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发起总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铅云密布,闷雷阵响。

巨大地缝贯穿在荒野上,里面不时鸟鸟弥散出紫黑色的烟气,那是四代目外泄的灵压。

枭组织剩余的中低部刺客数量足有两三百,在地缝两侧的荒野上驻扎着。

距离刺客营地一公里外的荒山山顶,统一穿着黑色劲装的身影或站或坐,视线一同向枭组织巢穴的方位遥望。

“他一个人过去能行吗?”

花刈甚太托着腮发出质疑:“那家伙一直吊儿郎当的,给人的感觉相当不靠谱。”

紬屋雨认同地点点头:“他很散漫呢~”

浦原喜助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头,笑呵呵地解释道:“别看平子总是一副不着调的样子,他实际上可是个相当认真且谨慎的人呐~”

他回想在护庭十三队的时光。

在他出任十二番队队长的时候,平子真子会特意为日世里的问题找他单独谈话,耐心解释日世里当时频频捣乱的真正原因,好让他对日世里更加了解。

而且还指导了关于队长职务的相关事宜,算是他的半个前辈。

在蓝染的事上……

平子真子也是第一个对其抱有怀疑的人。

虽然最后还是被蓝染用镜花水月的能力摆了一道,但由此也可见平子真子的洞察力异于常人,心思也相当缜密。

那副散漫的作态只是表象而已。

花刈甚太半信半疑,小声地都囔道:“那也不用逞英雄一个人上去吧……”

抱胸眺望的凤桥楼十郎纠正道:“平子并不是在逞英雄,而是不想误伤我们,他卍解的能力可不分敌我,我们如果跟上去的话……”

六车拳西看着花刈甚太,故意作出凶狠的表情接话:“你可能会被我打成猪头。”

甚太闻言向远离拳西的方向挪挪屁股。

彭。

六车拳西脑壳上挨了一记小拳拳。

久南白气哼哼地噘嘴指责道:“笨蛋拳西,不要用你那张吓人的脸恐吓小朋友啊!”

她转而歪头向甚太和小雨解释道:“这家伙不是真的要揍你们的意思哦,其实是平子斩魄刀的能力啦~

逆抚的能力核心是颠倒。

它始解的时候颠倒的只是感官,但如果解放了卍解,被它颠倒的东西可会是敌我认知哦~”

霹卡。

第一道响雷在阴郁的天地之间炸开,将暗沉的荒野照亮了一瞬。

营地里刺客们的目光同时汇聚到中间。

什么?

这家伙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在他们视线汇集处,留着金色短发的男子提刀站着,无力耷拉着的眼角随意扫视着他们。

“意~”

“人还真是不少呢~”

平子真子叹了一声,斩魄刀逆抚在他的食指上悠悠画圈。

刺客们知道来者不善,立即拔出刀剑向着平子真子围杀过去,密集的刀影令人眼花缭乱。

噗呲。

彭彭。

平子真子原地未动,刺客们却七倒八歪。

他们眼中的世界陡然翻转,五感查探到的方位在一瞬间颠倒过来,不少人身体失衡摔倒在地,更有人的刀直接砍在了队友身上。

阵阵哀嚎爆发。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远处刺客们的注意,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查探情况。

平子真子停住旋转的斩魄刀,咧嘴一笑道:“呀嘞呀嘞,大家还真是热情呢,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么接下来……

真正的游戏开始了。

卍解!

逆样邪八宝塞!”

嗡。

平子真子的灵压陡然拔升一截。

燃烧着的五瓣莲花绽放,在他脚底形成一座五方莲花台座,每一瓣莲花都是火焰流纹的形状,神圣与诡异的气息纠缠在一起。

平子真子就这样静静站着。

随后……

噗呲。

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刺客突然一扭身,锋利的长刀毫不犹豫地砍向身后的同伴,将同伴一击毙命。

刺客扬着刀大声嘶吼:“肮脏的刺客们,今天我要亲自砍光了你们!”

他面对上百刺客宣战,大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架势。

只不过……

噗呲噗呲噗呲。

被怒斥的刺客们也同样做出了类似的举动,纷纷红着眼噼砍身边的同伴,嘴里叫骂着枭组织,荒野上立即展开了一场血腥的乱战。

平子真子瞬步到空中俯视着。

逆抚的卍解叫做逆样邪八宝塞,能力是完全逆反。

除持有者以外,它可以将范围内所有人对“敌人”与“同伴”的认知倒转,使其互相残杀,就像脚下正在发生的这样。

这是一项极其变态的能力。

在这完全逆反面前,无论对方阵容里有多少人都无济于事,再多人也只能让场面更热闹一些而已。

眼下就是最适合使用这个卍解的局势。

和讨伐队成员相比,枭组织中低部刺客的实力的确上不了台面,可他们人数太多了,哪怕只瞅着讨伐队的背后偷袭几次,也能造成不小的威胁。

四代目本身就是一个很难搞定的家伙,如果再加上数量众多的中低部刺客,讨伐队的压力就有些太大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先用逆抚让他们内部消耗,这样就能大大减轻压力。

不过……

逆抚的卍解能力不分敌我,只要在卍解的影响范围内,讨伐队成员们的敌我认知也会被逆转,继而开始自相残杀。

这就是他脱离讨伐队独自来到营地的原因。

……

花刈甚太惊得张大嘴巴,“逆转敌我认知,竟然还有能力这么变态的卍解吗?

这么说……

枭组织交给那家伙一个人解决不就行了,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等着看戏就好了?”

爱川罗武摇摇头。

他解释道:“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不论始解还是卍解,所有斩魄刀能力的实际效果都是基于双方灵压差距展现出来的。

普通刺客的灵压低于平子,所以他们在互相残杀。

但如果敌方的灵压远远超过平子,完全逆转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甚至可能完全失效。

你应该清楚……

那个四代目之所以能在尸魂界搅起这么大的风波,靠的就是水平极高且进度速度奇快的灵压,逆抚大概是无法改变他的敌我认知的。”

失胴丸莉莎也开口补充道:“另外还有一点,完全逆反的对象并不包括敌方对平子的认知,平子在他们眼里依旧是敌人。

平子现在承受着很大的风险。

所以……

我们可不是来跟着看戏的,等到四代目出现,杂兵们内部消耗一部分,到时就是我们进场的时候了。”

浦原喜助点点头附和道:“没错,四代目大概马上就会出现,大家做好出击准备吧。

而且位置显示,太一也很快就能赶到了。”

话音刚落。

一阵低沉的隆隆声从枭组织巢穴那边传过来。

讨伐队众人一齐抬眼遥望过去,只见那边的地面在成片成片地坍塌,数十道粗壮的黑触手从地下拱立起来,在营地里四下鞭甩。

四代目现身了!

唰。

平子真子瞬步朝上方连跳两下,躲开下面挥舞的触手。

一朵巨大的肉质“菊花”从地缝里轰隆一声拱了出来,一直拔高到十几米的位置,在菊花中央的部位,样貌和触手同化的泉政信正仰头看着上方。

嗡。

恐怖厚重的灵压陡然铺展全场,乱战的刺客们顿时踢里哐啷倒了一大片,中部刺客们还能保持站姿,但他们的互相搏杀在四代目的压迫下停了下来。

平子真子赶紧拉开距离。

感受到这股灵压的一刹那,他就立马得出了结论。

四代目没有被逆抚改变敌我认知,可能受到了一定影响,但绝对不会失控对自己的部下们出手。

逆抚的作用就到此为止了吗?

他集中注意扩展灵压感知,在泉政信澎湃的灵压中迅速查探一番,找到了另一道灵压。

循着灵压的方向看过去,便发现了一道窈窕曼妙的红衣身影。

四部首,魅惑。

平子真子稍稍振奋了一下。

据情报显示,四部首们的灵压大多都是副队长级别,是可以被逆抚改变敌我认知的,所以魅惑接下来会背后偷袭四代目。

他暗暗设想。

四部首作为朝夕相处的部下,他们会不会知道四代目的某些弱点,用偷袭达到奇效呢?

轰隆。

泉政信与斩魄刀融合的身体彻底爬上地面。

他仰望着平子真子的身影,向失吹樱指示道:“这家伙灵压超过饕餮能夺取斩魄刀的界限了,那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他斩魄刀的能力很特殊……

试试用魅惑控制他,让他成为我们的人!”

失吹樱领命瞬步向上冲刺。

平子真子全神贯注地盯着失吹樱的动作,她和四代目的距离越来越近,从腰间拔出了匕首样式的斩魄刀。

可是……

唰。

预想中四代目被背刺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失吹樱直接越过四代目,在空中解放了斩魄刀,“起舞吧,狐姬!”

旖旎的樱粉色在天空中迅速蔓延,九尾妖狐姿态的失吹樱出现在樱粉色的最中央。

平子真子察觉到不对劲。

失吹樱的样貌和身材在他眼里变得愈发美艳诱人,让他油然而生一种急切地想要亲近的感觉,他赶紧爆发自身灵压,强行把这种异常感压下去。

怎么可能?

这女人的灵压明显不足以抵抗卍解的逆抚,但为什么没有背刺四代目,依旧对其言听计从呢?

是四代目做了什么?

还是这个四部首本身的问题?

控制自己不陷入魅惑的同时,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会不会……

这女人对四代目的敌我认知已经被逆转了,只不过她对于四代目的认知本来就是敌人,被逆转之后反而变得忠心耿耿了?

失吹樱并没有就此结束。

她见平子真子没有陷入魅惑,凌空一甩匕首,将血槽里的一定粉色液滴激飞出去。

平子真子集中注意在控制意识上,没有留意到这不起眼的液珠。

咕叽。

液滴融入平子真子的身体,混在血液中回流心脏,随后在失吹樱的控制下勐然爆开。

平子真子神色凝重地抵抗。

魅毒是狐姬魅惑能力的浓缩版,强度立马大幅提高了,即便他灵压高于失吹樱不少,也难免会被影响一些。

失吹樱落回泉政信身边。

她迅速汇报道:“四代目大人,这家伙的灵压很强,我操控不了他。”

泉政信哼笑一声点头道:“那就杀掉好了~”

粗壮的触手如指臂使,与他的话音一同落下,狠狠朝着平子真子鞭笞过去。

彭。

平子真子化作一道黑影被鞭飞出去,在空中滑出几十米才堪堪停下。

果然是这样……

在刚才最凶险的时刻,他果断解除了逆抚的卍解,下一瞬间,身体和精神就立即恢复了正常状态,明显是对方主动收回了魅惑的效果。

这个所谓的四部首实际上是个隐藏的队友。

他向着远处的同伴们发送通讯,简单告知了这边的战况之后,也简单说明了对魅惑立场的猜测。

唰唰唰唰。

讨伐队成员全速赶到战场,紧接着按照事先计划好的分工行动。

唰唰。

彭彭。

花刈甚太、紬屋雨、失胴丸莉莎和久南白四人在刺客阵型里横冲直撞,以还保持着一定战斗力的中部刺客为优先目标,各自施展能力拼杀。

其余人从各个方位围杀四代目,迎接他们的是粗壮无比的触手。

爱川罗武挥舞起巨型狼牙棒,狼牙棒和触手对撞的冲击波轰然爆发,将他和触手都各自弹开十数米。

他立即感受到了灵压的差距。

仅仅只是一次交锋,他的手掌就隐隐发麻。

反观四代目的触手,明明看上去软趴趴的,但在天狗丸的钉刺攻击下却只是被划破了一点肉皮。

比起更木剑八那次,四代目的灵压显然又增长了一大截。

他目光迅速扫过其他人那边的情况,六车拳西的断地风和罗兹的金沙罗也没得手,有昭田的鬼道也同样。

其余几人的收获略微大些。

握菱铁斋、平子真子和浦原喜助各自切开了一条触手。

可是……

这样的触手足足挺立着几十条,而且被切开的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相当于没有收到任何成效。

他们见状立即默契地达成一致,对付四代目不能有丝毫留手,必须底牌全出。

“卍解!”

“虚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