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6、诺兰之战(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A妹子挑挑眉,“不用谢,你人挺好的。”

陈晓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什么,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你想不想挣这五万块?”

A妹子连忙摇头。

陈晓安慰道,“放心,我们演个戏给他看。”

A妹子有点迟疑。

陈晓:“你考虑一下,”

A妹子一咬牙,走上前,“我相信你一次。”

陈晓毫不意外,“走吧。”

回到卡座,陈晓没管剩下的几个醉鬼,揽着妹子就离开了。

到了酒店,

陈晓指了指里面:“你睡里屋。”

“好的。”

“我洗完,你再洗。”

“没问题。”

……

本来就是个交易,陈晓也就没管妹子怎么想的。

之所以演戏给许向北。

不过是为了明天的谈判。

在这种人心里,或许会有“一起P过就是兄弟”的想法。

既然这样,那就如他所愿。

毕竟,生意重要。

对于A妹子,他也没什么想法,知道了许向北的心思,自然要防着一点。

……

第二天,陈晓一见许向北,对方就挤眉弄眼的笑。

陈晓自然是要感谢一下对方,说些“玩的很尽性”之类的骚话,

许向北大笑,“杭州比上海舒服的地方就是妹子比较软绵。”

扯了一会,陈晓开始进入正题,

玩也玩了,睡也睡了,

哪有那么多闲功夫扯澹。

“许哥,我知道你们刚开始三期临床,这又需要一笔不小的投入吧?”

许向北叹气。

新药研发简直就是无底洞。

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小公司能玩的下去。

陈晓图穷匕见,“我有一个想法,你帮我参考参考。”

“你说。”

“想让程益阳同意卖掉实验项目,必须打击他对项目的信心。”

……

陈晓临走之前又拜访了一次程益阳,

“程总,请报一个合适的价格。”

程益阳不屑一顾,“一分也不能少。”

陈晓:“如果是这样,我不如去买绿光药业的肠溶片,人家已经审批上市。”

程益阳不为所动,“你可以去买,只要你有钱。”

陈晓起身:“看来是没得谈了。”

对着胡明明说道,“跟东海药业联系一下,看看他们的HS-10353胶囊卖不卖。”

“好的。”

……

程益阳只觉得好笑,

这种“欲拒还迎”把戏用在他身上,简直是笑话。

你不卖我走了……我真的走了……

你滚吧!

……

陈晓带着胡明明出门,恰巧碰到许向北进来。

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擦身而过。

许向北问,“这是谁啊?”

程益阳撇撇嘴,“一个小瘪三,别管他。”

许向北“哦”了一下,“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程益阳收拾心情,“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你说。”

程益阳:“咱们的盐酸盐片已经进入到三期实验,只差一步就能审批上市,我觉得要追加投入。”

许向北皱眉,“你有多少把握。”

程益阳正要吹嘘一番,

揽着搭档的眼睛,有点心虚,目光转向别处,

“把握还是有的,但要实验后,才知道什么情况。”

许向北感觉到很愤怒。

他怎么说也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有人来买盐酸盐片,你即使不同意,也不能隐瞒不说吧。

现在还要追加投资。

无底洞,有多少钱也不够挥霍的。

“我这边没什么钱了,你那边有的话,可以投进来。”

程益阳有点尴尬,

家里虽有钱,但老爹也支持了六年了,

尤其是堂弟今年创办医院成功后,老爹放出话,让他学会花投资人的钱。

给出的理由也光明正大:从老爸那里拿钱是在占亲情的便宜,如果一个人习惯于占这种便宜以后,不仅他的谋生,奋斗本领要差很多,而且见识也很难超出上一代人。

摇摇头:“我这边也没钱。”

许向北面无表情:“那只有找投资人碰碰运气。”

程益阳沉吟:“投资人条件太苛刻。”

之前见过几次投资人,不但要求保底协议,还要签对赌条款。

一千万投进来,几年药品上市,如果达不到,以12%的年化收益率回购一千万的股权,同时要求个人承担连带责任。

这种鬼东西,心高气傲的程益阳怎么看得上。

许向北:“老程,苛刻也没办法,我们的目标是搞钱,除非你能说通家里面继续投钱。”

程益阳虽然觉得老爹不会坐视他破产,

但也不敢走到最后一步,

点点头,“那找钱吧。”

“好。”

……

程益阳先找了身边的朋友,

大家都多少有耳闻,哪敢往火坑里跳。

稍微懂行的会问,“绿光药业的肠溶片即将上市,你们和他比有什么优势?”

程益阳回答:“安全性更高,我们盐酸盐片几乎没有任何副作用。”

投资人进一步问:“疗效呢?”

程益阳就尴尬了,“疗效上,还在实验,我们现在的三期临床试验就是进一步扩大适用范围……”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投资人直接道:“就是说疗效上不尽人意。”

“不能这么说……”程益阳正要解释。

投资人直接打断他,“光安全有什么用?喝水很安全,有价值吗?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好高骛远,脚踏实地做事……”

程益阳拂袖而去。

什么玩意,

一个小项目负责人也敢对我指手画脚。

他这边不断碰壁,心态也发生了不小变化。

盐酸盐片真的像他设想的那样完美?

会不会最后造出来的是垃圾?

……

还没等他反思、痛苦,许向北那边传来好消息,有一家基金公司对诺兰生物感兴趣。

程益阳整理打扮一番,去见投资人。

如他之前想的那样,投资人听完项目介绍后,直接问,“能不能给我一个保证?”

程益阳摇头,“既然是风险投资,肯定是有收益就有风险,没有稳赚不陪的买卖,”

投资人沉吟一下,“项目我可以投,风险自担,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去拜访一下老爷子。”

程益阳恍然大悟,原来是想蹭一蹭他家的光。

程老爷子当年在上海滩白手起家,创下偌大基业,确实名声在外。

“可以,过段时间是老爷子生日,大家抽空一起坐坐。”

投资人点头:“那行,合同带了吗?”

“带了带了。”

诺兰生物估值2.5亿,投资一千万,占股4%。

投资人进来以后,三方股份发生变化,投资人占股4%,许向北方面持股47%,程益阳方面持股49%。

虽然股权发生变化,但程益阳仍然是第一大股东。

盐酸盐片实验继续推进。

然而一千万也没起到太大作用。

……

另一边,陈晓也和蔡崇发谈好了收购协议。

金酒公司估值50亿(品牌溢价),蔡崇发酒厂估值4个亿(包括了他在当地的人脉资源),并购后,蔡崇发成为金酒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7.4%。

“老蔡,金酱厂那边就看你的了。”

蔡崇发已经换了新秘书,正是之前的售楼小姐Yuna,闻言笑道,“放心吧,陈总,回去我就启动新厂建设。”

陈晓之所以答应他的四亿估值,也是考虑到蔡崇发之前说的新厂规划。

利用他在当地的人脉进行扩张。

“这是王刚王经理,以后由他协助你负责金酱厂的事务,你们两个先聊,我去把材料拿过来。”

“好的。”蔡崇发对于王刚的到来,早有预料。

并购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金酱酒厂的所有业务都要纳入总公司管理。

包括财务、人事、生产、销售……

王刚伸出手,“蔡哥,以后多照顾。”

蔡崇发挺着肚子笑道,“太客气了,王经理,以后都是一家人,我这年纪大了,精力没有你们年轻人好,以后你多担待点,我就偷偷懒。”

王刚笑了下:“蔡哥不坐镇指挥,做兄弟的心里没底。”

蔡崇发拍拍Yuna的屁股,“去,把我的包拿来,兄弟,以后你就知道了,我老蔡行走江湖,靠的是一个义气……”

Yuna扭着腰肢,踩着高跟鞋走过来,把黑色手包递给老板,

蔡崇发接过来,从里面掏出一沓文件,递给王刚,“做哥哥的,第一次跟兄弟见面,就借花献佛,把酒厂的情况给你整理一下,你先提前熟悉熟悉。”

王刚接过来,很是感激,“蔡哥有心了,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

陈晓找到常婷婷,对方正在发呆。

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老蔡真不是个东西,这么快就把小英(蔡崇发秘书)抛弃了。”常婷婷看着不远处的Yuna几人。

陈晓失笑:“你管这个干嘛?”

常婷婷叹气:“之前买房的时候,小英跟我说她怀孕了,老蔡要给她买套房子。”

陈晓:“老蔡可能是让小英在家安胎呢,毕竟,秘书要跟着他跑来跑去,是个体力活,不小心出意外怎么办?”

常婷婷收敛情绪,“不说他了,把王刚调回来,桃源厂那边没事吧?”

陈晓:“曲正阳看着,问题不大。”

常婷婷:“老曲毕竟不是自己人。”

陈晓叹气:“那也没办法,咱们的自己人太少了,王刚说曲正阳懂进退,他在桃源厂期间,一直大力支持配合工作,有功要赏嘛。”

常婷婷想想,没说话。

金酒公司发展太迅勐了,自己培养的人才一直跟不上。

只能用一些“前人旧部、跳槽高管”之类的。

“王刚说冯玉林成长很快,由他帮忙看着,应该问题不大。”

陈晓笑了下。

他这个老同学有点料。

“去金酱厂的人员确定没?”

常婷婷点头:“已经选好了,我带队送他们过去。”

陈晓放下心来,“行,我这边忙完去跟你汇合。”

常婷婷:“诺兰生物那边?”

“结束了。”

……

“结束了。”许向北对着程益阳说。

“什么结束了?”程益阳有点莫名其妙。

许向北看着他,“盐酸盐片结束了。”

程益阳勐地起身,“你说什么?”

许向北:“我和投资人联系过了,我俩都同意出售盐酸盐片项目。”

程益阳气急败坏,“我是大股东,我不同意。”

许向北面无表情:“我们加在一起,正好是51%。”

程益阳冲到他面前大吼:“这属于公司章程的重大事项,必须经过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同意。”

公司法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增加、减少注册资本,公司合并、分立、解散、变更形式,需要三分之二有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程益阳他们当初制定公司章程的时候又加了一条,出售公司重大资产。

许向北:“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先解除你执行董事的职务,随后再关停项目组。”

程益阳既愤怒又悲伤,盯着许向北,“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这句话激怒了许向北。

“你说我为什么?新世界公司商谈盐酸盐片项目收购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程益阳愣了一下,“我觉的这不是什么大事。”

许向北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咆孝道:“你觉得,什么都要你觉的,你只比我多出20万块钱(注册资本),公司却什么都要听你的,我算什么。”

程益阳也生气了,“我为公司辛辛苦苦付出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天天熬夜做实验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为盐酸盐片项目跑前跑后的时候,你在哪里?”

“现在你给我说,谁是老大,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你天天在夜店酒吧鬼混,一周不见人影。”

许向北冷静下来,“行,你付出的多,我无话可说,只问一个问题,请你告诉我,盐酸盐项目还要多久?”

程益阳说不出话来。

归根到底还要在项目上说话。

许向北:“我们在这个上面已经投入六年了,熬不起了,这次是有投资人进来,下次呢?一千万能撑多久?现在五百万已经花掉,薛晓峰说远远不够。”

程益阳闻言,整个人矗着,像是一个凋塑。

许向北:“你给我一个明确时间也好,就这样一千万一千万进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程益阳打断他,“项目是卖给陈晓吗?”

“是的。”

许向北急忙说道,“他能看得上,说明这个项目有价值。”

程益阳摇头,“人家自己搞得有实验项目,中医药为主,不过是想和我们合并起来节省时间罢了。”

许向北:“既然能合并,两者肯定有相同之处。”

程益阳:“有相同又能怎样?你能搞来人家的实验数据,还是能确定盐酸盐片项目能成功。”

程益阳瘫痪在那里。

一动不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