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5章 摸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日清晨。

闫玉蹬蹬蹬跑上一座不高的煤渣山。

从上面往四周看。

“哇!哇!哇!”她欢喜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有这么多!全是咱的啦?”

“都是咱们的!”闫老二慢慢登上来,两手一背,挺胸抬头,意气风发:“儿啊!这就是爹给你争来的煤山,可劲挖吧!”

闫玉噗一声笑出来。

捂着肚子哈哈哈。

“爹!人家都是给孩子挣个金山银山,还有原本的词是‘打下的江山’吧,多威武霸气,到我这……成煤山了,这也差的太多了哈哈哈!”

“你小点声。”闫老二伸头往四周看看,见没有人这才放下心。“也不知道注意点,啥都敢往外胡咧咧。”

“全都忙着呢,就咱爷俩是闲人。”闫玉摊开手,也挺无奈的,一把子力气,可目前不易暴露,只好当个正常孩子,做一些正常的事。

“世子去和齐王辞行,应该没啥事吧?”闫老二操心惯了,尤其是齐王有前科,不那么让人放心。

闫玉:“能有啥事,昨天周管事过来,当天晚上就给拉来几车煤,就差没和世子明说:速走!”

她感叹道:“爹你这一哭的威力太大了,齐王,应该还在猥琐发育时期,不想引来太多关注的目光。”

“也是赶巧,咱过来正好赶上他们和北戎交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早打发咱早好!

可惜!嘿嘿!没让他们成事,赖我赖我,都赖我!哈哈哈!”

提起这件事,闫玉还是忍不住要说一说。

“爹你都没见,那离去的队伍有多壮观!”闫玉准确找到关州的方向,举目远眺。

白皑皑的一片雪。

“东西可多啦?昨天太累了,也没来得及问你,你再和爹叨叨,叨叨。”闫老二稀罕的问道。

闫玉这可来了精神。

一会跳到这边,一会跑到那边,两只小胳膊比比划划的给她爹描述一车煤有多少,有多少车,皮子摞得有多高,是啥皮子……

绘声绘色!

“……西州真有钱啊!那些西州兵穿的都是今年新做的棉衣,嘿嘿,北戎穿的也厚实,咱民团全换了一遍,我也有,照着爹你的尺寸挑的,就是不好带过来,让大哥先帮我带回家了。”

闫老二听得心花怒放。

他不缺大衣裳穿,可白来的新棉衣穿着更美!

“咱还在他们身上搜到了些银两铜板,按人头都分下去了,大家伙都可高兴啦!”

闫老二:“说起钱……大宝,你是不是忘给爹啥了?”

闫玉警惕的看着她爹。

闫老二知道硬要是不行的,关键他也要不过,走的是友善亲情路线:“大宝你自己细瞧,那钱袋还是容嬷嬷给我缝的,针脚又密又板正,跟有强迫症似的……

那真是爹给出去的钱袋啊!

爹写信不都和你说了么,爹老惨了,给那周管事送了好些银子,可亏得你来,咱总算见着点回头钱。

昨日,就你那快如闪电的手速,惊呆了你没见识的老父亲,可算开了眼啦!

咱家大宝,干得漂亮!”

闫玉美滋滋的将钱袋给过去。

就喜欢听这些发自内心的实在话。

闫老二也乐得很。

这都是报过账的,返回来这些都是纯赚!

开心啊开心!

“你和世子回去不?”闫老二问。

“还不成。”闫玉摇摇头:“大伯给我任务还没完成。”

闫老二:“做啥?”

“有好几件,其实归整起来就一桩。”闫玉伸出一根手指头。

“摸一摸北戎和西州的底。”

“你,摸底?”闫老二无语:“咋摸?”

闫玉翻了个小白眼,“爹,你咋给九霄忘了,就这摸底的小活还用我?九霄飞一圈就拍好了,不过吧,为了力求真实,我必须得亲自跑一趟。”

她忍不住又道:“大伯可能对北戎有点想法……这一回让我出来重点的观测目标就是北戎,尤其要留意他们的部落分部,显眼的几处聚集地。”

按她大伯的要求,要找那种瞧着多年不迁移的所在。

瞧着像是要干一票大的。

“嚯!”闫老二张大嘴,没想到他大哥真敢想啊,也真敢用人。

“还有啥?”闫老二觉得自己想的简单了,以后要多和他哥他闺女交流。

这俩人,胆子都大得没边了。

尤其是,还很有行动力。

“大伯考虑到西州买煤可能不顺,所以的确有抢煤这个环节,我连后撤的路线都趟好了,大伯说,与其冻死,不妨和西州撕破脸,就抢他们的,只要行动够快,没有被人抓住现形,剩下的就是在朝堂上扯皮,推给北戎西戎就是,不叫他们抓到证据就没问题。”

“没想到爹你超水平发挥,我这边也恰逢其会赶上西州和北戎交易,这一次,咱们爷俩真出来对了,算上这里的煤渣,熬过这个冬天,应该没问题了。”

闫玉没有停下,继续说道:“还有就是煤矿铁矿,大伯想知道这些矿具体的位置,再和朝廷所录一一对照,找到私矿,上报!”

她的声音中多了几分重量:“大伯说那私矿里不知有多少被掳被卖被骗的人,不见天日,睁眼挖矿,闭眼挖矿……一为剪掉齐王的钱袋子,二就是救救这些可怜的人。”

闫玉吸了口气,让冷风穿过鼻腔,清凉一下大脑。

“大伯让我留意北戎用啥取暖,爹你说大伯是不是早有猜测,嗯,几率很大,反正我觉得大伯挺神的,眼下人证都送回去了,西州问题大大的。

我觉得,西州和北戎真的分不清孰轻孰重,都挺糟心的,所以爹,你可得帮我啊,好好看一看这西州,除了找矿,如果能知晓齐王大概养了多少私兵就更好了。”

闫老二:……

“你当你爹是啥?这都是掉脑袋的事,人家还能不藏得好好的?”

闫玉自顾自说道:“私兵是肯定会有的,其实吧,我认为西州的兵已经公私不分了,换了我是齐王,不管是朝廷养的兵,还是我自己养的兵,都一样,听话的留下,不听话的……我就给人送矿上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