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钛星人船上的亚空间实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路走好啊,这段时间相处的非常不错,我的异形朋友。”

单程飞船的对接口之上,肖长清微笑的看着面前的一个钛星人指挥官,一脸愉快的向着它说着话,就仿佛是一个在送别自己朋友的普通人一样。

“谢谢你的祝福人类,非常感谢你们,你们遵守了承诺,让我们得以回家。”

钛星人指挥官看着肖长清,它非常感激的说道,人类遵守了承诺,这几乎让这个钛星人的指挥官感激涕零。

“你的哥特语也非常不错了,不过,以后估计是用不上了。”

肖长清看着钛星人指挥官,他拍了拍它的肩膀,哈哈大笑的向着它说道,如果这里有个人类,绝对可以听出肖长清说这句话的意思,但这个钛星人并没有听懂。

它甚至还向着肖长清点了点头,如同了肖长清的话,它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肖长清话语中的那些问题,还认为其只是一句调侃而已。

“是啊,我并不是水氏族的外交人员,也不用再使用哥特语了。”

钛星人指挥官嘴里这么说着,但它心里却想着自己到时候回到钛帝国之后,再带着部队去与人类的战斗的场景,说不定自己面前这个打败了它们的人类,到时候也会被它俘虏。

“一路走好吧,作为个人,我送你一个东西,到时候怎么使用,你看着办吧…”

肖长清看着面前这个还并不知道自己命运的钛星人,他笑着将一把凡人用爆弹枪递给了它,这是肖长清最后对于这个钛星人的善意了。

“谢谢你人类。”

钛星人看着爆弹枪,它也抽出了自己的配枪递给了肖长清,它认为肖长清这是在荣耀的交换武器,它也将自己的武器给了肖长清。

“额…,行吧。”

肖长清看着钛星人递给他的武器,他差点就笑了出来,不过还是收下了这个钛星人的武器,他们两个又聊了聊天,然后钛星人就前往了单程飞船之中。

“呵呵呵…,一路走好…”

肖长清看着逐渐离开太阳堡垒的单程飞船,他看着手中的小手枪,然后自言自语般的说了一句,在话语落地之后,肖长清就一下子捏碎了手中的手枪。

“没有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星球扫描也没有发现它们,真的跑了?这不科学啊,更不亚空间啊,奇了怪了…”

王明坐在太阳堡垒指挥室的王座之上,他看着面前的全息投影数据面板,看着这十个小时以来的侦查情报,他已经可以确定死灵的确是逃跑了,现在他的脑海迅速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死灵逃跑了,死灵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逃跑。

“难道是它们的王朝全面苏醒了,嗯…,有这种可能性。”

王明思考了很久,他最后只能姑且得出这个结论了,面对这个情况,他也只能加强警戒星系的防御了,毕竟银河那么大,他也无法去追杀死灵王朝,只能使用全力保护好警戒星系,以免于死灵们回来复仇之类的。

“走吧,我们回到警戒星吧,留下一部分舰队继续警戒,我们在剩下的两个月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做。”

王明思考了一下,然后就向着拉杜洛维奇上校下达了命令,这个世界之上已经没有了死灵,现在他们只能去给警戒星系加固防御了。

太阳堡垒与舰队听从了王明的命令,前往了警戒星,而与此同时,那一艘运输钛星人的飞船,也抵达了曼德维尔点,伴随着一道亚空间裂缝被亚空间引擎撕开,飞船之上的钛星人们都开始了欢呼,它们能通过观察窗看到亚空间引擎拉开的传送门,人类之前就告诉过它们,那就是它们回家的传送门。

“回家!回家!”

钛星人们不断的欢呼着,它们不断使用自己的语言说出回家二字,它们互相拥抱大声哭泣,它们历经了那么多的苦难,终于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舰船缓缓进入了亚空间,钛星人们好奇的站在观察窗之前,它们看着观察窗之外那些光怪陆离的景象,吵吵嚷嚷的讨论着人类超光速航行的诡异。

不过在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它们也就并没有管那么多事情了,人类在飞船之上为它们准备了休息的地方与足够的食物,它们现在只需要等待抵达钛帝国了。

就这样,飞船缓缓的在亚空间之中航行着,舰船之上的那些钛星人们也并没有察觉到,已经有什么东西在它们刚刚进入亚空间时,就进入了它们的舰船之上。

“啪嗒啪嗒…”

一处宽阔的舰船走廊之中,一个身穿火战士护甲的钛星人正在其中走着,它拿着自己的脉冲步枪,漫无目的走在走廊之中,它并没有什么巡逻任务,舰船之上的所有人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它们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回家,这也让它们这些战士们没有了什么工作,顶多是帮助大家搬一下东西而已。

“这是什么东西?”

火战士漫无目的的走着,它扫视着周围的那些房间,它的视角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它连忙看向了那个身影,那是一个高瘦的身影,其在钛星人眼中,就像是一个长的比较高的气氏族钛星人。

“你好,你在这里干什么?”

钛星人看着那个人影,它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它默默的举起了自己脉冲步枪,它感觉面前的那个人影非常不对劲。

那个人影并没有回应钛星人,它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连头都没有回一下,钛星人看着沉默不语的人影,它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恐惧感,那是一种没有来源的恐惧感,仿佛它在看到那个人影的时候,就毕竟感觉到恐惧一样。

“滋!”

钛星人并没有因为恐惧而被吓到,它看着那个人影迅速的瞄准其扣动了扳机,它是在与太空死灵的战场之上活下来的,它的行为非常果断,它明白面前的这个东西绝对不是钛星人,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脉冲步枪的弹药射击中了那个人影,不过钛星人想象中的血肉破碎场景并没有出现,相反的,伴随着一阵空间扭曲,那个人影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像是它刚刚的开枪是它的幻觉一样。

不过那个人影虽然没有变化,但那个人影居然活动了起来,它缓缓的转过了身来,看向了钛星人。

钛星人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转过身来的人影,它的身体突然开始了不断颤抖,拿着脉冲步枪的手也无法在支撑了,脉冲步枪从钛星人手中落在了地上,它坐整个人也瘫软了下来,它呆呆的瘫软在地上,一脸恐惧的看着面前的东西,对,就是东西,那个东西已经不能称为生物了。

没有五官的脑袋被挂在了这个诡异的身体之上,在这个没有五官的脑袋之上,只有一些类似于五官的轮廓在其上挂着而已,它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皮肤,整个身体的肌肉暴露在了空气之中,非常诡异是,这个东西的脑袋是有皮肤的,让而身体之上是没有的,那个没有五官的脑袋就是一个被苍白的皮肤包裹的头颅,那个之前被认为是五官轮廓的东西,随着那个东西的活动也开始了扭曲。

这个场景对于钛星人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这是一种物理宇宙之中绝对不会出现的恐惧,钛星人想要爬起来反击,但它做不到,这这种超越它可以理解的恐惧之前的,它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玩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但却什么都做不了。

“呃呃呃呃…”

钛星人看着向着自己而来的怪物,它想要发出惊呼,但声音刚刚抵达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根本无法发出正常的声音,只能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而已。

“唰…”

那个东西走到了无比恐惧的钛星人面前,它看着那个钛星人,它抬起来那个如同枯枝一样的手臂,它的手掌张开,直接抓住了钛星人的脑袋,在这个时候,钛星人闻到一股气味,那是一股巨大的血腥味,宛如这个东西的手掌在血液中浸泡了一百年一样。

“不要怕…,这是一瞬间而已,不要怕…”

突然,一道声音出现在了钛星人的脑海中,它听着那道声音,原本因为恐惧而紧绷的身体,突然就软绵绵的倒了下来,之前它是双手撑地的,现在则直接躺在了地上。

“啊…”

钛星人还是想要惊叫,但其并没有那个机会了,在脑袋感受到了一阵压迫之后,钛星人的视角就彻底变黑了,它在现实宇宙之中的感知彻底消失了。

那个东西抓住死亡的钛星人,它看着周围的舰船墙壁,呆着原地一动不动,只有它那个诡异的脑袋不断在摇晃,而在脑袋摇晃声,那个诡异的脑袋还会发出一阵尖锐的嘶吼,就仿佛是一种野兽在吞噬自己到猎物时的愉悦一般。

“没有了…,没有了…,就这么一点,这个物种的灵魂…,不过还有很多…,继续,继续…”

那个东西的脑袋在扭动了一会之后,就停止了下来,它看了看手中的尸体,然后扔在了地上。

这个亚空间实体刚刚吞噬了钛星人的灵魂,不过钛星人的灵魂实在是太微弱了,如果与人类的灵魂相比,钛星人的灵魂就像是一盏照明灯之前的微弱萤火虫一般。

正如之前说的一样,钛星人也是有亚空间投影的,它们的亚空间投影这是非常微弱而已,不过这个亚空间实体并不挑食,一起去跟那些强大的亚空间实体一起去争夺人类的灵魂,还不如就去吞噬这些灵魂微弱到强大实体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生物。

毕竟在那些强大的实体面前,它根本无法得到人类或者灵族那样美味的灵魂,也只能在这些没有任何保护的小家伙身上下手了,虽然其的灵魂极其微弱,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这个亚空间实体,扔下了钛星人的尸体之后,就消失在了原地,作为一个亚空间实体,它对于敢于直面亚空间的生物也是有一套的,这些生物敢于直面亚空间也是有原因的,亚空间对于其的影响并没有太大,至少并没有让它们瞬间就疯狂。

而这个亚空间实体,可以让它们真正的接触到亚空间,让它们真正的明白至高天的伟大,它会强行影响它们的精神,让它们陷入疯狂,它们是对亚空间有一定的抗性,但当一个亚空间实体在亚空间这个其的主场主动影响它们时,钛星人的那些亚空间抗性就根本不堪一击。

钛星人的尸体在之后被一群火战士找到了,因为这个钛星人消失了很久,其它的钛星人就寻找起了它,它们寻找了大半个舰船终于到了,只不过其找到的是尸体而已。

“它是怎么死的?”

舰船的一间指挥室中,钛星人指挥官坐在会议桌的主座之上,它看着身边的那些钛星人们,向着它们当中的一个问道,那是它们当中的医生,负责调查那个钛星人死亡原因的就是它。

“没有外伤,我解剖了它的尸体,它的大多数器官都保持完整,但其的大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彻底破坏了,就像是一个被放入搅拌机的水果一样,被彻底破坏成了一团浆湖,它的具体死亡原因就是这个。”

钛星人医生看着钛星人指挥官,它向着钛星人指挥官汇报了一下尸检情况,将钛星人的死亡原因分析了一下之后告诉了钛星人指挥官。

“没有外伤,这就向着一个无形的手捏碎了它的脑子一样,这种情况…,是灵能吗?”

钛星人指挥官看着医生,它思考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人类的灵能者,它们与人类战斗的时候见过那些有着特殊能力的人类,这种死亡方式,只有那些被称为灵能者的特殊人类才能做到,但这艘舰船之上并没有人类灵能者啊,那杀死这个钛星人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