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推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这次示警程度,比五年前还要强烈倍许,强烈的灵觉震颤让他几乎心跳骤停,眼前的所有几乎都变得禁止了。

在这种状态,崔晨念头以百十倍于平时的速度运转。

顺着示警感应得方向,崔晨瞧见了两个正在小摊上挑挑拣拣的背影。

这两人一男一女,女子一袭红衣,以碧玉莲花冠将青丝长发高高束起,虽然对方背对着崔晨,看不到面庞,但从其婀娜背影也让人毫不怀疑,这就是一个美人。

“红拂?”

崔晨还记得当年初来黄枫谷坊市时,曾在升仙大会上见过此女一面,由于红拂是他见过的第一个金丹修士,所以印象极其深刻,第一时间就将其辨认了出来。

在红拂旁边,则是立着一名白袍男子,披散一头银发,正是云露老祖。

此时,两人拥立在一起,相互谈笑,极为恩爱。

不过崔晨看不关心两人为何会搞到一起,而是思考为何自己一靠近云露老祖,第三神通就发出示警。

这绝不相信是偶然!

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灵觉运转的速度已经恢复正常,崔晨第一时间错开目光。

修为越高,感知便越强,长时间盯着看,绝对会引起对方的感应。

“别出声,快走!”

崔晨传音的同时,右手紧搂着南宫盈盈转身就走,快步离开坊市。

一口气飞回洞府,心中的警铃才缓缓平息下来。

“崔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南宫盈盈紧张的出声询问道。

她还从未见过崔晨如此紧张,连衣袍都被流出来的汗水完全浸透。

“无事,我想一个人静静!”

说完,便独自走进练功房,随着“轰隆”一声,石门关闭,崔晨将自己关在了里面。

……

于寂静之中,崔晨的以手指为笔,在坚硬的墙壁一端,缓缓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在另一边写上“云露老祖”四个字。

而在两个名字中间,则是自晨曦小店传功后,自己遭遇的所有事情。

一桩桩,一件件,全部都镌刻在其上。

密密麻麻,像是爬满了蚂蚁。

然后,再将最无关的人、或事情擦掉,例如陈家,又或者穆剑华……

这些字迹一去,墙面上顿时多了大片的空白。

接着,崔晨看着剩余的字迹,开始了沉思。

一个个面孔在脑海中浮现,一幕幕情景在脑海中闪现,然后再次排除掉不相干的人和事。

全神贯注下,崔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墙面上最终只剩下了五个名字。

“崔晨,云露老祖,红粉,谢冷和公羊全。”

他自己和云露老祖自不必说,红粉的存在是因为对方的态度变化太过剧烈,极度不正常。

犹记得一开始在李家遇到的时候,红粉对催促是极为忌惮的,虽然两人后续一起合作攻破冯家,但也是相互防备。

后来不敌冯家老祖,崔晨抛弃红粉跑了,这就让忌惮升级为了憎恶。

红粉那吃人的表情,让人印象极为深刻。

到此,一切都很正常,因为有崔晨丢弃对方跑路,红粉记恨崔晨理所应当。

但流云谷之战后,红粉突然转变为爱慕,还死缠烂打的蹭过来,这就着实不正常了。

一直以来,崔晨都想不通具体原因。

但如果红粉之所以发生如此大的转变,是受了某人的指派,那就能够解释了。而这个幕后之人,崔晨认为最大的可能便是云露老祖。

最后,是谢冷和公羊全。

看似两人与此事全然无关,但却给了崔晨关键的灵感。

公羊全采补了谢冷,修为以此进阶金丹后期,那以此类推,自己对云露老祖来说,最大的价值是什么?无他,唯有这副强悍的肉身。

对修炼采补功法的修士来说,这是一具绝佳的炉鼎。

“采补!”

当这两个字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后,一切都说得通了。

当年微末之际,云露老祖赐下《血火魔身》,便是落下的一手闲棋,那时对他来说,成则好,不成也罢。

直到崔晨晋升金丹,才真正入了他的法眼。

为了更好掌控崔晨,他便将与崔晨有交集的红粉派了过来,跟在崔晨身边。

最后,便是云露将驻守乾元洞的任务交给崔晨和红粉。

虽然这个任务看似极为正常,但仔细想来,却又透露着不合理,联想到其他疑点,这种福利更像是在养猪。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虽然采补的只是崔晨的一个猜测,也许还有其他可能。

但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因为后果太严重,崔晨赌不起。

采补和双修不一样,双休是一种互补的合作,双方都有受益。

而采补,却是赤裸裸地掠夺,被采补的一方,法力本源都会被掠夺一空,不仅寿元大损,更是会彻底失去进阶的希望。

这是崔晨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不行,得跑路!”

想到自己被云露采补成为一具药渣,沦落到和谢冷一个下场,崔晨便不寒而栗,曾的一下站起身来,就要出门,带着南宫盈盈就此跑路。

不过刚走到石门前,作势欲要推开石门的手陡然僵住,一声轻叹,然后颓然地转身,回到软榻上重新坐下。

因为他意识到,若是不能跑出天南,就始终还在云露眼皮子底下。

当初加入鬼灵门的时候,留下了魂灯。

只要自己还在天南,云露老祖就可以借出魂灯,以寻踪秘法找到自己。

可要逃出天南何其困难?

无边海就不用说了,就是元婴修士都无法飞度。

而另一边偷渡大晋,则至少需要元婴期的修为,金丹修士过去,十死无生。

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行的方法就只剩下修复古传送阵,传送到乱星海。

“呼!”

“好在还有时间!”

冷静下来后,崔晨觉得云露老祖短期内不会着急对自己下手。

换位思考,若是他是云露,有这么好的鼎炉,一定会用到关键时候,就像公羊全采补了谢冷,用来突破境界。

而云露老祖突破元婴中期仅仅才不到百年时间,要想修炼到元婴中期顶峰,正常来说还要百来年,若是有机缘,这个时间还会缩短一些,但也不会少于五十年,毕竟修行越到后面,突破需要的时间越久。

“看来阵法研究得抓紧了!”

崔晨燃起斗志,整个人精神焕发。

抬手挥手抹平墙上的字迹,然后梳洗一番后,方才推开石门出关。

石门缓缓打开,从缓缓打开的门缝中,崔晨看到南宫盈盈忧心憔悴的面庞。

“崔大哥,你……”

“放心吧,我没事,只是困扰已久的功法问题突然想通了罢了!”

崔晨轻松一笑,上前将对方拢在怀里,悉心安慰道。

此事,他并不打算告诉南宫盈盈。

与其让她空担心,还不如安心修炼,早日结丹。

“那就好!”

南宫盈盈,趴在怀中,紧绷的身子软了下来。

两人又温存数日后,崔晨再次告别南宫盈盈,飞往姜国。

而南宫盈盈等崔晨走后,便闭关苦修起来,她陪伴崔晨从微末而起,如何会看不出崔晨的隐瞒,只不过她没有追问罢了。

因为他知道,只有尽快结丹,才有实力帮到崔晨,与之站在一起,面对那崔晨都要为之恐惧的存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