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6章 搬进东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朱炫对东宫的印象,大概就是曾经的朱允炆和朱允熞兄弟的印象。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

他没见过朱标,也没见过自己的母妃,更不在东宫住过,从一开始就被皇爷爷带在身边,住在那个小院子里面。

走进东宫的时候,朱炫对这里是陌生的。

不过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朱炫会一直住在东宫,那么先熟悉一下,好好习惯在东宫的日子。

对于怎么当皇太孙,将来再考虑。

“殿下,这里清扫得很干净。”

侯显当然跟在朱炫身边,快速把东宫看了一圈,再回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朱元璋一直派人维护东宫,当然是干干净净了。

“把我们小院子的东西,搬到这里来。”

朱炫说道。

“快去、快去……”

侯显听了,催促身边的其他太监去搬东西。

这样做差不多就是当上皇太孙,虽然朱元璋还没宣布,但距离宣布已经不远了。

朱炫当上皇太孙,他这个贴身太监的地位,也能随之水涨船高,基本就是东宫大总管,在宫里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

因此,侯显是激动的。

渴望这个地位,也不知道,渴望了有多久。

身边的其他太监,赶紧到外面去,把乾清宫的东西搬过来。

朱炫左右看了看东宫,其实也挺大的,毕竟曾经太子一脉,全部住在这里,东宫还会扩建,大也很正常。

“我一个人,住不了那么大的地方。”

朱炫自言自语道:“看来皇爷爷让我提前搬到东宫,又开始准备和安排成亲的事情。”

“恭喜殿下!”

侯显兴奋地躬身说道。

朱炫没有理会他的恭喜,首先到曾经太子居住的地方看了看,对于那位便宜父亲,朱炫真的没有多大感觉。

以前从来没见过面,要说有感觉,那就很违心了。

不过孝顺这些,他还是得做出来,以免下面的大臣,用这个来攻击自己。

一会过后,那些太监,把朱炫的东西搬过来了。

朱炫让人放下,按照小院子的布置摆放,最后选择了一个房间,躺在榻上休息。

东宫的一切,都是充足的,没有任何问题,朱炫可以放心地拎包入住,不需要准备其他东西。

“殿下!”

侯显看到,朱炫刚躺下来,就没别的动静,轻轻地喊了两声,发现朱炫睡着了。

“殿下今天,一定太累了!”

侯显给朱炫盖上被子,再让屋子附近的人全部出去。

不能打扰朱炫休息。

那些宫女太监,还在收拾东西,但动作很轻很轻。

云奇回到乾清宫,作揖道:“回陛下,小皇孙殿下住进了东宫,好像比较累,很快睡着了。”

朱元璋满足道:“东宫空了那么多年,终于可以热闹起来。”

云奇低下头,躬身道:“可是陛下,东宫只有殿下一人,就显得有点空了,这样不太好!”

确实不太好。

偌大的一个东宫,只有朱炫一人,连个女主人都没有,就很不像样。

“传咱的旨意到云南,让沐春回来一趟,咱再安排成亲。”朱元璋认为,得把这个提上日程。

乖孙长大了,沐家那丫头,也长大了。

应该成亲了。

“恭喜陛下!”

云奇又拍马屁道。

朱元璋想了想道:“你找人告诉郭惠,让她找一两个长得不错,乖巧懂事的宫女到东宫给乖孙,让她们教乖孙。”

云奇一听便懂了。

那两个宫女,就是要教朱炫床笫之事。

不然再过段时间,朱炫成亲了,但对那些事情完全不懂,那样会很尴尬,老朱要抱小重孙也不那么顺利。

“是!”

云奇点头道。

相信过不了多久,应天府就要有大喜事了。

看到云奇离开,朱元璋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抹笑容。

能够活着看到儿孙长大,娶妻生子,朱元璋充满成就感,随即哈哈大笑,还有点等不及,希望沐春可以尽快北上。

——

次日。

一则消息,很快从宫里传出。

大概内容就是朱炫在朱元璋寿宴这天晚上,住进东宫,尽管皇太孙的金册还没送出,但皇太孙是谁,至此正式确立。

朱炫成了大明第二个皇帝,也成了朝中文臣武将想要巴结的对象。

尽管有人不太喜欢朱炫,认为一个私生子没有资格当皇太孙,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服从老朱的安排,明白大势已定,什么都改变不了。

于是乎,不少人陆续拜访朱炫,送上自己的祝贺。

首先来的,还是杨士奇和解缙他们。

再然后,还有李景隆和徐辉祖他们。

那些来拜访和祝贺的人,随之越来越多,朱炫都不敢留在东宫,随便找个理由就溜了,回大本堂上课。

“恭喜殿下!”

即使在大本堂内,也有祝贺的人,那个人正是孔公鉴。

想到即将要成为帝师,可以在大明史书上,留下更加浓墨的一笔,孔公鉴的心都是飘了,认为自己终于要功成名就,实现人生的远大抱负。

方孝孺也在大本堂,但他没有那样奉承地祝贺,只是躬身行了一礼。

朱炫也不计较如此。

除此之外。

大本堂的其他皇子皇孙,看到朱炫来了,再想到昨天热气球的飞天问题,他们对朱炫感到佩服、震惊、不甘……各种情绪都有。

最是无情帝皇家。

皇子皇孙们有别的想法,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殿下。”

孔公鉴说道:“相信不久之后,殿下就要被册封皇太孙,这个位置很重要,关系到大明的未来,希望殿下可以静下心来,继续跟在我和方先生身边学习,不能再随便往外面跑了。”

朱炫唯有同意道:“衍圣公说得很对,以前是我的不好,还请衍圣公教我。”

这是有点敷衍的话,但孔公鉴听不出来,听到朱炫如此诚恳,他还以为,朱炫真的完全改过,可以真正学习,心情好得不行。

“方先生今天有点不舒服,《资治通鉴》先不看了,我来给殿下,讲解儒家经典。”孔公鉴又道。

方孝孺:“……”

我哪里不舒服啊?

他觉得自己一切正常。

朱炫:“……”

怎么孔公鉴这句话,那么像未来那些数学老师说,体弱多病的体育老师生病请假了。

果然,这些都是传承。

古今都有,并不例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作者陈喵呜其他书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