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章哈萨卡:少爷的味道变得更美味了!(10.8K,57/65)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夜色降临,但黑夜下的消息却如同一道惊雷传遍了整个王都。

所有大势力的耳边都在念叨同一个名字——

凯尔·D·海洛尹丝!

这个名字伴随着狮心公对凯尔的认可,并允许他参与到公国继承之位上的消息,瞬间席卷了整个王都。

可以预料的是,这件事情并不会这么快停息下来,这是狮心公第一次真正开口,允许公国的候选人们真正开始竞争英基兰斯未来的权利。

而作为亲自引导了狮心公做出这一决定的人,那位海洛尹丝男爵,注定将要成为各大势力重点关注的对象,其所获得的名声甚至还要在很多已经经营了许久的狮心家族后裔之上。

毕竟千言万语比不上狮心公的一句认可,英基兰斯,终究是那位大公的英基兰斯,这一点,在后继者超越了他们的家主之前,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

地母神教会,枢机主教特图手中握着鹅毛笔,一字一句的记录着前段时间不死者在兰开斯特的诸多表现。

他看向一旁的魔法信函,上面记载着今天城堡内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直接踏入了公国的内乱之中吗?也好,这些年教会低调太久了,让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谁才是真正掌握发言权的人。

只是特图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远方,在那个方向,有着真正意义上的大漩涡。

那漩涡深处隐藏着各种不可名状,是掌握着大陆至高力量的神灵们相互纠缠的领域,那个地方叫神圣布里尼亚教皇国。

包括地母神教会在内的一众正教的教会总部,几乎都设立在教皇国。

最近正是多事之秋,教会总部那边情况越发诡异,作为教会高层的特图,对此也是安不下心来。

由12个正教会组成的教会联盟,主宰着神圣布里尼亚教皇国的一切事项,这个联合机构被称为圣堂,几乎算得上是人类国度神权力量的极致体现。

而主宰着圣堂的秩序者,便是这个庞大无比的地上神国真正意义上的控制者,其名为教皇梅斯菲尔德。

其实从各大教会的职位上,教宗和教皇之间本来就没有明确的地位差别,仅仅只是各个不同教派对于自己教会最高掌舵者的称呼差异罢了。

但梅斯菲尔德不同,作为洛山达教会的教皇,他身上拥有着惊为天人的四神恩赐。

这使得的梅斯菲尔德在四个正神教会中,有着远超常人的声望,再加上他本身圣堂之主的身份,隐约让这人拥有着凌驾于以往寻常圣堂主管者的地位。

得到无数信徒认可的、名为信任的坚石王座,硬生生给教皇这个称谓镀上了一层额外的光环。

从300多年前,他从混乱之中接过了信仰崩塌的教皇国,开始执掌神圣布里尼亚后,已经病根深重的神圣布里尼亚,竟硬生生的扭转了本身的颓势,逐渐恢复到往日的盛况。

也因此,在如今的教皇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梅斯菲尔德不因教皇之位而荣耀,教皇之位却因梅斯菲尔德而平添光彩!

这对于一位教会的领袖而言,是何等高的称赞。

按理来说,有这样一位坚实可靠的领袖,在前方为正神们引导人世间的秩序,特图不应该感到忐忑。

但这些年来,真正代表着人类国度秩序的是尹贝尔联邦,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中心,对于重新恢复了秩序的神圣布里尼亚教皇国而言,双方之间隐约产生了新的矛盾。

对于向来爱好和平的地母神教会而言,这并不是一个让他们喜欢的事情。

他们更喜欢田园牧歌的风光,喜欢那稻田里麦穗的香气,喜欢开展一些让土地更加肥沃、良种更加优质、食物更加美味的研究。

对于那些践踏粮食、毁灭土地的行为,他们则会予以严厉的制裁,这也是地母神教会中会拥有如此多的德鲁尹的原因。

可现在,特图明显感觉到,两个大陆顶尖势力之间的矛盾开始变得尖锐了起来。

他看向魔法信函上记载的关于凯尔的相关事项,嘴角露出了些许笑容:

「小凯尔哟,虽然有所预料,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狮心公的承认。

地母神教会并不需要依靠神圣布里尼亚的威望来维持教会的稳定,如果真有人打扰了我们田园牧歌的生活,我也不介意用这木杖掀开他的脑袋。」

特图对于凯尔是务必关注的,毕竟比起自己,凯尔才是最直接接触不死者的人,而且就情况来看,不死者们对于凯尔的认同度比他想象中的要高。

以至于特图对于凯尔,也是另眼相看。

至于教会内部商讨后确定的“不干涉不死者们的选择,来去自由”的说法,该怎么说呢?

不干涉归不干涉,你要说地母神的牧师们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

不关注不死者?开什么玩笑,他们终究是女神的子民。

「女神将不死者投放到兰开斯特,必然有她的深意。

神的意思我不知晓,但我会亲自去判定,会用双眼去评价不死者们到底值不值得投资,凯尔你又值不值得信任。

如果两国之间真的爆发了不义之战,梅斯菲尔德冕下,到那时候您真的能够承担起,这战争之下的累累尸骨吗?」

特图不知道,但这不阻拦他按照自家教宗的意思,提前在英基兰斯公国布局。

想到这里,这位已经活了上百年的老人眯了眯眼,眼缝里透露出凛然杀机。

作为倾听梅斯菲尔德教皇的故事成长起来的一代教会高层,虽然分属于不同的正神麾下,但特图始终觉得,那位对待信徒慈爱的梅斯菲尔德,不应该是那种践踏生命的恶徒。

他不禁想到了其他的正神教会,第一时间将怀疑甩到了他们身上。

就算是梅斯菲尔德,也不可能完全拒绝其他教会给出的意见和建议。

当年圣山上的那一把火,差点烧掉神圣布里尼亚教皇国一半的根基,现在想想,恐怕那些后进的教会高层,心底里也在渴望着重新夺回神圣布里尼亚在人类之中的核心地位吧!

旧的人类中枢和新的人类中枢之间的冲突……你真要我选,我选择被女神认可的那群人。

他不禁想起了在丰收祭典上,那群或唱或笑的不死者们,虽然那群人的名字奇奇怪怪,但那个快乐的笑容……

不是骗人的!

凯尔啊,你会成为破局的关键吗?

……

坎贝尔伯爵家宅,伴随着一阵器皿破碎声,此时坎贝尔伯爵脸上黑的发慌。

“海洛尹斯!海洛尹斯!你怎么敢的,你怎么敢的啊!”

他发出愤怒的吼声!这样一个和自己敌对的家伙参与到了大公之位的继承之中,想都不用想,接下来自己将会是主要的打击对象。

更可恶的是,当他站到这个舞台上的时候,没有合情合理的依据,自己甚至连暗中对他下手的办法都不可以使用。

先别说现在狮心公还在,就算狮心公退位了,自己还未必能够活得过家主,正是因为身处于这个家族,他才更加清楚狮心公到底是个多可怕的存在。

200多年了,尹贝尔联邦建立200多年,有资格站在狮心公面前,让他提起兴致来的强者多吗?

额……确实还挺多的。

比如说从来没有赢过家主的其他几个公国的大公。

比如说那位坐在黄金王座上的凯撒执政官。

比如说神圣布里尼亚的那位梅斯菲尔德。

再比如说至高森林的精灵王以及上一任被狮心公砍掉头的前任精灵女王。

……

好吧,事情也不能这样算,自己在那些大陆顶尖强者面前,和一脚就可以被踩死的蝼蚁也没有明显的区别。

事实证明,所谓的贵族气度,能够维持的前提就是自己还不够愤怒,至少现在在房间里宣泄怒火的坎贝尔伯爵,丝毫看不出此前他在贝尔纳男爵面前,那从容不迫的模样。

他的视线看向身旁那位红着眼的较弱半精灵人妻,似乎是被坎贝尔伯爵此时的暴虐吓到,战战兢兢的在一旁不敢出声,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这个女人正是贝尔纳男爵的夫人。

在被贝尔纳送给坎贝尔伯爵后,她从一开始的痛苦和纠结,到被反复把玩、掌控和驾驭后的满心不情愿,后来逐渐习惯了包容伯爵的暴虐,再到最后,心里只有对贝尔纳的憎恨,在驰骋的时候,心中甚至生出了报复的快乐。

后来她已经记不起自己最开始到底对坎贝尔伯爵是什么样的心情,贝尔纳毁掉了她对家的期待,现在她在另一个男人身上体验到了温暖,哪怕这种温暖只在支配的时候会出现。

但无论如何,当那个孩子降临于世的时候,男爵夫人的心中是满心欢喜的,就好像自己和那个男人之间有了新的羁绊,连带着现在,她也越发卷恋留在坎贝尔伯爵身边的时光。

但是这一切都被摧毁了。

虽然在漫长的pua之中,让这位男爵夫人逐渐丧失了理智,但她也不是傻子,自己的孩子某种意义上就是曾经她和坎贝尔伯爵之间关系的筹码。

现在筹码没了,这些年对她比以前好上不少的坎贝尔伯爵,最近脾气又大上了不少。

明明失去了孩子她心中也很痛苦,在被施虐的时候,却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以前的那段时光,下意识的她腿抖了一下,口水流了下来。

“你过来!”

可能是嫌这个女人太呱噪,坎贝尔伯爵不耐烦的把她甩到了桌子底下。

良久,眼神浑浊的男爵夫人抬起了头,畏惧的看着这个男人。

“现在佛罗伦萨商会已经没有人主持了,只剩下你女儿一人。

这样,明天你把她带到这里来,我和她好好商量一下佛罗伦萨商会未来的归属和发展方向。”

男爵夫人愣了一下,片刻后震惊的抬起了头,不可思议的看向这个男人,有些慌乱的说:

“那是我的女儿!”

坎贝尔伯爵愣了一下,表情莫名的看着这个女人,这家伙脑子里是被污浊给塞满了吗?怎么什么事情都可以往这个东西上想?

但是片刻后,他又想起此前去教会礼拜的时候惊鸿一瞥看到的萨克的夫人。

不愧是身上流着精灵血统的女孩,要是平时他倒是无所谓,只是现在看向了男爵夫人,眼神中忽然闪过一个微妙的念头。

“萨克已经死了,你女儿以后在商会没有任何依靠了。”

坎贝尔伯爵轻轻抚摸着下方这女人的头发,冷声说道:

“现在商会内部因为失去了精神支柱,诸多负责人对于商会的未来已经没有期望了。

如果没有外力的干涉,接下来佛罗伦萨商会将会很快的被吞并,那些豪商欺负弱小可是有一手的,贝尔纳夫人,你也不希望你的女儿受到欺负吧?”

伴随着坎贝尔伯爵的抚摸,男爵夫人露出了温顺的表情,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一番吞吞吐吐后,她终于张开口说:

“她这段时间很伤心,你……不要太欺负她。”

“你放心,佛罗伦萨商会在我手中还有其他的用途,我不会让它落到别人手里的。”

贝尔伯爵郑重的给出承诺,眼中闪过隐晦的得色。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世间有很多事情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能够绝对掌控在手中的。

若是一切都能把控在手中,王朝末路这种事情也不会出现了。

……

查尔斯家宅内。

雷哲伯爵沉默不语,思索着今天和狮心公之间的聊天。

不自觉的他就想起之前,在城堡中见到凯尔的场景。

他冷哼了一声:果然是不洁的魅魔,那股天然的影响他人心神的力量,哪怕没有恶意,还是如此的恶心。

在书房内陪同着雷哲伯爵的哈里犹豫了一下,说:“父亲,凯尔是个不错的人,为何你要对他有这么大的意见?”

雷哲伯爵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冷哼了一声,说:

“哈里,你要记住你体内流着狮心的血,这血统中蕴含着的力量代表着过去多年,我们狮心家族和无数人类仇敌之间的血与泪。

尹贝尔联邦花了多少年才从绝境一般的环境中崛起,超越神圣布里尼亚教皇国,超越其他异族国度。

你要知道,狮心之力是被人类控制的力量,本质上和狮鹫已经没有了联系,更不会影响到我们人类血统的传承,可是其他种族不一样,尤其是深渊。”

提起深渊这个词汇时,雷哲伯爵眼中满是阴霾,说:“不要忘记了,大陆诸多国家花了多少年的时间,才将恶魔们赶回无底深渊。

就算凯尔能保证自己不受深渊的影响,他能保证自己的后裔不受深渊的影响吗?

我可以接受他成为一名贵族,如果他老老实实放弃自己的领地,回到公国来,查尔斯家族养得起一个闲人。

他要是觉得爵位太低,容易受到他人歧视,我会想尽办法帮他运营出一个子爵来。

如果有人敢当着我的面多说他几句不是,我自然会去给他讨回一个公道。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不能去染指权力中枢,必须要保证英基兰斯公国上层决策者的纯净性,哪怕容忍坎贝尔那样的蠢货,也没有关系,

毕竟就算他再胡闹,屁股也是坐在公国这边的,还有家主可以制衡他。”

听到父亲说的话,哈里好像明白了自家父亲对凯尔的态度。

“原来父亲你也没有这么讨厌凯尔呀。”哈里小声说道,“我也觉得凯尔堂弟比其他贵族交流起来要让人舒心的多了。”

“他倒是长了一张好脸蛋。”雷哲伯爵语气有些怪异,片刻后说,“这也正常,毕竟他体内还留着我狮心家族的血。”

哈里反驳道:“父亲大人你清醒一点,凯尔长成的样子显然和我们家族没有太多关系。”

雷哲勃然大怒,一手杖敲在哈里的腿上,说:

“安东尼年轻的时候也是名传王都的美男子,我这样说有什么问题吗?”

说着说着,他沉默了下来,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异常肃穆:

“哈里,唯独凯尔他不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可以允许你和他多做交流,但是你要时刻抱有警惕,深渊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

现在他的情况比有资格称霸一方的边境领主还要麻烦,他已经卷入到公国继承之战中。

此前我本来没有太多想针对他的想法,他们谁想去继承公国,无所谓,我只需要完成家主安排我的任务,梳理好公国内的经济就行。

但现在不一样,如果凯尔想要下场参与竞争,那么很抱歉,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真的是敌人了。”

哈里表情微变,低声道:“父亲大人,您打算亲自下场参与了?”

哈里是知晓自己父亲此前是不愿意参与到这样的行动之中的,但是现在显然因为凯尔的入场,他真的要行动起来了。

念及此,他脸上不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凯尔堂弟啊,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父亲大人,他是真的开始把你当成对手了!

……

当然,不只是这些相关的人员躁动了起来,在一处大楼内,一场激烈的辩驳,正在悄然展开。

“我早就和你们说过,不要老是想着下场参与这些事情,现在可好,海洛尹斯男爵是真的入场了,这场闹剧,我看你们该怎么收场!”

一名老贵族手杖不停的敲击着地面,显现出他心中的焦躁不安。

站在对面的一名相较年轻一些的贵族,脸上也是一阵烦闷。

不满的拍了下桌子,说:“你说这种事情,我们怎么知道,而且我们之前处理的方式全都是在规则内的,就算……就算他未来成为了第二任狮心公,也未必能够把我们全拉下水。”

其他几名打从一开始就坚定立场的老贵族也不说什么,反正这事情也波及不到他们身上。

他们手下的情报人员偷偷从那群不死者身上了解了不少情报,对于海洛尹丝男爵的态度自然也是慎之又慎。

只要比尔这个刚加进来没几年的家伙,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坎贝尔伯爵那边动摇。

说起来,那些不死者们倒是提起了不少来自神国的有意思的词汇,其中有一个能够很好的形容他们现在的心情,叫什么来着?

哦对,乐子人!

这词听得新颖,不愧是来自神国的词汇,当真是生动形象。

现在老贵族们也觉得自己没有参与,看着同僚吃亏的表情,突然感受到了乐子人的真谛。

“先说好你们干的那些事情,我没有证据也不会说什么,但是我可是一开始就持反对意见的。”

“对的,本来贵族评议会就应该保持中立态度,不要下场参与,坎贝尔伯爵又如何?拒绝了他又怎么样?不帮他是本分,再怎样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地位。”

“比尔,你还是不够稳重,只要我们还坐在贵族评议会的位置上,就不会有人动摇我们的地位,我在评议会工作了这么多年,早就明白了,必须要沉住心、扎下根,才能风吹不倒,你要学会反思。”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还是要尽快平息前段时间闹出的乱局,比尔,这件事情之前是你惹下来的,你要想办法把事情平息下来。

现在情况已经变了,维尔斯那个蠢货死的好,还有萨克,也不知道坎贝尔伯爵那边到底给了他多少的好处,让他愿意亲自下场来分担火力……”

听见老贵族们说出的话,一个词汇让比尔子爵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光芒。

你要说海洛尹斯男爵依旧只是一名边境领主,那他就算招惹了,也不会有多少畏惧,了不得就是这辈子都窝在王都。

但是现在情况可不一样了,那可是已经实际获得了狮心公支持,允许参与到公国继承方案中的新贵。

他嘴上说的很强硬,但内心知道,万一……万一真成了,就他听说过的海洛尹丝男爵那酷烈的性格,怕不是自己逃出公国都躲不开追杀。

可惜他不明白,凯尔对于被自己超越了的人,是不会再将目光放在他们身上的,他有绝对的自信永远快人一步。

可惜比尔子爵不知道,他现在害怕了,没了爵位和职位的加持,他跑到外边去又能做什么呢?

根基就在王都,跑不掉的!

比尔沉思了一下,开始思考自己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取得海洛尹斯男爵的原谅。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什么,你说为什么自己不嘴硬?

呵,我比尔来到贵族评议会,要的就是公平!公平!公平!还tmd是公平!

想到这里,他下定了决心。

“诸位,我很抱歉的说,萨克先生在前次贵族评议会上提出,自己参与到谋害凯洛尹斯男爵的事件中,这一事情得到贵族评议会调查,已经确认属实。

现在海洛尹斯男爵已经确认为公国预备继承者序列,按照有关规定,针对于大公级别的主要继承者的相关桉件,在进行最终确认前,需要二审确认相关情况是否属实。

各位,我有个提议。”

比尔子爵下定了决心后,对待凯尔的态度可谓是画风突变,堪比变色龙,他朗声说道:

“我认为,考虑到当前海洛尹丝男爵本身地位的特殊,且萨克已经承认自身对海洛尹斯男爵的伤害,按照评议会以往常规操作,这样恶劣的行为需要受到重罚。

我提议,将萨克手下对于佛罗伦萨商会的控制权,依照规定收归贵族评议会,作为补偿条款,补偿给受到伤害的海洛尹斯男爵。”

他说完后,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于是咬了咬牙接着说:“还有贝尔纳男爵,他儿子做出的错事,不是区区死亡就可以处理得了的。

依照以往处理方法,事情虽然不是他直接做下的,但他也要为自己的儿子给出补偿……足够的补偿!”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自己这位同僚是真的发疯了。

虽说这样的做法可以讨得海洛尹丝男爵认同,但贵族评议会和高层又不是不知道背后是什么情况。

这是利益输送以后相互妥协的产物,只是没有将代价给放到明面上而已,属于贵族ZZ中的潜规则。

现在比尔子爵这样做,无疑是仗着利益交换是在私底下进行的,无法直接拿出证据,于是便干脆把锅直接甩出去,以换取原谅。

好家伙,众人直呼的好家伙!

他们只觉得比尔子爵这家伙白学了这么多年贵族规则。

就算你现在能够借着这种玩法,暂时获得海洛尹丝家那位的认可,可那有什么用?

你这行为几乎是在挑衅贵族之间的潜规则。

你又不是没有把柄在别人手上,你躲得过可能存在的海洛尹斯男爵的报复,难道还能躲得过想要把你搞死的坎贝尔伯爵吗?

既然污点是实际存在的,还不如直接老老实实认了,选择躺平并获取原谅,怎么敢直接这样做的?

万一两头不讨好,只会加速你贵族生命的结束!

但是他们不知道比尔心中的想法。

「既然问题都已经出来了,躲也躲不过,为什么不选择直接把污点送到别人手上去?」

「我在处理这个事情的过程中确实犯下了一些“小问题”,但这小问题并不致死不是吗?」

「反而是我的污点握在别人手上,无论是那位被自己招惹到了的海洛尹丝男爵,还是即将招惹到的坎贝尔伯爵,有着自己的污点在手,随时都可以处理自己。」

「直接处理掉我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吗?除了能够发泄心头的火气,什么也没有!」

「反而是我留下了可以被他们构陷的污点,未来他们想要拿捏自己,随时都可以做到,相当于是将自己的安全交托到了他们手上。」

「留着自己,还能在王都评议会里多留个可以随时抛弃的后手,毕竟只有像他们这样的,实际受到他影响的贵族,才有资格就此事,主动追究自己的故事。」

比尔子爵只求这两人能够稍微聪明点,别把自己当场给崩了,到最后小聪明变成了大笑话,那就更绝望了。

……

只是他们不知道,另一边,凯尔也陷入了困扰之中。

狮心家族的洗礼仪式非常的强大,有着不死鸟心脏的加持,不仅让他成功的将【狮心之证】进度条叠满,更是让他直接获取了火元素亲和的能力。

一回到家中,在他去了家中池子二次清洗身体的同时,正在服侍他的哈萨卡看着凯尔身上再没有一丝痕迹的身体,惊讶的说道:

“凯尔少爷,你身上的伤痕全都消失了。”

她轻轻地擦拭着原来伤痕所在的位置,沾染着泡沫的柔软尾巴轻轻为凯尔打扫干净。

“这很正常,不死鸟之心本身就是相当珍惜的素材,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可惜只有一个,如果能够获得10个以上……”

凯尔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

不死鸟之心由于无比珍惜,导致很少有人知道,若是能够超过10个不死鸟之心,配合着产自隔壁公国的熔岩水晶,以及至高森林被月亮井浇灌过的梧桐木,炼制成相关仪式,就可以直接让施法者获得召唤魔宠不死鸟的力量。

和直接将不死鸟作为魔宠不同,通过这样方式获取的魔宠不死鸟,本质上更倾向于元素生物。

且由于跟凯尔同根同源,可以随着凯尔的成长不停变强。

甚至于在遭遇具备即死效果的攻击时,能够直接作为替身,为凯尔直接承受一次触发成功的即死攻击。

可以说,这种直接让凯尔多了一条命的特殊魔宠,对于无法像玩家一般可以持续复活的他来说,是必须要获得的存在。

当然,哈萨卡并不知道这些,依旧将注意力放在清洗凯尔的身体上。

在清洗的时候,她突然皱了皱眉,鼻子微动。

嗅嗅~嗅嗅!

“哈萨卡,怎么了?”

“啊,抱歉,凯尔少爷,只是觉得少爷的味道变得更美味了……”

看着凯尔有些莫名其妙的表情,哈萨卡将心中的疑惑收了起来。

应该是自己错觉,她刚刚好像在少爷身上闻到了偷腥猫的味道,只是那个味道实在是太澹了,不太像是身体接触的样子。

而且也不是埃兰娜小姐的味道……

应该是自己感觉错了,毕竟少爷都说了,今天白天在池子里洗礼花了很长时间。

可能是那池水里之前也有人使用过。

可恶,那个池水到底干不干净啊!

想到了这里,哈萨卡清理凯尔身子的动作变得更认真了。

小女仆打算把别的女人的味道清扫干净。

「在埃兰娜小姐之前,可不能让偷腥猫找到了机会!」

清洗干净身体,神清气爽的凯尔回到了卧室躺下,思考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只觉得这整个过程危机四伏。

那些准备竞争公国继承者的贵族们,望着自己的眼神,阴冷的,嚣张的,不屑一顾的,坦然自若的……

情绪不一,但凯尔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树敌了。

他倒没有什么可畏惧的,反而是心中升起了强烈的挑战欲望……

幸好他意志力强,将这种欲望压了下去。

倒不是说他真要躺平摸鱼,而是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发展的定位。

真要有机会夺得继承之位,他自然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但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现在他确实不适宜第一时间卷入到其中。

他的根基还是太薄弱了。

真正能让他爬起来的,不是所谓的教会的支持、贵族的支持亦或是老师的支持。

而是领地游骑兵们的实力,是兰开斯特的基础建设、生产制造和商业经营,最多再加上一些韭菜们的互相协作,还有最重要的……

自己的实力!

他缓缓进入梦乡。

事情到了这里,虽然未来他要走的路变得更加的艰险,但从长远来看,只要自己能稳步有序的完成领地实力的变革,完全可以借助自己对于未来发展状况的优势,顺利的发展壮大起来。

无论如何,现在来自公国层面的死亡危机,已经基本消失。

接下来,他又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领地的发展和王都产业的经营之中了。

这种难得的安心感让他安稳的睡去。

梦里,他好像看见了那红发的骑士姬转过头看向他,伸出手,似乎在邀请凯尔紧紧抓住她的手一般。

那梦中的场景毫无规律,但无比魅力,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抓住了那骑士姬,只觉得心底里挺开心……

最后梦中的场景停留在了红发骑士姬有些哀怨的看着他的表情上。

“凯尔,为什么是哈萨卡先,明明我也可以的!”

说这,身着冰冷铠甲的埃兰娜缓缓低下头。

那冰凉的感觉让凯尔只感觉身体有些发凉。

而埃兰娜则是香舌含津,谈吐之间对着小凯尔诉说着自己的情感。

良久良久,伴随着一阵失足坠落的感觉,他清醒而过来。

只见盖着一半的被子后边,哈萨卡缓缓抬起头来,轻声推着凯尔,说:

“少爷,该起床了,刚刚纽曼家那边托女仆送来了传信,等会埃兰娜小姐要过来。”

凯尔沉默的看了一眼哈萨卡,狠狠的揉捏着她的脸,恶声恶气的说: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样叫你家少爷起床?”

哈萨卡那被揉的快哭了的脸上,小声的说:“不、不喜欢吗?”

凯尔提起裤子,说话就是硬气。

“下次你再这样,我就先用尾巴给你打上一针,让你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空虚,看你还整天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

哈萨卡眼前一亮,但似乎害怕挨骂,于是小声的说:“那、那以后我不这样子做了?”

凯尔沉默了一会,盯着她说道:“你自己看着办!”

哈萨卡眼前一亮,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那就是随时都可以!

她没有多说什么,小机灵的哈萨卡开始认真的为凯尔更衣着装。

下了卧室,在大厅中用餐后,没过多久,凯尔就等到了埃兰娜的到来。

“凯尔!”

埃兰娜下了马后,凯尔从她手中接过她身上拿着的东西。

“走,有什么事进屋里说。”

两人在屋内聊天,哈萨卡时不时的就送上茶和甜点,悄悄的打量着这位未来女主人的样子。

似乎是看到了哈萨卡好奇的眼神,看着她头上那立起来的雪白狼耳朵时不时的动上一下,她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说:

“哈萨卡,可以过来一下吗?”

哈萨卡愣了一下,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女主人发现了,在走过去的时候,颇有一种小心翼翼随时准备后逃的感觉。

就好像是担心未来的女主人嫌弃自己一样,那谨慎而又害怕的小表情,在埃兰娜眼中,只觉得现在就想狠狠的RUA上一把!

果不其然,在哈萨卡靠过来的瞬间,这位未来女主人眼疾手快的逮住了她。

揉耳朵ing……

被埃兰娜抓在怀中的哈萨卡,发出一声尖叫,她只给父母和凯尔少爷抓过的耳朵,现在被别人碰到了。

倒不是说耳朵有多奇怪,而是上边分布着很多毛细血管,在被摸起来的时候,会稍稍放大那种触感。

再加上耳朵上的绒毛本身就是雪狼族感知风向以及察觉周边动静的工具,这样一碰,一时间身后的狼尾巴不停的摇了起来。

但是慢慢的随着被埃兰娜搂在身上,那手指或轻或重的摩擦着她的耳朵,埃兰娜的脸上笑容越发灿烂,哈萨卡的尾巴也时不时的尾儿梆硬一下。

这场景看得凯尔一片沉默,不自觉的她就想到了今天早上的那场梦。

梦中的埃兰娜,和现实的哈萨卡。

两人的脸再来回交错,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觉得脸色开始红了起来。

可……可耻的思想!

他澹定地将目光转到一旁去,努力不让正在玩闹的两人发现他表情的异常。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外边的铃声响起,哈萨卡才回过神来,挣脱出去,大声说:

“我去门口看看是什么情况!”

说完还在立着的尾巴一摇一摆,整个人有些慌乱的窜了出去。

“埃兰娜,你好像很喜欢哈萨卡啊!”

埃兰娜略带笑意的看着凯尔,说:“难道你不喜欢吗?”

凯尔只觉得心头一跳,但没有回避埃兰娜的目光,认真的说:

“哈萨卡确实很可爱,而且也能够帮得上我的忙。”

埃兰娜心头沉吟,将刚刚那一丝疑惑压了下去。

她 感觉凯尔和哈萨卡之间相处的模式过分亲密了,但看凯尔现在坦然自若的样子,好像又不像他想的那样。

她倒是不觉得哈萨卡会是她的威胁,真要等到事情该到来的时候,她也很好奇,比起她这样的咒剑士,凯尔作为男魅魔,战斗续航能有多久。

真要顶不住,那有一个自己接受的小女仆过来顶罪,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倒不是埃兰娜疯了,仅仅是因为,无论是男魅魔还是女魅魔,在自己擅长的领域累积的威名,当真是让异性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少爷,有一道从贵族评议会发出的函件。”

哈萨卡走了进来,将手上的函件递给了凯尔。

凯尔接了过来,不以为意的看一下上边内容。

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之前关于评议会审判维尔斯和萨克的最终结果和报告……

只是在看完了内容以后,他有些发懵,怎么事情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不,应该说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看见凯尔脸上表情的变化,没有看过相关信函的两女一脸好奇。

拿着评议会那边做出的最终决定的信函,凯尔沉默良久,将信函传递给两人看了一遍。

两女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有所关注,但看完之后也是惊讶,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凯尔回过神来,大概猜到了原因,看向了一旁的未婚妻,轻笑着将那函件收了回来,对着她说: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怎么样,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与其和那些贵族们斗智斗勇,还不如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强大自己身上。

等到自己变得更加强大,那些曾经诽谤我,欺辱我,轻贱我,恶心我,欺骗我的家伙,最后也只会老实的承认你的能力,然后给出道歉。”

…以下不计费…

每天一次,我要你们

的收藏、推荐票、月票、自动订阅!我要把你们榨干!另外,V群开了,去APP简介里可以直接专跳进去。

๑乛◡乛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