捅那个坑了我们的文物贩子也只不过是一时泄愤而已,这次可是要真的往死里弄了,虽说我整死的不算是人吧,不、那个白衣道士可是活生生的人呀,好吧、他也不算是啥正常人吧,可杀人这种事从心里这一关我还是很难过去的。

tsxsw.la

我双手捧着七星剑,手软的微微颤抖着,我承认在这一刻老子的确是缩缩了。

“小道友切莫妇人之仁呀,快些下手否则再迟些我怕我就困不住这魔物了。”白衣道士的躯壳内纯阳子高声的催促道,妈的!你这老道士会错意了,老子不是不忍心而是胆怯了。

都到这时候了弓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去你哥的吧!双眼紧闭牙关一咬我双手捧剑直直地就刺了出去。

“嗷!”一声惨叫就跟炸雷似的响彻在了我的耳边,这动静好像当年过年时被宰的肥猪濒死前的哀嚎,闻声我立马睁眼看去,哎呀我去!原本以为的鲜血狂喷并没有出现,那把七星剑毫无滞涩感的就刺穿了白衣道士的胸膛。

“嗷!”惨绝人寰的嘶吼声再度响起,还有余力操控白衣道士肉身的魂魔无忌猛地抬腿,一脚就把我给蹬飞了出去,我倒是也没跟他犟,一松手就撒开了七星剑的剑柄,踉跄出去了好几步才一个屁蹲儿跌坐在了硬地上。

“哈哈!邪魔杂碎贫道看你还往哪儿跑?哈哈!走吧!贫道拽着你一同魂飞魄散吧!”纯阳子朗声的大笑道,白衣道士的双眸中瞬间亮起了两道精光。

“啊!啊!不!不!你这个疯子,疯子!”魂魔无忌眼见大限将至瞬间惊惧的吼叫着,不想就这么灰飞烟灭的他还妄图做着最后的挣扎。

此刻白衣道士目光中的精芒更加大盛了,“啊!”紧接着纯阳子也高亢的暴呵出声,刺入了白衣道士胸口的七星剑居然再次向体内扎深了些。

“啊!”随着纯阳子的再度怒吼那把七星剑就跟一脚油门儿踩到底的法拉利似的,‘’蹭的一下子就窜出去了,儿撒谎!是真正的穿胸而过,这就是传说中的扎个透心凉嘛?透体而出的七星剑瞬间就没影了,不知道飞他妈哪儿去了。

接下来自白衣道士胸口上的窟窿眼儿里立马就涌出了一大团白色的雾气,还他妈传出了‘哧哧’的喷气声。

“小道友收了你的法宝快些逃命去吧。”纯阳子目光中的精芒越发的璀璨了,他的话语中略带着点不舍更多的是无比的欣慰,也许这就是天意吧,或许这也是他躲不掉的劫数啊。

眼见如此我也算是看明白了,什么散功自爆呀,整的挺玄乎的,妈的!不就是煤气罐漏气了要爆炸了吗?

操!都啥时候了我还在这想没用的呢?暗自骂了自己一句‘大傻x!’一个无比理智的声音告诫我,煤气罐炸了一样也能把我崩上天。

“我去你哥的吧!”厉吼了一声后我一下子从地上窜起来没身就往远处跑,与此同时随手在空中一挥,紧箍着白衣道士双臂的大圈圈呼的一下子就变大了,紧接着也跟逃也似的打着转儿地就飞走了。

危急关头胡乱逃窜的我,刚好跑向了白狼惊蛰的方向,尚且隔着一段距离的她还没整明白到底发生啥事了呢,正黛眉紧皱目光惊惧的看向了白衣道士那边。

“别他妈瞅了,快闪呀!马上就要炸了。”大呼小叫的我如一阵疾风般的就跑到了惊蛰身边,这时候老子啥都没想,本能的一把就拽住了惊蛰滑嫩的小手拉起她就往远处跑。

没想到惊蛰竟然大力地甩开了我的手,指着远处白衣道士脖子上挂的挂坠儿惊叫道:“我的月魄寒玉还在那魔物身上呢!”

一见这丫头一副舍命不舍财的急切样我立马高声吼道:“那东西再好也是身外之物呀,小命儿都没了还要那干毛呀!”

“不行,那是我先祖的遗物不能丢,再说了没那块古玉我们就离不开兽魂道了。”惊蛰再次倔强的开口道。

“操!离不开就离不开,先他妈保命要紧!”我没再和惊蛰磨叽一把再次拽起她,硬拖着她拔腿就跑。

惊蛰也知道眼前的危机不跑不行,可她还是不甘心的扭回头望向了那个月牙形的挂坠儿。

还没跑出去几步呢,我就感觉那边那个不知道多少当量的煤气罐马上就要炸了,情急之下我一把揽住了边上雪白身影的小蛮腰,使劲儿地往怀中一搂,然后顺势一个卧倒立马将白狼惊蛰死死地压在了身下,我的感觉还真挺准的,刹那间‘’轰隆的一声巨响振彻着身下的大地都跟着颤抖了几下,一瞬间漫天的灰尘飞扬而起,无数的砂石瓦砾海浪般的朝我们这边扑打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大地重新恢复了平静,遮天的尘烟也开始逐渐地散去,全身被小砂砾打的生疼的我这才敢缓缓地抬起头。

“滚开!你压住我干啥呀?”忽然身下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由于太过紧张了我的身体僵直的都快不会动了,见我没啥反应惊蛰又立马厉声呵斥道:“讨厌!给我滚一边去!”说完柔软的娇躯使劲儿地往上一拱瞬间我就被掀翻在了一旁。

“哎呀我去!你轻点呀,老子这不是舍身救你吗?你咋还狗咬吕洞宾呢?”我仰面摔在了硬地上龇牙咧嘴的埋怨道。

“哼!你是不是有病呀?我乃先天大妖还用的着你来救吗?要不是你冷不丁的一把给我扑倒了,本姑娘早就掠出危险地带了。”明显也是全身灰头土脸的惊蛰一脸不屑的鄙视着我。

“哎呀我去!美女你这么说话也太不江湖了吧?哥们儿舍生忘死的还不是冲你吗?你这么说也太让人寒心了吧?”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口一口吐着嘴里的土面子十分幽怨的说道。

“哼!行了、行了,我不说你了还不行吗?你瞅你挺大个老爷们儿咋还受不得半点委屈呢?”刚说不说我了结果还是损了我一句。

就在劫后余生的我正跟白狼惊蛰贫嘴呢,突然一丝的凉风拂过了我的面庞,这风来的好古怪呀?

“我去!你看那是什么?”我还在疑惑着呢,就听身旁的惊蛰伸手指着一个方向惊呼道,闻言我立马抬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哎呀我去!我说咋有点古怪呢,远方一股无比庞大的龙卷风正朝着我们这边怒吼着席卷而来。

我咔!这么恐惧的天地异象怎么好像从天上掉下来的呢?这时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的记忆碎片,我咋好像经历过这种天地异变呢?

其实我的确有过这种经历,上次我那便宜师傅跟黑袍老魔同归于尽时就发生过这种巨变,只不过当时我的神志是混沌不轻的,因此我对这天地突变是存在直觉上的感悟的,可就是模糊的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

“啊!你在看那边!”我一脑袋浆糊正发愣呢,边上的雪白身影又突兀的大叫了一声。

“操!又他妈咋地了?”烦躁的我呵骂了一句,然后立马寻声望去,哎呀我去!那又是他妈啥呀?但见与龙卷风斜对角的方向,高远的天边一团翻滚着的乌云裹挟着阵阵的闷雷声也正朝我们这边猛扑了过来,浓郁的云团中时不时的还夹杂着细小的银色闪电。

我操!啥意思呀?风雨雷电各路神仙都在家呗!这会儿想跑都没地儿跑了,唯一能躲避的就是地下了,只可惜老子不是那会钻地的土行孙呀!

“这好像是传说中的天劫,好好的咋会引来天劫呢?”身旁的惊蛰也一脸惧色的望向了天边的那团乌云。

“我猜是那纯阳子散功自爆引发了这天地异变的,不过现在的重点不在原因而是结果,这他妈的咋整呀才是关键。”眼瞅着我们就快要被包饺子了,我的语气就更显烦躁了。

“那能咋整,躲是躲不掉的,只能凭借自身的实力硬扛呗。”惊蛰拧着黛眉神情严肃的自语道。

“我去!你挺自信呗?你扛过呀?”我看着她一脸郑重的表情斜眼儿问道。

“没有,我这也是头一回。”惊蛰语气淡淡的回了我一句。

“要是扛不过去呢?”我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

“呵呵!就跟那道士一样呗。”惊蛰指了指那边还未散尽的飞灰冷冷的说道。

“灰飞烟灭呗。”我领会了她的意思接茬道。

“呵呵!是魂飞魄散不入轮回,是永远的消失。”惊蛰的语气再度冰冷了几分。

“嘿嘿!都说有轮回我也没见过,爱咋咋地吧!该着水里死火里死不了。”说不怕那是纯属扯王八蛋,可这不有美女在边上呢吗,再不济咱也是站着撒尿的呀,嘴上慷慨陈词的我脑瓜儿也在飞速的旋转着,能不没我还是想活着,老子那一洞撩人的女妖精还有那美女同桌都是我不想死的理由呀,轮回不轮回的我就不想了,我看这辈子就挺有意思的。

“嘿嘿!美女呀你怕不?能跟你死一块儿我这辈子也值个了。”我看了眼绝色美女惊蛰一眼语气挺轻松的调侃了一句。

“哼!你倒是值个了那我呢?哎!想我一代天妖就这么香消玉殒了,是不是天可怜见呀?”语气坦然的惊蛰淡淡的笑道,冷峻的神情也逐渐地缓和了许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