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荤素不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

沈雄被逍遥塔收走,人群无不震惊。

那是什么宝器,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收走了?

阳炎要杀死沈雄轻而易举,但谁也不知道他身上有没有厉害的保命之物,要是像王梓炀那样,冒出一位至尊境强者的分身就不好了,因此先将他收进逍遥塔里镇压起来再说。

这一手,也再次让彬州主簿相信他是真的大秦皇子。

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宝物?

那人的脸色就十分难看了,他真的敢!

天剑宗的名号,他真的敢无视!

而且他手里那座小塔,极为不凡,绝非寻常势力天才能够拥有的。

难道他真的是大秦皇子?

麻了爪了,先跑再说,回头问问师兄,大秦皇室有没有这么一个人!

那人知道自己再不走就很难走掉了,彬州主簿和周围的捕快现在恐怕都听那小子的了,还有那个叫阳世勋的,那小子手里的小塔也令他忌惮。

“拦住他!”他刚一动,彬州主簿就咬牙喝道,事到如今,他只能相信阳炎是大秦皇子了,那就不能放此人回天剑宗。

“是!”捕快们纷纷腾飞而起,将那人围住。

“你们就不惧天剑宗报复么?”那人恨恨道,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天剑宗能跟大秦朝廷相提并论么?”一名捕快冷笑道,天剑宗还不敢公然对抗朝廷,但如果不出手,天知道那位大秦皇子会不会怪罪下来。

“本座要走,凭你们还拦不住!”那人冷声说道,天玄境巅峰强者是那么好抓的么?

“本宫叫你一声,敢答应么?”阳炎淡淡道。

那人豁出去了,冷笑道:“有何不敢?”

“收!”阳炎将逍遥塔对准那人,轻声说道。

“!!!”那人瞳孔一缩,催动护体灵元倒极致,准备与那小塔对抗。

“嘻嘻。”一个看不见的小女孩蹦跳到他后面,抬起脚一脸兴奋地踹在他屁股上。

“啊!”那人惨叫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撞进了逍遥塔里,再无声息。

嘶!

周围的人群纷纷倒吸口凉气,一位天玄境巅峰强者就这么给收没了?

什么神仙宝器,叫人一声就能把人给收进塔里,这也太离谱了吧?

好威风的皇子殿下!

捕快们的眼神顶礼膜拜,要是他们有这宝物,抓犯人岂不都是口到擒来?

彬州主簿神色惶恐,这下他是一点不怀疑阳炎是大秦皇子了,一阵后怕。

他刚才若是继续和天剑宗的人同流合污,现在也进塔里去了吧?

现在只希望皇子殿下看在自己幡然醒悟,将功赎罪的份上,对他从轻发落了。

“你是彬州主簿?”果然,阳炎的目光看了过来,开始清算他的罪责了。

“扑通”一声他就跪下了,涕泗横流道:“殿下饶命啊!下官也是被逼无奈,那天剑宗乃百皇门第,下官小小一主簿,若不从,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下官已经知错,求殿下法外开恩呐!”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阳炎冷然道:“念汝知错能改,本宫就不取你性命了,革去乌纱帽,滚!”

“多谢殿下!下官……不,草民这就返乡归农去!”

彬州主簿如蒙大赦,急忙脱下乌纱帽和官服,连滚带爬地飞走了。

看到这滑稽的一幕,人群感慨万千。

阳炎和水念予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之中。

……

“大皇兄,刚才你身上那股力量?”离开彬州地界,阳炎开口问道。

秦王的气息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颇为虚弱,脸色苍白道:“我也说不清楚,自从来到圣城后我就感觉体内好像有股神秘力量,每当我尝试去控制它时就消失无踪了,刚才情况危急,却自然而然地使用了出来。”

阳炎目光一凝:“以前呢?”

秦王摇头道:“没有。”

阳炎又问:“现在还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吗?”

秦王仔细感受了下,微微摇头:“可能是因为刚才使用过,感应不到了。”

阳炎暗暗思忖,这种力量是来源于外界,还是秦王本身?

如果是前者,无从探查。

如果是后者,秦王乃皇后所出,身世不存在疑虑,怎么会和圣城有关联?

如果与父皇有关,那他也应该会有,事实却没有。

那就只有可能是后天机缘所致了。

如果早些发现秦王体内有这股力量存在,恐怕父皇就会立他为太子了吧?

这时,秦王道:“太子的易容术果真精妙无比,若非你曾化身杨九,又不可能有其他人帮我,本王都认不出你来。”

“嗯?”阳炎不解他提起这个的用意。

秦王道:“你那位师尊神秘莫测,太子的福缘要比本王深厚得多。”

阳炎淡淡道:“秦王若能超越本宫,太子之位拱手相让又有何妨?”

秦王笑道:“本王尽量不让太子失望。”

如此敏感的话题,兄弟两人却是毫无顾忌地说着,没有一丝紧张的气氛。

“有件事,本王觉得应该告诉你。”秦王转移话题道。

他的神色带有一丝凝重:“四皇弟失踪了!”

“什么?”阳炎一怔,不是秦王提起,他几乎忘记了这个人。

四皇子阳林,因涉嫌二皇子案,虽然没有受到重罚,但也被迫前往北凉就藩,远离了皇权中心,而且以他的修为,早已对他够不上威胁了。

但是现在四皇子失踪了,阳炎总觉得像是有人在谋划着什么,否则一个失势的藩王,有谁会惦记上呢?

至于四皇子是自己离开北凉封地的可能几乎没有,朝廷在北凉的眼线可不是吃素的。

“失踪的,还有五皇弟!”秦王的脸色更凝重了。

阳炎也蹙起了眉头,四皇子在封地失踪,还有可能是被人掳走了,可是五皇子被关在宗人府,谁有通天本领把人从宗人府救走?

皇宫里的人!

阳炎问道:“兰妃娘娘什么情况?”

秦王道:“她也不见了。”

阳炎:“……”

他离开天阳皇朝才两个多月,四皇子、五皇子和兰妃娘娘就都失踪了,有这么巧的事?

而且,既然秦王都说是失踪,显然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她失踪之前,有去看望过吾皇兄么?”阳炎忽然问道。

秦王点了点头:“刚好就在他们失踪的前夜。”

阳炎可以肯定五皇子失踪与兰妃娘娘有关,秦王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兰妃是怎么躲过众多耳目带走五皇子的,却让人无法想通。

“凭空消失,如果布置传送阵的话的确可以做到,但兰妃娘娘就算有那个本事,布置阵法也不可能不传出一丝动静。”秦王说道。

阳炎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凛:“如果那个人不是兰妃娘娘呢?”

“你是说易容?”秦王否定道:“外人要潜入我天阳皇宫难如登天,而且像太子这样精妙的易容术绝无仅有,不可能不被大内高手发现。”

“是附魂!”阳炎道,“血月皇朝那位开国老祖还活着,而且修成了分神境的灵魂,是他的话就有可能潜入皇宫,附魂兰妃,再借用看望五皇兄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人带走。”

“四皇兄失踪,或许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秦王疑惑道:“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阳炎皱眉道:“不得而知,但如果真是他所为,这背后必然有天大的阴谋。”

“对了,二皇兄有没有失踪?”

秦王道:“没有。”

这就奇怪了,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有处境,二皇子都更有价值,也更容易得手,如果是月仁,为何不选择他,而是选择四皇子和五皇子?

然而,他们远在神都圣城,传音玉简和传音符都失效了,没办法将他的推测告知父皇。

秦王道:“太子不必忧心,如果真是血月皇朝所为,事情反而简单,我们对它一直很警惕,尤其太子冒死潜入血月打探回来的情报十分重要,父皇绝不会掉以轻心,阴谋终究不过小道。”

阳炎微微点头,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提升实力,若能突破至尊境,便是血月皇朝有多大阴谋都能水来土掩。

天门,看来非入不可了!

接下来的路程没有再生事端,七日之后,最后一次传送,三人顺利抵达了旭阳。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离开彬州当日,虚空一片云彩之上停留着一辆豪华辇车。

车里活色生香,一名俊美张扬的华服青年在四位天仙般的美人侍奉中,头枕玉腿,一双柔嫩的小手轻轻替他按压太阳穴,两脚架在对面一位美人的玉膝上,同样有着一双白净的小手替他揉腿。

微微一张嘴,就有两根葱白玉指捏着一枚剥好的灵果温柔地放进他的嘴里,滑腻酥软,美味无穷。

他的手却没有闲着,身侧两位美人的衣襟里仿佛溜进了一只大虫在游走流窜,满面通红,呼吸微促。

嗅着盈满车厢的美人幽香,青年露出无比享受的神情,这样的日子他过了许多年,却一点也不腻歪。

下方的动静都一字不落地被他收入脑海之中。

“本宫在外游历多年,老爹给本宫添了多少个弟弟都不奇怪,不过这颜值也太拉低我们家的下限了吧?”

青年想到这里,打了个响指,腰间的玉佩亮起,嘲笑道:“老爹,你现在荤素都不忌了吗?还是想换换特别的口味了?”

“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相关小说