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终章:心之所向,光明永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意识到对手是天文生命体之后,统帅们立刻转变了战争策略。

原本的黑潮量大管饱,这也导致四大军团喜爱使用范围杀伤手段,如今对手变成了星球般大小的巨人,原先的手段就变成刮痧了。

战术上的需求,立刻发往后方。

各大研究设计人员,开始设计全新的战争装备,设计思路同样是天文级战争机器,但并非制造流,而是召唤流。

无论主世界还是洞天福地,基本上很难出现这种行星大小的生命,也就上古时代,天地初分的时候有这么巨大的生灵。

不过,巨型生灵绝迹了,但巨型死灵却多得是。

九幽之地作为主世界的一生之敌,里边邪神遍地,厉鬼成群。

鬼可不管你的基本法则,真正的心胜于物,执念比啥都重要。

虽然黑暗扭曲到来之后,九幽之地同样受到侵蚀,但无所谓,九幽就是天地之浊气所化,正所谓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研究九幽之地是主世界重大课题,衍生出了无数妙法,许多仙术做不到的事情,可以用九幽生命的俺寻思之力绕过去,如此一来,九幽生命的价值大大增加。

换句游戏里的解释来说就是。

大家都喜欢去九幽之地抓宠物宝宝。

既然有抓宝宝的需求,便有抓宝宝的市场,有市场,就有竞争,有差异化……

一言以蔽之,幽冥道、神魂道的大佬们,都有培育自己独特的九幽生命,例如真空神母之类的大能。

人都挂了,但是修成的领域洞天还在,看守领域世界的独特九幽生命也在,还能回应徒子徒孙的召唤出来战斗。

薪火大道作为燃烧旧道,站在巨人尸体上成长起来的新道,并不需要事事都从零开始。

过去的前辈们相当于时时刻刻在支援新道下的众生们。

很快。

全新战术被推向战场。

同样遮天蔽日的九幽系生物,对上了乾坤的天道化身,战果卓著,原本需要付出巨大代价才能阻拦天道化身一击,在九幽巨灵面前,却只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天空中出现了仿佛星座彼此战斗的奇观。

射手座真的是星系一般的射手,狮子座也真的是星辰组成的狮子。

史诗已然难以形容这一次战争,这是不折不扣的神话。

随着天道化身逐一被击杀。

组成其躯体的黑暗星辰被解析,化作正常的星辰点缀在深空中,逐一散发光芒。

创世之初,天上的星辰便已有定数。

暗合先天之道的星辰三千,暗合后天之道的星辰则是周天之数十二万九千六百,这些星辰都是会自己发光的恒星。

什么时候点亮整片星空,便意味着赵司明何时将其完全锚定解析。

太阳船舰队拉着太阳,缓慢,但坚定无比的前进,走过的路,星光灿烂。

时光飞逝。

在舰队远征第一年,攻略星辰达到一万之数时发生突变,天道乾坤化身降临数量骤然增加,一转彼此攻守之势。

正当战士们感到棘手时。

后方送来的支援同样加倍。

人族开创的修行之道,对资源极其依赖,有钱战力无限,没钱战力感人,后勤跟上来之后,远征舰队重振雄风,继续镇压深空中的天道化身。

……

水云洞天。

“今天的战报怎么迟了两秒,我每天就指望着这玩意过日子呢!”

一个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打开了战报面板。

详细阅读上面的每一分资讯。

看到乾坤的天道化身出现新花样时,他立马拍桌怒骂,看到远征舰队将对手手段化解,又会拍案较好。

看见阵亡名单时沉默,看到新兵入伍的消息时,默默祝福。

将今日份战报阅读完毕。

男人好似心头落下了一块大石,回到自己的家中,这一年,他与一个妖族妹子结婚生子,生下了一个小猫崽子……虽然一开始他心情复杂了一阵,可现如今已经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

人类的血脉之力比不过妖族很正常,能生出来就已经是如今玄学进步的结果了。

回到家,猫族老婆化为人形,突然伸手弹出利爪,一双眼睛眯起:“今天家里的存款怎么支出去了三千!”

“!”男人背脊一凉,心头直呼说好的猫娘很暖呢,感觉要被杀掉了啊。可恶的二刺猿连兄弟都骗。

但要解释,又支支吾吾,直到在挨揍的边缘,才坦诚道:“前线吃紧,我脑袋一热,捐了。”

“我跟你拼了喵!”

啪,猫族老婆利爪高高举起,作势欲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些负心……嗯?”

等等,说好的人族男人都是负心汉要盯紧了呢,怎么连小猫猫都骗!

猫娘顿时尬住,收回爪子摇摇尾巴,“没事了。”

“啊,那个,工资……”

“没关系啊。”猫娘不以为意:“我也捐了点,而且听说,这些都不是白捐,会换成后勤贡献点数不是吗?咱们孩子以后化形,可以用贡献点请大能帮忙灌顶祝福呢,划得来!”

“还有这好事啊……啊不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男人擦了把汗,望向夜空中熙熙攘攘的星辰。

没想到不仅没挨骂,还被夸了……

贡献点数?

他真没注意那个玩意。

但是显然,百姓愿意支持联盟,联盟,以及道宫,也不会亏待了这些支持者。

“早日凯旋归来。”

男人心头默默祝福。

……

远征第三年。

太阳船舰队点亮五万星辰,它们的光辉穿过无垠深空,夜间,大半夜空皆有星辰闪烁。

……

远征第十年。

太阳船舰队遭遇的乾坤化身越来越多,作为单体的乾坤化身已然难缠,数量上再上来,几乎让远征寸步难行。

而一旦太阳船慢上些许,已经锚定过的区域,竟然又有沦陷的风险。

显然。

这段时间。

永恒之城的太一也没闲着,通过零号玄武与乾坤之王这个通道,不断输出着黑暗扭曲,令黑暗潮汐始终不曾停歇。

“照这样下去,我们可能会被活生生拖死。”

“黑暗无限,头一次对这几个字有如此清晰的认知……”

“后勤部还能继续追加支援吗?”

“三年前百姓就开始勒紧裤腰带支援我们了,十年征战,他们过的未必有我们好。”

“岂能在此停下,我等没有退路!”

……

“军心不稳啊。”

始龙荒来到千刹女帝身边,苦叹道:“你有没有办法?”

千刹女帝沉默片刻:“我去问问道祖。”

显然,他俩都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赢了,否则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去打扰赵司明。

太阳核心。

赵司明回头说道:“你来意我已经知晓,无需多虑,很快援军便至。”

援军?

千刹女帝过了一遍全部情报,两眼一抹黑。

但有了这句话,心里头还是有了点底子,回去的脚步也明显轻快了很多。

很快。

随着太阳船舰队进发,乾坤的天道化身纷纷降临。

整个星空,到处都是乾坤的手眼。

“杀!!”

战士们奋勇杀敌。

如今,道法已然进步到军团与一众九幽巨灵结合的地步,只见一个个遮天蔽日,手握日月摘星辰的伟岸身影,开始劈杀上苍。

除了始龙荒,这厮现出原形,化作星空巨龙,竟然不必九幽巨灵小,同样是天文级的庞大躯体。

他也不用神通,就凭借一身强悍到极点的龙躯,抓住星辰当做板砖,呼来砸去。

千刹女帝则驾驭着一尊九幽巨灵,她手舞干戚,将一尊尊乾坤化身砍杀,乾坤化身死去之后,重新化作星海。

柳玲并未拼杀在第一线,她负责居中策应,哪里有险情,她便会出现在哪,月华镜光之下,只留无数破碎的星辰。

而正如他们一开始忧虑的那样,乾坤的天道化身太多,根本杀不完。

但驾驭九幽巨灵的战士们,却会在一次次交战中受创,乃至死亡。

“援军呢?这次还不来吗?!”

始龙荒一个打十个,左支右绌,被一只天道拳头砸中脑门,险些被打碎脑袋。

它愤怒的一爪子过去,将天道之拳拽住,尾巴一扫,将其轰碎。

忽的。

星空中荡起一抹涟漪。

如银星般的黑洞出现在所有人不远处,紧接着,蕴含剧烈光辉的能量炸开,汹涌的热浪扑面而来。

只见一头巨大无比,宛若太阳的三足金乌突然出现在战场中央。

“希望我们来的不算太迟。”

楚博士的笑声在众人神识中响起。

“还有我们,耀辉你个家伙,没想到我们会来吧!!”

色欲之神、贪婪之神、暴食之神、暴怒之神……

大暑之神、凛冬之神……

主世界曾经沦落为邪神的幸存者们,如今全部恢复正常,并且赶到了此处。

虽然赵司明曾经干死过他们降临在墙内的降临体,不过,那时他们毕竟都受到黑暗扭曲以及信仰异化,算不得结仇。

楚博士将轮回殿打包交给了赵司明之后,也从赵司明这里得到了新道的种子,这十年来,他一直在救治曾经的战友们,让他们一一恢复正常。

并且,拉起了一支颇有规模的军队。

毕竟,作为主世界土著,他们太明白上哪搞钱了!

“是援军?!”

薪火的战士们呆呆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军团。

一时间,感动到无以复加。

他们并不是孤军作战!

“欢迎诸位。”赵司明声音同样响起。

“临阵杀敌,无需多言,叙旧的事情等庆功宴上再说!”

只见那三足金乌传出一段神识,紧接着便扑杀向一尊足有半个身躯的天道化身。

金乌赤炎一扫,已将其全部吞没。

太阳真火的炙烤下,天道化身很快崩裂!

这金乌不是别人。

正是主世界,曾经庇护一方星域的太阳王,后来沦落为邪神的滋滋帝。

楚博士则迅速扫了一眼战场,道:“与推算的相差无几,如此简陋的天道化身,看我破之,结阵!”

一片细密的黑网突然出现在星海上。

看到这一幕。

同是主世界出身的千刹女帝惊讶:“居然是这招。”

“什么东西?”始龙荒抽空问。

“逆天之术,专破天道化身用的,我也会,不过这般应用,确实是我没想过的道路。”千刹女帝难得话多了一点。

当然,不用的最大因素,在于这个道法的施法材料很难搞,所以压根没往这处去想。

只见那大网张开,但凡经过黑网的天道化身,全部失灵,自动解体。

杀敌效率直线飙升,一路平推,十二万九千六百星辰彻底锚定。

随后,整个星空一片明朗。

黑暗的地方只是单纯没有光,而不是扭曲污染。

“我们成功了?”

“成功了!”

“肃清星河!”

“等等……零号玄武呢?”

“不只是零号玄武,还有代表三千先天大道的三千星辰也不见了!”

统帅们茫然。

赵司明也茫然。

就在此时,利用他与烛龙之城的联系,殷宝儿给他发来一条特别紧急特别紧急的消息。

【黑暗扭曲出现在陆地上……】

紧接着。

赵司明与烛龙之城的联系变得极其微弱,随即彻底断开。

乾坤乾坤……

有天便有地,如今肃清了天,代表地的那一部分……直接抄家去了!

三千颗黑暗星辰落入大地……

不等赵司明发起返航的命令。

冥冥之中。

一个伟大的,伟岸的,无穷无尽,天地终极的存在,悄无声息的降临了。

零号玄武。

盘踞在星空中央处。

畸变的没有一点可以辨认出原本模样的零号玄武,在众人面前露出了身影。

尽管没有完全剥开中层的乾坤二王,但此时的进度,已经足矣让零号玄武自深层的暗域中现身。

以及……出手!

“我们终于见面了,年轻的薪火道祖,异宇宙来客,赵司明。”

一段清晰的话,跨越层层阻隔,防护,直接响彻在赵司明的周边。

零号玄武注视着他,居高临下。

“你应该说,又见面了。”赵司明说。

“你很了解我,但并不完全了解我,你接触过28号,接触过1号,但他们都只是太一的一部分,我也是太一的一部分,你却没见过完整的太一。”零号玄武顿了顿,说道:“你可以成为我们,但我,零号,不会允许。”

太一由亿万人格意识组成。

但是。

主体人格意识只有一个,那就是零号,其他编号都是副意识,而更多的,没有编号的,则是参考意识。

主人格是核心,而编号意识则都是最顶尖之人的人格意识,再加上亿万平凡的人格意识。

任何问题,在太一这里,都有最全面的考量。

但是。

降临体不一样。

因为算力有限,太一只能在降临体上降临有限的人格意识,甚至还得把这些人格意识进行阉割,才能成功降临。

例如赵司明最早遇到的28号。

这也意味着,降临体的考量是有限的,智慧是有限的,同样,也会做出与太一整体不符的决定。

零号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认为,赵司明要彻底杀死。

赵司明对此了然。

他回望身边的战士们,说道:“有一个坏消息,乾坤王还有一半不知所踪,其实已经落入了水云洞天的大陆上。”

三军哗然!

“即刻回防!”赵司明下令。

但是,大家都迟疑了片刻。

柳玲死死盯着赵司明,不为所动,紧接着,她突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司明第一次动用道祖的特别权限,把柳玲的一身本身全部禁用。

不要……不要……

她只能用眼神哀求。

而千刹女帝犹豫片刻,说道:“零号玄武……”

“交给我,你们快回去吧,听令!”

赵司明严肃的喝道。

在他严厉的目光,以及那个坏消息的催动下,太阳船舰队开始穿梭回防。

看着大家都离开。

他冲着空处挥了挥手,然后回过头来,独自驾着太阳船冲向了零号玄武。

……

水云洞天。

陆地上。

乾坤王中代表地的一部分,以地理地脉化形,杀向了城市。

大部分战士都在深空中杀敌,此时后方异常空虚,只能靠着防御设施进行拖延。

就在此时。

烛龙之城中,一间卧房。

闭关了十多年的何仁锋幽幽转醒。

他一醒来,便从登天系统上读取了大量信息,很快明白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以及……正在降临的危机。

“人皇剑。”

何仁锋镇定自若,伸手虚握,一把古朴厚重,犹如文明历史化身的古剑落于掌中。

自从一道前往轮回殿之后。

赵司明被迫打工。

而他,则一开始就被传送到了一个奇特的地方。

“终极词条,可以锚定一切,可惜,难之又难……何仁锋,你可以叫我罗城。”

这个自称为罗城的男人负手说完这句话,转身,将这把剑交给了他,并说:“终极词条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太阳,此乃众生心之所向,另一个,毫无疑问是这把剑,它代表了我人族的代代传承,凝聚了整个人族的一切精神烙印。”

“人族也只是众生之一,所以人皇凝聚的终极词条,大概比不过太阳,但是,天若有十,我人族可占九点九,其实都差不多!”

“拿着吧,新一代人皇。”

“用它开辟我人族的下一段未来。”

何仁锋接过了这把剑。

意识链接上了人皇剑那厚重浩瀚的精神烙印,他仿佛化身历代圣贤,大帝,经历那一段段凝聚了无数人心的历史。

……

太阳船舰队返航之后。

意外发现老家并没有惨遭摧残,却是因为手持人皇剑的何仁锋站出来主持大局,他不仅自身境界突破,还可以召唤历代人皇附体。

这也就算了,还可以召唤历史人物附体给其他人附体。

全是人皇剑作为终极词条的功能,之一。

何仁锋从天而降,顿时稳住大局,他接过舰队指挥权,开始继续未完成的征战。

花了十年左右。

剩下的黑暗之源完全根除。

整个水云洞天,黑暗潮汐彻底平息,只有个别扭曲之物,但也失去了传染能力。

这期间。

柳玲不顾军令,在恢复自由的第一时间就以最快速度返回了那片星空。

在那里,只有一个熊熊燃烧的零号玄武。

……

自此以后。

被赵司明点燃的零号玄武成为了新的太阳,守护在旁的柳玲,成为太阳后面跟着的小月亮。

人们都在找寻赵司明的踪迹。

有人说他与零号玄武同归于尽,用生命彻底封闭了黑暗侵蚀这里的通道。

也有人说,他在此战中武道超脱,将零号玄武当成燃料,然后过上了隐居的生活。

赵司明的下落从此成迷。

许多年后。

水云洞天太阳月亮的由来,已经变成凡人眼中的传说。

他们如此告诉自己的后辈。

只要人心所向,太阳就能永远升起。

(正文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