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夺财权 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大宋政和八年八月一日。

天刚蒙蒙亮,一辆辆的马车行驶在东京内城,今日注定是载入史册的日子。

今日的清晨有一丝细雨,大宋朝的百官在车内咒骂着这阴雨天气,与朝同休的高家、呼延家等勋贵竟是同时偶感风寒,请假在家。话说能活到现在的都是有些政治智慧的。

紫宸殿旁的候朝厅,今日竟然出奇的安静。

张叔夜、赵鼎等人闭目养神,王黼、王斌、李邦彦等也是在低头喝茶。

塔读@

蔡京的太师仪仗正在慢慢赶往紫宸殿,正如老蔡平时走路的姿势一样,这马车也是一样的节奏,很是威严。

“老爷,三姑爷求见!”蔡府亲随在车边亲声报道。

蔡京心中一紧,三姑爷就是梁子美了,话说这几个女婿就是梁子美是个人物,有随时上朝的资格,北方留守司也是封疆大吏中大吏。但是这个重要的时刻,他梁子美没有任何信息过来,就出现在汴京上朝的路上,这不得不让老蔡有些异样的想法。

片刻,老蔡吩咐道:“这上朝时间还有一会,让才甫上来吧!”

梁子美很是优雅的在仆从的帮助下上的老蔡的高大而宽敞的马车中。

梁子美躬身施礼,翁婿对视一眼,蔡京笑道:“爱婿忽然回京,是为何事?”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禀岳父大人,大名府舆论越烈,小婿有些招架不住,故而进京询问。事出突然,没有时间禀告岳父大人,路上又因为贼匪而耽搁,于今晨方才入京,闻在京百官皆要参加大朝见,故马不停蹄来见岳父大人。”梁子美谦恭的说道。

“哦,这大宋越发不太平了,连你这个北方留守相公都敢动了,看来剿匪要提上日程了,待东南事了,北方开始剿匪,贤婿你这个北方留守觉得如何?”蔡京看着梁子美慢慢的说道。

梁子美略有些尴尬的说道:“太师说的是,这北方匪患如此,是小婿之错。”

“一家人,没什么错与对。老夫现在六子四婿中,才甫最是有才,也深得老夫喜爱,日后蔡氏一门还有劳才甫照应啊。”蔡京微笑着拍了拍老梁的手背温和的说道。

塔读@

“岳父.......”梁子美听了老蔡的话,心中顿时感慨万千,蔡京是他的伯乐,没有蔡京,他老梁肯定也是到不了今天的地位,毕竟在这大宋,错综复杂的士大夫门楣还是很重要的,就比如说,老蔡是王安石的门生,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

就是张叔夜背景也不小的,他的曾祖父张耆自幼在皇三子赵恒(即宋真宗)王府供职。天禧二年为武信军节度使、同平章事。仁宗时拜枢密使。庆历八年病逝,赠太师兼侍中,谥荣僖。其后祖父父亲也是一方大员,所以现在朝中大员,起于微末的可不多。

老蔡挥手打断梁子美的话,继续说道:“才甫久在大名府,可能对老夫心有怨言,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你要明白老夫的苦心啊,这朝中多事之秋,你外放大名,是老夫最后的依仗,梁家和蔡家已是一体,才甫你觉得你脱得开吗?”

“小婿明白,所以才上得岳父马车,听岳父大人指示与教诲!”梁子美拱手真诚的说道。

“唉,老夫错了,当初应该让你在老夫身边,你我翁婿合作,定不会有今日之事。才甫把欢儿送到登州学院,老夫知晓才甫这是告诉老夫,曹晟并未放弃对老夫的进攻之势,去吧,按你的来做......小心驶得万年船。”蔡京轻叹一口气道。

梁子美躬身一礼,慢慢退出马车。

梁子美回到自己的车架,他是一个老牌政客,老蔡的话让他有些感动,但是不足以让他归心。这十数年来,老蔡无非是给儿子留位,他梁子美永远是个备胎而已,老梁因为蔡京女婿的身份而直上青云,也是因为这个身份不能领袖蔡党,因为这样的身份与蔡氏相冲。老梁的送子之举就是对老蔡的提醒,也是一种威胁,至于各方怎么解读,可能立场和环境的不同而不同。

不过梁子美很聪明,这种正大光明的行为,可以让各方都不存在心结,他可以根据时势从容选择,只要不是你死我活,大家都可以接受。这就是政治,在现在的大宋朝能玩的炉火纯青的大概也只有老梁了。

天色渐亮,景阳钟鸣,金鞭三响后,百官纷纷去到紫宸殿。

今日的紫宸殿有些拥挤,大厅中挤满各色官服的官员。

塔读小说,无广>告^在线免。费阅&读!

又片刻,徽宗身穿龙袍有些疲倦的带着太子赵桓慢慢进来坐上龙椅,梁师成拂尘一甩,尖声道:“上朝,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众官三呼万岁在两边班列站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