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鱼符咒和指南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砰!”

摩尼亚赫号上,枪声盖过了雷声。

“FK!我开始喜欢上装备部那帮疯子的装备了!”

曼斯教授的身形被L115A3狙击步枪巨大的后座力震得有些不稳,从枪管中射出的一道道冷蓝色的光线在漆黑的风雨中极为醒目,凋琢有古老花纹的子弹接连命中甲板上残余的死侍,将它们击翻在地。

船上拥有战斗力的人不多,在路明非“不慎落水”后,曼斯教授扛起了卡塞尔学院执行部的大旗,跑出船舱跟那些死侍作战。

可那位在甲板上挥动八面汉剑雷霆环绕的运动系少女似乎才是真正的主角,围攻她的死侍没有一只能伤其分毫,也没有一只死侍能接下女孩的第二剑——

因为在第一剑命中时,死侍那丑陋的身体就随着雷光轰然爆碎。

曼斯无法从秘党已知的言灵周期表中找寻到符合女孩表现的具体言灵系别,并且他清楚这些死侍被屠杀不是因为它们太弱而是那个女孩强得过分,就好比库里能闭着眼睛投三分不代表你上你也能做到。

尤其是不久前他还被女孩救了一命,有一只死侍潜藏在船舷下向他发起了迅勐的偷袭,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那死侍卫就被女孩一剑抹杀。

曼斯忽然想起自己读中国武侠小说顺带学习中文时学会的一个成语叫做“天下无双”,用来形容这女孩倒也贴切。

“这些都是守卫龙墓的‘死士’,正常情况下它们应该是镇守在白帝城之内。是谁将它们吸引过来以此借刀杀人?”

周震龙赤裸着上身,他手持一把唐式陌刀,明晃晃的刀刃上绘有醒目的龙纹。此时他正蹲跪在甲板上观察一具被他砍掉头颅与双臂的死侍,冰冷的风雨拍打在他那块块隆起的壮硕肌肉上。

这个国字脸一身正气的男人也相当不凡,曼斯教授认得他的言灵是“青铜御座”,序列号87的高危言灵,方才他凭借龙化的身躯与手中的陌刀接连噼杀了近十只死侍,让曼斯教授对“正统混血种都是江湖武侠”的刻板印象又加深了一些。

又有一道黑影从船舷蹦出落于甲板上,曼斯教授下意识地抬起狙击枪瞄准,随后才发现那道湿漉漉的身影是路明非,手里还提着两个人,居然是他的学生叶胜和酒德亚纪。

“叶胜,你没事吧?你受伤了!亚纪!看看我!我是曼斯教授!塞尔玛,急救箱!”

曼斯丢下狙击枪,急切地去察看自己学生的状况。

从叶胜身后那两个破损的氧气瓶来看,他们在水下也受到了袭击,路明非方才跳江下水是为了去救他们。

“我没事,教授……”叶胜勉强但真心地露出一个笑容,“多亏了S级,如果不是他,我已经在水底下喂那些死侍了……”

他简单地将自己和摩尼亚赫号断开通讯后的情况告诉给了曼斯,然后又重点描述了S级的英勇表现。

酒德亚纪这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看到叶胜脸色有些苍白地朝自己笑着摆摆手,眼圈当即变红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叶胜,用日语哭着骂“你这个笨蛋……”等一系列词汇。

“哇,我在军前半死生,你们一上来就给我喂狗粮这样真的好吗?”李吟星慢悠悠地收起了长剑,双眸的黄金之色缓缓熄灭,“不过日漫里那种女孩骂人的可爱音调居然真的存在啊。”

“你做得很好,消灭了所有异形并保护了这里的人。”路明非拍了拍李吟星的肩膀,表示赞赏。

“……别拿这种前辈鼓励的语气来跟我说话。”女孩撇了撇嘴,表示嫌弃。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言灵?”

曼斯没有注意到自己学生之间的亲密行为,他仍处于叶胜所告知的信息带来的震撼中。

比如“S级像是一颗发射的鱼雷冲来”、“S级在水底下瞬间挥剑抹杀了所有死侍”、“S级像是火箭发射般提着他和亚纪冲出了水面,并且自身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这牛顿的棺材板已经压不住了!

而且路明非身上没有佩戴任何设备,加重块、脚蹼、水下动力装置……什么都没有!他下直升机什么样子下水时就什么样子!

“你的屁股装了电动小马达?”李吟星也相当好奇。

“不,”路明非平静地回应,他从风衣内衬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灰色八棱扁柱状石块,石块表面有一个简易的几笔勾勒出来的图桉,虽然有点难看但还是能分辨出是一条水中鱼的图形,“这是‘鱼符咒’,上面附加了一个叫做‘方舟’的言灵,依靠他我才可以在水底下自由活动和战斗。”

老唐一开始是想从十二生肖里找一个命名的,不过能游泳潜水的“龙”和“蛇”都有相对应的言灵了,“狗”的话有点配不上团长的格调:然后芬格尔提议说“鸭符咒”怎么样,楚子航则在一旁提醒“鸭”跟男性配起来会有歧义被芬格尔坏笑着说“你很懂嘛”……最后才将符咒图桉定为“鱼”。

路明非倒是不在意这些东西。

“听上去很有意思,能不能让本小姐康康~”

李吟星伸手从路明非手里拿过了这枚鱼符咒,眼眸中刚褪去不久的金芒又重新亮起,似乎被自动激活的符咒勾动了气血。

不过她倒没有跳下水去试验一番,而是在端详过后将它还到了路明非的手里,悠悠地说道:

“制作这枚炼金物品的人有很高的炼金水平呢。”

“嗯,我们军团的炼金军士制作的,他确实很优秀。”路明非微笑回应。

“符咒?炼金物品?炼金军士?”

曼斯一愣,想起S级那人员稀少的社团里除了“冷面剑客楚子航”和“留级王芬格尔”外,守夜人论坛里还贴过第三位社员的资料:

罗纳德.唐,性别男爱好女,血统未知,疑似S级关系户,在炼金术方面似乎有很高天赋,并想借此勾搭上炼金机械系之花……

“很抱歉打断你们的讨论,我们接下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周震龙沉重的话语响起,“我们没时间休整了,现在很可能有其他势力比我们抢先一步进入了白帝城。”

……

风雨依旧,摩尼亚赫号的小组人员在收拾打包甲板上死侍的尸体和碎片,核心人员则在会议室里进行第二次计划制定。

“五鬼凶方,廉贞星……卦象不变,大凶之星曜。”正统的风水师周渊痕苍老的脸庞神上神色晦暗。

“大凶?有本小姐和这个S在哪还会有什么大凶?”李吟星哼哼道,挺了挺自己并不算挺拔的胸脯。

“龙皇宫风水卦象已经被打乱,现在进去九死一生,如果惊动了守护宫殿两位龙侍——睚耳和参孙,那离龙王苏醒不远矣。”

周渊痕没搭理李吟星的神经叨叨,依然自顾自地说道。

“对方也有高人,甚至比我们谋划得更加深,就连守卫龙宫的死侍都被他们引过来借刀杀人,”周震龙沉声说道,“但现在不是追查对方所属势力的时候,我们也必须加快计划进入白帝城。”

他看向了曼斯教授:“跟说好的一样,我们会提供知识和炼金物相关的援助。你这边有其他问题么?”

“我刚才已经跟校长通过话了,他说以你们的计划为主,”曼斯教授点头,“但下水的人员除了叶胜和酒德亚纪外,还要再加上我们的S级。”

在会议室角落德叶胜和酒德亚纪相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名为安心和惊喜的情绪。

“可以。”

周震龙没有意见,这个卡塞尔的中国男孩展现出了强大不输于李吟星的战斗力,而且还拥有奇特的炼金物品,进入白帝城完全没有坏处。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继续说些什么,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说道:“另外李吟星小姐也会跟着下去。”

“好耶!咱们一起去倒龙王的斗,抄龙王的家!”李吟星欣喜地欢呼起来。

“……你们这是做好了在水下冲突的准备?”曼斯教授也没有意见,这个女孩虽然爱吐槽但战斗力也是实打实的,“那摩尼亚赫号怎么办?如果刚才那种袭击再来一次……”

“我已经向家族请求增援,周家的‘断龙台’正在赶来。”

“断龙台……哇哦。”曼斯教授表示惊叹。

“在记载中,白帝城是一座完全由炼金术缔造的城市,所以不存在什么能让我们钻进去的漏洞。如果要进城,那就必须光明正大的走门。”

“而陈家的‘钥匙’负责开门。”周震龙目光看向了陈姓贵妇人,对方只是微微向卡塞尔一方的人展示了自己怀里叼着奶嘴的婴儿。

“进入白帝城后,里面的环境可能会颠覆你们的想象和认知,就算是人类最精密的机械也会失灵……这座青铜之城本身就算是一个巨大的领域。渊痕先生。”

周渊痕点头,从身后破旧的小包里郑重地拿出了一个古朴的檀木盒,盒内红色丝绸包裹着一块刻画有八卦符号与二十四个方位古字的金属方正托盘,勺状的磁铁矿石恒定在托盘正中央,换个角度能看见磁勺下北斗七星的标志。

“我知道,这个叫司南。”曼斯教授说。

“我们周家叫它‘指天仪’,它是寄宿了‘活灵’的炼金物品,在青铜城内它会为你们指引‘生’的方向,保证你们不会迷路。”周震龙解释说,“下水之后它交由你来保管,李吟星小姐。”

“说实话咱们四个人放到电影桥段里铁定是要被打散逐一击破的……你不如弄点能把咱们捆在一起不走散的炼金绳子。”李吟星提出建议。

“我也还有一个炼金物品,”一直在仔细聆听的路明非说道,从湿漉漉的风衣里拿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指南针,看材质应该是青铜铸造,“炼金军士给我做的专属指南针,我们有双重保障。”

“阁下所谓的炼金军士固然厉害,可指天仪是周家先贤从一位次代王墓中寻得的宝物,是我们周家的至宝,”周渊痕冷哼一声,“将指天仪借与你们已经是你们的荣幸,少拿不入流的炼金物来碰瓷!”

路明非倒也没有生气,反正装备这种东西他只会嫌少不会嫌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