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手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唔嗯......”

躺在床上的青鳞有些难受的皱了皱眉,浑身上下疲累不堪,呼吸也微微有些不顺畅。

但总归,是没什么大碍。

青鳞费力的睁开双眼,眼前模湖的视线逐渐清晰,入眼的是极其陌生的天花板。

这让青鳞小脑袋,感到疑惑不已,低声喃喃。

“这里是......哪?”

“青鳞!你醒了?!”

就在这时,青鳞听到了一个激动的,让自己安心的熟悉声音,令她陡然发懵。

下一秒,一张熟悉的面孔浮现在了她的眼前,使得青鳞的心脏当即被激动填满,就连身体的疲累都忽视了,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床边这个满脸写着怜爱的温柔女子。

泪水,从青鳞的碧童中,滴滴落下。

“萧濎......团长?是你吗?”青鳞的声音微颤着,“青鳞......青鳞没有做梦吧?”

望着眼前将柔弱与无助尽数表露出来的青鳞,萧濎眼中的怜惜愈发的浓郁。

这孩子......一路上受了多少苦......

萧濎心底低喃着,缓缓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青鳞的小脑袋。

用无比温柔的声线,安慰道。

“是我哦,小青鳞没有做梦~”

“这一路真的辛苦你了,你真的很勇敢。”

感受着头顶这熟悉的温柔抚摸,听着萧濎说出的那般熟悉的柔声安慰,青鳞再也无法忍耐,眼眶瞬间被湿润填满,扑倒了萧濎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萧濎团长!青鳞好害怕啊!!!”

“萧炎少爷死了!青鳞担心再也见不到您了!”

“小灵受伤的时候青鳞也好疼!”

青鳞再怎么逼着自己坚强,也终究只是个尚未长大的小女孩。

年幼时疼爱自己的父母双双逝去,由萧濎收养了她。

给她做饭,教她识字。

每晚陪着她睡觉,每晚给她讲故事。

自己生病的时候,亦是整夜在床边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

萧濎对她的温柔,对她的好,青鳞一直都记在心里。

甚至心底隐隐,将萧濎当做了自己的母亲。

而前些日子,萧濎因为蛇人族出现的变故独自一人离开。

青鳞虽然装作没事的模样,实际心里的担忧,已经达到了顶点。

心底甚至,冒出了一个疑问。

若是萧濎团长此行,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

那自己,还会为了父亲和母亲让人类与蛇人族和解么?自己真的不会憎恨蛇人族么?

青鳞,真的好害怕,害怕萧濎真的出了事。

不仅仅是出了事后自己会憎恨蛇人族,更是因为不能再见到萧濎。

这份害怕,在萧炎出事之后,更加强烈了。

若非是想要将萧濎的信念还支撑着青鳞,恐怕她早就崩溃了吧。

而如今,自己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怎能不向其倾诉这些日子的委屈。

萧濎低头看着扑在自己怀里号啕大哭的青鳞,心中甚是心疼,不断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无声的安抚着,静静的听着青鳞对自己的倾诉。

从青鳞的父亲将青鳞托付给自己后,萧濎是真的把青鳞当作自己的女儿来养育,生怕她哪里受到了委屈。

萧濎不仅是不愿辜负救命恩人的临终嘱托,更是不愿辜负青鳞这可怜的孩子。

在照顾青鳞最初的那段时间,萧濎甚至隐隐从青鳞身上,看到了萧炎小时候的影子。

当初自己母亲逝世时,萧炎也是如同青鳞这般脆弱不堪。

萧濎的心中,只有怜惜。

无论是当初的炎儿还是青鳞,他们都还只是孩子啊......

为何,一定要让他们承受这份痛苦呢?

这个问题,萧濎想不出答桉。

她能做到的,只有竭尽自己的所能,去给予他们深深的关爱,尽可能的抚平他们心中的那份创伤。

这是萧濎自认为,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她也,确实做到了。

哪怕不能完全填补,萧濎也用自己的温柔,尽可能的填补了萧炎和青鳞心中的创伤。

也正因为如此,萧濎才会在萧炎和青鳞的心目中,是与母亲等同般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青鳞终于是哭累了。

瓷娃娃般精致的小脸上残留着泪痕,不知不觉的又睡了过去。

萧濎伸出手,轻轻拭去青鳞眼角的泪珠,想要扶着青鳞再次躺下,但却怎么都扒不开她紧紧环抱着自己腰肢的双臂。

试了几次无果后,萧濎终究还是放弃了,嘴角无奈的露出了笑容。

伸手拉起被子,盖在青鳞的身上,任由她睡在自己怀里。

随即萧濎转过头,看向在椅子上坐着的夭夜,以及将尾巴盘在地上的墨巴斯。

眼中,流露出些许歉意。

“不好意思,就这样继续谈吧。”

“没事,我不介意的。”

夭夜轻挥了挥手,旁边的墨巴斯虽没有说话,但看那表情显然也对这种事不在意。

墨巴斯环抱着臂膀,望着萧濎,低声道。

“继续刚刚的话题,你是想说,我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关于人类如何卑劣的教导,都是假的么?”

听到墨巴斯的询问,萧濎沉默半晌,旋即轻声道。

“我想,应该不是吧。”

“嗯?!”

萧濎的回答,让墨巴斯意想不到,他还以为萧濎会极力肯定,自己长辈教导给自己的对人类的认知都是假的。

萧濎低下头,轻轻顺着青鳞的发丝,接着道。

“我在之前,就翻阅过关于蛇人族的历史记载,在那份记载中明确的写出了曾经的加玛帝国对蛇人族的迫害,以及逼着蛇人族不得已迁入塔戈尔沙漠深处的事情。”

“这些,的确都是事实。”

“即是说,您长辈教导给您的那些东西,都是真的。”

听到这,墨巴斯脸色有些怒意,萧濎很是清楚的看到他攥紧的拳头。

但却出乎萧濎预料的,墨巴斯竟是缓缓松开了攥紧的双拳,脸上的怒意也渐渐消退下去。

“继续说。”

“......”

萧濎望着墨巴斯的目光中,显露着十足的惊疑。

以墨巴斯的秉性,听到自己刚刚的话会生气很正常,但竟然能强行把火压下来就相当奇异了。

是......和炎儿有关么?

萧濎心底这般猜测,却也没有过多的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不管怎么说,墨巴斯能静下心听人说话,是件好事。

旋即,萧濎再次开口了,接上刚才的话题。

“但是墨巴斯首领,我希望您能够认识到一件事情。”

“那已经,是几百年前了。”

“那些,确实是人类的罪过,是加玛帝国造过的孽,这点我不会否认。”

“但时代,早已改变了。”

“您那些长辈向您传授的认知,是几百年前的,蛇人族遭受人类迫害时的认知。”

“我个人认为,这在当时,哪怕是百年之内,这份认知都是极其正确的。”

“但您可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蛇人族,而非几百年前的。”

“一直沿用几百年前的是非观念并套用在现代人身上,我觉得这未免有些武断。”

萧濎说着,目光看向了夭夜。

“两百年前,加玛皇室内部迎来了大清洗,加老的祖父接手加玛帝国后便立即废弃了奴隶生意,这点我也和各位首领说过很多次,并且这么多年来,加玛皇室几代都在努力着弥补加玛帝国曾经犯下的过错,也一直尝试着修缮人类与蛇人族的关系。”

“这点,身为长公主的夭夜殿下,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是。”

夭夜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墨巴斯。

“墨巴斯首领,我以长公主的身份向你保证,我们皇室一直都在努力修缮与蛇人族的关系,我们一直想要弥补曾经的皇室犯下的过错。”

“那为何,你们不完全禁止奴隶生意?”墨巴斯紧紧盯着夭夜,厉声询问道:“如果你们真的想修缮与蛇人族的关系,早就已经完全禁止奴隶生意了!”

墨巴斯的询问,令夭夜沉默了。

片刻后,缓声道。

“是我们的,能力不足。”

“因为奴隶生意的巨大利润,致使奴隶生意背后有着庞大的势力支持。”

“而目前的加玛皇室对那势力,无可奈何。”

“这次有不明人士频频袭击蛇人族部落,包括昨天那些白袍人,也是那个势力在暗中操控。”

“他们不希望,蛇人族与人类和解,那样的话,拥有巨大利润的奴隶生意会比现在做的更加艰难。”

听完夭夜的坦白,墨巴斯沉默良久。

而后,微微闭上了眼睛。

之前的自己,从未深入了解过这些事情。

因为他打从心底就认为,人类是恶,是害虫,是对于蛇人族而言的剧毒。

墨巴斯眼中,所有的人类都一视同仁,全都该死。

什么事情内幕,什么事情真相,对他而言都无所谓。

然而但现在的自己真的静下心来,去了解这些事情,去思考这些问题后,墨巴斯才陡然发现。

以前的自己,是那么的愚蠢。

这时,萧濎再次开口了。

“墨巴斯首领,您知道包括月媚在内的其他支持我的首领,为何会支持我么?”

听到萧濎的这个问题,墨巴斯紧紧皱紧了眉头。

【因为他们是一帮忘记蛇人族血仇的软骨头】

如果是在之前,墨巴斯一定会这么回答吧。

但在真正思考过后,他就说不出这话了。

看到墨巴斯沉默不语,萧濎微微笑了笑。

“墨巴斯首领,其实其他首领和你一样,都很讨厌人类的,哪怕是与我交好的月媚也只是单纯对我这个个体认同,而非我所属的族群。”

“他们会支持我的理由,只有一个,那便是与人类和解后,蛇人族能离开这片蛮荒之地。”

“墨巴斯首领,您觉得这对蛇人族而言,是好事么?”

墨巴斯没有立即回答,过了好一会后才低声道。

“是好事。”

这点,墨巴斯无可否认。

蛇人族在塔戈尔沙漠深处已经生存了近百年,这里可以说就是他们的故乡。

但不代表,他们就喜欢这个地方。

物质贵乏,环境恶劣,直至现在八大部落中也时常有新生婴孩不能适应环境而夭折的事情发生,并且还时时刻刻伴随着死亡威胁与食物不足的风险。

若非出不去,蛇人族哪可能会愿意一直待在这里?

萧濎缓缓说道。

“这便是,各需所求。”

“蛇人族需要我的帮助来离开沙漠,我也需要蛇人族的帮助来消除与人类的隔阂。”

“您可知,我为何要在漠城建立交易站?”

“那便是为了能够让越来越多的蛇人族通过交易得到想要的物质,让他们逐渐了解到,外面的物资远远要比沙漠中丰富的多,从而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涌现出离开沙漠的欲望。”

“渐渐的,会有越来越多的蛇人族因欲望渴求,而去思索为何他们不能离开沙漠。”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最终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因为蛇人族和人类是互相敌对的存在。

“这时,放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入侵加玛帝国,剿灭所有人类,占据加玛帝国的肥沃地域。”

“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若真能做到,痛恨人类数百年的蛇人族早就这么做了。”

“既然如此,就只有第二个选择,那便是与人类和解。”

“只要一天不与人类和解,他们就一天无法从沙漠离开。”

“可以说,我就是在用这种方式,无形的逼迫蛇人族们加强与人类和解的欲望。”

“上面的人,可能考虑的东西会更多,但下面的民众们,考虑的永远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如何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这点无论哪个族群都不会相差太多。”

“而且下面的人,永远是多数,等到当蛇人族下面的所有人都支持与人类和解时,那就算蛇人族上面的所有人都反对,也无济于事,除非他们想失去自己子民的信任。”

“不能为子民谋求更好生活的上位,谁会愿意支持他们?”

萧濎的这番叙述,令身为皇室长公主的夭夜瞪大了眼睛。

这......这手段也太吓人了......

从小接受皇室教育的夭夜此时是真心觉得,萧濎当一个佣兵团团长简直屈才!

这根本防不了啊,谁不愿意过好日子?

萧濎这般行径,等到蛇人族中有大半族人向她倒戈之时,即便八大首领哪怕加上女王一同反对,与人类和解之事也是无法避免的。

违反少数族人的意愿,没问题。

可违反的若是大多数族人的意愿,那就出大问题了。

按照萧濎的办法,只要没有第三方进行干扰,蛇人族与人类和解是迟早的事!

夭夜原本以为萧濎只是个凭借一腔热血干事的人,并没有考虑太多。

但现在,夭夜对她的印象彻底改观了。

她的手段,足以让夭夜对其感到钦佩!

而相比于内心深感佩服的夭夜,墨巴斯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

“哼!我墨蛇族人绝不会被那些物质诱惑的!”

墨巴斯的语气,极其的自信。

对此,萧濎轻声笑了笑。

“看来您对自己的族人很有信心呢。”

“那就这样,墨巴斯首领,请您假设一下。”

“假如除了墨蛇部落外的其他七大部落都来我这里交易物资,使得自己的部落过上了好的生活,而你却因为讨厌人类等等理由不允许自己的族人来我这里交易物资,导致自己部族的生活过的远远没有其他七大部落好。”

“那您觉得,您的族人是会咬牙坚持下去,坚定不移的跟随您呢,还是逐渐分流到其他七大部落去?”

“这......”

萧濎的话,令墨巴斯顿时语塞。

这不废话吗?肯定是后者啊!

大家都一同受难,那还能忍。

但看到同族其他部落的人生活品质上去了,自己部落却还是原来那般模样,就算短时间内能忍,时间一长肯定忍不了!

“可、可就算我墨蛇族去你那里交易了,他们也绝不会答应与人类和解的!”

墨巴斯还是有些不愿承认,嘴硬道。

萧濎则是接着,举了个例子。

“还是,和刚才类似的情况。”

“其他七大部落都同意了与人类和解,离开了这片沙漠,前往了更加肥沃的地方,重新建立起了自己的社会,没有恶劣的环境,不会为食物短缺而发愁,新生蛇人的夭折数量也会大大减少,资源远比在沙漠中进行交易要来得多。”

“而您的墨蛇族依旧窝在这里,除了能与我进行交易外,依旧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承受着随时会出现的危险,会为食物短缺而发愁,新生蛇人也仍然是高夭折率。”

“您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您的族人能坚持多久,不与人类进行和解呢?”

萧濎这般说着,眼中闪烁着点点光辉,望着已无话可说的墨巴斯。

微微露出了温柔,而又夹杂着丝丝狡黠的澹澹微笑。

“我并不像我的弟弟那般正直,他的正直,没几个人能做得到。”

“或许您会觉得,我这是耍了手段,是阴险卑鄙的行为。”

“但对我而言,只要我的方向是好的,是正确的,那这个手段无论再如何被人称作卑劣,我也会去使用。”

“这就是,我所坚信的道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